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安立志|马克思恩格斯论俄国侵略扩张

小晴爱生活

2022-03-07 11:11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853年,马克思《土耳其问题。——“泰晤士报”。——俄国的扩张》:

“所有的人都记得,俄国做过波兰的保护人、克里木的保护人、库尔兰的保护人、格鲁吉亚和明格列里亚的保护人、切尔克斯和高加索各部族的保护人。现在它又要当土耳其的保护人了!为了说明俄国对扩张所抱的‘反感’,让我从俄国自彼得大帝那时起抢夺领土的许多事实当中举出几件材料罢。

俄国边界向外伸展的情况是:

往柏林、德勒斯顿和维也纳方向伸展……约700哩

往君士坦丁堡方向…………………………约500哩

往斯德哥尔摩方向…………………………约630哩

往德黑兰方向………………………………约1000哩

俄国从瑞典手里获得的领土比这个王国剩下的领土还大;它在波兰获得的领土相当于整个奥地利帝国;在欧洲土耳其获得的领土超过了普鲁士的国土面积(不包括莱茵河流域的属地);在亚洲土耳其获得的领土有全部德国本土那样大;在波斯获得的领土面积不亚于一个英国;在鞑靼获得的领土面积等于欧洲土耳其、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总和。俄国最近60年来所获得的领土,从面积和重要性来看,等于俄罗斯帝国在此以前的整个欧洲部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人民出版社,页131)

1852年,恩格斯《德国的革命和反革命》

“(俄罗斯帝国)这个帝国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出它那想把整个欧洲变成斯拉夫种族、尤其是这个种族的唯一强有力的部分即俄罗斯人的领土的野心;……过去一百五十年以来,这个帝国在它所进行的每次战争中不仅从未失掉领土,而且总是获得领土。”(《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8卷,页56-57)

1853年,马克思《战争问题。——议会动态。——印度》:

“沙皇的这样大的一个帝国只有一个港口作为出海口,而且这个港口又是位于半年不能通航,半年容易遭到英国人进攻的海上,这种情况使沙皇感到不满和恼火,因此,他极力想实现他的先人的计划——开辟一条通向地中海的出路。他正在把奥斯曼帝国的最边远的地区一个一个地从奥斯曼帝国身上割下来,而且要一直这样做下去,直到这个帝国的心脏——君士坦丁堡——停止跳动为止。每当他看到土耳其政府似乎加强,或者看到一个更大的危险,即斯拉夫人要用自己的力量谋求解放,从而威胁到他对土耳其的计划时,他就会侵入这个国家。他利用西方列强的胆小怕事,吓唬欧洲,过分地提高自己的要求,以便到后来得到了自己本来想要的东西就止步,使人觉得他宽宏大量。”(《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页240-241)

1853年,马克思《土耳其和俄国。——阿伯丁内阁对俄国的纵容。——预算。——报纸附刊税。——议会的舞弊》:

“1828年,俄国曾得到机会向土耳其发动了战争,结果缔结了阿德里安堡条约,把整个黑海东岸地区北起阿纳帕南至波提(切尔克西亚除外)都夺到了自己手里,并且占领了多瑙河河口诸岛屿,而莫尔达维亚和瓦拉几亚实际上也脱离了土耳其,被交给俄国统辖,……”(《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页160)

1853年,恩格斯《在土耳其的真正争论点》:

“俄国毫无疑问是一个有侵略野心的国家,100年来就是这样……”(《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9卷,页18)

1856年,马克思《十八世纪外交史内幕》:

“彼得大帝一上台就破除了斯拉夫族的所有传统。‘俄国需要的是水域’——他对坎特米尔亲王讲的这句辩驳之词被铭刻在他的传记的扉页上。他第一次对土耳其作战的目的是为了征服阿速夫海;他对瑞典作战是为了征服波罗的海;他第二次对土耳其政府作战是为了征服黑海;他对波斯进行欺诈性的干涉是为了征服里海。对于一种地域性蚕食体制来说,陆地是足够的;对于一种世界性侵略体制来说,水域就成为不可缺少的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4卷,页322)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858年,马克思《中国和英国的条约》:

“如果有谁将在北京拥有政治影响,那一定是俄国,俄国由于最近的条约(《中俄瑷珲条约》——笔者注)得到了一块大小和法国相等的新领土,这块领土的边境大部分只和北京相距800英里。约翰牛(英国——笔者注)由于进行了第一次鸦片战争,使俄国得以签订一个允许俄国沿黑龙江航行并在两国接壤地区自由经商的条约;又由于进行了第二次鸦片战争,帮助俄国获得了鞑靼海峡和贝加尔湖之间最富庶的地域,俄国过去是极想把这个地域弄到手的,从沙皇阿列克塞·米哈伊洛维奇到中国和英国的条约,尼古拉,一直都企图占有这个地域。”(《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页625)

1858年,恩格斯《俄国在远东的成功》:

“当英国和法国对中国进行一场代价巨大的战争时,俄国则保持中立,只是在战争快结束时它才插手干预。结果,英国和法国对中国进行战争,只是为了让俄国得到好处。……当英国终于决定打到北京,当法国希望为自己捞到一点东西而追随英国的时候,俄国,——尽管它正好在这个时候从中国夺取了一块大小等于法德两国面积的领土和一条同多瑙河一样长的河流(黑龙江——笔者注),——竟能挺身出来充当衰弱的中国的秉公无私的保护人,而在缔结和约时俨然以调停者自居;如果我们将当时所缔结的各项条约比较一下,就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件一目了然的事实:这次战争不是对英国和法国有利,而是对俄国有利。”(《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页662)

1858年,恩格斯《俄国在远东的成功》:

“由于征服了中亚细亚和吞并了满洲,俄国使自己的统治权扩大到一块与整个欧洲面积相等的领土上(俄罗斯帝国不包括在内),并从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进入了温带。中亚细亚各河流域和黑龙江流域,很快就会住满俄国的移民。”(《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2卷,页665)

1867年,马克思《1867年1月22日在伦敦纪念波兰起义大会上的演说》:

“我要问你们,有什么东西变了呢?来自俄国的危险减弱了吗?没有。只是欧洲统治阶级的理智昏瞆到了极点。……俄国的政策并没有改变。它的方法、它的策略、它的手段可能改变,但是这一政策的主旨——世界霸权是不会改变的。只有统治着一群野蛮人的善于随机应变的政府才能在目前想出类似的计划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页226)

1867年,马克思《1867年1月22日在伦敦纪念波兰起义大会上的演说》:

“我不必提醒你们:俄国的侵略政策在亚洲正获得接二连三的成功。我不必提醒你们:所谓的英法对俄战争把高加索的山地要塞、黑海的统治权,以及叶卡特林娜二世、保罗和亚历山大一世曾经枉费心机地想从英国手里夺去的海上权利交给了俄国。”(《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页227)

1889年12月,恩格斯《俄国沙皇政府的对外政策》:

“1762年,当大淫妇叶卡特林娜二世在丈夫被杀后登上王位的时候,国际形势从来不曾这样有利于沙皇政府推行其侵略计划。……‘开明’是十八世纪沙皇政府在欧洲高喊的口号,就像十九世纪的‘解放各族人民’一样。沙皇政府每次掠夺领土,使用暴力,进行压迫,都是拿开明、自由主义、解放各族人民作为幌子。”(《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页25-26)

1889年12月,恩格斯《俄国沙皇政府的对外政策》:

“到叶卡特林娜逝世的时候,俄国的领地已超过了甚至最肆无忌惮的民族沙文主义所能要求的一切。凡是冠有俄罗斯名字的(少数奥地利的小俄罗斯人除外),都处在她的继承者的统治之下,这个继承者现在完全可以称自己为全俄罗斯君主。俄国不仅夺得了出海口,而且在波罗的海和黑海都占领了广阔的滨海地区和许多港湾。受俄国统治的不仅有芬兰人、鞑靼人和蒙古人,而且还有立陶宪人、瑞典人、波兰人和德国人。——还想要什么呢?对于任何其他民族来说,这是足够了。可是对于沙皇的外交来说(民族是不去问的),这只不过是现在才得以开始的真正掠夺的基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页28-29)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