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1年,丈夫杀害一起生活20年的妻子,杀人原因:我不想靠她

星宸说故事

2022-02-19 16:30

关注

广东省英德市双寨村,距离英德市有1个小时的车程,是一个只有几百人的小村子。村民人数不多,民风淳朴,村里人基本都是认识的,还有很多人彼此都沾亲带故。

2011年3月15日,一阵警笛声撕破了这个村庄的平静。

那天村民徐就(化名)的堂弟向派出所报案,说自己的嫂嫂谭金失踪2个星期了。

等民警到达村里一番调查后才发现,谭金不是失踪,而是遇害了,而对谭金下此毒手的正是与她朝夕相处了20年的丈夫徐就。

当徐就说出自己的杀妻原因,更是让民警和村民们感到吃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突然消失的女子

2011年2月27日,村民老张正在家里喝茶,突然听到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原来是隔壁的谭金妹子。

老张家与谭金家是隔壁邻居,两家人关系非常好,谭金称呼老张为姐夫,平时有啥事,彼此都会相互帮忙照应一下。空闲时,谭金和她老公徐就经常会来老张家聊天、喝茶。

看到谭金,老张热情地招呼她进屋。

谭金倒也不客气,进了屋里就对老张说:“姐夫,你看我平时工作也忙,能不能麻烦你有空时帮我翻一下家里那块地,等我下周回来,想种点花生。”

对老张来说这也不是啥费劲的事,他立马就答应了,谭金说了谢谢,就离开了。

谭金走后,老张想想现在自己也没啥事做,干脆就去帮谭金把地给翻了。

老张把谭金家的地给翻了一遍后,想打电话告诉她一声,结果发现电话打不通。

虽然有点奇怪,老张也没多想,也许谭金有事,过会儿再联系她看看。

可是接下来两周,老张再也没见过谭金,他开始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谭金在一个工厂打工,上班时候住在工厂,但是周末一定会回到家里料理家务和农活的。她和徐就结婚20年,这个生活习惯基本没变过。

老张忍不住就去问徐就:“你老婆去哪了?怎么这么久都没见到人了?”徐就没所谓地回了句:“她回工厂打工去了。”

看到徐就这样淡定,老张心想也许工厂最近工作忙,所以谭金没时间回来,也就把这事给放在了一边。

过了2天,老张偶然遇到了徐就的堂弟,这个堂弟也住在双寨村。两个人见面就唠了下嗑,老张顺嘴就对堂弟说已经2个星期没见到谭金了。

堂弟一听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嫂子每个周末肯定会回家,就算不回家也一定会事先和家里人说一声的。

于是他马上到了徐就家里,问嫂子去哪了。

面对堂弟的询问,徐就依然回答老婆在工厂打工没回来,但话语开始有点支支吾吾,完全说不出来谭金具体不回家的原因。

堂弟看到这样的堂哥,觉得嫂子不在家肯定有问题了,难道是两口子吵架闹矛盾了?

他不放心,就拿出电话联系了嫂子工厂里的同事,得到的答复居然是谭金已经2个多星期没来工厂上班了。

之后堂弟又给嫂子的一些亲戚、朋友打去询问电话,可是没有一个人在这2周里见过谭金。

2月27日谭金来找老张,这是谭金最后一次露面,之后再没有任何人见过她了。

嫂子到底去哪了?堂弟开始有点慌了。

反观自己的堂哥徐就,妻子失踪这么多天,他丝毫没有担心的样子,还一口咬定妻子在工厂上班,这明显就不合常理。

看到这种情况,村里也开始有了流言蜚语,有人说谭金是去打工的路上出了意外;也有人说谭金是离家出走到外地打工了。

堂弟打听了一番后,没有任何结果,心中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再加上村民的议论,他也坐不住了,怕嫂子真的出了啥事。于是3月15日那天,堂弟向当地的大镇派出所报了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警方火速破案

接到报警后,派出所民警第一时间就来到了双寨村调查情况。

依照惯例自然是先向当事人的亲属了解情况,可是面对警察的询问,徐究依然非常淡定地告诉警方,妻子在工厂里打工。

警方从徐就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担心、惊慌的表情,他就是非常笃定谭金在工厂打工。

可是堂弟明明就问过谭金的同事,证实谭金压根不在厂里,徐究为何还这样肯定妻子在工厂呢?这明显不符合常理。

办案民警要求看一下徐就的家,徐就倒是爽快地答应了。

民警先进入客厅,看到靠墙堆放着几袋稻谷,这对于农村人家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之后民警来到了谭金儿子、女儿曾经住过的房间,里面放着两张简陋的小床,床旁边堆放着一堆稻谷。

正是这堆稻谷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当时正是稻谷丰收的季节,每家收割回来的稻谷都会第一时间装入麻袋保存,以免受潮发霉。

徐就家的经济条件并不好,这样随意堆放稻谷,一旦发霉就相当于损失了一袋稻谷的钱,这样有违常理的做法让办案民警心里产生了怀疑。

而且就这堆稻谷的数量来看,刚好是一个麻袋装下的量。难道这堆稻谷是从麻袋中临时倒出来的?那装稻谷的麻袋哪里去了呢?

带着这些疑问,民警问徐就为什么把稻谷堆在这里?徐就说没地方放,所以堆在这里了。

可是刚进门的客厅里还放着那么多袋稻谷,不可能还差放着一袋稻谷的位置。

接着,民警来到徐就和谭金的卧室,一番勘察下,发现卧室里出现了血迹,总共有21处之多。

而且很多血迹都是呈现喷射状,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些血迹会不会和谭金有关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到这些血迹,民警厉声喝问徐就,谭金到底在哪里。

此时的徐就没有了最初的那种镇定,全身开始出现抖动,可是他依然紧闭双唇,保持沉默。

徐就这样的表现明显是心中有鬼,他对谭金的失踪一案一定有重大嫌疑。

警方不再把徐就当成普通当事人看待,而是上升为案件嫌疑人,两位民警当即就抓住了徐就的胳膊,将他控制住。

随后,办案人员来到徐就家里最后一个房间:储藏室。

农村的储藏室大多都是用来堆放杂物、农具之类的,里面一般不会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很多人家是不会上锁,或者就随便锁一下即可。

可是徐究家的储藏室门上赫然挂了3把锁,其中2把锁明显是新装上去不久的。

一个小储藏室怎么可能需要装3把锁,随便一个人都能看出其中的不正常了,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要紧的东西?

刚一打开储藏室,一股浓浓的腥臭味扑鼻而来。

储藏室很小,光线非常昏暗,唯一窗子被木板钉住,几乎没有阳光照进来。里面和普通农家一样堆放着一个柜子、一个竹子做的鸡窝和一些农具。

储藏室正中央的地上有一个小土堆,上面的泥土很松散,带着点湿气,看上去像是刚挖起来不久,又填上去的。

看到这个土堆,徐就表情越来越紧张,身体开始剧烈颤抖,很显然这个土堆下面埋着徐就不愿让别人看到的东西。

就当民警准备开挖这个土堆时,一直沉默的徐就突然开口说话了:“我杀了我老婆。”

泥土被挖开了,里面埋着一个麻袋,正是徐究家客厅装稻谷的麻袋。

打开麻袋,谭金的尸体赫然出现在人们眼前,她被对折后塞在袋子里。

经警方检验,谭金胸部、背部都受到击打,导致肝脏破裂死亡。

案件很快告破,当徐就交代自己杀害老婆原因时,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三、杀人原因令人无比震惊

徐就与谭金结婚20年,生有一儿一女,因家境不好,儿子、女儿很早就辍学外出打工了。

徐就与谭金两人在村民眼中是对恩爱夫妻,平时最多有点小争吵,并没有什么大的矛盾。当徐就杀了妻子的消息传回村里,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无法相信。

别人眼中的20年的恩爱夫妻为何会走到杀妻这条不归路上呢?徐就与谭金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他不顾一切杀了为自己生儿育女的结发妻子?

徐究说出的一切让民警感到震惊。

此时徐就36岁,因为之前和人打架,右边耳朵被对方咬掉了一半。2月27日晚上11点左右,谭金回到家里,想和丈夫亲热一下。

徐就严词拒绝,对谭金说自己心情很烦,别来烦他,不然等会她就得死。谭金以为丈夫这样说只是开个玩笑,依然想和丈夫亲热,到后面徐就直接发脾气,独自走到房间里另一张床上睡觉。

可是躺在床上的徐就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想的全是命运对自己不公,家庭经济条件这样差,自己完完全全就是个失败者,连老婆都欺负自己,他不想做人了。

一通胡思乱想下来,徐就越想越气,最后他把这一切的责任怪在了妻子身上,于是起身拿出一把杀猪刀,残忍地杀害了毫无防备的妻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把杀害妻子的刀是徐究父亲传给他的。

徐就的父亲原本是一名屠夫,他把跟随自己一辈子的杀猪刀,当作传家宝传给了徐就。老父亲的本意可能希望孩子至少能继承他的手艺成为一名屠夫,这样也能好好地养家糊口,平安过一生。

可他万万没想到儿子会把他无比珍爱的刀变成了杀人凶器。

在杀害妻子的那一刻,徐就想的就是毁灭吧,全都毁灭,把妻子杀了,然后他也自杀。

可是在杀妻的过程,徐就不小心被刀子割破了自己的手,他觉得很疼,就再也不敢对自己下手了。

面对妻子的尸体呆坐半个小时后,徐就开始收拾现场。

他先把刀藏在了柜子里,然后坐着抽烟、喝茶,思考如何处理妻子的尸体。

可是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反正现在家里就只剩他一个人,平时也没什么人来,干脆把妻子埋在家里好了。

想好后,徐就从客厅拿了袋稻谷倒在孩子们的卧室,空出麻袋,把谭金的尸体用劲对折塞了进去。

之后拿着锄头把储藏室的地给挖开,把袋子埋好,再返回卧室用拖把把血迹抹去。

做完这一切后的徐就,没有了杀人时的紧张,整个人冷静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他又把自己和老婆沾满血迹的衣服、被褥全部拿到屋外进行焚烧。

焚烧的时候还被隔壁老张看到,老张非常奇怪徐就家经济条件不好,为何好端端地要烧家里的衣服、被子这些?

徐就只是简单回答“不要了”,就没再理老张。老张说徐就是发神经了,完全没有想到这是在毁灭杀人证据。

接下来的日子里,徐就和以往一样生活着,有空就去邻居家看电视、聊天、喝茶。唯一区别就是以前的徐究一般都是晚上11点左右才回家,现在到邻居家也就坐上1个小时左右就回家了,脸色略显苍白。

徐就维持着这样的生活直到案发。

可真是因为不想和妻子亲热就杀人?事情的真相真如徐究所说的这样吗?

四、徐就真正的杀人动机

表面看徐就真是因为妻子想亲热,他拒绝,一时气愤就杀了妻子,但看看徐就的经历就知道他真正的杀妻原因了。

1991年,徐就15岁,谭金14岁,两个小孩经常在一起玩耍,相处很好。两家的家长一看觉得挺不错的,就让两人结了婚,连酒席都没摆,完全没考虑过他们两人还是未成年人。

1993年谭金生下女儿,第二年生下了儿子。

本来是个儿女双全的好事,可是对于当时年仅17岁的徐究来说,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却要开始照顾2个孩子。

养育孩子需要的各种费用,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生活变得更加窘迫,徐就开始觉得有点喘不过气了。

为了缓解这种压力,想快速获得一笔钱,徐就开始参与赌博,结果钱没赚到,反而欠了一大笔钱。

2007年,徐就又开始想着用歪门邪道赚快钱,和别人一起贩卖假币,被捕入狱。

这些经历让徐就经受了很多打击,刑满释放后,回到家里的徐就不再出去工作,天天就到邻居家聊天喝茶闲聊,完全靠妻子谭金一人打工赚钱养活。

除了正常的家庭开支外,徐就曾经欠下的赌债依然要还,此时的谭金对徐就依然不离不弃。工作日她去工厂打工,休息的时候就回到家里打理农田,仅凭一己之力撑起了这个家。

对于徐久来说,能娶到谭金这样的老婆是他的福气,村里人人都夸谭金能干,贤惠。

正常人的思维应该是珍惜这样的老婆,一起把日子过好。

可是在徐究眼中,妻子的能干是对他的一个讽刺,极大伤害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

徐究入狱后曾说:“做工又做不了,还靠她来养我,按理道说是我养她才对,反过来她养我,我心里面受不了。“

徐就觉得自己是个吃软饭的窝囊人,可是又没有本事去改变这一切,整个人变得敏感、多疑、自卑。

整日无所事事的徐就开始胡思乱想,越想就越觉得自己压力越大,开始用打骂妻子的方式来表现自己的“强大”,发泄心中的不平,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愿意与妻子亲热。

加上那段时间妻子工厂因为订单多,需要加班,所以周末也不能回家里了,徐就开始猜测妻子在外面有人了,看不起自己。

所以当妻子再次提出亲热要求时,徐究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爆发了,两人一番口角后,觉得这样的日子过不下去了,一怒之下把妻子给杀了。

徐究真正的杀人动机并不是因为妻子提出亲热要求,而是他内心的自卑、多疑让他走向了不归路。

五、结语

家里出事后,刚刚成年的儿子、女儿赶回了村里,却被人指指点点,不敢出门。两人都非常痛恨徐就,不仅毁了完整的家,还毁了他们的一生,希望父亲永远都不要被放出来。

等待徐就的自然有法律制裁,但是徐就作为一个男人走到今天这种地步,完全是咎由自取。

曾经一个虽然不算富裕,但还算安宁的家;一个无论徐就犯了什么错,依然对他不离不弃,还拼命赚钱养家的妻子;一对刚刚成年,未来可期的子女,就这样被徐就亲手毁得一干二净。

自己无能,反过来责怪妻子能干,通过打骂妻子来平衡自己的心理,这样奇葩的思维正是他走向罪恶道路的源头。

鲁迅曾说过:“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

毫无疑问,徐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怯者”、懦夫,从不反思己过,寻找新的人生道路,只敢欺负比自己弱小的妻子,这样的人注定一生悲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