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江歌案二审开庭,刘鑫上诉称没锁门完全没责任会影响二审判决吗

青苗法鸣在线

2022-02-17 09:13

关注

2月16日,江歌母亲江秋莲诉刘暖曦(原名刘鑫)涉生命权纠纷一案二审在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于1月10日经一审判决刘鑫败诉,并赔偿69.6万元。

二审开庭,刘鑫终于现身法院,并且明确在法庭上表示,江歌被杀害完全是陈世峰的行为所致。自己没有任何过错,不应当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理:刘鑫认为自己没有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刘鑫一方表示,1.江歌在刘鑫未要求其在地铁口等待的前提下,已经在等刘鑫。似乎想证明是江歌出于“主观意愿”来接刘鑫回家,在刘鑫之后才进入房门遇害是“活该”。而这种荒唐的主张并没有证据可以充分证明。

2.刘鑫先行入室后没有“将门锁闭”。江歌为其提供了安全的居所,并实施了劝解、救助和保护行为,双方形成了一定的救助关系,刘鑫应对江歌负有必要的注意义务及安全保障义务。刘鑫方一再否认锁门,是想“摆脱”自己没有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将好友完全暴露在不法侵害之下的罪名。

但之前日本警方曾问过刘鑫是否锁门,刘鑫回应称“はい”(日语“是”的意思)。之后在警方提供的录音中,清晰地录下了刘鑫的一句话,“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另外,在刘鑫前男友陈世峰在东京开庭时,他曾这样口述案件情况:江歌被推了出来,之后他就听到了里面传来链条锁门的声音,并听到刘鑫说“三叔,你坚持住,我害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 刘鑫不可能认知和预判陈世峰会杀人,更不可能认知和预判陈世峰会杀一个与他没有关系的人。但是案发之前,陈世峰多次堵在江歌两人门外,已经有侵害危险的初步表现,江歌提出要报警,刘鑫却以自己住在江歌房间里不合法拒绝了报警。再者,刘鑫与陈世峰本系恋爱关系,对男友的性格行为特点应有所了解,对其滋扰行为的危险性应有所认知和预判。陈世峰的持续实施跟踪、纠缠、恐吓,行为危险性逐步升级。并且,在事发当晚刘鑫也向江歌发送信息称感到害怕,要求江歌在地铁出口等候并陪她一同返回公寓,也许她不能预知陈世峰会杀人,但起码刘鑫在此时已经意识到自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对侵害危险的程度也有所预知。但是她什么都没告诉刘鑫。

由于案件事实大多清晰明了,刘鑫方只能抓住几个微小且证据不充分的疑点进行“狡辩”,在二审中提出来的三个观点,每个都在尽最大程度逃避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令人心寒。

情:江歌母亲vs刘鑫:对于一审判决的不同态度

刘鑫:为了与江歌的“绝世友谊”选择上诉

在上诉期限的最后一天,刘鑫委托代理律师寄出上诉状,整整18页。请求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另外,上诉状最后还附有刘鑫的特别声明。其中表示一审判决抹黑了刘鑫与三叔(江歌)的真实感情和真实情况。“这份判决不但没有化解刘鑫和三叔妈妈(江秋莲)的矛盾,反而使得三叔妈妈进一步认为刘鑫就是一个居心叵测的人。”同时,她还认为“倘若江歌还在世,她也不会同意大家对自己进行网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令人讽刺的是,她一度疯狂点赞污蔑江歌妈妈的微博,认为江歌妈妈的合法维权行为是“吃江歌的血馄饨”;还多次私信嘲讽、挖苦江歌母亲,过年祝她“阖家欢乐”;对有充分证据的事情矢口否认,多份声明前后矛盾,极力想隐瞒事实。到底是谁对谁进行网暴?又是谁不知感恩,一直刺激与她有“绝世友谊”的好友母亲?

反观江歌母亲江秋莲:“判决书有令我深深感动的温度”

此前,一审宣判后,江秋莲在微博明确表示不再上诉。“虽然判决赔偿金额自己并不是很满意,但这个判决书有令她深深感动的温度,它所褒扬和谴责的,是对我这几年经历的理解与安慰,也是为整个社会树立了风向标。” 这让我们看到了江秋莲作为一个母亲的包容与坚持。顶着失去女儿的悲痛,网络舆论的纷争,经济状况的压力……一步一步,坚定地踏上了维权的道路。

希望二审能继续带给江歌妈妈正义与希望,希望她的好女儿江歌在天堂安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