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间故事:恶少被迫迎娶少女,三年后亡父托梦:挖开我的坟看看

聊斋仙生

2022-02-17 17:15

关注

明朝末年,洛阳城内有个姓江的员外,江家世代经商,家财万贯,产业遍布全城,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户。可人怕出名猪怕壮,有钱有势的江员外也有烦心事。

据说是当地知府要利用他家的船队走私粗盐,这活虽说暴利,可一旦被抓就是满门抄斩,知府他又得罪不起。经过多番考虑,他还是同意了,而知府也成了江家最大的靠山。江员外也是个老江湖,每年都会把走私粗盐赚到的钱的一半,送给知府。背靠大树,吃喝不愁,江员外冒着这么大的危险,其实全都是为了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

江员外的儿子名叫江继风,是个好色成性,欺软怕硬的恶少。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非但不学好,反而处处给江员外惹麻烦,这些年来被他糟蹋的少女不计其数,每次都要江员外跑前跑后给他擦屁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本来是想给儿子说门亲事,让他收收心,可花心的江继风根本不同意,甚至多次以离家出走威胁父亲,这让江员外十分无奈。

江员外就这么一个儿子,又舍不得打,只能任由他胡闹下去。可眼看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万一哪天自己撒手人寰,留下江继风一人,迟早会饿死。因此,他不得不多挣点钱,并给江家寻个好靠山,将来好让儿子吃喝不愁。

都说怕什么来什么,江继风二十三岁那年,父亲江员外就忽然病倒了,也可能是走私粗盐,整日担惊受怕所致,结果没多久,他便去世了。父亲的死叫江继风十分心痛,之后几日,他总感觉父亲的鬼魂还没离开,一直在暗处观察自己。

老实了一段时间后,江继风又恢复了以往的秉性,每隔几天都会带回家一个女人,过着挥金如土的生活。就算父亲给他留下了万贯家财,可照他这么疯下去,迟早有天变成穷光蛋。

这天傍晚,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女来到江府,并拿出了一份遗嘱,正是江员外所立。遗嘱中表明,今后家族生意将由这个名叫吴欣的少女处理,而吴欣就是他的未婚妻。不止如此,遗嘱中还明确表明,若是三年后江继风还不学好,吴欣将彻底获得江家的所有资产,而江继风则会被逐出家门。

江继风听后大吃一惊,在确定的确是父亲的字迹后,他火冒三丈,大骂父亲为老不尊,死了还不安生。吴欣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说实话,吴欣长得确实好看,瓜子脸,樱桃嘴,凹凸有致的身材,细腻如雪的肌肤,只是她那双眼睛实在太过冰冷,叫江继风这个恶少都有点不敢直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欣做事雷厉风行,不到三天时间就熟悉了江家全部生意,同时也断掉了和知府走私粗盐的合作。这方面知府也有所考虑,毕竟江员外死了,如今的江继风不成气候,掌管江家的变成个女人,他自认不相信,这才选择解除合作。

虽然少了一笔巨额的收入,可在吴欣的不断努力下,江家的生意蒸蒸日上,丝毫没有出现颓势。在这期间,江继风还一直为遗嘱的事苦恼,如今来看,想要保住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就不得不娶了吴欣。

就这样,他被迫同意了这门婚事,吴欣仍旧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并在极短的时间里准备好了一切。就这样,江继风被迫迎娶了吴欣,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也开始跟着吴欣学做生意。

就这样,二人既是夫妻,又是竞争对手,朝夕相处之下,江继风也慢慢了解了吴欣的过往。原来她是个孤儿,五岁的时候被江员外捡到并收留。之后,她被江员外留在一个店铺,学习做生意和算账,直到前不久才接到江员外的死讯,并收到了那封遗嘱。

江员外对她犹如再生父母,他的话吴欣自然会听。日子一天天过去,二人逐渐互相了解,敞开心扉,吴欣也发现,江继风并不愚笨,相反十分聪明,别人三天才能弄懂的知识,他半天就学会了,只是江员外把他照顾得太好了,他一时间不知该朝着哪个方向努力。

眨眼间三年过去了,江继风在吴欣的教导下脱胎换骨,担负起来江家家主的重担,吴欣也退了下来,安心相夫教子。两人之间的间隙也早已消除,感情十分稳定。可就在江继风以为日子就这样过去了的时候,他却遇到了一件怪事。

这天夜里江继风被一泡尿憋醒,他出门起夜,却忽然看见一道黑影。江继风吓了一跳,连忙抄起一旁的扫帚扫视四周。紧接着,耳边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风儿,风儿,为父回来了!”

江继风猛地回头,月光下,他居然看到了已经亡故三年的父亲。父亲看起来瘦了很多,头发也白了大半,佝偻着身子,双眼死死地盯着他看。江继风又惊又喜,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江员外没有多言,而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随即淡淡道:“明日,去挖开我的坟看看!”话音刚落,江继风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等他再一睁眼,天已经大亮,自己不知何时躺在了窗上,妻子吴欣还在熟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江继风揉了揉胀疼的脑袋,立马叫醒了妻子,将父亲给自己托梦的事说了出来。吴欣听后一脸惊讶,随即催促道:“公爹莫非在下面遇到什么事了,我们赶紧去看看吧!”

江继风点点头,立马拿着工具来到了父亲的坟前。上香磕头后,江继风动土,挖出了父亲的棺椁。可当打开棺材的一瞬间,江继风却傻眼了,因为里面居然是空的。就在他发愣之际,一旁的草丛里忽然传来了一阵笑声,江继风抬头一看,居然是亡故的父亲。

吴欣则缓缓上前,跟江员外鞠躬行礼,看起来她仿佛早就知道棺材是空的了。原来,江员外根本就没有死,当年被迫跟知府合作走私粗盐,让他十分后悔,为了不把儿子拉进火坑,他选择了假死,并让最信任的吴欣回家照看儿子。这么做有两个目的,一是促使儿子长大,二是保全江家。

与此同时,他改头换姓,前往京城告御状,希望能够将知法犯法的知府拉下马。可御状不是那么好告的,江员外努力了三年,动用了一系列关系,才终于将讼状交了上去。好在圣上十分注重此事,立马下令彻查,好在三年前江家就收手了,这才没有被牵连。

如今知府伏法,江员外终于可以回来了。昨天夜里也不是托梦,是真的江员外,不过他联合吴欣跟江继风开了个玩笑,当年是江继风亲手埋了江员外,今日也应该亲手挖出来。就这样,一家三口终于团聚,过上了简单幸福的生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