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我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李子柒的田园生活,一般人半天都接受不了

岁暮归南山南

2022-02-14 18:55

关注

李子柒已经火了好几年了,从国内到国外,有一大堆追捧的粉丝。

而她的视频也让很多人纷纷感叹农村的美好。

幽静的乡路,树木繁茂。夏天有鲜花遍野,冬日有暖阳初雪。一身汉服,穿梭在田林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好一派世外桃源的新景象。

但是,这只是镜头前展示给我们看的。

在镜头的背后,往往付出了想象不到的汗水和辛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在小学毕业那年暑假,回山里老家,跟爷爷奶奶住了两个月。

那座大山,如果单纯去旅游的话,确实风景秀美,让人流连忘返。

可如果你在里面住的话,就不是滋味了。

你只想逃离,只想搬出去。

我自己坐大巴车到奶奶家所在的村口时,已经是中午了,而下车后至少还要再走半个小时的路,全都是山路,陡峭难行。要是雪天,更是危险,一个不留神就会从高处摔下。

村里都是依山而建,极少见平坦的水泥路,就连经过村口的大巴车,都是一天只跑两趟。

奶奶早早就在村口等我了,见了我十分开心,领我回家后,告诉我给我炖了鸡,是家里散养的鸡,几乎不喂,都是自己早上出门进山找虫子吃的。

做饭都是用的农村土灶,上面架着一口薄薄的大铁锅,浓郁的炖鸡香味从竹篦下散出,勾的隔壁小狗一直在奶奶家门口摇尾巴,犹豫着是否能进来捡块肉吃。

土灶下面是柴火,都是从山里捡的树枝子,几乎每天都要去捡,因为烧水做饭所用的柴禾数量极其大,木柴始终不如煤炭耐烧。

鸡肉特别紧实,或许是吃虫子的缘故,或许是天天自己找食物运动量大的缘故。

总之,早上5点钟,奶奶就起来杀鸡炖肉了。

炖了足足8个小时,到了下午2点,鸡肉才炖好。

那是我从来没吃过的美味,更不是如今一个小时就能炖烂的鸡肉所能比拟的。

吃过了午饭,奶奶要去山里菜园摘点菜,我也跟着一起去了。

午后的太阳有些毒辣,戴着遮阳帽,汗水也不断从头顶流下来。

山区有个最大的不方便之处,就是地非常少,也非常远,它不比平原地带,有大块整齐划一的耕地。

我跟着奶奶走了很久,浑身都湿透了,才到了那个小菜园里。

目测最多三分地,里面种了很多西红柿和茄子以及辣椒。

我想坐在地头休息,发现山里的蚊子就跟成精了似的,不要命地往我身上撞,甚至隔着牛仔裤,都能咬透。

10分钟,就咬了十几个包。

这还是中午,很多蚊子忌惮毒辣的太阳不敢出来,要是太阳落山了,山里的蚊子简直要吃人。

我只得一边到处溜达,一边挥舞着蚊子。

回去的路上,奶奶给我摘了一把野生的椹子,味道甘甜,这似乎是大山唯一的好处了。

短短一个小时的山路,遇到了好几次蛇,有趴在草窝里被晒蔫了的,有挂在树上躲阴凉的。

奶奶捡了一条极其小的蛇,回去丢给鸡,几只鸡很快就在院子里抢了起来,其中两只鸡各自叼着小蛇的一头,死活不肯让这到嘴的美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山里还有一大不便,就是吃水难。

我去的那年,大概是刚过两千年不久,那时村里没有自来水,家里所有的用水,只能去村头的井里去挑。

崎岖的山路,一条扁担,两只摇晃的水桶,喘着粗气努力维持平衡的身影,这幅场景在山里的小路上经常能看到。

家家户户都有储水的大水缸,挑满它,可以用半个月。

我在这里呆了一个星期,手就出茧子了,然而我并没有下地干过活。

仅仅是捡了些木柴,拿斧头劈了些粗树枝,去菜园摘了些菜,手就开始粗糙了。

第一天来时被蚊子叮的包,直到一周了还没有消下去,新的包已经又起来了。

农村房子有些阴暗潮湿,屋里经常可见很多小虫子,虽然没有南方那种会飞的蟑螂,但是经常看到北方那种十几条腿的不知名昆虫,在屋里的角落爬来爬去。

我经常跟鸡一起在屋里对这种腿多爬得飞快的虫子围追堵截。

甚至我也学会了捡条小蛇拿回来给鸡吃,虽然抓蛇时,那种黏腻湿滑的手感吓得心里直打鼓。

已经过去20年了,当初的村子如今几乎没有什么人住了。

生活实在是太不方便,光每天的捡柴禾,挑水,就占据了人非常多的精力,更不要说买点油盐酱醋都要跑很远的地方。

通电也是近20年才有的事,在上个世纪,都是点煤油灯的。

只有豆粒大的火苗,烟却呛人得很。

让生活在现在社会的人去过这样的日子,真是一天都接受不了。

不说什么干力气活了,就光有蛇这一点,很多人就吓得死活不敢住。

李子柒的世外桃源生活,看起来确实很美好,但也就是镜头前这几十分钟的美好了,剩下的,都是偏远农村生活的不易和团队的共同打拼。

只有一个人的话,真的坚持不了这种生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