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上海外卖员自述:钱比人命重要,单日入三万,不加价就不接单

黄非红

2022-04-19 12:59

关注

2019年底新冠病毒突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之中,从出现到肆虐,已经整整三年。恶毒的病毒无情地摧毁着祖国的大好河山,在无数人努力的防控之下,原本平静的病毒再次肆虐,近期又吞噬了上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海/资料图

当大白们、“黄蓝绿黑”的骑手们冒着生命危险为“静止人员”提供生命通道,奋力抗议的时候,一则则骑手们“借机发财、日入万元、不加价不送”的 消息冲入人们的视野,搅动着人们脆弱的神经。

上海外卖员日入万元

很多人在问,这是不是在赚国难钱? 我想说,现在上海的大街上到处都是钱,你有胆量捡吗?眼红别人冒死赚的卖命钱,这是病!

1.毕业失业又失业,我成为外卖骑手

我是河南信阳人,2015年毕业以后,只身前往魔都闯荡。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陆家嘴一家P2P公司做运营,本来做的挺好的,职位也开始往上走,收入也开始往上走,突然2018年的P2P行业大清查,老板们跑的跑、抓的抓,我还被拉到派出所接受调查。还好我当时没同意要期权,不然现在我就在高墙内吃“国家饭”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眼看着P2P没前途,我又进了一家“国内最大的兼职平台”做运营,这次的运营工作比较接地气,每天都是出去搞地推,拉人头,拉下载,虽然工作形式比较低级,好歹公司也是行业头部,就想着赌一把它能做大做强。

可好景不长,刚刚干了2年,疫情袭来,公司直接宣布上海业务线全员优化,我又一次被优化掉了。当时“优化”赔偿说的是N+3,到现在为止N+3还没兑现。期间我也找了劳动局,劳动局也无法调节,我考虑到现在正值疫情档口,也该体谅一下公司,也就不再追究+3的补偿了(不是不想要,是真的耗不起)。趁着有时间,年底就和女朋友把结婚大事给办了。

过完2020年除夕,妻子回来上海继续上班,我则思考自己接下来的打算。

当时也试着投了一些简历,可能是疫情闹得,上海的就业环境也不太友好,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我跟妻子一商量,就去做了外卖骑手。我的想法是骑驴找磨,先找个工作干着再说。

妻子也没嫌弃我做骑手,做骑手虽然辛苦,只要胆大心细,一个月也能赚到7、8000千元,日子总算是开始稳定了,期间我们也有了爱情的结晶。本以为我们家可以这样顺利地走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都,不曾想,疫情再一次来袭,而且,这次的来势更加凶猛,上海直接划江而治。

资料图

面对汹涌而至的疫情,上海的很多企业都开启了“静态模式”,妻子也不例外。由于居家办公,公司只发基本工资和基本绩效,我们家的收入出现断崖式下跌,生存压力无形中又大了起来。

眼看着疫情越来越严重,妻子让我停下来避避风头,万一感染了就麻烦了。疫情之下,都知道健康最重要,但我的生活状况不允许我在家避疫。我孩子还小,生活的负担太重,自身的条件太不允许了,我必须要工作。

老实讲,大规模的疫情爆发在自己的身边,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为了不给家人带来风险,我都不敢回家睡觉。我随身携带者一个帐篷,有时候凌晨太累了,就随便找个路边,支上帐篷,凑合几个小时,天亮了之后,将帐篷存放在马路边的绿化带的草丛中,再继续拼命的接送单。

在我们这个行业里,像我这样的快递员有很多很多。后来,相关单位为我们这些有家不能回的外卖员提供了暂住地,我们终于不用再露宿街头了。

有了良好的睡眠保证,我们干起活来,就更有劲了。

虽然随时都有可能被传染的风险,只要一分钟不被隔离,我就想多挣一分钟的钱家里的老婆孩子还在等我我养活呢!即使是这样,平台上的单子总是处在“爆单”状态,毕竟敢在这种时候拼命的人太少了。

2,疫情之下,药物需求单量急增

由于疫情的原因,人们对药物的需求量要比平时多很多,我们平台上的药品订单也增加了很多。我没办法看到他们都买了些什么药,但,听药店的人说很多都是一些慢性药,类似于高血压,糖尿病等药物,尤其是“连花清瘟”这类的家庭常备药,本来价格也不贵,很多人一买就是几十盒,更是供不应求。

资料图

由于药品的需求量增大了,所以,经常会出现”卡餐“的状况。”卡餐“是我们外卖员之间的行话,也就是指商家准备出单的时间太长了。听药店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有的时候,一天会接到好几百单,由于人手不够,他们根本就忙不过来。

无奈之下,我们也只能等待。

有时候,等的时间太长了,订单就很容易会”超时“。有的性格急躁的客户会催单催得很急,有时候还会收到差评。但,大多数客户还是能够理解的。

上周三的时候,我手上的单子太多,一时半会送不过来,我给客户打电话跟他解释,那个客户不仅没有催促我,反而说“没事的,你不用着急”,末了还不忘叮嘱我,让我路上慢一点儿,注意安全,晚一点儿送到也没关系。

挂了她的电话,我感觉心里暖暖的,虽然只是一句普通的话语,却缓解了我一天的疲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跟药店的人员打交道久了,也知道了更多药品“卡餐”的原因:

一来,药店的药品库存本就不多,随着疫情的爆发,以及大家对“静止时间还有多久”的未知,提前采购大量常备药,突然涌入大量的采购需求,导致药品发生“挤兑风险”,直接导致“卡餐”。

二来,部分慢性病药品的库存更是寥寥有限,再加上原有的医院购买渠道不通畅,人们无渠道可买,大量订单涌入药店,人为导致“卡餐”。

三来,是因为很多药店员工被隔离在家里,无法正常上班,开门营业的药店太少,仅有的少量药店承接了超出N倍的订单量,人手严重不足,导致“卡餐”。

3,为了帮用户买吃的,我横扫多条大街

平时给用户派单的时候,我经常会遇到让我帮忙代买的用户。疫情期间,很多小区都是封控管理的。住在里面的业主是出不来小区的,又加上疫情之下物资紧缺,很多业主会要求我帮他们买菜,买米,买面等生活用品。遇到这种情况,我一般是不会拒绝的,毕竟大家都不容易,能帮忙就帮忙。当然,他们也会额外地多给我跑腿费。

为了给这些业主们买全”帮买“上的订单,通常情况,我会根据清单上的记录满大街地去”扫货“,很多时候,为了一个小件,我都需要跑好几个地方才能够买到。

此时,我的小小的电瓶车显得尤为重要,电瓶车前前后后都载满了大大小小的物品,勉强留下一个狭小的空间供我骑行,超载指数严重爆表。

资料图

为了能在有效的时间内多完成几个订单,整个上班的时间阶段我几乎都不敢喝水,因为喝水浪费时间,上厕所更浪费时间。只有下班之后,我才可以大口痛饮,补足一天缺失的水分。

每天早上六点我们就起床,例行做当日的核酸检测,每日早上,我们也在等着昨日的核酸检测报告是“阴的”,说实话,“阳”了我们不怕,最怕的是“阳”了被隔离,还害了住在一起的骑手兄弟们!还会耽误上海“被静止”的人们的需求!这种愧疚感是最让我们无地自容的。

为了减少我们配送中的风险,每一次物品配送完毕,我们都会拿着酒精将外卖箱里里外外消一边毒,消毒液的浓度更是高比例配比。有人说我们是最不稳定的“移动病原体”,其实我们才是自身安全做的最好的人!

图:我们想拼了命的多送点物资

4,私下接单,远比平台接单赚得多

除了平台上的固定订单,我们还可以私底下接单。通常情况,私下接的单子单价要比平台上的高很多。

上周的时候,一个我之前给派送过单子的顾客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去给他的孩子买奶粉和纸尿裤。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个顾客是一个90后新手妈妈,老公是做房地产生意的,家里特别有钱,而且,出手也很大方,每次给她代买东西,她都会发给我一笔不菲的跑腿费,有时候,都能赶得上我一天都工资了。

还记得第一次给她派送物品的时候两个月之前。那时候,她家的孩子才刚满月,因为她每天都要在家照顾孩子,不方便出门,所以她特意加了我的微信,有时候会让我帮她买一些日常生活所需要的物品。一来二去,彼此之间就熟悉了起来。

或许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就是这么的神奇。你待别人好,别人就会待你好。这个90后新手妈妈犹如我困境里的一盏小灯,给我带来了生活上的亮光。上周给她代买了奶粉和纸尿裤之后,她和我说她有很多的朋友都需要别人帮忙代买物品,问我是否愿意给她们帮忙代买。这样的好事,我怎么会拒绝呢!她是个场面人,她的朋友肯定也错不了。

果不其然,她的朋友们都是非富即贵的人。给她们这个圈子里的人代买物品的跑腿费比我多工资收入要远远的高出很多。不到一周的时间,大几万块钱已经进入了我的账号。每次给她们买东西,除了跑腿费之外,还能收到一大波感谢的话语,那种被别人需求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正是配送她们小区的订单,才让我深刻认识到“人是人他妈生的,仙是仙他妈生的”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图:送菜、送药、送吃的、送物资,哪里需要,我们就出现在哪里

5,看打赏高低接单,打赏低的客户不接单

自疫情以来,我们平台的单子日渐暴增,看着大把大把的订单接不过来,我们也是万分惋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上海一男子出方舱后被外面物资价格吓懵:活不起了,早知道继续待在方舱

疫情发生之前,我们这个行业可没有这么“香”,三公里的单子两块九毛钱我们也得接,单子少,骑手多,平台就拼命地降低派送费,变着法的压低我们的收入。而今,即使快递费上浮,我们这些留下来的外卖员还是送不过来。

前些天,骑手群里一个头脑灵活的小哥对我们说,现在上海处于一个特殊时期,骑手严重不足,供求关系已经严重的不匹配。他建议我们齐起心来,可以通过要求顾客”打赏“的方式把我们接单的价格提上去,以此来增加我们的收入。

毕竟这个时候出来工作,我们也是要冒着随时会被隔离的风险的。

再说了,凡是在这个时候还拼命工作的人都是缺钱的人,何不趁着这个需求多赚一点儿钱呢,这样也不枉我们冒着生命危险穿梭在大街小巷了。

这个小哥的提议,得到了我们大家的一致赞同。从那时起,我们就按照这个不成文的约定开始工作了。

非常时期,有的客户会比较“通路子”,他们为了早一点儿时间收到自己点的物资,会主动我们打赏,有的客户则比较小气,不舍得额外给我们打赏,遇到这样的顾客,有的外卖员会“提点”他一下,他要是还不懂世故的话,他的单子将没人去接。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重金之下,必有时速。顾客给的价格越高,我们就会越快速地把他们买的物品给他们送过去。当然,也有很多人对这种“打赏”表示不满,还有一些人在背后骂我们挣“黑心钱”。

就好比这两天疯传的骑手狮子大开口,“大米不加价不给送”的新闻,那个骑手张宏就是我们站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海骑手

事情情况是:4月10日下午1点多,他接到了10多份外卖的订单,就去目的地的餐饮店取餐,到了以后,发现餐饮店家并不是让自己配送外卖,而是配送4袋,每袋10斤装的大米!

很多人会说“送餐和送大米不都是送东西吗?有什么不一样的?”

可你们并不知道,送40斤的大米比,10几份盒饭的难度大多了!货不对板,加点钱配送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不给加钱,还拍视频发网上,真是活久见!

很多人根本不知道真相就开始喷!

我只想问问说这些话的人,疫情档口,给他们同样多得钱,他们会来做外卖员吗!不经他人苦,莫说他人恶!

资料图

当然,也有很多人倒卖物资,就好比网友晒出来的这份采购单:一箱牛奶、一只禽类,一块肉,一份鸡蛋和果蔬,价格是888元。

乍一看还好,可网友说跑腿费就花了700元!

资料图

他说“这个单子是我们50户居民一起下的订单,光跑腿费都3万多元!这简直是和抢钱差不多了!”

作为一名配送骑手,我可以肯定的说,他的采购渠道一定不是正规物资采购平台,一定是“黑市”采购的,这种倒腾了几手的物资,人家不赚一点钱,是不可能的。

当然,疫情期间,很多人靠倒卖物资,一天赚3万、30万、3000万,那些我们比不了,也不想说什么,但我们骑手们赚得都是血汗钱!问心无愧!

6,这种被需求感,让我感觉到很光荣!

因为工作的原因,自疫情以来,我们这些骑手员都不曾回家,更不敢回家。我们平台为我们这些外卖员提供了专属酒店,下班之后,回到共住的房间之后,聊的最多的话题就是某某小区感染的人比较多,派送的时候多加注意。除此之外,谁都不会过多的谈论疫情。

因为,我们知道,无论外面情况多么严峻,我们也还是要出去,就不要再互相制造焦虑了。

如果问我们“为什么那么拼命?”一方面是我们穷,家里没有优渥的生活背景,一方面因为单价实在是太好了,另一方面是太多人需要我们的帮助!

以前各个小区的门卫狗经常看不起我们,还变相的欺负我们,侮辱我们,现在每个小区都像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期待我们到来,期待我们把物资快点送到,这种被需求感让我感觉到很光荣!

图:给社区居民配送物资的志愿者

看我们太辛苦,站点的医生就劝我们:“多喝水,多按时吃饭,要注意身体,胃病是最不能忽视的一种病,一旦稍不注意,很容易会引起病变,甚至会转变成恶性肿瘤的!”

不是我们不想按时吃饭,不是我们不想喝水,可这份工作就决定了我们无法和正常人一样吃饭!尤其是现在的档口,还有无数人的需要我们把物资送到他们手上,我们只能拼命地抢时间!

为了多一些收入,我付出了别人无法想像的辛苦,纵使刮风下雨,我也从来从没有停下过,冒着生命多赚一点钱,我认为没啥,真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眼红!

其实我也能理解!

因为很多“喷子”因为疫情没有收入,心情本来就烦躁,看着我们“疫情”赚钱了,心理失衡,就开始无脑的喷,可我们也是受害者啊!我们并不想冒着生命危险赚这份钱啊!

是现实造成了我们对立,而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们骂我们,实属最不应该!

走在上海的街道上,听到最多的就是居委会大喇叭里一阵阵传出的关于疫情防范的通知。听着这些单调又严肃的声音,我的心情总是无比沉重,只祈愿这次疫情早早过去,祈愿疫情之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们还是我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刘婷_NB20835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6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