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川航8633事件始末全记录,时隔一年,机长刘传健和一名女乘客相遇

四叔讲故事

2022-04-07 17:04

关注

前言

2018年,一段音频感动了无数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成都,成都,四川的8633。”

“请讲。”

“现在有点故障,我申请下高度。”

“四川8633,下8400保持。”

“下8400,我要返航了,我现在风挡裂了。”

“四川8633,证实是返航重庆吗?”

“返航成都。”

“备降成都是吧?”

“是的。”

“四川8633,收到了,下8400保持。”

接着就是一阵刺耳嘈杂的风噪声。

“四川8633,连续右转飞成都。”

“四川8633,成都叫……”

成都塔台空管,在连续呼叫几次后,都没有收到四川8633的回应。然后又让西藏9832,在频道里呼叫四川8633,依然没有回应。

“四川8633,成都在叫你。” 这句话在航空无线电频道里,不断的响起,途径的其他航班也都在呼叫四川8633,但是四川8633彻底和地面失去了联系。

7点19分,经过漫长的等待,再次传来了四川8633的回答:“ 成都,成都,8633,8633,MAYDAY,MAYDAY。

7点41分, 四川8633成功备降成都双流机场。

这是2018年5月14日,川航3U8633遇险备降成都的真实事件,机上旅客119人,机组9人,共计128人。飞机在航路飞行中,驾驶舱右风挡爆裂脱落,飞机失压,最终在机长的沉稳操作下,安全备降成都机场,该事件仅造成一人轻伤、一人轻微伤。确保了119名旅客和9名机组人员的生命安全,创造了航空史上的奇迹。

而这名英雄机长就是刘传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英雄机长的成长经历

1972年11月,刘传健出生在重庆市九龙坡区陶家镇的一个普通家庭,他有两个姐姐,姐弟三人从小在农村长大,与同龄人相比,刘传健从小就胆大,每年夏天的时候,他们几个小伙伴就喜欢去田里抓泥鳅,别的男孩子都不敢下田,而他直接跳进了泥潭中,一抓一个准,在小朋友眼中,刘传健是最勇敢的小男孩。

在上小学的时候,刘传健的学习成绩非常优异,在下课活动期间,别的同学都在操场上嬉闹玩耍,而刘传健却坐在教室里,看着课本上的一篇关于飞机的文章,仔细研究。从那一刻起,他就对飞机充满了兴趣,一直梦想着有一天能当上飞行员。

小学毕业后,刘传健先是来到渝西中学读初中,但家里与学校距离较远,每天沿着铁路步行要1个多小时,对于11岁的他而言,非常艰辛。他思虑着找一所离家较近的学校,目标锁定为陶家中学。胆子很大的他,并未让家长出面,而是自己先找到了学校老师,从而顺利转校至陶家中学。

初中毕业后,刘传健辗转又来到渝西中学读高中,期间遇到招飞,生性活泼好动的他毫不犹豫就报了名,但第一年没考上,文化课成绩差一点,当时他很失望,躲在家里几天都不想出门。

在招飞考试失败后,心灰意冷的刘传健本打算找个工作上班,当年他的父亲在水泥厂上班,通过父亲的介绍,刘传健进入了水泥厂工作,上了几个月左右的班。

几个月后,渝西中学的老师专程找到刘传健,说可以复读重考,这个消息让他高兴极了,立即回到学校复读,老师还为他开小灶补习文化课,而他自己更是加倍努力的学习。

1991年,在他19岁那年,经过一年的复读,终于如愿以偿,刘传健考上了空军第二飞行学院。众所周知,空军飞行学员的招收条件十分严格,而且,从学员到真正的飞行员,还将面临末位淘汰机制,淘汰率高达70%。

刘传健进入空军学院后,即使训练很辛苦,但为了实现翱翔蓝天的梦想,刘传健对自己极其严苛,训练从不偷懒,对学习更是一丝不苟。

他的高教机教员姚峰说,他对这名得意弟子印象特别深刻,当年空军学院都是老式教练机,没有升温空调,更没有自动驾驶,低温训练是家常便饭,为了更好的适应训练环境,刘传健经常顶着北方早晨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严寒,身着短裤背心,每天跑上万米,就是在这样的训练下,练就了他坚强的意志力。

1995年6月,刚飞行200余小时的学员刘传健,迎来了飞行生涯的一个关键时刻,那就是高教机放单飞。在按照程序完成了所有的操作要领后,单飞过程一切顺利,他按程序放下起落架,对准跑道准备降落。

突然,无线电里传来塔台指挥员的命令,说他驾驶的飞机前起落架没有完全放好,要立即复飞,来不及多想,刘传健按命令果断拉起飞机,地面空管人员都紧张的不得了,这可是学员第一次单飞,就遇到了这种紧急状况,如果前起落架还是存在问题,那么降落会导致机头直接着地,后果不堪设想。

刘传健驾驶着飞机在机场上空盘,重复着收放前起落架,可是还是存在问题,当飞机第6次飞过塔台时,油表显示油量不足,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降落了,他一边听塔台指挥员交代的操纵要领,一边镇定地驾机对准跑道。救护、消防等各类保障人员已严阵以待。

刘传健紧握操纵杆,全力保持飞机后轮着地的姿态向前滑行,最终,飞机前轮贴着地面轻轻着陆,飞机稳稳停在跑道上。

当刘传健下了飞机以后,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这可是学员第一次单飞,就遇到了这种紧急状况,连教员都对刘传健竖起了大拇指,这次遇险都安全落地,完全是依靠刘传健过硬的技术和沉着冷静的心态。

因为这次事件,刘传健在同批学员中脱颖而出,经过几年的刻苦努力,他在毕业后留校当了初教机教员。

飞行学员毕业后,能够留校当教员的,首先是飞行技术特别好,再就是处理各种空中特情的能力特别强,关键还要心理素质非常过硬,遇事冷静,临危不乱。凡是能留教当教员的,就是飞行员里的尖子生。

刘传健带出了很多优秀的飞行员,随着一期期学员毕业,刘传健也从教员成长为中队长、副大队长、训练股长,多次立功受奖,安全飞行2700余小时。

直到2006年停飞,刘传健转业到四川航空公司执行民航任务,2008年被聘为责任机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一直保持良好的安全记录,连续10年荣获公司的安全星级奖。为保证最好的飞行状态,他作息非常规律,很少外出,即使在家休息,他也会花更多时间学习,他家里书柜上全是飞行方面的书籍,他的床头一直摆着本厚厚的《飞行机组操作手册》,每天睡前都要翻看。他很少玩手机和看电视,因为这些电子产品对视力不好,会影响飞行安全。

从空军学员到教员,从军航转业到民航,飞行近30年,刘传健从来不让自己有丝毫的懈怠,正是在空军的训练经历,以及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才让刘传健拥有了过人的身体素质以及一流的操作能力,才让他在面临史无前例的危险境地时果断处置,创造了奇迹。

事件全过程

2018年5月14日,刘传健驾驶川航3U8633航班执行重庆-拉萨航班任务,这条航线对机长刘传健来说,已经飞行了不下上百次,可以说对于这条航线路线早己烂熟于心了。

5月13晚上,因为第二天一早要执行飞行任务,所以刘传健那一晚没有回家,而是睡在公司宿舍里,晚上10点左右,他就休息了,那一晚他睡的很香。

在5月14日凌晨4点左右,刘传健按时起床,在公司吃过早餐后,和往常一样,他按时进入准备室,机长刘传健,第二机长梁鹏,副驾驶徐瑞辰,以及乘务员,开了飞行前的会议。

然后,刘传健进入驾驶舱后,按惯例对飞机内部所有设备进行检查,一切没有问题,其他的空乘人员等待着迎接乘客上机。

6点26分,刘传健驾驶着3U8633航班从重庆江北机场起飞,准备飞往拉萨。半个多小时之后,飞机抵达青藏高原上空。这时的飞行高度将近万米,飞机进入了平稳飞行状态。

那天的天气非常好,从飞机上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雪山的美景。大家都认为这将是一次顺利的飞行。

但是没想到的是,意外还是发生了。

7点07分05秒,当飞行到成都区域巡航阶段时,机长刘传健突然听到一阵爆裂声,转头一看发现右侧风挡玻璃出现了裂纹。他第一反应是用手指轻轻触摸了一下裂痕处,有些割手,很明显是风挡玻璃的内层破裂了。

刘传健飞行几十年来,风挡玻璃爆裂一直以来都是训练科目之一,他对操作程序并不陌生。但以飞机目前的高度和时速,风挡破裂意味着承受力下降,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故障,所以决不能掉以轻心。

于是刘传健拿起无线电话筒,第一时间向地面空管部门发出信息,申请下降高度,备降成都,成都地面空管让刘传健下8400保持,之后双方再次确认了备降成都的信息。

7点07分45秒,从发现裂痕到和地面联系,只过了短暂的40秒钟,刘传健话音刚落下不到一秒,突然“嘭”的一声巨响,右侧整个风挡玻璃破裂脱落,瞬间狂风灌入驾驶舱,由于机舱内外有着巨大压差,副驾驶的徐瑞辰在没有系肩带的情况下,瞬间被吸出舱外半个身子,还好腰部安全带卡住了腿。

而此刻的机长刘传健,在风挡破裂的一瞬间,强大的气流让他无法睁开眼睛,过了1、2秒后,刘传健睁开眼才发现副驾驶的状况,他试图想把他拽回来,但是没有成功。

像这样身处9800米的高空,气压仅有地面的1/4,温度骤降至零下40度,在严重的缺氧环境下,普通人30秒就会意识模糊,耳膜和肺部甚至都有可能膨胀破裂而亡。就算是身体素质过硬的刘传健,也难以承受。

身着短袖制服的刘传健冻得浑身发抖,他试图戴上氧气面罩,但在强气流冲击下根本无法拿起来戴上,那几分钟他只能靠意志力硬撑,去操控飞机。

与此同时,整架飞机开始剧烈抖动,刘传健看不清仪表盘,只知道下行速度在不断增加。控制自动驾驶的FCU飞行控制组件面板也被吹翻了,许多飞行仪表失灵,屏幕上显示的全是满满的故障码。

正在客舱休息的第二机长梁鹏,担心机长和副驾驶失能,他决定进入驾驶舱,当他打开驾驶舱门的一瞬间,寒冷的狂风瞬间涌进客舱,行李都掉落在了走廊,客舱内瞬间一片狼藉,黄色氧气面罩弹落在每个乘客面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二机长梁鹏顶着强大气流,在其他人的帮助下,艰难的走进了驾驶舱,随后他赶紧关上了门,以此来保障客舱的安全。梁鹏帮看到眼前的场面,首先给机长刘传健戴上氧气面罩,然后他在位子上坐好,系上安全带,拿出电子飞行包,告知机长拉萨的失压程序,帮助他导航。

当时仪表指示时速有800多公里,耳朵里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全是噪音,机组成员之间,只能靠手势在交流,这个时刻,每多犹豫一秒,飞机就会多一分危险。危急时刻,刘传健当机立断,立刻调转机头,向成都方向飞去。

在飞机下降一定高度后,刘传健总算是把飞机控制到了稳定状态,之后才逐渐感到冷,短袖制服下的双臂和手指几近冻僵,而这时候副驾驶的徐瑞辰,也得以回到了驾驶舱。

而此刻的地面空管中心已经进入了紧急状态,管制员罗天宇称:“第一次机组给我报告的时候,说飞机有点问题申请下高度,我指令他下8400米保持,他也复诵了,然后继续报告说风挡裂,申请返航。我再次跟他确认是返航重庆还是备降成都,机组报告说备降成都。最后再次跟他发下8400米的时候,机组没有复诵只听到一阵杂音。后来我不断地呼叫四川8633,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成都空管立即启动了紧急预案,一边继续呼叫四川8633,一边抢在四川8633进入空域前,把所有空中的飞机和地面准备起飞的飞机,全都调配避让,好让四川8633能够畅通无阻的返航。与此同时,成都双流机场医疗、消防等救护准备全部到位。

在此期间,地面和四川8633一直没有取得联系,而机组人员也只能向地面盲发信号,虽然地面收不到信息,但是通过雷达显示,四川8633正在朝成都机场方向飞行,他们明白机组人员正在尽全力操纵飞机。

7点19分左右,经过漫长的等待,再次传来了四川8633的回答:“成都,成都,8633,8633,Mayday,Mayday”

这个时候,整个空管区域沸腾了,所有工作人员都激动的露出了笑容。

7点41分,刘传健驾驶四川8633航班在成都双流机场02R跑道成功降落。

当所有乘客都下了飞机后,刘传健久久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他和机组人员互相握了握手说,“我们还活着”, 最后,刘传健一个人在驾驶舱呆了很久,直到最后一个才下了飞机。

2018年5月14日上午,中国民用航空局立刻成立调查组,启动了调查工作,而刘传健所在的9名机组人员,也在协助调查。

2018年5月15日下午,民航局通报了川航3U8633次航班风挡玻璃破裂脱落一事件,民航局方面在通报中称,在这次重大突发事故中,机组临危不乱、果断应对、正确处置,避免了一次重大航空事故的发生。

妻子的等待

刘传健的妻子名叫邹函,在四川8633突然事件的那一天,她并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在5月14日早上8点多,她像往常一样准备出门上班,当她打开手机看时间的时候,突然一条新闻出现在了眼前,有一条川航3U8633航班实施紧急迫降的新闻,她的脑子一下子就懵了,这不就是自己丈夫驾驶的飞机吗?

邹函立即给丈夫打电话,但无论如何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一直到接近9点的时候,电话终于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丈夫熟悉的声音:“飞机出了点问题,我现在很忙,晚点打给你。”听到丈夫的声音后,邹函悬着的心才安全落地。

到了上午10点多,关于此次备降的新闻越来越多,邹函这才知道了这次事件的严重性,原本平静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但她心里清楚,丈夫刘传健此刻可能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她不能再打电话打扰他了。

直到14日晚上10点多,丈夫终于给她回了电话,邹函第一句话就是问:“你有没有事?”得知丈夫没事后,邹函却又哽咽了起来,她知道丈夫一直是一个报喜不报忧的人,通过网上的新闻,他知道丈夫肯定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苦难。

但是丈夫还在协助调查,而且还要接受媒体的采访,作为妻子的她,不能在电话中耽误太多的时间,所以也只是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后,就挂了电话。

直到15日晚上8点半,劫后余生36小时后,妻子邹函抵达了四川航空公司,终于见到了丈夫刘传健,邹函一下车就向丈夫跑去,扑进了丈夫的怀抱,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过了一会,她才上下打量起丈夫来,看看有没有受伤。

刘传健也紧紧地抱住妻子,眼眶湿润,不停的说:“放心吧,我没事,我把所有人都安全的带回来了。”

之后两人就这样紧紧地抱着一起很久很久……

事件后续

事件发生后,调查人员进行了复盘模拟,惊讶地发现,在8633整个遇险过程中,竟然有36处可能出现的失误,每一次都是致命的。

而回看整个手动备降的过程,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刘传健的这36个操作竟然准确无误。在他坚强的意志和临危不乱的处理下,飞机成功迫降,并成功把119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平安带回家!

在地面模拟飞机中,专家也进行了多次模拟当时的真实情况,但模拟结果成功的几率很低。

由此可见,这是一次奇迹般的降落,刘传健一次错误都没有犯,这是一个伟大的机长,在其他训练有素的专业机组人员的配合下, 完成的一次“史诗级迫降”,创造了中国民航史上最大奇迹。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调查后,中国民航局公布了最终的调查报告。

报告指出事件的最大可能原因是:

B-6419号机右风挡封严(气象封严或封严硅胶)可能破损,风挡内部存在空腔,外部水汽渗入并存留于风挡底部边缘。电源导线被长期浸泡后绝缘性降低,在风挡左下部拐角处出现潮湿环境下的持续电弧放电。电弧产生的局部高温导致双层结构玻璃破裂。风挡不能承受驾驶舱内外压差从机身爆裂脱落。

在事件发生后的几个月里,刘传健和机组人员的身体也出现了高空减压病,长时间全身疼痛、身体关节发痒,每天都要接受数小时的治疗,毕竟在当时的恶劣环境下,身体爆发出极限能量,代价就是破坏了各个系统的平衡。

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大家的身体都已经大致恢复,但心理的阴影一直笼罩着整个机组。直到体检和心理测试合格以后,刘传健和整个机组被批准可以复飞。

在接到复飞指令后,刘传健机长表示:“感谢社会各界长期以来对我们个人和所在公司的关心和厚爱,我们将尽心保障好每一个航班,确保安全飞行,也请大家放心。”

2018年11月16日,刘传健和整个原班机组人员,一起执飞四川航空成都到北京的航班。这标志着“英雄机组”的身体状况以及技术状态已经完全恢复,正式重返蓝天。

当刘传健再次走进驾驶舱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驾驶舱风挡玻璃,当他看了两眼后,才开始进入正常操作流程。

感人的再次相遇

一年后,刘传健作为嘉宾参加了一档节目,一出场,就获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连主持人撒贝宁都说,这是他做节目以来听到最热烈的一次掌声。

在节目现场,主持人还采访到了现场的一位女孩,起初,刘传健以为这只是一名普通的观众,没想到她竟然和自己有着不解之缘。

她说:“大家都觉得飞机特情事件,离自己很遥远,以前我也这么觉得,直到这件事情发生在了我身上。其实,我就是当时飞机上的一名乘客。”

这时候,刘传健也是有点惊讶的看着这个女孩。

接着,女孩哽咽的说道:“我在这里首先和刘机长,说一声谢谢,我一直很想见刘机长,但一直没有机会,我觉得刘机长对我来说,除了我父母以外,你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因为你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

时隔一年,死里逃生的她第一次见到救命恩人刘传健,这个女孩儿叫王维,当时,她跟男朋友计划一起去西藏纳木错看星空,所以选乘了这趟一大早就飞往西藏的航班。他们根本预料不到,中间竟然会遇到这样的险情。

然后,女孩向刘传健深深地鞠了一躬,刘机长也热泪盈眶,两人激动地相拥在一起。

这是在“5·14”事件之后,刘传健第一次见到当时飞机上的乘客,之前也有乘客想要见他,但他都一一推辞了。

刘传健说:“对当时飞机上的乘客来说,或许我是救命恩人,但是对于我来说,作为一名机长,我只不过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这是我的职责。”

就是这么一句“这是我的职责”,让全场观众泪目。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