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06年一小伙扶起摔倒老人,事后却被判决赔偿,几经反转真相为何

红星忆史

2022-03-14 16:04

关注

2006年11月20日,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一。这天上午9点多钟,南京一位退休职工徐寿兰,正前往水西门广场公交站,准备搭乘公共汽车;与此同时,一位名为彭宇的26岁小伙子,正身处一辆公交车上,向那个公交站驶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水西门广场

此时的他们不会想到,很快,一场意外即将降临在两人身上;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十几年后的今天,整个中国社会,依然在承受这一事件带来的巨大影响……

小伙扶起倒地老人 反被对方要求赔偿

当天,虽然时间已过上午9点,但进入水西门广场公交站的公共汽车,依然络绎不绝。

徐老太到达公交站后,开始等候要乘坐的线路。很快,她看到那路车进站了,便一边手里拎着保温瓶,一边向那辆车跑去。

此时,一共有三辆公交车先后入站,而徐老太乘坐的那辆,位于最后面。当徐老太跑到第二辆车的车尾时,意外发生了。

据事件的一位目击证人陈二春回忆,当老太太跑到那里时,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摔倒了。与此同时,从第二辆公交车的后门下来一位男乘客,走到徐老太跟前,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那名男乘客,正是该事件的主人公彭宇。

看到这一幕后,身处附近不远处的陈二春,也赶紧上前帮忙。老人被扶起来后,神志十分清醒。她对彭宇和陈二春连连道谢,还借了一部手机给自己的儿子和侄女打去电话。

据陈二春后来作证时所说,这期间徐寿兰的情绪十分平和,还当场表示:“不会连累你们的。”

不久后,徐老太的家人赶了过来,并和彭宇一起将老人送到医院进行检查。结果显示:徐寿兰股骨骨折,需要进行人造股骨头置换手术。

看到检查结果后,徐老太随即向一旁的彭宇索赔医疗费。原因很简单:据她指认,自己之所以会跌倒,是因为被从公交车上下来的彭宇撞到了。

而此时的彭宇,则自称自己根本没有撞到老人,是看到老人跌倒后,主动前去将其扶起,并与老人的家人一起将她送往医院。不仅如此,自己还垫付了200元的医药费。彭宇坚称自己是在帮助对方,怎么反而被指认成肇事者?

徐寿兰和彭宇

于是,他拒绝了老人及其家属的索赔要求。

双方交涉未果闹到法院 法官判决彭宇给予补偿

看到“肇事者”彭宇态度如此坚决,徐老太及其家人非常生气。在经过各方调解无效后,2007年1月4日,他们将彭宇告上南京鼓楼区法院,索赔医疗护理费、残疾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等,总计13万余元。

一般说来,在国内打官司是一件费时费力还费钱的事。因此,很多普通人遇到问题和不公,往往宁愿忍气吞声,也不愿拿起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但从徐老太及其家人的表现看,他们对此事可谓破釜沉舟,一定要得到一个说法。

就这样,这场民事讼诉在鼓楼区法院上演了。

4月26日,法院第一次开庭对此案进行审理。在法庭上,徐寿兰坚称:自己是被彭宇撞倒在地的。她还向法庭表示:“我们老两口都有退休金和医保,儿子在公安局工作。不是说承担不起医药费,只是要讨回一个公道。”

而被告彭宇当天没有出现,他的妻子在代他出庭答辩时,并未提到彭宇是做好事,而是表示“原告受伤非被告所导致,不应该承担责任。”

在6月13日的第二次开庭中,彭宇终于现身,并表示自己很无辜。据他所说,当时有3辆公交车同时进站,老太太要上的是第三辆车。当自己从第二辆车的后门下来后,立即发现一位老人摔倒在地,便想都没想,赶紧上前把她扶了起来。很快,另一位中年男子(陈二春)看到后,也过来一起帮忙。而这时的徐老太,嘴里不停地说着谢谢。后来,自己和她的家人一起将老人送往医院。

彭宇继续说道:没想到,接下来事情就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老人及其家属一口咬定,自己就是肇事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彭宇

第二次庭审结束后,彭宇决定向媒体反映自己的遭遇。7月4日这天,他向南京当地一家知名网络论坛的版主打去电话,称自己将一个摔倒在地的老太太扶起后,反被对方诬告到法院,希望媒体能够关注此事。

那位版主听说后,感到十分愤怒,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竟会发生在自己身边。他立即用短信向南京多家媒体与网站通报这一情况。在媒体的报道下,此事迅速发酵,成为南京乃至全国热议的话题。

而与此同时,彭宇也向法院提出,希望准许记者采访之后的庭审情况。

7月6日,该案进行了第三次庭审。在法院的准许下,一些关注此事的记者前来旁听。在法庭上,一位派出所所长出示了一份笔录,是在徐老太住院时期,她的儿子在报案后接受警察问询时所作的。

出乎现场众人意料的是,这份笔录并不是纸质文件,而是一张用手机拍摄的照片。根据派出所所长说,原始笔录已经不小心丢失,这张照片是当时用手机拍下的。

好巧不巧的是,彭宇本人就在一家通讯公司工作,对数码产品和技术十分熟悉。他在对那张照片进行查看后,赫然发现其exif信息显示,照片并不是用所长本人的手机所拍摄……

面对质疑,所长承认:这张照片其实是由徐寿兰的儿子提供的。但他表示,照片上显示的笔录内容,都完全属实。

对于这个说法,彭宇以及一些旁听的记者,都表示出质疑。

而在这次庭审上,那位目击证人陈二春,也进行了发言。但他对当时情景所作的描述,被徐寿兰坚决否认。

经过几个月的审理,2007年9月4日下午4点半,南京鼓楼区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一审宣判。

在主审法官王浩的眼里,由于彭宇自认其是第一个下车的人,因此从常理分析,他与老太太相撞的可能性比较大。

而关于彭宇自称是在做好人好事,王浩则给出了自己的判断:“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据社会情理,在老太太的家人到达后,他完全可以说明事实经过并让老太太的家人将她送到医院,然后自行离开。但彭宇未作此等选择,他的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

彭宇

最终,在对案情进行各种分析后,法院得出结论:“本案中,发生事故时,老太太在乘车过程中无法预见将与彭宇相撞;同时,彭宇在下车过程中因为视野受到限制,无法准确判断车后门左右的情况,故对此次事故,彭宇和老太太均不具有过错。”

而关于原告所提出的赔偿要求,法院作出了如下判决:“本案应根据公平原则合理分担损失,本院酌定被告补偿原告损失的40%较为适宜。被告彭宇在此判决生效的10日内一次性给付原告人民币45876.6元;1870元的诉讼费由老太太承担1170元,彭宇承担700元。

判决结果公布后,徐老太的代理律师表示:对判决事实感到满意,但40%的赔偿比例,比自己预期的要少。

而被告方彭宇,则对判决非常不服气。很快,双方当事人均提起了上诉。

判决结果一出 社会大众哗然

此时,在媒体和网络的传播下,该案早已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当这一判决结果公布后,立即引发了巨大的反响。

很多人认为,此案是赤裸裸的诬告。彭宇热心做好事,却被反咬一口,而法院竟然支持这种恶行,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大部分网友认定彭宇是好心没好报,无辜受害,对他充满了同情。”

为彭宇作证的陈二春,则在得知判决结果后激动地说:“朋友们,以后还有谁敢做好事?”这一想法,也成为许多人共同的担忧。

而关于判决本身,主审法官多次自称的“依据常理判断”,则受到了媒体和网络几乎一边倒的抨击。

在当时出版的《南方周末》上,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副教授杨支柱这样写道:“其事实认定部分几乎每一句话都经不起公众同样依常理进行的推敲。判决所依据的“常理”全部存在另一种不相伯仲的可能,而法院总是选择对已经在法庭上多次暴露其不诚实的原告有利的那种可能作为‘常理’。”

杨支柱

同时,作为一名专业人士,他还指出:“其实,彭宇案的判决不仅在事实认定上破绽百出,而且在法律适用上同样存在明显的错误。”

接着,关于彭宇与老人的相撞问题,杨支柱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假设彭宇的确曾与原告相撞,原告就真的没有过错吗?她真的不能预见到将与人相撞吗?我看她不但应该预见到可能与车上下来的人相撞,而且应该预见到相撞的严重后果。先下后上的规则,使下车人下车的瞬间视野受限制,而上车人和路过行人并无此种情形,每个人都比他人更了解自己的特殊身体状况,凡此种种都说明原告自己不够小心。……”

在用大量专业知识进行说明后,作者最后总结道:“彭宇既然没有法律责任,那么就算他与原告相撞是事实,他能够等待原告儿子到达现场后离开,已经尽了作为正常人的道德义务。他肯跟原告的儿子一起送原告去医院,并且支付部分检查费用,这已经是额外的付出了,怎么就不是助人为乐?”

当然,也有一些媒体对判决结果表示支持。人民网四川视窗就认为,彭宇被判败诉是有积极意义的,可以提醒“活雷锋”在见义勇为时要保护自己;华商报则质疑彭宇与其证人的说辞,并提出“不要被道德的热情蒙蔽了我们的双眼”

二审前双方达成和解 案件和谐解决

随着社会各界对此案的讨论愈演愈烈,大家都在期待着二审的进行。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南京中院即将开庭时,彭宇与徐寿兰双方出人意料地达成了庭前和解协议

协议的主要内容为:彭宇一次性补偿徐寿兰1万元;双方均不得在媒体(电视、电台、报纸、刊物、网络等)上就本案披露相关信息和发表相关言论;双方撤诉后不再执行鼓楼区法院的一审民事判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媒体报道

明明双方之前还都积极上诉,怎么突然又和解了呢?况且,根据这份协议,彭宇依然需要出钱,他怎么又接受了呢?

一时间,关于协议的达成,各种猜测不绝于耳。有传言称,这1万元是由“第三方”进行支付。但直到今天,也没有得到证实。

2007年10月15日,时任江苏省委书记在一次重要会议上,专门提到了此事。通过这一案例,他介绍了江苏省正在实行的“大调解”机制,并表示这一机制卓有成效。

续与影

虽然案件画上了句号,但几位当事人的命运,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改变。

事件发生后,彭宇从任职的那家通讯公司辞职,后来去向不明。

徐寿兰在养病期间,不断接到陌生人的电话,对其进行指责乃至谩骂,可谓不堪其扰。不仅如此,很多在她家门口蹲守的记者,也干扰到了她和家人的正常生活。后来,老人从原住地搬走,并于2010年8月去世。

此案中彭宇的代理律师高式东,则从原来所在的金鼎英杰律师事务所离开,进入江苏高的律师事务所工作。

而那位因为此案判决一举成名的法官王浩,则被调离南京鼓楼区法院,安排到鼓楼区挹江门街道办司法所任职。

虽然在那份和解协议中,双方都承诺不会在媒体上就本案披露相关信息和发表相关言论,但对于该案的讨论和质疑,却在几年间从未中断。关于遇到有人摔倒要不要扶的问题,成为人们乐此不疲的谈资。

与此同时,由于各种“碰瓷”事件层出不穷,导致人们帮助他人的意愿越来越低。那几年里,经常有路人在街上倒地,却无人敢施救的新闻出现,令社会大众纷纷感叹:“彭宇案”的不当判决,直接导致了全社会的道德滑坡。

一幅漫画

2012年1月16日,在案件发生5年多以后,瞭望新闻周刊发表文章《彭宇承认与老太碰撞 “彭宇案”不该被误读》。

文章对时任南京市委常委、市政法委书记刘志伟进行了采访。对方指出:很多舆论与公众所认知的“彭宇案”,并非事实的真相;当时的情况是:双方不经意间发生了碰撞,彭宇回头后发现徐寿兰摔倒在地,随即将其扶起,并与后来赶到的对方家人一起,将老人送到医院进行治疗。

刘志伟还说道:彭宇最近表示,他确实与徐寿兰撞到了;这起由于多重因素被误读和放大的普通民事案件,不应成为社会“道德滑坡”的“标志性事件”。

2014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由沈腾、马丽等出演的小品《扶不扶》,表达了大众在向他人施以援手时,面临的困境与挣扎。在小品最后,沈腾说出了中心思想:“大妈,这人倒了咱不扶,那人心不就倒了吗?人心要是倒了,咱想扶都扶不起来了……”

小品《扶不扶》

当你遇到有人摔倒时,会去扶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刘婷_NB20835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43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