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9名男子接连遇害死状诡异,警方调查竟发现凶手是一9岁女孩

一滴泪痣

2022-02-15 23:08

关注

【本文节选自《芭比人头》,有删减;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1

警察局今天一早就笼罩在阴霾之中。

这件事要从三天前说起。三天前警局重案组一科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有一封匿名信。信纸很花哨,上面贴的也是各种颜色的从杂志或者报纸上剪下来的字,上面写着“致重案组一科九个芭比人头”。除了信以外,还有九个从芭比娃娃上拧下来的人头。谁都以为只是恶作剧而已。

而三天后,也就是今天一早,仅仅两个小时警局就接到了九起报案——在市里的不同地方,发现了九具无头尸体。

李友良带着重案组二科的人到停尸间的时候,陆离已经换好衣服准备解剖了。九具尸体一字排开,很是壮观,小林跟在李友良身后脸色不免一白。

“说说吧,怎么个情况。”李友良扫了一眼那些尸体,开口问道。

“九具尸体,全部为男性,年龄三十岁到五十岁不等,具体身份还在调查中。初步判断头是死后被砍下去的,死因是心动过速。每具尸体的手臂上都有针孔,根据血液报告分析推测,死者生前都被注射过大量的兴奋类药物。头颈部的切口很平整,应该是被利器瞬间割断的,连同颈椎骨,凶器暂时没有找到。”

陆离忽然停顿了一下,看着李友良他们,又开口道,“有趣的是,每个死者生前,都刚刚完成了一次射精,而且不是正常性交,有提取到部分唾液。”

李友良忍不住挑了挑眉,这个信息,倒是真的很有趣啊。

局里对这个案件很重视,成立了专门的行动组,其中就包括了重案组二科,也就是李友良带队的一组人。而被牵扯进事件的一科众人都被单独隔开审讯,毕竟不会有无缘无故针对一科而来的杀人事件。

“这次老黄真算是摊上事儿了。”李友良站在审讯室的单向镜子后面,看着审讯室里坐着的重案组一科科长黄日强,点了根烟道。

“老黄年轻的时候运气不错,没想到都快荣誉退休了却出了这种事。”陆离两只手都放在白大褂的口袋里,也不免感慨道。

“所以说人呐,真是说不好的。”李友良看着黄日强,眼里是捉摸不透的神色。

“说起来,这事儿也是够邪的,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啊。”

“凶手是等着就在这一天,把这些尸体都给放出来的。但是这个凶手到底想干什么,现在还真没人知道。”李友良说道,“甚至于,这次的凶手针对的是一科,还是整个重案组,乃至是整个警方,都说不好。”

陆离看了李友良一眼,审讯室里老黄涨红着脸正和同僚一遍又一遍地解释着,这一切都和他无关,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当然也知道,此刻必然有很多人在审讯室外关注着他,像是同在重案组的李友良,还有局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根据DNA以及人口失踪的交叉比对,九名死者的身份都已经确认,家属也都已经联络到了。”小林站在会议室前,一边放着PPT,一边开始汇报。

“刘思明,男,三十二岁,是我市XX小学的数学老师,五年级三班的班主任。为人很低调,性格内向,两年前去过偏远山区做过支教老师,在那里留了一年,回来后被评选为省级优秀老师。生活规律,有洁癖,没有结婚,也没有女友,单身,父母不在身边。

“王利杨,男,三十四岁,货运司机,跑长途业务的,常年不在家,老婆孩子都在老家。一个人住,脾气有些暴躁,年轻时候做过混混,业务比较稳定,收入在同行里属于较高的。

“吴军,男,三十七岁,便利店老板,妻儿都在老家。一个人在B市多年,听周围街坊说,平时喜欢喝酒,有过犯罪记录,五年前因为强奸未遂和故意伤人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

“徐建良,男,三十五岁,乡镇医生。性格胆小懦弱,家里都是老婆说了算。根据档案记载,毕业以后在省级大医院工作了三年后主动下乡,在村镇很受人爱戴。

“刘伟明,男,三十八岁,无业,靠打临时工赚钱,主要是做水泥工。有一个女友,但是分分合合很多次,最近一次在几个月前,大吵了一架以后女友就回老家了,之后没有联系过。

“秦勇,男,二十七岁,建筑师。XX建筑公司新秀,最近这两年很热门,刚刚订婚,性格比较高傲,结怨的都是工作竞争关系者,和未婚妻感情和睦。

“马力伟,男,三十三岁,保安。之前在某酒店担任保安队长,以前在幼儿园、小学都当过门卫、保安等,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都很正常。

“李杰,男,四十五岁,市某小学副校长。上个月刚刚被评选为省级优秀干部,再参选国家级的优秀干部,身家资料都很清白。

“高林峰,男,四十岁,市某幼儿园院长,也是多次被评选为优秀干部和教师,身家资料很清白。”

小林说完九个死者的基本资料以后,看了所有人一眼,又再次开口。

“死者间唯一的关联在于,三年前,他们都曾经在B市的西头村任职或者生活过。而那段时间里,西头村只发生过一件大事,村里的一所希望小学发生了煤气中毒事件,一共三十六名学生全部死亡,无一幸免。”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没人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李友良放下手里的资料,抬头看着屏幕上的九个死者照片,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这九个人的死和三年前的案件有关联?”

小林点点头。

“那么和老黄有什么关系?这个案子很明显是冲着老黄来的。”

“我刚才特地翻看了三年前的案件资料,那起希望小学煤气中毒案件的主要负责人就是黄科,并且不到一个星期就结案了。”

小林的话一结束,会议室的气氛忽然就降至了冰点。如果小林所说的话是真的,那么这次的杀人案件就是因三年前的案件而开展的报复。也就是说两起案件一旦被证实存在关系,就将是警局的黑历史。

“既然如此,先去看看老黄对这个事情有什么看法吧。”李友良站起身,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说道。

3

黄日强在听到李友良说的话以后,从一开始的好说歹说变成了三缄其口,什么都不说了。这么一看还真是被小林说对了,的确是和三年前的旧案有关。

“老黄,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今天这个事情你不交代清楚,上头会怎么处理我还真不好说。但是这个事情有多严重,我想你在重案组这么多年,总不会不清楚的。”

黄日强看了李友良一眼,忽然就笑了。

“老李,我也活了大半辈子了,你觉得我还会在乎局里会怎么对付我吗?”

李友良抽了一支烟,看着他,过了许久才开口,“你无所谓,那你女儿呢?”

黄日强忽然脸色一变,看着李友良说不出话。

“老黄,你女儿这才刚上大学,二十年里都认为她爸爸是人民英雄。现在告诉她,她爸爸牵扯进了杀人案件,你说她会怎么想?”李友良靠近黄日强,一字一顿说,“老黄,我劝你,还是说清楚,三年前那个案件,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我……”黄日强看着李友良,一脸慌张。

“李组长,有情况。”小林忽然开门进来,一脸焦急地说道。

李友良皱眉,转过头,看着小林。

“刚刚寄到重案组的匿名信,是给黄科的。”小林看了一眼黄日强,有些犹豫地说道。

李友良接过信,刚刚打开,就被黄日强强行抢去了。黄日强看着信双手不停地颤抖着,忽然像疯了一样大叫着,想要冲出去,却被旁边的警察一把按住狠狠地压在了椅子上。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找小冉!”

李友良立刻夺回信,看到内容也是心里一惊。信里只有四个字:父债子偿。

李友良派人去找黄小冉但还是晚了一步。根据她的室友说,上午下了课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她。很明显,黄小冉已经落入了歹徒的手里。

“打电话到局里,务必看紧老黄,不能出任何岔子。”李友良对身边的小林说道,然后一个人去了黄小冉上午上课的教室。

就在这时,李友良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拿出来一看,发现是一个没有备注的号码,但是对于这串数字他再熟悉不过。

短信的内容只有两个字,“芭比”。

李友良挑眉,看样子这个案子他是没法再深入了。

之前“人皮俑”案件以后,他已经成为那个背后神秘组织的一员,代号“窥视者”,但是对于这个组织的构成他依旧没有太多的了解,每次也都是单向联络。在那以后,组织给过他一份组织成员的名单,并且告诉了他,他所需要完成的任务。

李友良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利用他警察的身份,观察和记录所有潜在的“艺术品”以及内部成员的“创作”,而在人员名单内就有一个名为“芭比”的成员。但是这个“芭比”到底是男是女,长什么样,杀人的风格是什么,他都一无所知。

现在看来,这个“芭比”应该和三年前的那个案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李友良抬头看了看,今天是阴天,看样子暴风雨很快就要来了。与其跟在别人后面,不如先理一理,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比较实在。

正在此时,李友良接到了陆离的电话,“尸体有了新发现,速回。”

4

李友良赶回局里到了法医部门的时候,陆离刚刚从解剖室里出来,衣服还没来得及换。

“有什么新发现?”

“上次我不是说死者生前都进行过非正常性行为吗,我刚刚从其中几个人的身上提取到了残留唾液送去检测DNA,报告刚刚出来,每一个都不一样。这是资料,你自己看看。”陆离把传真机上刚刚打印出来的资料拿给李友良说道。

“女童?”李友良看着资料,皱眉说道。

“平均年龄不超过9岁,基本都还没有发育。重点是,这些女童全部都在失踪人口里。”陆离看着李友良,一脸严肃道。

“你想告诉我什么?”李友良放下资料,看着陆离。

“我刚刚重新翻查了三年前三十六名煤气中毒学生的解剖档案,发现少了一份。”陆离看着李友良,“我怀疑当年死的,只有三十五个。”

李友良忍不住眯起眼,看着陆离,过了半晌,才开口道,“那么当年绝对不是煤气中毒这么简单了。”

“而且当年的解剖报告内容泛泛,绝对不符合正常的报告要求。”

“等等,当年这个案子的法医是谁?”李友良忽然开口问道。

“李荣,已经退休了。怎么了?”

“立刻联络他,我怕第十具无头男尸要出现了。”说完,李友良就夺门而出。

陆离看着李友良的背影,嘀咕着,“李荣……”

李友良猜的不错,李荣的的确确和这个案子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重案组的人赶到李荣家的时候,李荣刚刚从外面回来。看到重案组的人吓得拔腿就跑,不过他都已经五十好几的年纪了,加上腿脚不便,很快就被警察包围。

带回局里以后,李友良亲自审问。

“吴军、徐建良、刘伟明、秦勇,这些人你可能不知道,不过这几个你应该还记得。”李友良一边满不在乎地翻着资料,一边说道,“王晓丽、苏盼盼、杨婷婷……”

李友良还没说完,李荣就大喊,“够了!够了!不要再说了!”

李荣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抽噎了起来,李友良一脸漠然地看着他,等着他说话。过了很久,李荣的心情略微平复了以后,看着李友良,满眼血红。

“我对不起那些孩子……”他因为痛苦,面容都变得狰狞,声音嘶哑道。

当年那所希望小学一共三十六个人,其中十二个男生,二十四个女生,的确是煤气中毒死亡的,然而在中毒之前,他们就被下了安眠药,所以根本无力逃脱。当时李荣在好几个孩子的胃内容物里都发现了安眠药的成分,怀疑这件事另有内情,但是却被黄日强压了下来。黄日强软硬兼施,一方面威胁李荣,一方面又给了他一大笔钱,正好他儿子那时上学需要这笔钱,他就隐瞒了下来。

李友良走出审讯室以后,径直走向了黄日强的审讯室。

“老黄,我们已经找到李荣了,当年那个案件,你还不打算说?”李友良开门见山道。

黄日强抬起头看着李友良,表情怪异。

“老黄?”

“你已经知道那些学生不是单纯的煤气中毒死的,还跑了一个现在来找我报仇了?”老黄忽然笑了起来,面容狰狞。

“跑了一个?”李友良皱眉。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忽然被打开,警察进来对着李友良低声道,“李组,李荣刚刚借口上厕所,跑了。”

李友良看着黄日强,他忽然大笑起来。

“老李,这是报应,三年前我就知道了,这是报应啊!”

5

下午三点,召开记者发布会,然而李友良现在正被局长骂的狗血淋头。

“我是叫你抓凶手!叫你破案!叫你找到这九个人的人头!你倒是好,告诉我这还牵扯三年前的希望小学中毒案件!马上要开记者招待会了,你叫我和广大人民说什么?说我们警方办案不力,前面的案子都搞不清楚才引发今天这个杀人案?李友良,你做不了这个重案组组长多的是人想做!”

李友良默不作声地听着局长发火,直到陆离推门走了进来。

“李组长,黄科自杀了。”陆离一进来,就又丢出了一颗重磅炸弹。

“黄科临死之前,去过一次厕所,回来以后就自杀了。死亡方式和那九个死者一样,都是被注射药物导致心动过速死亡,初步判定应该是高浓度的钾类物质。”在解剖室里,陆离站黄日强的尸体前对李友良说道。

“第一,药物来源。第二,自杀的动机。”李友良绕着尸体走了一圈,低着头思考这两个问题,过了片刻抬头问身边的小林,“他去厕所有遇到什么人吗?”

“没有特殊的,同僚一直跟着。”小林说道。

“哪有发生什么事吗?”

“好像帮一个小女孩捡了一下娃娃。”

“小女孩?”李友良猛地抬头,“哪个小女孩?局里怎么会有小女孩?”

小林被李友良突如其来的反应一惊,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接不上话。过了会儿才顿时惊觉,出门去调查。

“你怀疑一个小女孩?”陆离开口问道。

“老黄之前和我说,当年死的不是三十六个,是三十五个。那么还活着的那个,是不是最有杀人动机?”

“一个小女孩?杀死这么多人,你觉得现实吗?”

“那你觉得,老黄突如其来的自杀,现实吗?”

李友良和陆离两个人对视着,直到小林再次跑进来。

“李组!是一个迷路的小女孩,没多久前刚刚被人认领走,当时她手里的娃娃刚刚掉在地上,黄科捡起来交给了她,那是个芭比娃娃。”

“录像呢!快调出来!”

“是!”

李友良此刻全身的细胞都兴奋了起来,如果他猜得没错,那个拿着芭比娃娃的女孩子就应该是“芭比”,而且她就是三年前那个案子唯一的幸存者。他就是有这样的预感。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她的杀人动机,但是李友良觉得,只要找到李荣,他就能知道这关键的一环。

就在此时,老王打电话过来说,李荣找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

“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准备跑路,正好被同僚看到抓回来了。”老王在李友良的耳边低声道,扫了一眼坐在那里的李荣,继续道,“头儿,还发现一个事情,李荣这个龟孙子被阉了。”

李友良一惊,“什么时候的事情?”

“应该挺久了,听说他老婆和他离婚也是因为这个,你说和这个案子会不会有……”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李友良关上门,走到李荣的面前,说道,“好了,说说你和那个幸存的小女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李荣听到李友良的话,吓得脸都白了,抬起头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监控已经拍下了她的脸,查到她的身份那是迟早的事,我劝你还是早点交代,说不定还能减刑。”

李荣哆嗦着,终于开口。

那个女孩的的确确是三年前煤气中毒案件中唯一幸存的人,幸存的原因是当时被下了安眠药的草莓蛋糕她吃的最少。所以比起那些完全失去意识的同伴来说,她求生的本能让她爬出了充斥着煤气的房间,因为吸入量少所以在送进法医解剖室时被李荣发现还活着。

李荣当时受到了黄日强的威胁,本来就胆小,所以一方面帮着黄日强篡改了法医鉴定报告,一方面又救下了那个女孩。

当时他和老婆分居两地,在西头村那个偏僻的小地方,他因为照顾那个小女孩所以渐渐产生了邪恶的念头。他强暴了那个女孩。但是在他强暴了那个小女孩以后他发现,这个小女孩早就被人强暴过了。

他把那个女孩关在家里,但是她还是逃了。那以后他再也没见过她。直到一年前,他再次见到了她。她比原来更漂亮了,虽然还只是个女童,他鬼迷心窍了。那个女童就像是罂粟花,一旦沾染过后就无法自拔,可是他想错了,女孩是来报仇的,她在他最得意快活的时候,阉割了他。

她说,李荣救了她一命,所以她不杀他,但是他也要付出代价。

李荣没敢去医院,也不敢声张,后来和老婆也离了婚。直到他看到新闻报道,看到黄日强被牵扯进了这个“芭比人头”的案件,他知道,女孩的复仇开始了。

“那个女孩,叫什么?”李友良问道。

“我不知道,她从来不说,但是她一直带着一个芭比娃娃。”

“芭比娃娃……”李友良再次眯起了眼。

忽然李友良心里一惊,如果黄日强遇到的女孩就是“芭比”的话,那么那个来领走“芭比”的人又是谁?难道也是组织里的人吗?想到这些,李友良立刻转身离开了审讯室。

“查不到这个女孩子的任何信息,就好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老王一早就在查监控了,但是这条线索却断了。

“和那三十六个学生做过比较了吗?”

“一共二十四个女孩子,都比较过了,从长相到年纪,没有一个对得上的。”

“这怎么可能……”李友良皱眉。

“李组,快看记者发布会直播!”小林忽然冲进办公室喊道。

所有人都愣住了,很快就有人打开了电视机,电视里正在直播局长的记者发布会,而发布会上的大屏幕显然是被黑客入侵了。画面上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童,怀里还抱着一个芭比娃娃。

她说:“你们好,我是芭比。”

7

瓷娃娃,这是李友良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芭比的形容词。

她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女童,长得太漂亮了,根本就是一个娃娃,难怪会叫芭比,应该不仅仅是因为她喜欢芭比娃娃才对。而此时她直接入侵了这场记者发布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我就是芭比人头,也就是九具无头男尸案的凶手。”

这是芭比说的第二句话。

从现场来看,所有的记者都被这句爆炸性的话语惊住了,他们甚至忘记了拍照。待有人反应过来时,场面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

“我杀人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们该死。当然还有自杀的重案一组黄日强,以及早就受到惩罚的退休法医李荣。这十一个男人,是三年前西头村希望小学煤气中毒案的真凶。”

李友良看到,局长变白而后变青的脸。

屏幕在芭比说完这句话以后,又恢复了原样。

“老王,把三年前煤气中毒的十二个男孩子的资料照片调出来,和刚刚屏幕上的芭比做人脸识别对比。”陆离站在众人身后,开口道。

“男孩子?”老王一愣。

“对,男孩子,以及这些孩子之间的关系。”

“照他说的做。”李友良说道。

虽然老王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既然李友良也这么说了,他就立刻打开了电脑开始做人脸对比。神奇的是,竟然真的找到了匹配的人脸。虽然样貌上有所差异,但是人脸的识别对比是从骨骼上进行的,所以超过九成是匹配的。

“就是这个男孩子!”老王惊呼。

一群人立刻围了过来,看着那个稚嫩模糊的男童照片。

“刘旭阳,三年前六岁,小学一年级。有一个姐姐,刘美霞,比他大两岁,小学三年级,都是西头村希望小学的学生。”小林调出这个男孩子的资料念道。

“可是李荣明明说,是个女孩子啊!”老王说道。

“看样子李荣还没有说实话啊。”李友良皱眉道。

这次换成了陆离走进了审讯室,坐在了李荣的对面。

陆离把刘旭阳的照片以及如今芭比的照片拿了出来,放在李荣的面前。

“我们学医学的人,就算这么看是两个性别的人,但是在我们眼里,还是同一个人。你说是吧,李法医。”

李荣看着两张照片,嘴角止不住地抽搐了起来。

“你有恋童癖,你给他做了变性。”陆离说道。

李荣紧紧握着双手,脸色越来越白,低着头不说话。

“他之所以只阉了你,而杀了那些人,是因为那些人害死了人命,而你阉割了他。”

“够了!别再说了!”

“你到现在还不想说实话吗!”陆离猛地站起身咆哮道。

“我……我……我说……”李荣的声音带着哭腔,低着头道。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3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