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溶洞腐尸案”凶手逃亡27年,改名入赘女方,审讯30多次终于认罪

小爱历史说说

2022-04-12 11:39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0年4月15日,四川省自贡市荣县警方辗转千里,在浙江省瑞安市的一间民房里逮捕了农民工模样的邹大武。

他的工友们无法想象, 这个老实憨厚、肯卖力气的四川汉子,竟然是潜逃了27年的杀人犯。

随着邹大武的被捕,一桩近乎快要被世人遗忘的恶性杀人案件,重新回到大众视野。

邹大武曾在1994年杀害了只有19岁的莫某某,残忍地将其尸体抛在了荣县牟镇大山深处的溶洞里,任由尸体发臭腐败。

而行凶后的邹大武竟然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自顾自地逃之夭夭。

他改了名字,甚至还在浙江入赘女方,当了上门女婿,并有了自己的孩子。

起初,邹大武也是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总是从噩梦中惊醒。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恐惧和惊慌被柴米油盐消磨殆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浙江,图片来源于网络

邹大武欺骗自己,过去的都已经过去。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在过去的27年里荣县换了9个公安局长、5个刑侦队长,办案人员青丝变白发,但他们始终没有忘记那桩“溶洞腐尸案”。

警方历经百转千回, 终于逮捕了凶手邹大武后,他却对当年所犯的罪行一概不认。

办案人员在60天的时间里审讯了邹大武30多次,冥顽不化的他心理防线终于被攻破,并在妻儿的劝说下认罪服法。

攻坚克难,杀人恶魔付出代价

2020年4月10日,荣县“溶洞腐尸案”专案组的民警,刚下飞机就立刻赶往瑞安市与当地警方汇合。

两队人马在经过信息比对后得出初步结论: 在下塘镇当电焊工的林姓男子,就是当年在溶洞抛尸的犯罪嫌疑人邹大武。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专案组成员先秘密在下塘镇进行了调查走访。

他们发现,这个姓林的男子虽然身高只有1米4左右,但干起活来非常有劲。

尽管他平日里行事比较低调,可眼神里总透露着一股子凶狠劲。

林某总是以福建人自称,可每当有人调侃他,让他说几句家乡话时,林某却从来都不吱声。

即便他总是在说普通话,也用力的在学瑞安方言,但从他的言语中,却总能隐约地听出有四川口音。

更奇怪的是, 林某的孩子既没有跟他姓林,也没有跟母亲姓胡, 反倒是跟着母亲的前夫姓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孩子,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果是正常家庭,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林某身上这种种怪异的谜点,更让专案组民警认定他就是邹大武。

确认了身份以后,4月15日,专案组成员在瑞安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对邹大武妻子胡某所经营的小卖部进行了重点布控。

小卖部,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个个身穿制服,手持防暴武器的警察蹲守在门外的草丛中,成群结队的武警就在不远处随时等候命令。

那天, 邹大武和往常一样,下了班就回到了小卖部帮妻子打点生意 ,他刚一进门立刻被四面八方涌来的民警摁倒在地。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邹大武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

小卖部,图片来源于网络

或许是多年的正常生活让他忘记了自己曾经杀人的事实,也或者是他心存侥幸想着蒙混过关, 邹大武的嘴里一直在喊着: “冤枉啊,我冤枉” 。

当民警为邹大武戴上手铐时,他还在不停地为自己狡辩,声称: “我一直遵纪守法,是合法的公民,从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

当邹大武的口中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在现场的荣县公安刑侦大队队长曹国利知道,接下来的审讯工作肯定不会一帆风顺。

警察抓人,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押解着邹大武的警车驶入瑞安公安局后,邹大武仍旧是一副委屈的模样。

民警问他是否冒用了他人信息或制造假证件,邹大武言辞铿锵地表示没有;

民警问他是否来自四川自贡市,他坚决称老家在福建;

当被问及他有无在1994年杀害莫某某,并将尸体丢弃到溶洞里时,邹大武还是予以否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警察审案,图片来源于网络

邹大武的态度非常蛮横,他以为自己只要装疯卖傻一问三不知,案件就不能做出最终审理。

但邹大武忘了,现在是高度发达的信息化时代。

专案组民警决定,以邹大武的假信息为突破口, 他们与福建警方取得联系,在得知被羁押的人并非福建的林某后,马上质问邹大武的身份信息是怎么来的。

面对铁一般的事实,邹大武只好承认自己用了假身份,可他却坚决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杀过人。

民警调查,图片来源于网络

4月17日, 专案组民警把邹大武带回了荣县, 并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其进行拘留。

警方决定对这个冥顽不灵的犯罪分子展开持久战,既然他不愿意开口,就从有限的证据入手,从他的话中寻找破绽,一步步击破邹大武的心理防线。

回到荣县后,警方给邹大武陈列了很多证据。

比如他和被害人莫某某曾一起共事过,邹大武又是被害人生前最后一个见到的人。

荣县,图片来源于网络

此时,原本还声称自己不认识莫某某的邹大武,终于开始松口。

他表示当年自己曾与莫某某一起结伴去过成都, 自己是去卖鳝鱼,而莫某某是卖茶叶。

在旅途中,他们相处非常融洽,根本没有发生过口角。

回到荣县以后,他们在街边的小饭馆吃了晚饭,莫某某还邀请自己日后去其家中做客,接着两人就各自回了家。

成都,图片来源于网络

对于莫某某被杀的遭遇,邹大武根本不知道。

至于为什么要用假的身份证明, 邹大武则谎称当年自己是黑户,后来去外地打工,碰见这个来自福建的林姓工友。

两人相谈甚欢,在交流中,自己从林某口中套取了他的身份信息,往后就一直冒用了下来。

打工,图片来源于网络

民警们只好找来了邹大武的妻子胡某,希望她能够帮忙说通邹大武,让他交代自己的罪行。

但是胡某认为自己与丈夫结婚多年,丈夫憨厚老实、从不主动惹是生非,根本不是民警口中所言的杀人犯。

胡某也不能相信,这个与自己同床共枕多年的爱人,曾经犯下过如此滔天罪行。

民警调查,图片来源于网络

其实,胡某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民警们大费周章地逮捕邹大武,如果不是切实掌握了他的犯罪证据,又何苦如此。

胡某可能也有些侥幸心理,认为当年的“溶洞腐尸案”遗留的证据较少,DNA比对技术又不成熟,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

只要邹大武不松口,就无法“零口供”结案。

DNA比对,图片来源于网络

面对如此棘手的情况, 自贡公安局特地召开了案情分析大会, 最终决定从各分局抽调10名审讯经验丰富的干警组成审讯小组。

审讯小组每天早上制定审讯方案,而后在晚上做出总结,并为次日的审讯制定方针。

小组成员们对邹大武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从莫某某家人的情况讲起,激发邹大武的愧疚感和罪恶感,又向他进行了法律宣讲,希望邹大武能坦白从宽。

警察分析案情,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后,警方 还谈到了邹大武的孩子身上,劝诫他为孩子的未来着想早日放弃顽抗。

邹大武的态度也从刚开始的百般抵赖变成了惶恐不安,而后沉默不语。

面对民警的提问,他一言不发,总是抬头望向天花板。

孩子,图片来源于网络

瑞安的警方也在积极地做着胡某的工作,如果她能和孩子出面一起劝说邹大武,就一定能攻破他的心理防线。

胡某迟迟不为所动,因此,专案组民警特地从四川又飞了一趟瑞安。

在民警们苦口婆心的劝说下, 胡某终于愿意松口,带上孩子和亲友给胡某录一段长达1小时的视频。

警察审案,图片来源于网络

视频中的胡某泣不成声,她责怪邹大武当初为什么那么糊涂,把好好的一个家给毁了,还嘱托邹大武一定要听政府的话,争取减刑的机会。

孩子也在一遍一遍地问: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远在四川的邹大武看见妻儿泪流满面,他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情绪,放声痛哭了起来。

视频,图片来源于网络

审讯人员决定趁热打铁,就从邹大武的家庭谈起,让他放下心中的防备。

2020年6月17日这是邹大武被批捕的第60天,也是对他进行的第30场审讯,审讯的材料足足堆积三四十厘米。

当民警又一次提及邹大武的家人时,他 突然情绪崩溃,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诉道: “我说,我全都说。”

警察审案,图片来源于网络

见财起意,狠心对少年痛下杀手

1993年8月28日,家里做茶叶生意的小莫扣响了邹大武家的大门,他表示自己要去成都卖茶叶,希望邹大武能同行。

邹大武比小莫年长4岁,平日里为人还算实诚,小莫对他比较放心。

殊不知,邹大武的心里动起了歪心思。

他因为欠了一些外债,迫切地想找个有钱人下手。

茶叶生意,图片来源于网络

而小莫的到来,对于邹大武来说无异于是送到嘴边的肥肉。

小莫的茶叶清香浓郁沁人心脾,在成都很有市场,当天他就赚了2400元。

邹大武看着小莫的腰包鼓鼓的,心痒难耐。

回到荣县以后,小莫热情地邀请邹大武共进晚餐,席间他们还小酌了几杯。

茶叶,图片来源于网络

惦记上小莫的邹大武,无意中提起山里有处溶洞景色秀丽,没有防备的小莫便附和邹大武称,吃完饭一起去看看。

到了溶洞以后,小莫好奇的欣赏着眼前的奇观,邹大武则悄悄的捡起了石块,站在了小莫的背后。

他趁着小莫不注意,猛地用石块敲打小莫的后脑勺。

石块,图片来源于网络

小莫应声倒地后,邹大武还不放心又补了几下。

在确认小莫死亡后,邹大武从小莫的怀里掏出了那2400元, 看着钞票,邹大武兴奋不已。

或许1993年的2400元的确要比现在值钱,但专案组民警实在想不通,为何邹大武会为了这些钱,去铤而走险杀害朋友。

小莫的家人见儿子迟迟未归,就上门找邹大武讨要说法。

可邹大武坚称,那天吃完饭后两人各自回家,此后再也没有联系。

成都,图片来源于网络

心急如焚的莫家人发动亲友, 在自贡和成都周边到处寻找,却始终没发现小莫的踪迹。

无奈之下他们选择了报警,民警们漫山遍野的寻觅,还发出了协查通告,却迟迟没有动静。

直到1994年1月1日,民警们接到报案电话称,在荣县的某个溶洞里发现了一具腐烂的尸体。

经过辨认,他们断定这就是失踪的小莫。

小莫的母亲看着原先活蹦乱跳的孩子化成了眼前的腐尸,痛苦的不能自已。

她请求民警一定要抓住凶手,还儿子一个公道。

民警们根据线索,把目标锁定在了邹大武身上,可从1月1日这一天起,邹大武也销声匿迹。

原来, 做贼心虚的邹大武早在尸体被发现以前就逃往了云南, 在那里当了多年的临时工。

后来他又去了浙江,在2005年结识了同样为四川人的胡某。

胡某曾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还生下了两个女儿。

邹大武不但没有嫌弃女方的二婚身份,甚至甘愿入赘当上门女婿

就这样,邹大武化名林某某,在四川省达州市渠县鲜渡镇上了户口。

云南,图片来源于网络

荣县民警把邹大武当作溶洞腐尸案的重大嫌疑人,四处调查走访,只找到了邹大武10岁左右拍摄的一张老照片。

靠着这张照片, 民警们锁定了既没在达州生活过、又没有户籍迁来地信息的“林某”。

随着大数据的不断发展,民警们大海捞针的捕捉到“林某”曾因斗殴而被拘留所留下的DNA。

接着,民警们又把“林某”的DNA与邹大武哥哥的DNA做了对比,最终认定“林某”就是潜逃多年的杀人犯邹大武。

民警,图片来源于网络

邹大武供人了罪行后,年迈的小莫母亲泣不成声,称儿子的在天之灵终于得到慰藉。

2020年7月30日,检察机关依法批捕了邹大武。

2021年,邹大武被依法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时间一晃来到2022年,穷凶极恶的歹徒邹大武早已命丧黄泉,而受害者的母亲也终于为儿子讨回了公道。

参考文献:

澎湃新闻 《自贡“溶洞腐尸案”嫌疑人逃亡27年被抓:改名入赘生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