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胶州西南乡旧事——发生在胶州西南乡的真实故事……

subtitle
胶州西南乡

2022-01-28 19:02

关注

编者按:近几年来胶州西南乡的聂永昌,在到全国各地讲学,从事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考试培训之余,深入采访挖掘了胶州西南乡过去的故事,命名为《西南旧事》。现转发其中的《迟到的通知书》,以飨读者。

迟到的通知书

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在作品《安娜·卡列尼娜》中曾讲,“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有很多想得却得不到的东西,但又无可奈何、望洋兴叹。

和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大部分中国农村一样,我村里面这对老梁夫妻,也是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人,缺吃少穿,孩子几年都添不了一件新衣服,他们两个更是能省则省,一年到头不舍得吃点猪肉。尤其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生活重担扛在肩,老梁两口子不但有自己年迈的父母需要赡养,并且还有一对儿女要抚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人的苦,怎么着都能挨过去,关键是孩子怎么办?说起来这对子女,让老梁夫妻既骄傲又无奈。大的叫梁红,小的叫梁青,两个孩子还是双胞胎,是同一天出生的,姐姐比弟弟早出生两小时,所以小的时候弟弟常“不服气”,认为这个姐姐和自己同学中大好多岁的姐姐相比,算不上真正的姐姐。两个孩子挺争气的,学习很自觉,成绩也好,在学校经常被老师表扬,从来没让两口子操心过,所以村里不少人羡慕地说:“你们两口子以后就跟着两个孩子享福吧!”

时间跑起来像野马,一刻不停。转眼就到两个孩子上高三的年纪,两个孩子学习都非常优秀,按照平常的状态来看,应该都能过本科录取线。但是让老梁夫妻犯愁的是,以目前的家庭经济状况,撑死了只能供给其中一个孩子上大学。在这年的高考前夕,夫妻二人彻夜难眠,最终想到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

这天到了学校放假,中午老梁的媳妇小心翼翼的做了两个荷包蛋,给姐弟俩一人一个,这是家里平时难有的“奢侈”。母亲喊着多吃点,并不停的往两个孩子碗里夹菜。但父亲却非常沉默,眉头紧锁的抽着烟,犹豫很久,还是开口告诉姐弟俩:“今年考大学你俩肯定都会考上,但依我和恁娘的能力,最多只能供应一个大学生,我们有个想法,谁的通知书先到,就让谁去上学,让上天决定,你俩看怎么样?”只见梁青、梁红盯着碗里的饭,不敢抬头看父亲,考虑了很久之后,异口同声说道:“大大,那就这么定了吧”。

高考成绩出来了,不出意外,两个孩子都通过了,他们姐弟俩内心忐忑的在家等待通知书,那种感觉非常煎熬,时间也格外漫长。

这天中午,在家吃饭的一家人,听到了邮递员的呼喊:“梁大叔,你家有封信”。母亲跑出屋接过了信,原来是儿子的通知书率先到了,儿子喜极而泣,录取他的是邻省最好的大学,父母也激动的抱着他。而梁红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回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父母去送饭也不吃。她感觉自己的人生从此黯淡了。

又过了三天,姐姐的通知书,也被妈妈从门口邮寄员手中取回了家,录取她的是省会的一所师范学校。如果她能去就读的话,将来至少能分配到学校里面,当个老师,在那个年代也是吃“国家粮”的好工作了,但是现在这一切只能成为幻影了。父母面带惭愧的走进女儿的屋里,告诉她:“爹娘没本事,对不起你了,但是我们实在是没办法呀!”女儿咬咬牙,但眼泪还是止不住的从脸庞流淌下来,她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呀!老天爷你太不公平了啊!”。

这年九月,梁红再也没有迎来开学的仪式,她到了镇上的一家纺织厂,成为了一名纺织工人。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四年时间过去了,她在车间里面认识了邻县高密柏城的小伙,两个人很快结婚有了孩子。而弟弟在大学毕业之后,因为表现优异,所以直接留校进了校团委工作。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春节的时候,当她和弟弟都回到家,她也会时不时的想,如果当年是自己去上大学,今天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中国人讲,“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因为长期的操劳,母亲得了肝病,在医院里面治疗,花钱如流水。看着病床上的母亲,看着焦虑的父亲,梁红感觉父母老了更多,又想着弟弟在外省,回来不方便,自己便经常到医院来陪护。这天父亲便让梁红回家取存折,并叮嘱存折在东屋衣柜的木箱子里面。

母亲是个仔细了一生的人,梁红回到家,打开箱子,就看到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她从嫁到这个家里之后的各种老物件,她和父亲的结婚证,房屋产权证······再翻下去,看到了当年寄来录取通知书的信封,思绪又被拉回到多年前的那个夏天。信封上面的邮戳引起了她的注意,当年自己只是见到了录取通知书,并没有见到这个信封,上面的日期清楚的写着8月15号,虽然时隔多年,但是自己明明记得自己拿到通知书是8月19号。而装弟弟通知书的信封也被压在底下,上面则赫然写着8月16号。梁红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拿着两个信封发疯似地冲到了医院的病房里面。

“大大,那年我和弟弟的通知书到底是谁先到的?”梁红几乎是怒吼着问道自己的父亲。父亲被这突如其来的质问击溃了,结结巴巴半天也说不出话来,羞愧地低下了头,不敢看自己的女儿。

空气仿佛凝固了许久,再看父亲已经是眼泪止不住流出来。“红啊,大大对不起你!”原来当年父亲虽然嘴上说着谁的录取通知书先到谁去读书,但还是私心作怪,愿意让自己的儿子梁青光耀门楣。所以他找到了经常去村里送信的邮递员小李进行了安排,如果儿子梁青的通知书来的早,那么就正常送,但如果女儿梁红的通知书到的早,就搁一段时间,先送自己儿子的通知书。正是在这种安排下,梁红的命运被改写了。

确认真相的梁红,崩溃似地跑出了医院,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和父母来往过。父母几次上门都被她拒之门外。只是后来托人给自己的父亲带了一封信。“大大,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当时我知道咱们家里困难,但是手心手背都是肉啊,我也是你和我娘亲生的,你们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考虑过我的将来和感受吗?”父亲看后,老泪纵横......

两年后,父亲去世,到去世前再也没能见到自己的闺女梁红。

编辑:赵锋

图文:聂永昌

版权声明:文中图片均转载自网络,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经检索,无法确定原创者,故未标明作者。分享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无商业用途。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编辑做删除处理,原创作者可联系我们予以公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