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菲律宾不止出口菲佣,还出口性产业!连杜特尔特都管不住

国际大视野

2022-02-09 10:09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菲佣,是西方资产阶级的标配,也几乎成了菲律宾抹不掉的国家标签。

海外佣工,至今仍是菲律宾创汇的重要渠道,也一度被视为菲律宾的“国家英雄”。

根据统计,菲佣每年为菲律宾创造80亿-10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以至于菲律宾政府,将劳工输出确立为国家战略。

超过800万的海外菲劳,分布在192个国家与地区,几乎占到了全国人口的十分之一。

而在菲佣群体中,以“海外艺术表演者”出海的服务行业从业者,格外受到关注。

在输入的国家里,她们有另一个称呼:“菲律宾性工作者。”

英国牛津大学“移民、政策与社会研究中心”的资深研究员布里奇·安德森,在其著作《从事肮脏的工作:家庭雇佣工人的全球政治》中,揭示出了菲律宾女人的心酸。

菲律宾是公认的性产业之国——

美国国务院把菲律宾评为亚太地区重要的性工作者的输出国、接受国与中转站。

请注意,菲律宾与性产业链接的身份包括输出国、接收国、中转站。

菲律宾国内性产业的猖獗,相信你多多少少也看到过,2000年前后,菲律宾有30万女性与儿童卷入性产业,其中未成年人大约在6万人到10万人之间。

连菲律宾狠人总统杜特尔特,也对此没有办法,禁是禁不了,只得模棱两可地将之列为合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菲律宾性产业的猖獗,不止在国内,也在国外。

菲律宾的劳务输出,便是以家庭工人为主的低技能劳工、以特殊娱乐行业为主的性产业从业人员。

说白了,一是菲佣,一是菲妓。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菲律宾劳务输出女性占比高达75%、且约64%的海外妇女菲劳在15-34岁之间了。

菲律宾妇女何以堕入烟尘?

核心原因有三:

其一,国内经济发展缓慢、贫困与就业严重不足,日子都过不下去了,只得出海讨生活,被迫误入歧途的居多。

其二,特定市场需求的爆发,尤其是经济较发达的国家与地区的特殊服务业,巨大的缺口,给了菲律宾女性填补进来的可能。

其三,菲律宾政府的半推半就。菲律宾人口超过1亿,人口严重超负荷。尽管性产业在菲律宾国内被深度污名化,但毕竟是创收创汇的产业,也解决了大量就业,菲律宾甚至在劳务输出中,特别划出“海外艺术表演者”,并颁发资格证书,算是量身定制的鼓励了。

菲律宾是一个天主教国家,国内文化保守,禁止堕胎、禁止同性恋,甚至公共场合谈论性,都被视为不宜,却滋长出了猖獗的性产业,可见,吃饱肚子才是一切信仰的根基。

多少菲律宾女人,流入海外风尘中?

日本是菲律宾性产业出口的核心国家。根据报道,在日本的15万性工作者中,大约一半来自菲律宾。

菲律宾女性在日本该产业里,已经占据半壁江山,以至于,日本该行业中有特别的“菲佣服务,”其实已经将菲律宾劳务输出女性烙印上了“舞女”标签。

这些“海外艺术表演者”,在日本的酒吧、夜总会等娱乐场所工作。2004年,“菲律宾海外就业署”的数据表明,70619名海外艺术表演者,在日本工作,一年之后,美国国务院监察与反人口贩卖的年度报告显示,71084名菲律宾妇女以艺人身份进入到日本性产业行业,算是揭开了菲律宾的遮羞布。

“发展行动妇女网络”发布报告称:几乎所有的菲律宾艺人都遭受了经济剥削,如允诺每月的2000美元工资,多数人得到的却只有300-700美元,护照与旅行证件被扣押,人身自由被限制。

日本的“快钱”,看来并不好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菲律宾通过劳务输出,短暂缓解了经济困境,但却造成了更严重的社会问题。

大量中青年妇女的海外迁移,使得社会中妻子与母亲角色缺失,带来了一系列家庭危机和婚恋问题,对于菲律宾的国家形象,也蒙上了致命的黄色纱布。

客观地来说,性工作者是全球化时代国际移民浪潮中,不能忽视的构成。这一特殊产业的产生与存在,与人类阶级社会发展息息相关。

资本的全球化浪潮,无疑助推了这一阴影中的产业,甚至可以说,亚太地区性产业的蔓延与繁荣,正是现代资本主义全球扩张的衍生产业。

菲律宾只是一个侧影,而全貌,则更加惊人。

我们可以理解欲望的存在,但人类文明的底线在于,任何对人的物化、商品化、去尊严化,都是可耻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4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