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最懂普京的还是德国人:他要向西方国家证明“我是个男人”

吴俊涛娱乐

2022-04-06 23:16

关注

最懂普京的还是德国人。

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特殊军事行动”开始以后,德国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吕特根说:乌克兰现在的状况不是欧洲想看到的结果;其实也不是俄罗斯想要的结果。但事已至此,普京要么赢,要么完蛋。

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和普京是好朋友,每次到俄罗斯,普京都会给她送一束特意准备的鲜花。他们都曾经在国家“强力机构”工作过,没有人比他们更能惺惺相惜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被问到普京为什么打格鲁吉亚、为什么坚决不让北约东扩时,默克尔一脸沉重地说:我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他要向西方表明“我是个男人”。

默克尔和普京无话不谈,2008年,格鲁吉亚战争爆发,她当面问好朋友普京:你知道你犯下最大的错是什么吗?普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最大的错就是太相信你了。

他们的对话回味无穷。

自从苏联解体后,叶利钦没有一天不烦心。

叶利钦也想把俄罗斯带到繁荣的道路上,为了讨好西方,他消减了原苏联的核武库,只保留三分之一;他也接受了西方经济学家的建议,来了个“休克疗法”,强硬地推行私有化、强行把原来的计划经济改为市场经济。

但是,西方并没有接纳俄罗斯,他们总是口惠而实不至,给了俄罗斯一个“G8”的身份;俄罗斯经济一塌糊涂,连吃饭都是问题,加入这个“发达国家俱乐部”干啥?就是个“G8”笑话。

更有甚者,西方国家在俄罗斯“休克”期间,并没有如承诺的那样提供援助,反而注入资本,大肆侵吞原苏联的优质资产。

吃饱喝足之后,美国还想着把俄罗斯再分裂一次,毕竟这么大的俄罗斯是很容易起来的;等俄罗斯再起来,那将是美国头痛的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把苏联弄解体了,从苏联官僚体制成长起来的叶利钦没有太多的“犯罪感”,因为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这是对的;但把俄罗斯再搞散架了,叶利钦就是千古罪人。这一点,叶利钦是明白的。

经过1993年的炮打议会,叶利钦被俄罗斯人骂死了,所有人都对俄罗斯的现状不满,因为没有吃的、没有养老金、没有暖气,什么都没有,连未来都看不到。

叶利钦的声望急剧下降,人们又怀念苏联时代了。1995年,叶利钦犯过一次心肌梗死,差点交待了;而1996年就是选举年,叶利钦想赢得选举,必须展开高强度的激烈竞选活动,因为他的民调太低了。

更加让叶利钦忧心的是,俄罗斯共产党已经在议会选举中获胜,成为第一大党;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的民调遥遥领先,他也宣布参加第二年的竞选。不出意外,久加诺夫赢定了。

就在叶利钦焦躁不安时,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帮了他一把。

久加诺夫为了稳住寡头,已经表示:尊重民主权力、尊重私有财产。俄罗斯金融寡头都是苏联时期的权力人物,他们在国家改制期间得到巨大利益。他们不敢相信久加诺夫,他们怀疑俄共如果上台,会回到过去。

对俄罗斯局势感到怀疑的不光是寡头们,还有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他的基金也买了大量苏联资产,他还想继续投资俄罗斯,所以他对俄罗斯大鳄别列佐夫斯基说:“如果共产党选举成功,你们这些人都会被挂到柱子上示众,久加诺夫才是最后的赢家。”

正是索罗斯的告诫,坚定了俄罗斯大鳄阻止俄共的决心,他们有这个能力,因为他们掌握了俄罗斯几乎所有的媒体、电视台、网络,他们还有无数的资金。别列佐夫曾经说:如果我愿意,可以让一个猴子当总统。他真的能做到,不是在瞎吹。

古辛斯基、别列佐夫斯基、霍多尔科夫斯基、马尔金等寡头们召开联合记者会,公开抨击久加诺夫;从人身攻击,到路线方针,他们把久加诺夫和俄共说得一无是处。正在为竞选发愁的叶利钦注意到寡头们的行动,他在克里姆林宫召见了寡头们。

双方很愉快地达成了合作协议:寡头们有他们掌握的资源帮助叶利钦赢得选举;叶利钦则用手中的权力,让寡头们进一步瓜分国有资产,他们签署了“债转股协议”。

当一个人饥肠辘辘,几块面包就能换走他们手中的选票。叶利钦赢得了1996年的选举,没办法,这就是“民主”;寡头们更是赢了,他们不但阻止了俄共和久加诺夫,还让自己的财产成倍增长;叶利钦的女儿、女婿、亲戚、亲信也赢了,他们也成为了明星巨富。

每当午夜梦回,叶利钦都陷入深深的焦虑。他已经贵为俄罗斯总统,家族也有几辈子花不完的钱;但是,历史将记住什么样的叶利钦?俄罗斯将走向何方?叶利钦还是有点未泯的良心,正如他辞职时说的那样:我是在错误的道路上痛苦地强行前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叶利钦选择普京,是对自己的“救赎”。

叶利钦自己回不了头,也选择不了道路,他已经被寡头们深度绑定,也被西方国家深度套牢;但他还有权力,他要展开对自己的“救赎”:选一个强有力的人物,把俄罗斯扳回到正确的道路上来。

1996年,叶利钦把普京从圣彼得堡调到莫斯科,开始对这个年轻的小个子进行考察。两年前,这个“沉默寡言但刚毅强硬”的年轻人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他喜欢迟到,但对圣彼得堡各项经济指标了如指掌;

他沉静安稳,但一出手就打爆野猪的心脏;

他忠诚能干,就连骄傲的索布恰克都对他青眼有加。

叶利钦了解到,普京还是原来“克格勃”的干将,“迟到”,其实是一种给对方压力的手段,在“强力机构”工作的人都知道这个技巧。

叶利钦最看重的就是普京曾经在“KGB”的背景,但他从来没说过这一点。这是叶利钦做事的原则:越是在意,就说得越少

叶利钦让普京从总统事务管理局干起,近距离了解这个“沉默寡言有能力、刚毅强硬能担当”的年轻人,然后,普京的位置不断变化:总统办公厅、俄罗斯联邦安全局,1998年4月,普京当上了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主席。

让叶利钦彻底下定决心的就是普京当安全会议主席时对科索沃战争的处理。面对北约咄咄逼人的姿态,叶利钦一筹莫展,俄罗斯步步后退,快把巴尔干半岛的势力范围丢光了。普京坚决加强俄罗斯在巴尔干半岛的军事存在。

1999年6月10日,以北约为首的多国部队进入科索沃,普京命令俄国空降兵特种分队,强行闯关,七个小时狂奔500公里,赶在英军到达之前抢占了科索沃的普里什蒂纳机场;在与北约交涉时,俄罗斯寸步不让,逼得北约摸摸鼻子走了。

这一行动,给了俄罗斯人久违的胜利,连带着把叶利钦的人气都拉高了,他是总统吗。1999年8月,叶利钦任命普京任俄罗斯总理,全权委托他处理车臣问题,叶利钦下决心了。

1999年12月31日,叶利钦辞去一切职务,把俄罗斯交给了普京。普京就这样从叶利钦手里接过一支派克牌金笔,这是总统签字用的笔;一个核密码箱,这是最后拼命用的东西。

在这背后,是一个领土世界第一、人口1.5亿的俄罗斯。而这时的俄罗斯,GDP是1990年的一半;工业减少一半,农业减产60%,轻工业几乎为零;货币贬值了6200倍,农场80%破产,工厂70%倒闭。

普京和克林顿的首次交锋

普京对俄罗斯人说: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然后就开始干:首先,在内政上,先收拾金融寡头们,把他们侵吞的国有财产一点点找回来;其次,他对车臣强硬出手,绝不妥协地打赢“车臣战争”。

对外,普京这时候对西方抱着很美好的愿望,他的重点是美国和欧洲,而欧洲的重点是德国。在普京看来,外交上把这两个国家稳住,俄罗斯就稳了。

事实上,这时候美国也很着急,他们不知道普京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有半年任期的克林顿在2000年6月3日,急吼吼地飞到莫斯科,与其说是对俄罗斯的访问,不如说是对普京的摸底。

克林顿的访问并不是很成功,因为他想得到一个外交上的政治遗产:和俄罗斯修改1972年的《反导条约》。但是普京坚定地拒绝了。

一方面,这个条约是苏联时期签订的,苏联做出很多让步,才让美国在反导问题上做出让步,现在苏联没有了,美国想修改,这是剥夺了俄罗斯继承苏联战略利益。

另一方面,即使让步,普京也不愿和一个即将下台的美国总统让步,他要用这个换取足够的利益,比如经济上的扶持。

普京还试探性地问克林顿:美国对接受俄罗斯加入北约有何看法?或许可以研究一下俄罗斯加入北约的可能性。

对这个问题,克林顿一时语塞,只是说:我个人不反对。这话跟没说一样,他是总统,有权说美国政府不反对,没说,就是美国政府不同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911”让普京和西方关系拉近

但是普京并不气馁,他在2001年6月访问北约总部时,又提出:俄罗斯加入北约怎么样?同样的,他得不到答案,也就是碰了软钉子。

北约不接纳俄罗斯,但不断接纳俄罗斯周边国家,说明北约把俄罗斯当做对手,就这么简单。如果北约接纳俄罗斯,就不存在北约东扩的问题,也就代表西方社会接纳了俄罗斯。

面对西方国家的态度,普京也很恼火,但是,他还没有把西方国家作为敌人来看,即使小布什在2001年一上任就驱逐了50名俄罗斯外交官,普京也没有对等还击,他还在等。

“911”事件爆发,这对俄罗斯是个机会,普京是第一个给小布什打慰问电话的,也是第一个表态支持美国“反恐”的。小布什是在“空军一号”上接普京电话的,感动得一塌糊涂,对普京的影响好得不得了。

随后,普京在9月25日访问德国,在德国议会用德语演讲,坐在下面听演讲的就有默克尔、舒尔茨,都是德国响当当的政治人物。

演讲中,普京的德语、对德国文化的熟悉、对德国伟大的认可、对德国在欧洲重要性的认识,让德国这些重量级人物感动。

尤其普京说到:俄罗斯追求的最高目标是欧洲的和平稳定、做欧洲有好的国家;俄罗斯最大的内政追求是保证俄罗斯的民主与自由。德国议会议员全部起立鼓掌。

2001年11月,对普京有非常好印象的小布什邀请普京访美,这是对普京电话的回报。从此,普京与小布什结下深厚的友谊,即使后来的“格鲁吉亚战争”爆发,小布什也没有对普京个人说过什么难听的话。

看来,美国和欧洲都搞定了,普京对俄罗斯融入西方的信心满满。但是,现实和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2003年,美国扶持的萨卡施维利利用颜色革命,赶跑了亲近俄罗斯的总统谢瓦尔德纳泽;2004年,北约东扩一大波国家,包括波罗的海三国;乌克兰又爆发了橙色革命,娶美国妻子的尤先科夺得政权。

美国想干啥,普京一清二楚,他是苏联时期专门干隐蔽工作的,不用情报都能看出背后的意图。这时的普京清醒地意识到:美国和西方绝不会接纳俄罗斯。

既然不被接纳,普京和西方决裂了,他直接说:Yankees(美国佬)羞辱了俄罗斯,他们用北约的侵略,让俄罗斯处于险境。

2008年,格鲁吉亚问题又吵了起来,乌克兰也趁机搞起“加入北约”的活动。这时的普京真的不忍了,在所有人都认为格鲁吉亚战争不会爆发是,俄罗斯以雷霆之势强攻格罗兹尼,打赢了格鲁吉亚战争。

回过味来的美国看清了事实:普京打格鲁吉亚是“杀鸡骇猴”,这个“猴”就是吵着要加入北约的乌克兰。

美国的女国务卿赖斯跑到莫斯科,想见普京,普京让她足足等了半个小时,以此来表达他对美国的严重不满,尽管他和小布什关系不错。

默克尔和普京关系很好,一直很好,他们互相理解,毕竟都是干间谍出身。一个人没有高智商、高情商、洞察力、判断力,是不可能干得上间谍的。别人问默克尔:普京为什么这样干?默克尔淡淡地回答:他想表明自己是男人。

当默克尔问普京:你犯的最大的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你和美国西方闹翻是最大的错。普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相信你是我犯的最大的错。意思是说:我就不该相信你们西方国家。

这之后,每当西方国家想要借北约东扩压迫俄罗斯的时候,普京就铁拳反击。

2012年,普京再度竞选总统,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使出浑身解数想阻止,他们发动了所有的力量,在俄罗斯搞起“反对普京”的运动。

但是,普京超高的人气真的没法挡,他又一次高票当选了。当选后,面对演讲会场外面美国第五纵队搞起来的游行示威,普京泪流满面,他直接痛批希拉里的破坏和无耻。

为了展示自己的决心,普京高调在冬天跳入冰水洗礼,表明自己的坚强与无畏。那一年全世界都流行“冰桶”,好不热闹。

2014年,乌克兰再度闹起颜色革命,亲俄的总统亚努科维奇被赶跑,普京不忍了,他直接出兵,吞并克里米亚,支持乌东两州的独立。还是默克尔斡旋,才压住了事态,签下“新明斯克协议”。

拜登上台,美国在各种因素的情况下,对俄罗斯打出来“乌克兰牌”,Yankees算好了:不管普京打不打乌克兰,美国都是稳赚不赔。

而默克尔已经不干德国总理了,她也不能再为欧洲斡旋。普京则断然出手,他才不管美国怎么制裁。

“乌克兰不能加入北约”,这是普京的底线;“如果没有俄罗斯,还要世界干什么?”这是普京的态度。

“普京要么赢,要么完蛋。”这是德国人的判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