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人世间》刚播完,雷佳音就翻车了

电影工厂

2022-03-04 02:26

关注

来源:麦子熟了(ID: maizi8090)

2022,雷佳音的霸屏元年。

《人世间》还没播完,《相逢时节》又来了。

这是继大爆的《开端》后,今年正午阳光的第二部作品,阵容非常豪华:

男女主分别是雷佳音和袁泉;

导演简川訸,曾经执导过大热的《都挺好》;

编剧阿耐,创作过《欢乐颂》《大江大河》;

还有张艺兴、罗海琼、贾乃亮这些「熟面孔」的加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看,就是奔着收视口碑双丰收去的。

可惜,砸了。

顶配阵容,却极有可能沦落为正午的「史上最差」

到现在,剧已经播了十来集,豆瓣却连评分都还没开,底下的评论也是负面居多:

剧情狗血、人物悬浮、缺乏深度……

网友吐槽,这就是一部「中年版罗密欧与朱丽叶」

最尴尬的可能要数雷佳音。

刚刚收官的《人世间》,让「老疙瘩」周秉昆收获了全网好评;而到了《相逢时节》,想要转型成霸道总裁的雷佳音却迅速翻车。

有人说,雷佳音只适合、也只擅长演那个有点怂的自己。

雷佳音曾这么说:

「我在38岁演了周秉昆,38年来,我都在准备这个角色。」

他和周秉昆,真的太像了。

雷佳音同样出生、成长于东北。父母是鞍山钢铁厂的普通工人,条件不佳,一家人住在仅有14平方米的房子里。

小学的时候,父母就相继下岗。为了生计,母亲只能去当清洁工,后来又在夜市里摆摊赚钱。

放学之后,雷佳音会跟着去帮忙,「拖鞋4块钱一双」的吆喝,他费很大劲才能喊出口。

周秉昆的故事,某种程度上就是他人生前半段的重演。

以至于杀青的那天,他和剧组同事说:

「半年拍了一部《人世间》,仿佛一小辈子就活过去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一种相似,在于「没出息」

雷佳音的人生不太平坦。

02年,他以全国第二名的成绩考进上戏,毕业后进了上海话剧艺术中心,与徐峥、马伊琍、周野芒当了同事。

比他大一岁的师兄胡歌早早出名的时候,雷佳音仍在默默无闻地演自己的话剧。这样的日子过了六年,一直到2012年,他才得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主角。

宁浩的《黄金大劫案》让雷佳音拿到了好几个奖,其中包括长春电影节的最佳男主角。

但没用,一阵风的关注过去后,雷佳音依然是个路人甲,他戏称自己是「唯一一个宁浩导演没捧红的演员」。

这种无人问津的日子似乎看不到头。最难的时候,雷佳音一度抑郁过。

直到2017年,雷佳音出演了《我的前半生》中的渣男陈俊生,「前夫哥」终于让他拥有了姓名:

我记得特清楚,《我的前半生》播到30多集的时候,有一天晚上突然间我上热搜了。 我头一回上热搜,是关于演戏的,那时候就觉得可能这部戏播完会有点改观。

这一刻,距离他毕业出道已经过去了11年。

雷佳音34岁,几乎错过了整个演员的黄金期,在最「势利」的演艺圈里,他一直都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这份漫长的心酸,或许是他与周秉昆一见如故的原因。

他说自己当时看了剧本,立马就被打动了:

我们俩有很多共同点,比方说那种热心肠,很「轴」,还有老疙瘩的那种怂怂的感觉,也包括有时候特安静、不爱说话……

艺术千万种,唯有「真」最动人。

雷佳音的这份共鸣,演活了最没出息、却又最顶得住事的老疙瘩:

昏迷多年的母亲终于苏醒,他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母亲的头发:「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现场的摄影都被感动哭了

埋藏了多年的委屈,在父亲面前终于爆发的时候,他含着泪喊:

都是一个爹一个妈生的,就我没出息,我多难受你知道吗?

无数人在周秉昆身上看到了自己。

即使有对《人世间》「烂尾」「强行煽情」的质疑,但对怂怂的「老疙瘩」,几乎是一水的好评。

这个在几十年时光中浮浮沉沉,被命运捉弄、却从来真心待人、认真生活的小人物,收获了最广泛的共情。

雷佳音的演技自然也被追捧,更有人说,他已经预定了今年的视帝。

谁也没想到,「翻车」来的这么快。

《相逢时节》里,雷佳音饰演的简宏成,不再是他一贯擅长的那种带点怂和窝囊、老实谦卑的小人物,而是一个精明能干的上市公司霸总。

只是这个霸总,多少有点别扭。

比如,张嘴说话依然带着东北大碴子味,让人怀疑这位霸总的出产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再比如,雷佳音那张习惯性皱着鼻子、臊眉耷眼的脸,放在平实的生活剧中,能够带来亲近感,放到「商战」里,就多少有点出戏了。

更大的问题,还在于剧情。

剧中雷佳音与罗海琼饰演了一对姐弟,两人很早就恩断义绝,原因是姐姐罗海琼霸占了父亲留下的工厂。

但这个故事,细究起来,很难说清对错:

姐姐18岁被父亲逼着辍学,回自己家工厂干活,还嫁给了父亲的徒弟。 在工厂,姐姐辛辛苦苦干了十几年,努力挣钱养全家。结果父亲临死前分家产,只给姐姐分了10%,大头全给了两个弟弟。 姐姐不忿,夺回了家产,还给弟弟留了学费和一套房子。

这个剧情,要是以姐姐为主视角,妥妥的大女主爽文。结果到了雷佳音饰演的弟弟这,姐姐就成了不仁不义的恶人,时隔多年还要回来搞商战……

「血亲复仇」是《相逢时节》里的一条主线,但这个复仇,细想起来多少有点站不住脚:

父亲如此偏心的遗产分割,难道没问题?

姐姐辛辛苦苦十几年,最后全为别人做了嫁衣,她为什么不能反抗?

这样的人物设置下,简宏成这个霸总,就很难如周秉昆那样让人共情。

在对《相逢时节》的质疑中,「剧情狗血」和「人设悬浮」是最主要的两点。

第一集开场10分钟,就完成了捅人+跳楼的高强度刺激。

但空有狗血,却没有落到实地的人物情感和社会观察,再好的演技放进去,也显得空洞。

这绝不是《相逢时节》一部剧的问题,「不接地气」早已成为国产影视剧的通病。

很多时候,并非是演员的演技突然出了什么毛病,而是再好的演员也难以光靠演技,去撑起一个烂角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雷佳音曾经也思考过这个问题。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观众缘平平,想演的角色都轮不上他:

有段时间很着急,和钱、名无关,是因为吃过亏。有那么三四年里,看到好些好角色,我想演却演不着。

红了之后,这个问题依然困扰着他。

因为难以平衡作品的数量和质量,加上突遇长辈去世,将近一年的时间,他都陷在抑郁的情绪里:

有时候戏演不明白,跟人聊也聊不明白,可能坚持自己的想法,但是能力又达不到。 跟别人一聊戏,发现别人跟你创作理念也不一样,你就会陷入一种焦虑的恶性循环。

有段时间,他还因为超负荷的工作量情绪失控,拉黑了自己的经纪人。

最后,雷佳音慢慢想通了,他给自己总结了八个字:做好准备,随波逐流。

这种「随波逐流」,并非躺平,而是接受「演员是被选择的那一方」。

很多人会花三、五年的时间去等待一个心仪的角色,雷佳音却选择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去做最多的尝试:

仅2021一年,他就有4部作品上线:《刺杀小说家》、《悬崖之上》、《古董局中局》、《功勋》;

还客串了《人潮汹涌》和《1921》;

2022年刚开年,《人世间》和《相逢时节》又联袂而来。

面对不可控,他以此作为回答:不在乎每一个角色是不是差异够大,是不是能展现演技,重要的是,对待角色是否赤诚。

一「真」遮百丑,或许是雷佳音身上最与众不同的地方。

对待自我,他始终保持了一种坦诚而审慎的态度。不同于媒体面前的插科打诨,真正面对戏剧时,雷佳音是严肃、疏离的。

令他一炮而红的「前夫哥」,雷佳音没把他定位为一个搞笑人物,而是想表现出那种中年男人面对生活的疲惫感;

《长安十二时辰》里的张小敬,一个孤胆死囚,雷佳音为了抓住那种感觉,整个拍摄期间手机屏保都是各种动物,只为了让自己找到野兽的感觉。

他从不把角色往「高大全」里套,而是先把人物在自己心里立起来,揣摩各种细节。

有这股赤诚,才有了「前夫哥」,有了张小敬,才有了裴纶和周秉昆。

他说:「抛开角色,演员什么都不是」。

可即使是这样的雷佳音,也翻车了。

很多时候,我们缺的不是好演员,而是一个好故事、好团队。

一个能够不走捷径、不投机取巧,用人物细节和故事核心,而不是当头一盆狗血来吸引观众的主创体系,才是如今国产剧最需要的。

如雷佳音这样的千里马常有,如「周秉昆」这样的伯乐却不常有。

《人世间》给2022开了一个好头,衷心希望,它不会是结束。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麦子熟了」(ID:maizi8090):聚焦国内新中产、新青年、新女性,坚持优质内容创新,分享传递美好生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