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山东]王 浩:爷爷带我去赶会

中国作家在线

2022-04-14 16:09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天我看见奶奶的那辆三轮车停在院子里,突然想起我和爷爷奶奶一起去赶会时候的场景。每年奶奶家都有两场比较近的会,出了奶奶的庄子,再往南方向走不到一公里就是夏楼镇中心。这个会在夏楼镇中心西边一条公路上“召开”。夏楼会每年都有两次会,一场是在春天农历三月份,另一场是在农历十月份。所谓的会实际上就是几千个摆地摊小商贩汇聚那里,以路面为“摊位”。给周边村庄百姓提供方便购买日常生活中必需品! 他们都在会前一天下午就去占地方。把便宜点的东西,不怎么值钱的东西摆出来,这样叫做“占位置”。要是离家近的晚上能回家休息便刻,第二天天没亮就赶紧去,看一下昨天下午占得位置还在不。要是还在就直接拿出来东西摆上,要是被别人占了只好再找一个空位摆上商品。如果离家稍微远的干脆在车上休息。第二天他们都拿出来把值钱的东西全摆上,让买东西的人们挑选!春天的会是以夏季的需要品为主:比如夏天穿的服装、凉鞋、凉席等等。十月份那一场会卖冬天必需品为主:比如卖各种样式的袄、棉裤、保暖衣等等。

小时候的我:每年春天我让妈妈早早送我奶奶家,等着春季夏楼会:到十月份,开始冷了那我也不走,非的等到赶完冬季的会再说走的事!现在我还记得第一次赶会时候的景象:虽然那是春季的会,可是那天天气比较热,太阳又圆又毒。早上我吃完饭爷爷用三轮车就带着我去赶会。到了会上后,他先是推着我在会遛着玩。会上卖的东西琳琅满目,我坐在车厢里,看得我眼花缭乱。由于卖商品的人和前来买东西的人们都在那里做买卖,居然把整条公路拥挤得水泄不通!会上经常有大卡车和大客车经过,赶上正会的时候,想要过去需要半个小时才能过去!

会上有卖衣服,有卖鞋子的,有卖适合不同年龄的孩子们的玩具,有卖字画、书籍等等。还有卖吃的、卖农具的等应用俱全。爷爷推着三轮车,我坐在三轮车车厢里,在会上逛着逛着。这时爷爷听到在附近有人说书,他就推着我及慌忙的开始找说书的地方。找到说书地方后,我就看见一群年纪和爷爷差不多,都围在那里。中间一个大概在六十来岁老人在那里说书!爷爷把三轮车停在旁边。先是跟我说,叫我在那里等着一会儿,然后他立马从车厢里搬下来先前准备好一把马扎就去那里围观听书了!那天太阳真毒,正好爷爷把三轮车停在太阳底下。刚开始的我看见来赶会人们、摆地摊的小商贩他们在那里嘻嘻嚷嚷,像似争吵似的!不多时把我额头、后背晒得都出汗了。我摸摸三轮车的两车帮晒得滚热。我叫几声:“爷爷,爷爷”可是爷爷坐在那里全心灌入听着说书,根本不理我。过了好大会,说书的人走了,他们都纷纷散去。这时爷爷提着马扎跑过来,再看我坐在车厢里,热得我和淋雨的兔子似的。用汗流浃背一点都不为过!然后爷爷推着我去入会路口旁边卖包子那里给我买几个热腾腾的包子,然后我们就回家了!回到家爷爷赶紧打开屋门,就把我从车厢里抱下车。就把我领到堂屋里沙发旁边。抱到沙发上就赶快去拿干净衣裤给我换上。从此以后,再有夏楼会时候,上午爷爷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先赶一遍会,把自己喜欢听的说书和家里需要买的东西都买完。等到下午下夏凉就用三轮车带我不快不慢去赶会!他一边骑着三轮车,一边给我哼唱鞋儿破、帽儿破、身上袈裟破,,,,(就是电视剧《济公》片尾曲)!一路上爷爷唱完一遍又一遍,和播放机单曲循环似的。直到会上爷爷这才不唱了,专心赶会!

长大的我:学会了骑三轮车以后,每次赶会时我就骑着三轮车带着爷爷去赶会。走直线时候,爷爷坐在三轮车的左侧,逍遥自在给我又哼唱起鞋儿破、帽儿破.他哼唱完了时就问我:“还唱吗?”我边骑车子边点头,表示还想听。这时爷爷清一下嗓子继续哼唱起来!可是要过马路的时候,他立刻从车上下来,扶着三轮车的把,生怕我有危险。到会上,会口有寄车的地方,每当我们到那里时有个中年妇女,提着一把红色的塑料绳栓的小圆形铁皮,好像和以前小圆形商标似的。过来问:需要寄车子吗?里边车水马龙可不好走。每当他们问这里爷爷都要给他们解释一遍我的身体!会上依然我坐在车鞍子上,这时爷爷一手攥把一手扶着车厢前膀子推着我慢悠悠会上慢逛,让我感受一下赶会时候的气氛!

我想买的东西先写在一张纸上,因为我有点说话说不清楚 。

到赶会当天上午,爷爷一个人赶会时,我要的东西他都找到。等到下午再带着我直接奔哪里买下来。会上买衣服、裤子、鞋子、书籍。反正我要什么爷爷都满足我!我记得有一次,我想买夹趾的凉拖鞋。因为村里的孩子们绝大多数都穿着一样样式的夹趾凉拖鞋:那双夹趾凉拖鞋,鞋底是白的,鞋帮是蓝的,穿上就像一只蝙蝠停在脚面似的。非常好看!我们在会上卖鞋子区域全找一遍,可是都没有和孩子们一模一样的夹趾凉拖鞋!过几天,名叫瑞瑞的孩子来找我玩耍,爷爷看见他就穿着那双夹趾凉拖鞋。于是他便随口一问:“你的鞋子哪里买的?”瑞瑞一边和我玩一边回答道:“这双鞋子是学校里和夏季校服一起发的”我和爷爷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到第二年春天时,我想买凉鞋时,我从卖鞋摊看见那一双夹趾凉拖鞋,可是那双鞋脏兮兮的。爷爷问了老板,像这双夹趾凉拖鞋还有新的吗,可是老板却说:没有了,只有去年剩下这一双。 爷爷又问我:“买它不?”,我点点头。爷爷拿起那双鞋一看,可是看见那双凉拖鞋的码号比我的脚小二码号,到最后还是放弃那双凉拖鞋了。每当爷爷给我买完东西回家后,他就给邻居说:“为他花了多少钱我先记帐,等到他的爸妈来接他时,我和他们算总账”。这时我一只手做推来推去的动作,表示用算盘算账的模样。每回爷爷看到这里时就会哈哈大笑!买完东西之后,如果时间还早,爷爷就带着我去旁边的公园溜达。看看孩子们正在那里玩的打枪、射气球等等游戏!然后我从小路骑到回家的大路上。还有几会我骑三轮车带着奶奶去赶会:爷爷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一起去赶会。到会上时,爷爷就把自行车寄在会上出入口处。寄完了车就赶紧过来用三轮车推我去回上去。奶奶就一个人在里面逛逛。她要是遛完就回来那里等着,等我们买完东西或者遛完回来再一起回家!出口处不远处一个和奶奶一样年纪的妇女,我叫她大娘。因为她是本家,由于和奶奶还差一辈,所以她喊我奶奶,大婶子,喊我大侄子。她家祖祖辈辈摆摊卖古玩字画等等为生,常年论曰在赶会谋生。她家里人都热乎我,尤其是她的儿子一看见我都笑嘻嘻的大声喊:浩浩来了,我喊他大哥。甚至他还逗我一下,这时我都就朝着他笑一下!

我记得那是十月份的赶会时候,爷爷给我买完东西,再给我买了一些好吃的!等他们回到会头的地方时,奶奶早就坐在卖古玩的大娘的摊位旁边,和大娘拉呱。奶奶看见我们就知道东西买到!这时爷爷把三轮车交给奶奶,他先让我们回家,他想;过一会,再赶赶再走。那天是阴天,爷爷怕下雨。我骑三轮车奶奶坐在车帮上。我们走了一会儿,这时我突然忘了买书,这时我表示回去找爷爷,奶奶只好帮我拐弯就回去。这时爷爷坐在大娘古玩地摊正在给客户介绍大娘的古玩来,还没来及赶回去。看见我骑着三轮车,奶奶在一旁扶着车回来找他,爷爷在那里愣了!奶奶对爷爷说明我的意思,爷爷站起来又想了小会。这时我坐在三轮车的鞍子上把双手一翻(这个手势表示看书的样子),爷爷突然想起来买书的事情了。他就从大娘的摊子过来,接过车把带着我直奔那个卖书摊。这时会上卖东西的小商贩开始收拾东西要离开的场景,那时路上的人们不是很拥挤了。我们到那个书摊上,卖书的老板正在收拾书籍准备走。他一看我们来了就把刚刚收拾,搬上电动三轮车的书拿下来,一边拿一边说:下午我专等着你们,你们倘若再不来我就走了。那个卖书的老板知道我喜欢看书,爷俩每次赶会时候就会从他的摊上买几本书。久而久之,认识了也不花太多的钱。我们买完书回到那里,我看见奶奶坐在那里正在和大娘的儿媳妇聊天,大娘一看我们回来就拿小观音挂件要送给我:她抽到跟前给我讲戴观音的好处。可是我不想要,这时爷爷看出来我的意思了就跟她说:“我给他买东西全是他亲自来挑选,倘若他不喜欢的我就是买回家他不用”奶奶也替我说话。大哥和大嫂也过来了!我们在那里让来让去,争持半天。这时爷爷看见她的地摊上有一堆小的玉戒指,灵机一动他对大娘说:“浩浩正想着要买小戒指,你不如送他几个玉戒指”这时大娘就去地摊上一把抓来十来个玉戒指放在爷爷手里。她想都给我,可是我只拿三个! 然后我们告别了他们。爷爷一看会上大部分摆地摊的小商贩都走了差不多了,还剩下几个正在收拾东西准备走,爷爷放弃自己继续赶会的念头,就和我们一起回家了。现在每回想起来那些日子,我都会美滋滋的!

作者简介:王浩:本名,王禄浩,男,汉族。1991年5月28号出生在山东省枣庄市滕州市。自学成才,文学爱好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