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云南一夫妻3年成寨子首富,形迹可疑引警方怀疑,调查后带走3代人

雨碎在江南

2022-03-19 17:49

关注

在云南省芒市的一处山坳里,坐落着一个名叫拉新的村寨,43户共500多位村民在这里劳作生活,生活宁静而悠闲。

可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寨,却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他们密切关注着寨子里的人员动向,

特别是村寨里的首富夫妇——排佐成和他的妻子唐安琪,更是警方的重点关注对象。

这对夫妇用了3年左右的时间白手起家,盖起了4层小别墅,办起了牛场,坐拥大半个山头的家产,成为了寨子里的风云人物。

排佐成夫妇的别墅

不仅如此,排佐成还带着亲戚们一起发家致富,让同村的大家伙都十分眼馋。

有眼红的村民向两人打听:“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么赚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夫妇俩都十分谦虚:“就是靠着双手勤劳致富,这牛场,还有镇上的汽车美容店,干得好了自然就赚钱啦!”

这样的话能蒙骗淳朴的村民,却骗不过警察。

警方曾查询过,村民的年收入大多在

5000元上下

,所以村寨中大多是平房,最多是二层小楼,像排佐成夫妇家的四层别墅仅此一家。

另外,排佐成夫妇的财富累积速度有点太快了,而置办的产业又如此之多,如果是十多年或是几十年的累积,那还有些可能。

排佐成夫妇却是在3年左右的时间里,靠着一个牛场和一间汽车美容店,占据了几乎大半个山头的产业,这显然很不正常!

警方一下就看出两人谎话连篇,所谓的牛场和汽车美容店应当只是个幌子,其背后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警方随即对夫妇俩进行密切地监视,想要查清这对夫妇背后的“财富密码”,却没想到牵出了一起大案,一人被抓,三代人落网!

连日的监视下,排佐成一家又表现出了更多的疑点。

排佐成家院子里的那道朱红色崭新铁门常年关闭,几乎没有打开过,但农村里大多会把院门敞开,也没听说过有人偷东西,这样的防范行为反而显得有些突兀。

其次,排佐成家中经常人来人往,但每次来人排佐成都会显得很紧张,关门的时候还要左看右看,表情十分紧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这些人也都是坐上一会儿就走,绝不多停留。

警方还专门查询了这些人的身份,发现他们都是排佐成的亲戚,有弟弟、堂兄堂弟、侄儿子等等,还有的是同村的发小。

这乍一看上去不就是普通的串门嘛!但警方马上否定了串门的可能性。

“当地大多是景颇族,热情好客,如果是到别人家串门、做客,那怎么说都得吃顿饭,每次都是坐一会就走,明显不正常。”

针对排佐成一家的异常行为,警方有了一个猜测:

排佐成从事的是走私牲畜!

拉新这个村寨地处边境地带,离缅甸很近,而边境地带大多为山区,地形复杂,总有人浑水摸鱼,是违法犯罪活动的高发地区。

围绕着这个猜测,警方随即对排佐成一家的收支情况进行摸底,发现尽管排佐成家里有60头牛,但如果只是走私牛,所积累的财富肯定不能达到现在的程度!

有经验的警察当即认定:

“排佐成背后定然还藏着更罪恶的勾当!”

当警方紧锣密鼓的进行调查时,一直在家闭门不出的排佐成突然悠哉悠哉的出门了。

在警方盯梢的3个多月后,排佐成从容地走出家门,开车接走了他的两个亲戚——郭勒都和金勒三。

接到人之后的排佐成照例左顾右盼,确定没什么异常后和两人交谈起来:“知道该怎么做吧?

其中一人嘿嘿一笑:“放心吧,不会出错!”

三人结伴开车缓缓驶出村寨,来到了一个名叫黑老寨的地方,让跟在后面的警方立刻警觉起来。

黑老寨地处边境地带,靠着步行就能走出国境,这样的发现让警察们绷紧了神经,看来很快就能扒出排佐成背后的谜团了!

到达了黑老寨后,郭勒都和金勒三下了车,窜进了丛林里,向着边界线前进,那轻车熟路的样子应该不是第一次到这里了。

另一边,把人送到后,排佐成就打道回府,在当地的一家小餐馆里摆上了茶水和旁人谈笑风生,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当郭勒都和金勒三再次走出丛林后,一人拎着一个麻袋,口子被密封,从他们的动作来看,麻袋里的东西分量不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次有多少啊?怎么这么沉?”

“别废话,走快点!”

两人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往前走了一阵,把两个麻袋藏进了厚厚的草丛里后,他们也找了个树丛藏好。

过了快20分钟后,从另一边的树林里传来了嘈杂声,只见5个人从树林里走出来,为首的人很是警惕,向着周围扫视了一圈,确定没有异样后才把草丛里的两个麻袋扒出来,完成了交接。

这5人带着麻袋窜进了丛林里,沿着山路走了20多公里,而他们的目的地,是户拉的一片玉米地。

当他们来到玉米地后,就看到了一辆早就停着的三轮车,几人把麻袋放上去,又觉得不够保险,还找了不少草叶和树枝把麻袋盖了个严严实实后才放心地离开。

三轮车就这么静静地停在这个玉米地里,又过了几分钟后,才从一个隐蔽的地方里走出了一个鼠头鼠脑的男青年,翻上了三轮车准备离开。

眼看着三轮车就要驶出视线,跟了一路的警察考虑起要不要在此刻收网,一个是因为此时对方人数较少,另一个是此刻实施抓捕就能人赃并获。

“别急,他应该还是一个马仔,再等等,看他要把麻袋送到哪里去。”

于是警方跟随着三轮车一路来到了允门寨子里,看着他把车开进了一户人家里,不到两分钟就开车离开,而三轮车上已经空空如也。

警察们在门外等候了一段时间,发现这户人家没有其他动静,也没有人再来交接,明白这两个麻袋应该是运到目的地了,当地决定立刻实施抓捕!

随着指挥一声令下,其他侦查员翻墙而入,屋主人原本在院子里忙活着,听到动静后头也不回地冲进屋子里,把窗子打开,拎起麻袋就要往外扔,被赶到的侦查员反手摁在地上。

“不许动!”

那名惊慌的男子被警方擒制后,还试图挣扎逃跑,被带上手铐后他似乎明白了自己已经无处可逃,把脸往地上一埋,放弃挣扎。

抓捕现场

经调查,这名男子名叫软老板,但不是做生意的老板,老板就是他的名字,看来父母还是对他有所期待的。

而在软老板的房间里,警方搜出了那两个神秘的麻袋,当看到麻袋中的物品,在场的所有人都气愤难当。

“1、2、3……每个麻袋里有两坨,一坨是20块,总共有80块,全是毒品!”

毒品!而且是重量为28.08公斤的海洛因!一旦这些毒品流出去,将会有无数人因此而坠入深渊,他们的背后又是无数个家庭的破碎!

看着那铺满了地面的块状毒品。警员们的眼神再次充满了坚定

:一定要把整个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你东西是哪里买的?怎么运过来的?准备卖给谁?”

面对警察的询问,软老板眼神飘忽,一会说是自己运来的,一会说不记得了,企图狡辩。

后来眼看着自己瞒不过去了,软老板突然翻起了白眼,身子也瘫软下去,想用装晕来逃避这一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看到警察打开了他的手机之后,“晕”过去的软老板又“清醒”了过来,恰到此时,他的同伙来电询问,一切都暴露了。

面对着铁一般的证据,阮老板不再狡辩,耷拉着脑袋,把所有的贩卖、运输毒品的经过都交代了出来。

另一边,还坐在餐馆里,哼着小曲、喝着茶的排佐成,正等着手下运货的马仔们回来,开个庆功宴。

想到这一批“货”成功出手后他又能分到多少利润,排佐成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他等啊等,等来的不是马仔,而是前来逮捕他的警察,其他在场的马仔也别一网打尽。

警方逮捕排佐成的现场

与此同时,一直在排佐成家门口监视的检查门也冲了进去,逮捕了排佐成的妻子唐安琪。

警察们把四层别墅搜了个遍,想要找到关于排佐成犯罪的更多证据,但一无所获,显得非常“干净”,但反常必有妖,警方再次搜寻起来。

突然,在附近搜寻的警察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准备溜走。

警察们一拥而上,把那人摁倒在地,发现他是排佐成的父亲,身上带着枪支和大量的现金,正准备逃跑!

这一次行动中,警方一共查获了28.08公斤的海洛因,抓获了11名犯罪分子,把整个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在后续的调查中,警方发现,在这个以排佐成为主的贩毒团伙中,除去其中一名是排佐成养牛场的员工,

其余9人都是排佐成和唐安琪夫妇的兄弟、堂兄弟、侄子等亲戚,囊括了三代人!

这样的家族式贩毒团伙大多十分有默契,相互包庇,会给审讯造成不小的阻碍。

果不其然,在审讯过程中,这些犯罪分子们成了一个个锯嘴葫芦,一问三不知,彼此之间相互包庇,颇有几分油盐不进的架势,案件的调查工作陷入了僵局。

经过对几人背景的详细调查后,警方发现了一个突破口:

排佐成曾因运输毒品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后来改为了无期徒刑,在执行刑期15年后被释放。

有了这样一段经历,警察准备先突破排佐成的心理防线,再来进行调查。

彼时的排佐成坐在审讯室里,脸上满是迷茫和委屈,他也不断地和警察诉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后来干脆保持沉默。

这一次的审讯,排佐成还是用同样的招数来应对,但警察上来就放起了大招:

“你本来就是因为毒品犯罪被判过刑,如果继续负隅顽抗的话,这一次可不一定能够保得住你的命!”

听到这话,排佐成的脸上出现了一些慌张,尽管他很快就掩饰了过去,但依旧没有逃脱警察的眼睛。

在警察的持续审问中,心理防线早已被突破的排佐成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眼珠子转来转去。

后来他实在撑不下去了,整个人靠坐在椅子上,肩膀塌了下去:“我招,我全都招……”

排佐成交代他确实是犯罪团伙中的主犯之一,但主谋却另有其人,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妻子唐安琪!

居然是唐安琪?这个答案让警察有些意外。

在之前的调查中,警察还着重调查过唐安琪,作为排佐成的妻子,她肯定有一定的参与,就算没有参与也一定是知情人之一。

但这个看起来十分安分的女人居然是犯罪团伙的主谋,着实让人意外。

唐安琪并不是本地人,是外嫁过来的,身上有着一股子不同于村民们的书卷气息,是寨子里学历最高的女性,曾在昆明读过中专,“唐安琪”这个有些洋气的名字就是她给自己取的。

唐安琪没有任何的犯罪前科,平日里经营着一家汽车美容店,生活作息极为规律,与人为善,在寨子里的风评也不错,不像是会违法犯罪的人。

但“人不可貌相”,看似安分守己的唐安琪在缅甸有着亲戚,通过特殊渠道获取毒品货源,提供给软老板,而排佐成和其他人负责运输。

也就是说,在整个案件中,

唐安琪是软老板的上家,提供货源,而排佐成是负责运输的马仔。

摸清了整个犯罪团伙的运作后,在后续对其他犯罪分子的审讯中就容易得多。

所有人都在死保唐安琪,试图把她给摘出去,却不知道唐安琪的枕边人早已把她卖了个一干二净。

轮到唐安琪的时候,这个隐藏极深的女人还试图用一副无辜的模样来蒙混过关。

当警察告知她的丈夫早已经交代了一切后,唐安琪大惊失色:“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可看着警察列出的一项又一项只有她和丈夫才知道的细节后,唐安琪趴在桌上发出了一声呜咽:“他怎么,他怎么能这么对我……”

关系到自身的安危后,排佐成显露自私本性,把妻子卖了个干净,反而是妻子什么都没有说,当得知自己被丈夫“抛弃”后,当即就崩溃了。

其他的犯罪分子也一直死保两人,甚至觉得排佐成把他们喊来参与违法犯罪的行为,是在帮他们。

“为什么觉得他是在帮你?”

“因为他给钱。”

因为金钱,他们把自己的灵魂交给了魔鬼,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却不知道代价有多么地惨重,也不知道将有多少人因为他们的行为而坠入无尽深渊。

这些年来,在公安机关的大力打击和强力宣传下,年轻一代的吸毒者有所减少,但贩卖毒品的暴利,依旧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人铤而走险,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在这个家族式贩毒团伙中,不仅是排佐成,其他的亲戚们也都涉及到了吸毒和贩毒。

例如排勒干曾因为运输毒品被判处七年有期徒刑;排勒腊曾因非法持有毒品被判处两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

排佐成所在的寨子里,老一辈的五、六十岁的老人们几年前都曾吸过毒品,排佐成的父母也曾吸过毒。

到了排佐成这一代,他不再吸毒,但也和毒品“关系密切”,干起了贩毒谋取暴利。

在这个寨子里对于吸毒、贩毒有着极为错误的观念,再加上贩毒的暴利,不少年轻一辈都铤而走险。

这些犯罪分子还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开脱:

“家里太穷了。”“一切都是为了孩子,想给孩子更好的生活环境。”

可毒品根本不会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只会给整个家庭带来深重的苦难。

运毒马仔之一的排勒干是排佐成的表弟,入狱后的他不止一次向警察表达自己对家里孩子的担心:“大的3岁,小的不过10个月,以后怎么办啊?”

“你现在担心孩子,犯罪的时候怎么没有考虑过呢?”

面对警察的询问,排勒干低头不语,至于贩毒到底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金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启示

在我们的国家,对于毒品的态度一直都是“零容忍”!

无论是谁,有着怎样的身份,只要参与制毒、贩毒,都将遭遇最为严厉的制裁!

曾经有一个英国人在中国境内被发现携带4000克毒品,被当地中级法院判处死刑,他想尽了所有办法想要逃脱制裁,连英国方面都为他求情,依旧被执行了注射死刑。

中国的普通民众们也对毒品深恶痛绝,对于吸毒、贩毒、制毒的人更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历史上中华民族曾被鸦片祸害了近百年,成为了镌刻在中华民族骨子里的记忆。

而近代以来,为了打击毒品违法犯罪,有无数警察同志倒在了缉毒战线上,他们在牺牲后都不能公布真实的姓名和样貌,只为了保护他们的家人。

对涉毒人员的宽容,就是对缉毒英雄的冷漠。

所以我们对毒品的“零容忍”,是对我们的国家和民族负责,也是对缉毒英雄们的尊重和感激!

向所有奋战在缉毒战线上的孤勇者们致敬!

参考资料:

今日说法:寨子里的“首富”

声明: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邮箱地址:jiahe202110@126.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