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书画册页之美

文艺天下

2022-02-08 21:54

关注

书画的装潢,目的是为了便于观赏和收藏,可大致分为挂轴手卷册页三种;

其中,挂轴多悬于壁面,以为居所的装饰,适应纵向的空间;

手卷则是横幅长画,欣赏时置于桌上,边卷边看,宛如镜头移动一般;

至于册页,顾名思义,是将画幅装裱成一页一页,犹如书本,形成画作的集锦,是历来备受文人与鉴藏家喜爱的装潢方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宋李唐「梅斋罨翠图」

册页的画幅比较小,直长者像小轴,横长者像小卷,也有许多近于正方形、正圆、椭圆、葫芦腰,以及拆下来的各种形状扇面等等不一的形式。惟其「小」,所以在构景立意时,往往抓住最重要、最美好的部分,将它完美地表现出来,盈尺之间,画趣画理,发人遐思,引人入胜。

·宋张即之「上问尊堂太安人尺牍」

由于“对开”的特质,一般册页张数多半取偶数,如八张、十二张、十六张,甚至更多成套。而它的基本形式,又可大致分别为三种:

01

蝴蝶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左右翻开,相对折合,画幅中线为折痕,左右展开如蝴蝶两翼,也称折装;

例如董其昌题跋的这套宋元名迹缩画册页,左幅题跋右幅画迹,两帧一开,即是蝴蝶装中的经典;

·「宋元名迹缩画册」仿黄公望山水

02

推篷装

翻看时是上下开合,恰如把篷推起,适合裱装横宽大于纵高的画幅,或者折扇面;

推篷装在清代十分流行,尤其受到宫廷喜爱,例如重装于其时的元人方从义「石径幽探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元方从义「石径幽探图」

03

经折装

当初用于抄诵佛经,故名。通常多幅书画连在一起,装裱完成后可以摊开平放,亦能折成一册;

在中国历代法书名帖中,大量使用经折装潢以便阅览与收藏,例如大名鼎鼎的王羲之「快雪时晴帖」、颜真卿「竹山堂连句诗帖」、王珣「伯远帖」等等。

·经折装「淳化阁帖」

金·李山·风雨山水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山,金朝画家,金世宗大定(1161-1189)中出任汾州节度使,金章宗泰和(1201-1208)间以八十高龄直入秘书监。王庭筠好友。善画山水、树石,师法郭熙、王诜,笔势纵横,若不经意,挥洒自如,不失法度。

李山以「风雪杉松」、「杉松行旅」传世,是极擅描绘荒寒之景的画家,画风因此直追北宋,有南宋画家所不及的气格。这幅「风雨山水」虽是小景,但意境高古、气氛烘托得极佳。虬结的松树逆风挺立,呼应奔腾的流泉,行人蜷缩身躯艰难跋涉,充分体现出北地风雨的萧条景致。

宋·贾师古·岩关古寺

贾师古,南宋绍兴年间(1131-1162)画院画家,梁楷之师。

奇岩耸峙,上盘三松,下荫寺宇城关。岩上覆草浓密,其旁磴道蜿蜒纡曲斜上城关。幅右下僧侣二人负经笈,逶迤而至。结构奇简,山石皴法从李唐脱化而出,用墨浓重,用笔法短捷有力。左下岩角署「贾师古」款。

宋·赵令穰·橙黄橘绿图

赵令穰,北宋画家,宋太祖赵匡胤五世孙,南宋赵伯驹之父。

沿溪两岸,遍植橙橘,平林野岸,水落石出。沙堵之间有鹡鸰双凫,或栖或息,陂湖烟樾,景境幽雅。是幅杰出宋人小青绿作品。

旧谓赵令穰雅美才高,画汀堵水鸟有出尘越俗之韵致。所述与此图有若干似处,或因此本幅为标上赵氏之名。

宋·赵孟坚·岁寒三友图

赵孟坚,字子固,号彝斋居士,赵宋宗室安定郡王。少时游戏翰墨,爱作蕙兰;晚年逃禅,工于梅竹。善水墨、兼白描,画风清而不凡,秀而雅澹。

本幅“岁寒三友”,以水墨描绘松、竹、梅三种植物的折枝。一一二七年宋室南迁,系出安定郡王的赵孟坚,所绘以梅、兰、竹石、水仙等喻清高坚贞品格的题材居多,且不画植物的根部以寓家国飘零。此类题裁向来被引喻为乱世临难而不失其德的高风亮节,赵氏以此自况与南渡后士人情怀正相契合。

宋·蔡京·宫使帖

释文:

京顿首再拜。晚刻伏惟

钧候。动止万福。久违

墙宇。伏深倾驰。

台光在望。

造请未遑。跂引之情。不胜

胸臆。谨启诇候

动静不宣。京顿首再拜。

宫使观文台坐。

蔡京(1047-1126),北宋书法家。字符长,福建人。徽宗朝位居高官,权势甚隆,倾辄旧党。

此尺牍笔意洒脱,字势劲健,刚柔并济,自成一格。明清评论家以人品论书,「苏、黄、米、蔡」四家中的「蔡」,原指蔡京,后世恶其为人,乃改为蔡襄。

宋·梁楷·泼墨仙人

梁楷,山东东平人。南宋宁宗嘉泰年间宫廷画家。嗜酒自乐,不拘礼法,号曰「梁疯子」。

泼墨仙人,除头部外形及五官用细线描绘,通体以豪放淋漓的水墨抒写,笔简形具,充分表达仙人飘逸的气质,虽不求形似,但却神态尽致,情趣浓厚。

宋·马麟·秉烛夜游图

朦胧的幽雾,伴随着鹅黄的月光,轻轻地降临人间。黝黑的短亭、长廊前,一朵朵犹如淡抹着胭脂、醉卧在绿沙中的海棠花们,深深地吸引着屋内主人的目光。他唤来了仆人,点起了蜡烛;在烛光映衬下,他满足地倚坐于亭内,望着这万重绰约如仙的红颜,看得都痴了。

宋人爱花成痴的傻劲儿,是令人称奇,也令人称羡的。其中,又以素有「花中神仙」之称的海棠,最令宋人钟情、痴狂。海棠激发了宋人赏花的热情,不仅不分晴雨,也不分昼夜。古人燃烛夜赏芳华,或为牡丹,或为梅花;但能令宋人「只恐夜深花睡去,高烧银烛照红妆」的,却独独只有海棠。

这幅作品幽雅而又富诗情。高突的短亭与低回的长廊,呈现了宋人园林建筑的典雅;庭园里辽绕的香雾,若隐若现的海棠,既破除了建筑的沉厚单调,也引人萌生置身仙境的遐想。画家马麟对于人物、花鸟、山水情态,有着敏锐的观察与刻划的能力,是南宋了不起的宫庭画家。这幅「秉烛夜游图」上有其名款,堪称是他的存世名作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