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婆月薪3万,每次回家都对我百依百顺,但这种生活让我害怕

夫妻出逃记

2022-02-06 12:48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成功男人的标志是什么?

是有一个温柔漂亮且会赚钱的老婆。

恰好我哥就是这样的男人,在孩子六个月的时候,嫂子出门找工作了,第二天她就带回一千块钱,拿着钱跟我哥说:“老公,我买你一天,求求你休息一天,就当陪陪我们吧。”

嫂子一天只出去了几个小时,就能赚到1000元,细算下来一个月就有3万元的收入。

那是我们全家最开心的一天,也是我第一次认识到嫂子并非池中之物,她嫁给我哥,真的委屈了,我们全家都在想方设法地对她好,弥补那些因为没钱带来的愧疚感。

直到某一天,我在公司看到了嫂子,那丰满的身姿一扭一扭地,一个猥琐的男人从对面走了过来,两人一起进了宾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气得我暴跳如雷!嫂子竟然给我哥戴绿帽子!这谁能忍?!

嫂子之前说她在做一个兼职,这兼职是跟男人去宾馆?这不是出轨是什么!

我掏出电话,给嫂子打了几通电话,都没有打通,一股子气憋着,在我胸膛乱撞,我一定要告诉我哥!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我酝酿了一肚子话,直奔我哥家。

一进家门,我妈从压力锅里舀了一盆子鸡汤出来招呼着我:“回来了啊,快来喝点鸡汤,这特别补,给你嫂子留点,她出去工作了。”

工作?就是那种工作吗?

我怎么都没想到,嫂子居然会是这种人,她为了嫁给我哥,会跟家里绝食抗议,为了博得我妈的认可,在我妈生病的时候将自己的积蓄都掏出来治病,每天洗衣擦身比我这个亲女儿还要好。

实在不敢相信这么好的女人,为什么要对我哥这样?

我摇摇头,悲哀袭来,这么好的嫂子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要是我把嫂子的工作内容讲述出来,我妈该多么伤心,我哥会多么愤怒?

也许事实不是我看到的样子?一切都还没有定论。要不先跟嫂子问清楚,进酒店未必就是干那种事吧。

是的,走进家门的一瞬间,我犹豫了,我相信嫂子是好女人。

2

下午6点的时候,嫂子踩着高跟鞋不紧不慢地回来,跟我打了招呼,又去看了看孩子,随后拉过鸡汤的盆子,自顾自喝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我有意无意地问起:“嫂子,你那么赚钱的工作到底是做什么啊?你觉得我合适吗?”

嫂子一边喝汤一边上下打量我,随后说道:“你... 不适合。”

“那到底是什么工作啊,你怎么知道我不适合呢?”

原本我哥所在的行业,做得不错,房子买的是不错的地段,比较大的面积,相应的,房贷也不低。

可是行业寒冬,大量裁员,我哥失业了,房贷是那样的沉重,我哥一直以为家里的存款尚有许多,可事实是,银行卡里所剩无几。

是我嫂子凭一己之力把整个家撑住的,我不想冤枉她,可也不能任凭我哥蒙在鼓里,就算她什么也没做,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怎么想都不妥。

可嫂子依旧打着哈哈敷衍我,我再继续问,嫂子就表现得不耐烦了,汤勺在盆子边缘磕出很大的声响。

难道这工作真的就是我心里想的那样吗?

一直以来,我心目中的嫂子都是温和、贤惠的女人。

3

我父亲早逝,哥哥比我大几岁,他小小年纪就担起了生活的重担,读到初中就去工作了,那时家里穷,哥哥每一分钱都寄回来,叮嘱我妈多给我吃营养。

我考上大学,我哥比我还高兴,他语气颤抖着,说我完成了他的愿望,当年若不是家里有变故,他本该有更好的人生。

后来我哥娶了嫂子,看着他们牵着手一桌一桌地敬酒,我喜极而泣,终于,有一个人,与他携手同行了。

嫂子人很好,我妈摔跤骨折,她二话不说把我妈接到身边,悉心照顾;我上大学,她时不时给我生活费,让我去买点好的衣服,不要在同学面前太寒酸。

在我心里,她是嫂子,更是长辈是至亲,我打心里敬重她。

可如今我却有些看不透了,嫂子是什么时候变的!这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6年婚姻真的另有阴谋?

我妈察觉了这边的动静,正在询问我,我只能换上一副笑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先瞒住家人。

4

我识趣地闭嘴了,心里的疑惑却越来越大,若是工作正常,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洗碗的时候,我挤进厨房,说要与嫂子分担,我轻轻撞了下嫂子的胳膊,压低了声音,“我今天看见你了,你去宾馆做什么?”

她闪过一瞬即逝的诧异,也仅仅是一瞬而已,随后她换了一副温和的笑容,回我:“你在说什么?”

她还在装,我心里冷笑,若是心中坦荡,为何惊慌?我说出了宾馆的名字。

确认我真的看到了她,她半晌愣在那里,她叹了一口气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么样?你倒是说啊。”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有些哽咽了,我也不想去怀疑嫂子,更不想她去做这种事,唯一能做的就是企图让她停止这种交易。

“我...”嫂子低下头,叹了好长的一口气才说:“我没有出轨。你不懂,我是为了这个家,你哥赚钱辛苦。”

一番话避重就轻,不仅堵了我的话头,还将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忍辱负重的形象。

“其实,我也在为家里赚钱,真的没必要那么辛苦。”我继续逼问嫂子。

可是无论我问什么,她都不肯再说一个字,只叫我别再管了,她有她的苦衷。

这话更激得我怒发冲冠!能有什么苦衷呢?被威胁了还是被敲诈了?

看她进宾馆的样子,气定神闲,更像是主动去的。

就算不是出轨,若是让我哥知道她跟男人进宾馆,不管真相如何,到底是一根刺,以他的脾气,这个家也许就散了!

要不是不想让我妈跟我哥担心,我一定大骂出声!

5

我思考了很久,还是暂时隐瞒嫂子的事情,为了维护好这个家,我必须要拦住嫂子奔向深渊的步伐。

一连好几天,我在公司对面的宾馆都没再看到嫂子,就在我以为嫂子察觉了我的时候,嫂子又出现了。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同样的穿着,同样的猥琐老头在身旁,而嫂子穿着新买的衣服,踩着高跟,气定神闲地走进了宾馆。

我拿起手机,躲过同事的视线,然后一个箭步飞奔过去,在嫂子等电梯的间隙,一把拉住了她。

“嫂子,你怎么在这里呀?”我假装巧遇般打招呼。

看见嫂子惊慌失措,试图甩开我的手,她穿着高跟鞋,与我周旋,自然是讨不了好,这期间猥琐老头一直盯着嫂子的胸看,嫂子今天穿了一件V领的衣服,露出了深深的沟壑,与我的拉扯中,眼看着暴露得更多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踹向猥琐老头,他一副奸情暴露的表情,转身就走。

眼看着老头走得没影了,她生气地推了我一把,嘴里骂我,多管闲事!我俩都不想事情闹大,压着嗓子,在宾馆门口争论。

我气急了,这都是什么人啊这是!刚才拉扯之中,老头一看就是见色起意,见势不对就跑了,这种情夫,她有什么可值得维护的!

她若是执迷不悟,我就要告诉我哥了!

6

可她却说不怕我捅出去,言之凿凿地说若是我哥哥知道了,也会站她那边。

我哑口无言,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啊,凭啥我嫂子笃定我哥知道了也站她这边?难道我哥也知道吗?我哥为了钱,忍受他老婆给他戴绿帽子?我真的懵了,这俩夫妻到底在搞什么啊!

明明是个夏日的傍晚,我却感觉丝丝凉意,我一直以来对嫂子的印象,一下子就推翻了。

那老头的眼神,明显是不对劲。他们开房做什么,用脚趾头也想得出来。我太失望了,曾经他俩是让我相信爱情的楷模啊。

我一想到那个猥琐男人的笑,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嫂子三十多岁,那老头怎么说也有四十多了,看着像个暴发户,肥头大耳的。

我的问话,嫂子始终回复不明。话不投机多说无益,我垂丧着头回到工位,却被告知刚才领导找我了,还看到了我在楼下跟一个女人吵架,因为我无故旷工,被扣了半天工资。

我的胃里像是钻进了一群苍蝇,恶心至极。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无论如何也消化不了嫂子的那句话。

为什么她说我哥哥会站她那边?难道从暴发户身上揩点油,就可以容忍头上的一片青青草原吗?

我哥是个隐忍的人,但他也是个男人,试问,有哪个男人可以容忍,自己的妻子不忠?还是在孩子那么小的时候,搞不好,那孩子都未必是我哥的。想到这里,我打了一个冷颤,无端地害怕起来。

不行,我当下决定,这事必须问清楚我哥。

7

我哥在外面跑出租,我休息的时候,就是他最忙的时候,恰逢过节,我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他都在外面跑,只说接完这一单,就回来。

我惴惴不安地去了我妈那里,嫂子正在哄孩子睡觉,我妈在厨房忙活着。我站在客厅的冰凉地板上,一场暴风雨,眼看着就要席卷这个家,到时候,会不会支离破碎,片瓦无存?

我突然有些怀疑,我是否应该把这件事捅出来。可我还没将这个问题想清楚,医院急促的电话,惊醒了我。

我哥出车祸了,正在医院抢救。

我什么也顾不上了,随意收拾了点东西,就与嫂子奔向了医院,我妈惊慌地将熟睡的孩子抱起,孩子惊得哇哇大哭,一切都是混乱的。

在医院,我看到嫂子急得直跺脚,也看到她抓住医生的衣服,泪水涟涟,求医生一定要救救我哥;更别说ICU昂贵的治疗费用,她二话不说,拿出自己的卡,刷卡交费。

我哥病情平稳后,是她,守在我哥床前,没日没夜地,给我哥擦拭身体,跟他说话,直到我哥醒来,她喜极而泣,手足无措地给他端茶倒水。

俗话说:患难见真情。

此时的嫂子,像一座山一般,守护着我哥。也许,她对我哥哥的感情,比我想象的要深,此时她又回到了我熟悉的那个样子。

我看着我哥熟睡的脸,心里有根弦突然松了松,也许,我嫂子真的是在为这个家努力?那是不是我想的这样?

可那个猥琐男人色眯眯地看她胸部的表情,时不时浮现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如今这情形,我哥尚未恢复,若是事情捅出来,他受得了这种刺激吗?

我只能将这事狠狠地咽下去,我跟嫂子说,若是以后不再做对不起我哥的事,这一页我就揭过不提。

许是我哥的样子勾出了她的愧疚,她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一块石头哗地落了地,我哥的情况也一日好过一日,我每天下了班就去看他,偶尔听见他与嫂子在病房里说着体己话,我心里踏实了许多。

8

就在我以为一切都在好起来的时候,一个惊雷正在路上,缓缓而至。

有一天我哥手机欠费了,当时我正在打水,就拿了我的手机来充值,又因为想看孩子的照片,点进了相册,看到了我拍的嫂子进宾馆的照片。

当时我哥的心情,大概是晴天霹雳,可他按捺住了求证的迫切,拿了嫂子的手机,想要抹去自己那个可怕的念头。

嫂子的微信,有个可疑的好友验证消息,刚好被我哥看到了,他顺藤摸瓜,看到了那许多的转账记录,又假装嫂子与那人聊天,看到了发来的不堪入目的信息。

一场战争,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我哥声嘶力竭地质问嫂子,为什么要做这些事?!嫂子跪在地上,涕泗横流,哭着喊着说对不起。

她说自从我哥失业了,她又刚生完孩子,没有工作,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我哥身上,太难了,孩子的纸尿片,一家人的吃喝拉撒,还有我妈那时不时要去一趟医院的身体。

每天一睁开眼,就是钱如流水一般,家里样样都需要钱。

她想替我哥分担,可带着个要喝奶的娃娃,又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呢?

无奈之下她听说奶水也可以赚钱,她带着一腔正气,入了行。

她在网上卖过冻奶,挂了好几天,卖出去几箱,可这毕竟是杯水车薪。

直到有一天对话框里弹出一个消息,要求同城直接喂奶,价格相当可观。她忐忑了一宿,最终还是决定赴约。

她原以为是给孩子喂奶,到了宾馆,才知道是给成年人喂奶,网上流行着一个谣言,说成人奶有许多特殊功效,可以美白还能延年益寿,因此诞生了一个行业,叫成人奶妈。

钱已经收了,她心一横,撩起了上衣。所幸这次的男人,还算老实,喝完转了余款就走了。

她坐在松软的床上,底线也深陷下去。

做成人奶妈,轻轻松松就能赚到一般人一个月的收入,还不用突破自己的底线。她想着,自己只是凭本事赚钱,这应该不算是出轨吧。

9

可是她忘了,人的欲望,会节节攀升,总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一旦接受了底线的波动,打破底线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那阵子,她说她在做兼职,全家都支持她。看着手机上好看的数字,我哥乐得咧嘴笑,直夸她是贤妻良母,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每一个人,对她都是那样的信任,我妈任劳任怨地带着孩子,我哥常常在外面,回到家倒头就睡,从没想过,她的手机里,有一个秘密正在发酵。这让她飘了起来。

若不是我碰巧看到她,我哥到今日恐怕还蒙在鼓里。

终于有一天,她突破了底线,拿到了一笔钱。却不知,不自爱的人,总是容易吸引一些苍蝇臭虫。

约她的人,总有些欲求不满的人,他们加她的微信,发一些不堪入目的信息,想要发展情人关系。她怕,删了好友,拖进了黑名单。

可她没想到,好友拖进了黑名单,并不是一劳永逸,只要移出黑名单,里面的聊天记录依然还在。

我哥在我的手机里挖了一个突破口,越挖越大,直挖到婚姻的根基都空洞,直挖到家里最后一块遮羞布都漏风。

嫂子说完这一切,瘫坐在地,我哥黑着脸,站成了一尊雕像,病房里气压低得可怕,我妈抱着侄子低头落泪,孩子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焦躁不安地动来动去。

我哥缓缓坐下,拉了被子,背对着嫂子躺下了,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他弓着的脊梁微微颤抖,我知道,他哭得很隐忍。

10

那之后,我哥一句话也没有跟嫂子说,嫂子在家的时间多了,她换了手机和号码,想要从头开始。

她每日尽心带着孩子,哥哥痊愈后又开始早出晚归,两人的交集极少。

偶尔见面,哥哥大部分时候都是沉默的,就像两条不得不交叉在一起的线条,身体的每一个段落都在说着尴尬。

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这事,我也做不了主,也不知道该如何劝人,又劝谁。

没多久,我哥召开家庭会议,嫂子在一旁小声哭泣。

我哥平静地说:“他要和嫂子离婚了,孩子他养,他会努力赚钱的。”

我妈听了叹了口气,而我心里也五味杂陈。

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再苦再难,也能熬过去,我嫂子看似逼不得已的行为,却是破坏家庭的导火索啊。

总之,我哥是我最亲的人,嫂子虽然人好,但做错了事,就得承担对应的后果。无论经济情况如何,这都不是挑战道德底线的理由。

2014年的时候,有记者暗访过“人奶交易的会所,一些自称为宝妈的人利用社交平台以每袋几十元的价格出售冷冻人乳。

而进行交易的数量高达3.2万用户,货品也是供不应求,不仅是人奶直线输出,更将这个行业发展成“灰色交易”,提供上门直饮母乳。

许多人都经受不住这样的诱惑,抱着自己的孩子吸也是吃,别人吃也是吃,何况才几分钟就可以获得钱。

在诱惑之下,人奶交易直接变成了“奶妈服务”,从喂养婴儿到直喂成年人,还给自己灌输赚了钱也不损失的心态。

其实,稍微动手查一下就知道,母乳并有什么神奇功效,它的蛋白质含量在2 %左右,比牛奶略低,超过90%的成分都是水,且直接饮用他人母乳,是非常不卫生的,因为无法排除传染性疾病,人人都盯着乳而来。

在商人的逐利本性之下,女性正在被物化,将他们的身体做成交易。

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传播上,我们必须认清道德,坚决消灭这种行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