打开

为了面子?2019年上海一男子杀害熟睡中妻子,警方凭一件睡衣破案

二楼讲故事

2022-04-20 08:31

关注

2019年10月7日,上海浦东新区公安分局接到一起报案,在佛手路旁边一片2米多高的芦苇荡中疑似有一具尸体。

民警立即赶到现场,进行侦查。然而,这具女尸腐烂严重,随身也没携带任何物品,根本没法辨别其身份,而且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有用的证据。

就在警方排查无果时,没想到受害者身穿的睡衣却成了破案的关键线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当警方通过追踪睡衣联系受害者的女儿时,女儿却认为其是骗子,而且还声称自己跟母亲一直保持着联系,怎么可能遇害呢?

听到此话后,警方也陷入纠结,难道真的错了?

可当警方追问怎么联系时,受害者女儿回话后,也察觉到不对劲。

与此同时,受害者的丈夫却在江苏启东市公安局主动投案自首。让人可恨的是,据其交代,之所以杀人抛尸,是因为想要在女儿心中保持住自己的形象和面子。

那么,这个案情背后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呢?难道多年的夫妻感情还不如面子重要吗?

2019年10月7日,天气阴沉刮着大风,上海浦东新区佛手路边,几名地质勘探人员闻到了从旁边芦苇荡中传出的刺鼻气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怀着好奇心,他们前去寻找源头,却发现疑似从一具尸体上飘来的气味。

于是,他们立即报警。接到报案后,警方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在2米高的芦苇丛里发现了一具卧倒的女尸。

受害者尸体腐败程度较高,全身上下除了一套睡衣外,没有任何随身物品,不过身上却井然有序盖了一层已经枯萎的芦苇。

而且,此地比较荒芜,离公路还有段距离,正常一个人不会穿睡衣来此的。

因此,这起案件应该不是意外事故,极有可能是谋杀。

当然,单单凭借这些肉眼观察的迹象还不足以说明案件性质,还得看法医检测结果。

经过法医初步检测,受害者年龄为40—50岁,死亡时间大致在一个月左右,最多不超过2个月。

再者,经过警方搜索,在周围发现了一个黑色的行李箱,除此之外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痕迹。行李箱里除了枯叶外,还有少量血迹。后经检测,属于受害者。这也说明,凶手对该地十分熟悉。

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起凶杀案,芦苇荡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而是抛尸现场。

而且,死者的穿着更是传递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熟人作案。因为,人只有在自己家或熟悉的环境里才会穿着睡衣睡裤,而且不会乱走。

因此,尽快查明死者的身份尤为关键,然后摸排其人际关系。毕竟,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杀人,背后都有自己的动机和目的。

然而,女尸面部因为腐败程度高,没法提供任何有用信息,身边以及附近也没有表明身份的物品,只有一套睡衣。

再加上,芦苇地是拆迁后闲置的空地,还没有开发,也没有安装道路监控设备。附近只有几栋民宅以及不远处有工厂以及在建的工地。

为此,专案组调派大量的人力在周边进行摸排,寻找符合条件的失踪人员。同时,鉴于附近人员复杂,也有可能有一些非法之徒,所以警方也对工厂以及在建工地近期突然离开的人员进行了摸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时,法医经过进一步的检测,最终确认死者遇害时间在3周左右。死亡原因则是由外力打击的头部颅骨创伤。

更可疑的是,死者身上并没有任何抵抗伤。但是,其体内并没有任何药物成分,也没有束缚其行动的迹象。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死者在睡熟的时候被害的。这也进一步证实了侦查员的结论——熟人作案,而且跟死者还是非常亲密的关系。

随后,警方根据法医的报告进一步缩小排查范围,也在全市按照条件进行排查,可没任何进展。

当然,也不排除外省作案。为此,警方也在公安系统内进行对比,结果也是一无所获。

此时,线索几乎全断了,案件进入瓶颈期,无法开展。

警方没办法,只能把破案的唯一希望放在那件睡衣上。

这件睡衣款式普通,随处可见,并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既没有生产批号,也没有商标,只是领子上有个梅花鹿的标志。

但就是这个一个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标志,却给整个案件带来了曙光。

秉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小的线索,警方经过调查,终于知道了这件睡衣的生产厂家,但近年来有成千上万的人买过。这要排查,简直是大海捞针,查到猴年马月了。

就在警方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际,厂家提供了一个关键的信息,那就是这批睡衣只在网店上出售,而且有且只有一家。对于警方而言,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于是,警方联系这家网店的卖家,得到了从2018年3月起售到2019年9月中下旬所有的购买记录。

自售卖起,这套睡衣共卖了30000多件,其中发往上海的有932件,其中317个订单来自浦东新区,而发往案发地区附近的共有65件。然后,警方根据死者的年龄身高进行对比,发现符合条件的只有4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也不排除睡衣是别人送的。但一方面警力有限,一方面睡衣价格也不贵,而且一般都是自己买睡衣。所以,送睡衣的可能性比较小。但,若按照这个方法查不到,再从上海到各省,按照订单一个个查。

随即,警方一一联系了这4个购买者,只有一个号码始终无人接听,这引起警方的注意。他们立即确认这个买家的身份信息,同时也对其个人信息以及人际关系展开了调查。

这个买家名叫沈兰,有个女儿叫李玫,与二婚丈夫周永住在一起,是个住家保姆,每周星期回家一次。

然而,当警方联系李玫,告知其母亲沈兰可能遇害了的消息,李玫一点都不相信这个所谓警察说的话,只是当做是个诈骗电话来骗取钱财的。

之所以李玫不相信,是因为一方面谁也不会相信突然警方打电话告诉亲人被害的消息,另外一方面李玫最近几周虽然没有见过母亲,但却一直跟母亲保持着联系。

所以,李玫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通诈骗电话,若母亲被害了,那天天和自己联系的人又究竟是谁呢?

听到此话的警察也懵了,难道调查出错了?

经过警察的反复解释,李玫终于相信电话那头是一个真实的警察,但仍不相信自己母亲被害了。

为了搞清楚事情,警方希望李玫前来公安局一趟,面对面详细聊一聊。

路上,李玫自然也一直打电话给母亲沈兰,但一直都没打通,这让她开始相信警察的话了。

来到警察局后,警察问李玫:“你跟母亲是怎么联系的?是文字聊天还是语音或视频?”

“文字聊天”李玫回道,说完李玫也感觉到不对劲,想到之前母亲拒绝自己的视频语音聊天,更加觉得十分蹊跷,随即开始向警察讲述了自己与母亲的联系内容。

原来自从9月14日星期六,李玫见过母亲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一直以文字保持着联系。

按照常理来说,20日星期六,应该是沈兰放假回家的日子,但却迟迟没有回来,只是给李玫发了一个消息,说是雇主家孩子病重,在重症病护区,需要自己在旁边照看。

李玫看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便没有多想,继续生活工作。

可是,之后李玫想念母亲沈兰,开始打电话或发视频邀请,但不是挂断就是打不通,只是用文字聊天,告诉她自己需要照看孩子,没法外出。

李玫虽然怀疑,但也没细想。雇主孩子生大病,母亲应该很忙。

又一周过后,李玫向母亲沈兰提出要去看她,但却被拒绝,理由还是很忙,没法外出。

此时,李玫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母亲早已被害了。

又过几天,李玫受朋友之邀要去外地玩,就想跟母亲说一下。可跟往常不一样的是,这下母亲沈兰一没问都有哪些朋友,去哪玩,玩几天;二也没絮絮叨叨地交代一些注意安全什么的,反而直接答应了。

母亲的态度着实让李玫感到惊讶,但她又转念一想,也许是母亲太忙了。

从外回来后,李玫却发现自家租的房子已经人去楼空了,找不到人了。

于是,想要了解问题的李玫立刻联系了母亲,然而等来的却是一段文字:“我们房子到期了,房东不租了,你周叔叔会把你的东西寄到姨妈家,你先去那里住几天,等他找到房子再搬过来吧。”

李玫看到信息后,立即联系继父周永,但一直联系不到。随后,她便去了姨妈家,发现了自己的行李。

此时的李玫还以为母亲在工作,继父在边工作边找房子,直到警察打电话过来,心中曾经的疑点被放大了。

听完李玫的讲述,警察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的蹊跷。

母亲爱孩子,沈兰就这么一个女儿,即使再忙也不会一直不给女儿打电话。即使当时忙,也会有时间来回女儿的视频或电话。

怎么可能一直文字联系呢?

而且李玫外出时,沈兰竟然什么都没说,也没问,这不符合一个正常母亲的做法。

随后,警察联系沈兰的雇主,得知沈兰在9月15日早上通过短信辞职了。

期间,警察也联系了沈兰的丈夫周永,但一直打不通。

种种迹象表明,一直跟李玫保持联系的沈兰,不是真的沈兰,极有可能是凶手,在背后操控延缓案发时间,而最大嫌疑人就是继父周永。

此时,面对种种迹象,李玫才接受了现实,芦苇荡里的女尸竟然是自己的母亲。

这一刻,李玫也提供了一个重大线索。

9月14日夜里,李玫听见母亲房间传出几声离奇的尖叫声,便赶过去查看情况。

开门的是继父周永,周永说道:你妈妈在做噩梦,打了我几下,把我吓一跳。

虽然是继父,但平时周永对李玫还是很好的,就像对待亲闺女一样。所以,李玫也没怀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继续睡觉。

综合这些线索,熟人作案,离奇尖叫,周永失踪,警方推测:杀害沈兰的极有可能就是周永。

随即,警方带人来到之前他们所租的房子进行勘测,发现了少量的血迹斑点,经检测来自于沈兰。

此时,案情已经十分明朗了,凶手就是周永。

就在警方对周永进行全面搜捕时,10月9日,周永向江苏启东市公安局主动投案,坦白交代了自己杀人的罪行。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导致周永杀害妻子沈兰呢?

原来,这年的某天,沈兰无意间查看了周永的消费记录,发现了他一直给外面一个女人打钱。也就是,周永出轨了。

这可是背叛,搁谁谁也接受不了,此后两人因为这事开始不断吵架。

多次争吵无果后,沈兰找到了那个女人的联系方式,却说她迷途知返,并归返周永打给她的钱。

这个女人也没有辩解,承认了错误,毕竟谁也不想被人当做小三,答应沈兰会跟周永断绝关系的。

然而,周永却不答应了,反而继续纠缠这个女人。

这一切很快被沈兰发现了,万万没想到一直主动纠缠的是自己的老公周永。

悲痛万分的沈兰将此事告诉了周永的亲生女儿,希望她能劝劝周永。

然而,就是因为这件事,沈兰却惨遭杀害。

出轨这件事本来就不道德,沈兰还告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这对于周永来说无疑是一种耻辱,破坏了自己在女儿心中美好的形象,让自己没脸面去见女儿。

于是,恼羞成怒的周永于14日夜里,趁沈兰熟睡之际痛下杀手,多次敲打沈兰的头部,直至其没了呼吸。

网络素材

之后,周永用黑色行李箱将沈兰抛弃在芦苇荡里,随后逃之夭夭,并利用手机以沈兰的身份跟李玫保持联系。

也许是内心愧疚,也许是担心尸体被发现,周永每天都去芦苇荡转转。直到10月7日,他发现了警车停在旁边,意识到东窗事发了。

周永自知难逃法网,就产生了自首的念头。不过,在此之前,他前去江苏启东市,看了看自己的亲生女儿,见证了她与男友领证的时刻。随后,就去当地公安局自首。

一失足成千古恨。仅仅为了面子,周永就不顾多年夫妻感情,痛下杀手,毁了四个人的生活,这是多么愚蠢的解决方式。

感谢阅读,点个关注再走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