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乌克兰危机本可避免?美学者反思:美国犯下“最致命错误”

南方都市报

2022-02-27 20:36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月25日,乌克兰士兵在基辅检查被击落的飞机碎片

“在整个后冷战时代,北约扩张将是美国政策中最致命的错误,”有"遏制之父"之称的美国前外交官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25年前如是说。针对近日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的军事行动,多位美国学者专家不约而同地引述这位重量级人物的话,认为如果美国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能听取“明智”建议,今天的世界就不会处于如此危险的十字路口。

著有《美国帝国的午夜》一书的美国作家、记者罗伯特·布里奇(Robert Bridge )日前在“今日俄罗斯”(RT)网站撰文,标题是“为何美国不听取其20世纪最重要的俄罗斯问题专家关于北约扩张的建议?”文章称,凯南应该是美国最著名的外交官和历史学家,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 (Henry Kissinger) 赞誉他展示了其“所处时代的外交学说才华”。

布里奇在“今日俄罗斯”网站发表相关文章

布里奇引用了丘吉尔的一句名言:“美国人总是会做正确的事,但只有在所有其他可能性都穷尽之后。”这种英式幽默切中当前乌克兰危机的核心。在针对俄罗斯而扩张的问题上,如果西方听取凯南的建议,今天的世界也许将会变得更加和平与可预测,“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就在于,这些观点被忽视了”。

乔治·凯南是美国成功遏制苏联政策的设计师和“苏联通”。1946年,作为美国驻苏联大使馆临时代办的凯南曾发出著名的8000字“长电报”,里面所阐述的理论对二战后美国政府对苏战略和政策的确立和执行产生了重大影响,为杜鲁门主义提供了理论基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国著名前外交官凯南

然而,在美国权力走廊内,更鹰派的迪恩·艾奇逊 (Dean Acheson) 1949年取代生病的乔治·马歇尔 (George Marshall) 担任国务卿,凯南的遏制理论被视为“温和”而过时。因此,在失去对杜鲁门政府的影响后,凯南转向高等研究院任教,直到2005年去世。

虽然不在美国国务院工作了,并不意味着凯南停止激怒“掠食者的羽毛”。1997年,随着美国政府努力争取中欧和东欧国家加入北约,特别是那些曾经构成苏联时代《华沙条约》核心的国家,凯南拉响了警报。

时年93岁的他在1997年2月5日的《纽约时报》发表文章称,北约针对俄罗斯的持续扩张“将是美国政策中最致命的错误”。

凯南写道:“直接说吧,扩大北约将是整个后冷战时代美国政策中最致命的错误。俄罗斯人不会相信对美国保证没有敌对意图的说法。他们会认为自己的威望和安全利益受到负面影响,而这种威望在俄罗斯人看来是头等大事。当然,他们别无选择,只能被迫接受扩张作为既成事实,但将继续视其为西方的一种抗拒态度,并可能会在别处寻求为自己提供安全和保证。”

事实上,凯南的警告被置若罔闻。1999年3月12日,时任美国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正式欢迎波兰、匈牙利和捷克加入北约。自1949年以来,北约从最初的12个成员国发展到30个,其中5个与俄罗斯接壤——爱沙尼亚、拉脱维亚、波兰、立陶宛和挪威。

美国著名的国际问题专家、《世界是平的 》一书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也在《纽约时报》(NYT)发表“在这场乌克兰危机中,美国和北约并不无辜”一文。弗里德曼认为,正是美国当初“北约东扩”的重大决策失误导致与俄罗斯的关系恶化,因此,美国政府早期应该承担相当大的责任。

弗里德曼在《纽约时报》发表相关文章

弗里德曼也提到了凯南。他回忆道,1998年5月2日,就在美国参议院批准北约扩张后不久,他曾打电话给凯南。凯南当时说:“我认为这是一场新冷战的开始。俄罗斯人将逐渐作出相当负面的反应,这将影响他们的政策。北约扩张是一个悲剧性的错误。这毫无理由。没有人正对其他任何人构成威胁。”弗里德曼写道,当在苏联解体和北约扩张后感觉受到西方羞辱时,普京的回应是:“我会让你们看看,我会痛打乌克兰。”

布里奇也认为,随着北约不断东扩,俄罗斯当然不会感到更安全。15年前,俄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对与会代表说:“我认为很明显,北约的扩张与联盟本身的现代化或确保欧洲的安全没有任何关系。相反,它代表了严重的挑衅,降低了相互信任的水平。我们有权问:这种扩张是针对谁的?”

西方国家必须明白的是,俄罗斯不再是20年前的那个国家。它有能力从外交或其他方式解决其领土上感知到的威胁。甚至有人认为,俄罗斯从北约在欧洲的“鲁莽”扩张中获得启示:在南美和加勒比地区建立军事联盟。上个月,俄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称,普京与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领导人进行了交谈,目的是加强在包括军事在内的一系列领域的合作。

布里奇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的一个事实是,如果凯南关于地区合作更为现实的愿景被美国和欧洲接受,今天的世界就不会处于如此危险的十字路口。

南都记者 史明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6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