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Keep欲上市:疫情影响成双刃剑 自律难带来财富自由

鳌头观察

2022-03-09 12:34

关注

记者丨晓敏 见习生丨君平

出品丨鳌头财经(theSankei)

年轻人的兴趣消费能创造什么?至少有一个上市公司和一个拟上市公司可以有所代表,这两个公司的创始人,一个叫王宁,另一个也叫王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一个王宁是泡泡玛特的创始人,依靠盲盒的玩法,泡泡玛特(09992.HK)成为了港股“潮玩第一股”;后者是Keep的创始人,2月25日Keep向港交所正式递表,拟于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它则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线上健身平台。

不同的是,泡泡玛特早已实现盈利,而Keep若登陆资本市场,还是“流血”上市。

尽管两家企业的主要用户都是年轻群体,但泡泡玛特带来的是抽取盲盒瞬间的、放肆的快乐,Keep带来的则是长久的、克制的快乐。

虽然很难评价这两种快乐哪一种更高级,但在消费层面,泡泡玛特带来的快乐可能受众更广。

健身过程中,惰性是最大的敌人,Keep的困境是否只在于此。

“流血”上市 用户规模坐过山车

成立七年,keep的发展道路比较顺利,首先是融资层面。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4年成立至今Keep共进行了8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6亿美元,其背后的资方团队堪称豪华,GGV资本、腾讯投资、BAI资本都曾参与其多轮融资。

最近的一次是今年1月份3.6亿美元的F轮融资,这是Keep成立以来融资金额最大的一笔融资,在外界看来,这笔融资便是在为其赴港上市做准备。

在市场层面,2020年新冠疫情来袭,Keep是少数在疫情期间吃到红利的赛道之一。

招股书显示,2020年Keep四个季度的月活同比增速分别为74%、48%、11%和29%;其当年营收11亿元,同比增长同比增66.9%,净亏损也有所收窄。

然而企业的发展并不会一帆风顺。

一方面,成立了七年,其背后的资本有上市变现的需求;另一方面,随着疫情得到控制,Keep的增速大有放缓的趋势,招股书显示,Keep在2021年四个季度月活的同比增速分别为14%、7%、27%和12%,与2020年相比下降不少。

保住现有的规模抓紧上市,成为了Keep当下的不二之选。

Keep的上市故事和瑞幸咖啡类似,两者所处的赛道都看似具有很大的成长潜力。灼识咨询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健身人群为3亿,预期到2026年将达到4.2亿。

与此同时2021年中国健身人群平均年支出为2596元人民币,远低于美国的人均14268元人民币,增长潜力巨大。

然而,中国的咖啡需求远不如美国,瑞幸最终也因财务造假退市。

中国人对于健身的狂热也远不及欧美等发达国家。前景看上去很广阔,但是否能够真正实现还要打一个问号。

Keep的slogan是“自律给我自由”,然而自律并不是人人都有,这也成为了Keep保持用户规模的最大阻碍。

其招股书上有一点很有意思,2019至2021年分季度看,其月活数量往往在第二、第三季度呈现高点,在第一和第四季度呈现低点。

这与健身活动的季节性有关系,冬季往往是健身行为低频期,但面对周期化的月活用户波动,Keep如何保持其用户规模?

烧钱买不到未来

Keep给出的解法是增加营销开支。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去年前三季度,其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2.95亿元、3.01亿元和8.18亿元。2020年同比仅增长2%,2021年前三季度却已较2020年整年增长172%。

然而,营销开支激增却没能带来相匹配的用户增长,销售及营销开支172%的增长带来的只有15.8%的整年月活跃用户增速。

“作为一款互联网产品,不仅需要用户规模也需要用户粘性,这是其商业化或者获得高估值的前提,然而由于线上健身缺少氛围和监督,放弃成本也比线下健身行为低,用户的流失往往比较严重。归根结底,Keep的用户规模问题在于人们的惰性,其烧钱保规模的方式也不能长久。”互联网行业观察人士向鳌头财经表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用户的惰性带来的影响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来源于营销费用的激增提高了成本,另一方面则是用户消费意愿的降低。

在商业化上,Keep收入来源分为自有品牌产品、会员订阅及线上付费内容和广告与其他服务,其中售卖智能健身设备、健身产品的自有品牌产品营收占比最大,基本都超过了50%,会员订阅及线上付费内容营收占比在2020年后维持在三成左右,广告和其他服务占比在12%左右。

拆解来看,2019年至2021年,Keep的平均月度订阅会员分别为80万、190万和330万,同比增速为137%和73%;同期平均月度DTC付费用户分别为18.4万、29.2万和36.5万,同比增速为58%和25%。增速下滑的趋势跃然纸上。

结合前文数据,2020年Keep用2%的销售费用增速换来了137%的平均阅读订阅会员增长和58%的DTC付费用户增长,2021年销售费用增速达到了172%,另外两项数据的增速则断崖式下降。

换言之,Keep通过烧钱带来了用户数据的增长,尽管这一增长与花出去的钱并不等值,代价则是利润空间被侵蚀。

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去年前三季度其营业收入分别为 6.63 亿元、11.07 亿元和11.59 亿元;亏损则分别为7.35亿元、22.44亿元和24.58亿元。报告期内Keep的累计亏损达54.37亿元。

上市前的烧钱或许能带来较为好看的数据提升资本的预期,但上市之后呢?这样花钱保规模的方式能长久实行吗?

答案每个人心中可以估量估量,但对于健身人群而言,自律或许能带来自由,对于Keep而言,自律是否能带来财富自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