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七旬老人在家中被杀,现场像被雨淋过了一样,警察:最残忍的凶手

漫城小说

2022-03-04 11:03

关注

【本文节选自网文,作者:小明说奇案,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图片源自网络侵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水洗的凶案现场

2009年的一天,A市吴中区,两位七旬左右的老人在家中被人残忍杀害。

女受害人趴在了客厅的地板上,在她的旁边有一把被沾满了血迹的藤椅。

在距离与被害人仅仅五米的卧室里,男性死者趴在了床旁边的地板上,被害时身穿睡衣睡裤,床上的被子也是展开的。

凶案现场除了惨不忍睹的尸体外,到处都是水,像被雨淋过了一样,由于经过水的冲刷,现场已经遭到了严重破坏。

法医对女性尸体进行了初步检验,一共发现了三处刀伤,并且全部集中在脖颈和后背的位置。

警方据此推测,女性受害者应该是坐在藤椅上休息的时候,凶手从她的背后对她进行突然袭击,在女性被害者的鞋底,同样发现了一些血迹。

如果老人死后就倒在了地上,那鞋底上的血迹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通过勘查,警方推断凶手先割了老人的脖子,老人感到疼痛以后站起来,然后凶手又在她的背部猛砍了两刀,随后老人才倒下。

警方分析,男性死者应当是在休息的时候也就是睡觉时被害的。

法医在对尸体进行检验后发现,男性被害人的胳膊前胸后背,均有多处刀伤,床上的被褥,也有多处被刀尖刺破的痕迹,以及大量的血迹。

在对伤口进行检验后,法医认定两位老人同为一把锐器所伤,但在经过现场勘查之后,勘察人员并没有在现场发现符合作案特征的凶器。

随后尸检中法院最终认定,两位老人均为失血性休克死亡,这两个人的死亡时间已经超过24小时。

死者为72岁的刘安国,男,68岁,女性死者为他的妻子金凤。

两位老人在被害前均处于放松状态,并没有意识到面临着危险,对老人家里的门锁进行检查后,也并没有发现被撬的痕迹。

死者家南边的阳台,包括北边的窗户都是关闭状态,没有新鲜的攀爬痕迹,他们家楼下所有能够攀爬的地方,经仔细勘验也没发现有攀爬痕迹。所以警方认定凶手应该是从阳台或者窗户进入了他们家里。

02.捉摸不透的凶手

两位老人社会关系简单,在这座小区里住的几十年一直都相安无事。

由于被水冲洗,所以现场遭到了严重的破坏,但是水真的能够冲掉所有的作案的痕迹吗?

尽管犯罪嫌疑人非常狡猾,用水冲洗了整个现场,但是警方还是通过技术手段,让犯罪分子穿着那双鞋的鞋印在现场现了形。

经过比对之后,警方找到了犯罪嫌疑人在现场穿的鞋,而且经过死者家属的辨认,这一双拖鞋就是老人家里的鞋。

凶手不但是以和平的方式进入了现场,还在行凶之前换上了老人家的拖鞋。如果说,一开始熟人作案还只是一种判断,那么从凶手换拖鞋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来凶手和老人之间应该是非常熟悉的关系。

两位老人家里尽管东西比较破旧,但是物品却摆放得整整齐齐,但警方却在刘安国遇害的卧室里发现,地上有两个被拉出来翻倒在地上的抽屉。抽屉旁边有一个上了锁的箱子,而这个箱子上的锁完好无损。

警方在现场还发现女性受害者身上的金项链、金戒指也都没有被拿走。如果说真是劫财的话,为什么凶手会对这些首饰以及这个上了锁的箱子熟视无睹呢?

懂得用水来冲洗现场,证明这个凶手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但是他伪造一个劫财的现场,却是如此的低劣。

手段残忍,熟人作案,这样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凶手到底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03.疑点重重的女儿

由于这是一个老小区,小区里并没有监控探头,负责走访排查的原副大队长陆建新,只好调取了小区入门口的监控画面查看。

很快,他们便发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通过门口的监控发现,在案发前两天的上午,有一个老太太从大门口进来,尽管这段监控有些模糊,但是经过邻居和老人的女儿辨认,认出了画面中的老太太就是金凤老人。

对小区路口所有监控查看之后发现,这是金凤老人遇害前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警方综合各种情况判断,两位老人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两天之前,上午买菜回去的那天的晚上。

在考虑到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后,警方立即对刘安国和金凤老人的社会关系展开了调查。而就在此时,两位老人的女儿刘芳芳,在接到父母遇害的消息之后,也来到了老人的家里。

刘芳芳是受害人女儿,警方在允许刘芳芳戴上鞋套口罩等工具之后,进入了案发现场配合调查。

刘芳芳在现场的种种表现,却让陆建新觉得有一些诡异。

到了现场之后,刘芳芳表现得异常镇定。

根据现实情况,警方已经确定这起案件是熟人所为。作为这个家庭中成员之一,刘芳芳不仅可以轻松地进入老人家,也很容易让两位老人放松警惕,她似乎满足嫌疑人的种种作案条件。

刘芳芳,案发时36岁,负责某啤酒在江苏地区的经销,她在现场的种种表现,让警方怀疑她就是杀害两位老人的凶手。

刘安国和金凤有三个孩子,但是一直以来,都只有小女儿刘芳芳一直在照顾着两位老人,如果老人去世了,刘芳芳无疑会享有老人财产的绝大多数。

刘芳芳会不会是为了得到老人的遗产而杀人呢?

金凤两位老人并没有多少存款,家中唯一值钱的就是这幢房子,尽管这是一幢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老房子,但地处黄金地段,面积比较大,2009年的市价大概是在50万元左右。

两位老人有三个子女,就算刘芳芳平时和二老一直生活在一起,可以多分一点最多也就20万。

五十万的房子似乎并不足以成为杀害父母的动机。

警方经过外围的调查,发现两位老人没有任何的意外伤害保险,排除了骗保的可能。骗保杀人的可能性被排除了,而几十万的房产似乎也不足以成为杀人动机,刘芳芳究竟是不是杀害自己亲生父母的凶手呢?

04.蹊跷的男朋友

老人遇害是在19日午后到20日之前的这段时间,陆建新他们立即对刘芳芳在这一时间段的具体行踪进行了调查。

19日那天中午,刘芳芳和一名朋友在一个茶楼喝茶,这名朋友和茶馆的服务员都可以作证。之后刘芳芳去学校接孩子,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再之后回到单位,和一名叫蒋月华的同事加班,直到深夜。

通过调查,刘芳芳那天并没有作案时间,刘芳芳的嫌疑被直接排除了。

而在随后围绕刘芳芳展开的调查中,时任副大队长的陈勇了解到,这个外表冷静的女人其实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刘芳芳的个人经历很复杂,她离婚后,上过北京下过广州干过很多的工作,后来在外面过不下去,所以又回到了父母身边。

刘芳芳回到A市之后找到了一份啤酒代理商的工作,但收入也只能勉强维持日常开销。

正因为如此,让她的性格比起其他的女性多了几分男人一样的冷静和淡定。

经过调查,离婚多年的刘芳芳正在交往男朋友,并且很快就要结婚了。然而这个男朋友不是别人,正是和她一起加班的同事蒋月华。

这让警方感到蹊跷,明明是恋人关系,为什么在第一次调查中,刘芳芳却声称自己和蒋月华只是同事,刘芳芳是不是在隐瞒什么?

刘芳芳回到A市后,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姓蒋月华,蒋月华跟她讲,他已经离婚了,跟刘芳芳又比较聊得来,所以他们就开始处男女朋友了。

蒋月华,他比刘芳芳小四岁,案发时在A市经营着一家小型的广告公司。

据刘芳芳说,她和蒋月华关系一般,也没有向父母说过,也没有带他见过父母。因此她把这作为没有向警方说明关系的原因。

在接下来的调查中,陆建新他们发现刘芳芳又一次撒谎。

05.谎言背后的推测

蒋玉华和刘芳芳已经认识了很长时间,并且据说,两个人已经准备结婚了,而对于女儿的这桩婚事,两位老人不仅早就知晓而且坚决反对。

刘芳芳为什么要撒谎?她撒谎的背后他究竟要隐瞒的是什么?她的态度背后会不会隐藏着这样一种可能。

离婚的女儿找了一个小自己四岁的男人,这让刘安国和金凤两位老人觉得不安。

他们始终觉得这个男人和自己的女儿在一起是另有所图。

由于他们坚决反对这段姐弟恋,为了不失去刘芳芳,蒋月华从刘芳芳那里偷走了老人家里的钥匙,偷偷溜进老人家里,趁其不备将两位老人杀害。

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这件事情居然被刘芳芳发现,由于深陷情网, 刘芳芳在知道整件事儿之后,不仅没有打算报警甚至不惜撒谎掩饰,而也正是因为刘芳芳早已知道父母被害,所以当她出现在现场,才会表现得十分冷静。

警方围绕着蒋月华展开了调查,虽然蒋月华号称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板,但其实只是一家小门店,生意也并不好,经常过着拆东墙补西墙的日子,除此之外警方还了解到,蒋月华个性冲动,曾经因为打架受过警方的处理。

经济拮据,个性冲动,能言善辩,随着调查的深入,警方觉得这个男人身上的疑点似乎越来越多。

就在这时一件出乎人们意料的事情出现了。

蒋月华与刘芳芳交往的时候,声称自己是离婚的,但警方调查发现他和他的前妻已经复婚了。

蒋月华之前的确和妻子离婚了,但案发前三个月两个人又秘密复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6.往来密切的女婿

刘安国和金凤两位老人都是上海人,早年插队来A市,退休前一直在当地一家热电厂工作。

根据邻居们反映,尽管两位老人已经在A市生活了几十年, 但是依然保持着上海人独来独往的生活习惯。

两位老人在A市没有什么亲戚朋友,再加上两位老人不太愿意和人来往,所以平时来老人家里的,除了他们的女儿刘芳芳,再有就是刘芳芳的前夫何孝雨。

老人的前女婿名叫何孝雨,也是这起案子的报案人。

何孝雨说,自己在这几天三番五次地给老人家里打电话,但是始终都无人接听,两个老人一向是很疼爱自己的外甥,三天没来接孩子,而且打电话到家里也不接。所以他感觉是不是出事了。

何孝雨说他是因为怕老人出事,才在这一天的中午11点来看两位老人,结果就发现两位老人早已遇害了。

但在发现老人家里有异常情况后,何孝雨想到的不是打电话给前妻刘芳芳,而是选择直接报案。

他为什么会这样做?

何孝雨,38岁,A市本地人,从事乳制品代理工作,作为老人平时关系最为密切的人员之一,而且又是案发后第一个到达现场的人,为了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陆建新和陈勇他们决定立即对何孝雨展开调查。

刘芳芳跟她前夫离婚的原因还是性格上的原因,因为两个人的性格在一起不合,所以后来就分开了,其实刘芳芳父母对刘芳芳离婚是表示坚决反对的。

据何孝雨讲,尽管岳父岳母两位老人平时不太与人来往。两位老人一直都很和善,特别是对自己非常好。

两年前,刘芳芳以夫妻感情不和向他提出离婚,可两位老人却坚决反对,并且始终站在自己的这一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何孝雨与两位老人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两位老人更是拿他当亲儿子看。

根据对两位老人平时的邻居走访,同样证实了何孝雨的说法,何孝雨与两位老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并且每次都买些食物给老人,除了何孝雨,还有谁能够顺利地进入老人的家里,并且让老人完全放松警惕呢?

07.冷漠的儿子

据邻居们反映,刘安国和金凤老人与前女婿女儿的关系最为亲密,与二儿子的关系却十分一般,甚至很少来往。

他们的小儿子平时工作和生活都在上海,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较疏远,这两三年当中他们很少有了。

两位老人的儿子名叫刘小强,案发时44岁,在上海生活。

据警方调查,老人的儿子从小就被送到了上海,寄养在爷爷奶奶家,所以和父母的感情比较生疏。而除了和父母关系生疏之外,侦查员还了解到,刘小强身上的另外一些问题。

据邻居们讲,几年前刘小强曾经多次上门向两位老人借钱,但遭到了两位老人的拒绝,当时双方还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刘小强会不会为了钱财将亲生父母杀害?

为了查清事情的真相,A市警方立即和上海警方取得联系,对刘小强在案发时间段的具体行踪展开了调查。

通过调查刘小强在作案时间都在上海,没来过A市。没有作案时间,那么刘小强还会通过其他的手段作案吗?

他究竟是不是凶手呢?

08.一枚血指纹

尽管现场被水冲刷,但是警方还是对现场进行了细致的勘察,现在距离老人被发现已经过去了三天的时间,水剂都已经干了。

这一次警方在卧室的门框上发现了一枚浅血指纹,由于经过水泡的影响,这枚血指纹警方在之前的调查中并没有发现。水迹风干之后,凶案现场的这枚带血的指纹终于显现了出来。

经过比对,这枚血指纹并不是死者留下的。

为了尽快找出凶手,警方决定对老人的儿子指纹进行比对。

此时距离案发时间已经过去三天了。由于现场遭受过水的冲刷,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警方一直都缺少有力的证据锁定犯罪嫌疑人。

这半枚忽然出现的血指纹,无疑是警方破案的关键,但是经过仔细的比对,得到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十分诧异的结果,指纹并不是属于二儿子的。

难道凶手另有他人?这样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为了尽快确定凶手身份,警方决定采集与老人往来密切的亲戚朋友的指纹进行筛查,终于在对这些指纹进行比对的过程中,一个让所有人都觉得意外的结果出现了。

这枚指纹的主人刘芳芳的左手拇指上的。

这枚指向凶手的指纹为什么会是她的呢?在之前的调查过程中,刘芳芳的表现尽管还存在不少疑点,但是由于没有作案时间,所以警方排除了她。

但是这半枚指纹的出现,却再次将侦查员们的视线移到了她的身上。

如果作案动机没有调查清楚,那么作案时间就是铁证,但是怎么也说不通是不是在这一点上出了问题。

09.另一种猜测

时间是一个重要的因素,之前推断两位老人死亡时间的依据,主要有两个。

一个是法医的鉴定结论,法医鉴定两位老人的死亡都超过了24小时,而这个鉴定结论经过了三次推断,不应该出现问题。

另外一个依据,就是金凤老人最后一次出现的那段监控录像。

难道说会是这段监控录像存在什么问题,这当中会不会有这种可能:

其实凶手就是刘芳芳,案发当天刘芳芳来到父母家,趁着父母在休息的时候将其秘密杀害。

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刘芳芳不仅用水冲洗了整个现场,而且还在案发之后,第二天再次来到现场,穿上母亲的衣服,故意路过小区的监控,造成至今还没有死亡的假象,并且在案发后声称录像带里的人就是自己的母亲,从而影响警方对案发时间的判断。

如果事实真是这样,那么刘芳芳就是杀害自己亲生父母的凶手,警方立刻对刘芳芳提起了审讯。

虽然这半枚指纹将矛头指向刘芳芳,但在审讯的过程中,刘芳芳面对警方并不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

刘芳芳毕竟是在自己的家里,在自己家里面留下指纹也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为了确保推断的准确性,侦查员立即对刘芳芳的左手拇指进行了检查。刘芳芳的左手拇指上,侦查员发现了一道伤口,但是据刘芳芳解释,这是前几天她在做饭的时候不小心割伤的。

为了查清真相,莫建刚决定对那枚血指纹上的血迹进行化验,结果显示,指纹上的血迹是她父亲的血。

种种证据显示,刘芳芳具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泯灭的人性

这一次面对警方,刘芳芳不再狡辩,她说她做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她的男朋友蒋月华。

刘芳芳也曾经心高气傲想着要干一番大事,但现实却总是那么残酷,南下深圳,北上北京都一事无成,她只能落魄回到A市。那是她人生最失意的一段时间。

刘芳芳说她和蒋月华交往了一段时间,蒋月华向她提出了结婚的想法。

尽管刘芳芳平时从事饮料代理商的工作,但经济并不宽裕,蒋月华的广告公司也经常资金不足,她经常要接济蒋月华,所以两人根本没有积蓄。

面对蒋月华的求婚,刘芳芳犹豫了,虽然很想跟他结婚,但是她当时以没有房子没有经济基础为由拒绝了。但是让她想不到的是蒋月华居然打她父母房子的主意。

蒋月华跟刘芳芳说,等她父母死了,房子和钱都是她的,房子卖了也值几十万。

刘芳芳说也许自己是对这个男人爱的太深,或者是中了这个男人的毒太深,在听到蒋月华这样说了几次之后,自己还居然真的动了杀害父母的念头。

这件事情刘芳芳谋划了很久,早在案发前几天,她就买了水果刀和两盒有催眠效果的药,案发当天中午,刘芳芳以给父母送饭为由来到老人家,并亲手加入了具有催眠药的手抓饭。

刘芳芳说让她父母先吃饭,她有事先走了。其实刘芳芳并没有走远,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刘芳芳又返回父母家中。

由于有父母家的钥匙,刘芳芳很顺利的进入了,看见母亲在藤椅上打瞌睡,于是她觉得可以动手了。

此时刘芳芳罪恶的计划仅仅进行了一半,看到父母并没有因为吃加了安眠药的手抓饭而丧命,刘芳芳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水果刀。

刘芳芳说她也很害怕,把刀拿出来放回去,反复了好几次,但是最终她还是下定了决心,做出了这种事。她说由于自己当时特别紧张,所以才将抽屉全都拉到了地上,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在案发之后,她又返回案发现场,拎了一铁皮桶水把三个房间全洗了一遍。

  1. 监控谜团

如果金凤老人在19号以前就已经被害了,为什么小区监控录像里会出现她的身影呢?

为了调查清楚真相,警方再一次在小区进行走访,寻找目击证人,然而就在对一位老太太进行访问时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一名老人自称画面中的老人不是金凤而是自己。

而且刘芳芳交代,其实警方让她看监控录像时,她就知道那位老人并不是自己的母亲。但她的邻居还有邻居的儿子说是,于是她也说是。

为了将案件办得更为严谨,A市警方对刘芳芳进行了精神鉴定,结果显示他没有精神病史,负有完全的刑事责任能力。

2009年12月27日,A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被告人刘芳芳犯故意杀人罪并且作案后企图隐瞒罪行论罪当处死刑。

鉴于本案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以及案发后被害人家属提出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请求,对被告人刘芳芳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刘芳芳在审讯过程里曾经不止一次的提到和她做这样的都是为了爱情,而她没有想到她所谓的爱情,其实是一个早就有了妻子的男人,给她描绘虚假现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