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四川夫妇与被拐21年的儿子相认,他们惊奇地发现,16年前曾经见过

历来都很现实

2022-03-04 22:24

关注

“人贩子不是别人,正是你家孩子的亲舅舅!”在得知自己儿子确系被拐卖之后,当事人包顶会和她的丈夫得到了警察这样的答复。

包顶会的天都快塌了,她回忆到:

“那一刻我觉得谁都是坏人,没有一个好人!”

“我当时连杀他的心都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0年7月的一个午后,内地早已骄阳似火,酷热难耐,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却凉爽宜人,像开了巨型空调一样。

德昌县农村的一家农舍前,一名少妇站在门口向远处眺望。

她等待的不是别人,正是6岁的儿子王凤凯和自己娘家弟弟包顶华

这位农妇名叫包顶会,娘家离此地不远,只有几里路,因此,娘家弟弟经常来这里玩。这天一大早,弟弟就来敲门了,说今天是外甥的生日,要带孩子去买双鞋当生日礼物。

“夏天都到了,还让小凯穿着布鞋,姐姐也太吝啬了”。弟弟像是在责怪姐姐。

“去吧去吧,早去早回,中午给你们做好饭吃。”姐姐包顶会不好意思地说,弟弟长大成人后一直没有什么正经工作,游游荡荡,自己没少接济他,今天竟然这么大方,主动提出给孩子买鞋,说明自己没白疼他一场。

“知道了,12点以前准时回来吃饭。”弟弟话音未落,已经带着外甥走出家门。

到了中午,包顶会做好了饭菜,左等右等,不见弟弟和儿子回来。眼看时针指向了一点,还是不见他们的踪影。

一直等到下午,他俩也没回来,包顶会不敢怠慢,赶紧跑回了娘家,一问,弟弟包顶华并没回家。

她心神不定,坐立不安,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她选择了报案。

当地公安也很重视这起儿童失踪案,很快就锁定了目标,正是她的亲弟弟包顶华,他这时候早已经跑路。

2003年,隐藏在云南的包顶华终于被警方找到,此时的他已改名为“刘义”,面对姐姐的诘问,他却毫无悔意,上来就坦白了一切,原来当时他欠下了不少赌债,就把外甥王凤凯以8000元钱卖给了人贩子,孩子后来被贩卖到了河南兰考。

2005年4月,包顶华被判了六年半有期徒刑。但直到此时,与他对接的人贩子一直逍遥法外,孩子王凤凯的具体下落,也就无从得知。

自打儿子小凯走丢后,在深圳打工的父亲王加成连夜向老板请假,踏上了返乡的路,他家的亲朋好友全部停下了手里的工作,分头向各处寻找。

车站、商场,电影院,到处留下了他们寻觅的足迹,报纸、电台、电视台,都刊登播出了他们的寻人启事。

民警也热心地帮助他们寻找,将孩子的照片打印出来,发放到公共场所。

可是当时监控设备还不完善,手机还没有完全普及,给寻找小凯的进程带来了极大的难度,王加成辞去了深圳的工作,开始一心一意地寻找儿子。

甘肃、陕西、河南、河北、云南,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到处留下了他们寻亲的足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寻找孩子,他们花2000多块钱安装了一台固定电话。互联网普及之后,夫妇俩还一狠心,借款买了一台电脑,夫妻俩还学会了上网。他们在各个寻亲网站上频频刊登信息,在网上不分昼夜地浏览,希望能找到儿子的踪迹。

每当听到公安部门在哪里解救了被拐卖的儿童,他们都会不顾一切地前往。

可是最终的结果无一例外,都是失望。

一次次的希望,一次次的落空,让他们身心疲惫,几乎无力前行。

一天天过去了,儿子依旧杳无音信。

每当节假日和春节,万家团聚的时候,他们夫妻以泪洗面,愁眉不展。

每当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他们夫妻都会相互鼓励:“我们的孩子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了孩子,我们也要坚强地活下去,绝不放弃。”

一晃五年过去了,2005年7月5日,又到了小凯的生日,夫妻俩放上生日蛋糕,点上蜡烛,含泪唱起了那首生日歌。

孩子丢失之后,每到这一天,他们都要用这种方式为他过生日。

正当他们唱生日歌的时候,电话铃突然响了,接起来后,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您好,我们是德昌县公安局的,您走失的孩子可能在河南兰考某地。”

放下电话,夫妻俩又惊又喜,他们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即飞到河南去。丈夫王加成赶紧去查看列车时刻表,打算预定去河南的车票。

妻子拦住了丈夫:“别着急,你说,这次会不会又是个骗子呢?”

原来,这些年来,他们在互联网上发布了很多寻亲信息,它们成为一些骗子的生财之道。

有一天,一个骗子从云南打来电话,说是见到了他们的孩子。骗子还发来了小凯的照片,他们仔细看了一下,别说,还真有点相像。

当他们着急地要去见面的时候,骗子说要把孩子送来,条件是寄来1000元的路费。夫妻俩盼子心切,赶紧将钱打了过去。可等到骗子收到钱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类似的骗局还发生过两次,又被骗走了3000多元。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包顶会被骗怕了,才拦住了丈夫,然后按照上面显示的号码回拨过去,果真是公安局的电话,他们这才深信不疑。

原来当时全国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行动,河南兰考警方接到了一个神秘的举报电话,电话里一个男子声称自己是兰考人,家住县城,他说自己有一条拐卖案件的线索——自己的同学家,突然平白无故地多了一个10岁左右叫小龙的孩子,这个同学对外声称是自己四川亲戚的孩子,可街坊邻居、亲戚朋友们之前从没有听说他四川有什么亲戚。

诡异的是,自己的这个同学还让小孩管他叫“爸爸”,他怀疑孩子是被拐卖来的,就向公安局打了举报电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德昌县公安局得到了这一条线索后,找到了王加成夫妇的寻子信息,感觉基本能够对得上,这才打电话通知他俩前来比对。

听到这个消息,夫妇俩心里又燃起希望之火。次日,他们跟德昌县公安局的警察一起乘坐火车,风尘仆仆地赶往河南兰考。

兰考县警方安排包顶会和丈夫以走亲戚串门为名,到了“小龙”的“父母”家里。夫妻俩假装闲聊,开始仔细端详“小龙”。

他们观察之后发现,小龙的个头跟自己失踪的儿子小凯差不多,但是自己的孩子下巴是尖的,面前这个孩子却是圆乎乎的脸蛋。自己的儿子脸上有一对酒窝,面前这个孩子并没有。

夫妻俩交流了一下黯淡的眼色,觉得面前这个孩子肯定不是小凯,他们又一次失望了,只能迈着疲惫的步伐踏上了归乡之路。

尽管如此,包顶会和丈夫没有死心,他们一如既往,始终不渝地继续寻找孩子,哪怕为此花光了所有积蓄。

日月如梭,光阴荏苒,21年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当年风华正茂的王加成,如今也两鬓如霜,到了知天命的年龄。

尽管如此,夫妻俩依旧没有停止对小凯的思念。无数个夜里,包顶会悄声地问丈夫:“你说,我们的儿子是不是也已经娶媳妇成家了,将来找到后,他还会认我们吗?”

王加成连声说:“会,会,一定会认的!”

也许是他们对儿子的惦念之情感动了上天,2021年4月初的一天,他们突然接到了公安机关的电话,要他们到县城去进行DNA检测。

听到这个消息,夫妻俩的心情格外复杂,他们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可是又充满恐惧,担心这次跟以前无数次认亲那样,结果还是失望。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到了县城。

一周之后,令人振奋的消息传来了,他们夫妻和河南兰考一个孩子有血缘关系。

警察告诉他们,这个孩子,正是他们16年前悄悄辨认过的那个小孩。

他们当年为什么没有认出那就是自己的儿子?夫妻俩捶胸顿足,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可能是因为当时是数九寒冬,儿子的脸有些冻疮,脸显得比较圆吧。再加上当时的科学技术还不发达,检测条件的限制,让他们错过了16年前第一次相认的机会,彼此之间擦肩而过。

小凯的养父母是不是也构成了拐卖儿童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规定,严禁借“收养”的名义,行买卖儿童之实!

收买被拐卖的儿童的人,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警方调查之后发现,当时这对河南夫妇收养小凯的时候,对方(人贩子)告诉他们是因为孩子家里条件困难,养不起了,才将孩子送人。

这对夫妇原来有个儿子,多年前在一次车祸中丧生,因此才花了8000元的价格买下小凯。

在这对夫妇看来,自己是光明正大领养的小凯,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收养孩子是需要办正规手续的,只要是没有去民政局办理相关手续,都属于拐卖儿童的范畴,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后来,包顶会得知,自己的儿子小凯在养父母家里得到了善待,他们对孩子的关怀无微不至,跟亲生的一样,彼此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于是就选择了原谅,主动希望司法机关不要追究养父母的法律责任。

小凯也向司法机关表达了同样的意愿,因此,他的养父母得到了从轻发落。

对此,小凯的养父母非常感激,也希望儿子跟生父母早日相认,他们经历过失去孩子的苦痛,能够理解生父生母的心情。

尽管有万般不舍,但他们还是希望小凯能早点跟亲生父母相认。

得知真相,小凯心里也经历了一场煎熬。他已经娶妻生子,理解父母寻亲的执着和期待。

但是,这时候的他已经长成了大小伙子,20多年过去了,河南的山水养育了他,兰考的一切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养父母在他身上也付出了心血,又在这边建立了家庭,有稳定的工作,他明白,自己回不去了。

即便如此,小凯冷静思索后,仍然觉得不该太自私,应该先和生父母相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4月中旬,小凯和养父母专程来到了四川。

小凯的亲生父母像过盛大的节日那样,将房间收拾得一干二净,等待离家21年的游子回家。

母亲包顶会为了见亲生儿子,特地到县城做了头发,还买了一身时尚的衣服。父亲王加成也专门刮了胡子,显得精神抖擞,年轻了许多。

在小凯到来之前,包顶会跟丈夫“约法三章”,大喜的日子,谁都不许哭,不然儿子也会心里难受。

可是,当看到儿子的瞬间,包顶会的泪水还是情不自禁地奔涌而出。小凯也趴在母亲的肩膀上,轻声啜泣起来。

而小凯的奶奶也在一旁早就泣不成声,孙子丢失后,她和老伴也度日如年,期待有生之年跟孙子重逢。

奶奶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她的老伴却在遗憾中离开人世,临终时还唤着孙子的名字。

一旁的宾客也被眼前这一幕感染,记者拿起相机将它记录下来。

相认的第二天,小凯告诉亲生父母,他已经深思熟虑,做出了决定,要留在河南生活。尽管包顶会听了心里十分难过,但还是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

生恩没有养恩重,河南养父母将孩子抚养成人也不容易,而且他俩身边只有这一个儿子。自己身边还有个儿子,不该强行“夺人所爱”,这样的话,儿子小凯的余生也不会开心。

小凯表示,今后自己会与亲生父母常来常往,虽然记忆已经非常模糊,但是家乡的一切也无法割舍。

21年的苦苦寻觅,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儿子,无论怎么说,对于包顶会和王加成来说,这样的结果也是能接受的。

相比其他正在寻子路上的父母来说,他们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幸运。

寻子廿载,他们看过了太多的悲惨场景,多少父母在儿女被拐卖后寻亲无门,在无法言说的痛苦中走完余生,含恨九泉。

我们今天的这个故事以较为圆满的结局告终,小凯的养父母并没有受到法律的惩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买儿童者就会被原谅。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这个大道理,谁都懂。

必须指出,对于收养一方来说,如果担心“人财两空”,不让“自己”的孩子将来面临艰难的抉择,最明智的办法就是依法收养,不要给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

贩卖小凯的人贩子,后来也被抓捕归案,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小凯的亲舅舅包顶华,也是要被永远刻在耻辱柱上的存在。

包顶会早已发誓,要跟这个毫无人性的弟弟断绝一切关系,将弟弟的身影从所有合影里抹除掉。

这对同胞姐弟,从此已是咫尺天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68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