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山西黑老大敛财12亿,7次减刑出狱时致高速堵路,最后被妻子举报

subtitle
南宫钦文史

2022-01-28 16:06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旦有人践踏法律,他就会受到法律的惩处。

而在吕梁大地,曾有一位名为“小四毛”的黑社会分子,在犯下大罪后,竟然把服刑当成了游戏,将监狱当成了招待所。

然而善恶终有报,“小四毛”最终得到了法律的严惩,而那群纵容他的害群之马也被绳之以法。

从小就爱惹是生非

如果你不知道“小四毛”任爱军的模样,当你在大街上看到他,看着任爱军白白净净的长相,斯斯文文的气质,你绝不会将黑社会一词与他联系起来。

然而这个看起来待人谦和的斯文人,手上沾满了血和罪恶。

1967年,任爱军出生于山西太原。在小时候,长辈都很喜欢长相白俊的任爱军,然而在成长过程中,任爱军却喜欢上了打打杀杀的生活。

在读书时,他就喜欢和社会上的流氓拉帮结派。欺负同学,坑蒙拐骗这样的事情,他可没少干。

喜欢在学校惹是生非的任爱军,自然无法潜心读书。在16岁时就离开学校后,任爱军正式成为了流氓团伙中的一员。

然而在混社会时,任爱军却没有其他流氓的粗横无礼,他非常崇尚“先礼后兵”的做事风格,讲究点到为止。

这让他在流氓中显得颇为不同,这也让他迅速引起了许多“大佬”的注意,也招到了一些“小弟”。

就在任爱军“声名鹊起”时,在21岁那年,任爱军因为与别的“帮派”打群架,首次被拘留。

在此后的几年中,受到惩罚的任爱军不仅没有收手,反而更加嚣张,不断通过暴力方式抢地盘,同时还做一些敲诈、勒索的勾当。

首次入狱后毫不悔改

1994年,警方通过专项行动,将任爱军抓获。因为犯下抢劫、故意伤害等罪行,法院判处他6年徒刑,这是他首次入狱。

在狱中的任爱军对自己的罪行依旧没有悔改,经过思考,他得出了:自己之所以入狱,是因为自己结交的人层级太低的荒唐结论,如果结识的人层级高,自己首先要成为“老板”,这样才能让人看得起你。

而这个结论,直到今天仍在影响着他。

在某些看守人员和监狱管理人员的帮助下,任爱军在监狱内的表现评价一直都是优良,而且他还有许多“立功”表现(当然,任爱军在监狱里的表现绝对算不上良好),这让他的刑期一减再减。

1996年9月,任爱军提前出狱。

一度成为山西黑道的风云人物

首次出狱后,任爱军先在山西消失了一段时间。他消失的原因不是想重新做人,而是想要做“大事”。

他先是变卖了一些,然后悄悄前往缅甸,花高价在那里购买了一批枪械和弹药。

在将这些武器运回山西后,“手里有枪,心中不慌”的任爱军再次在山西活跃起来。

虽然任爱军此时才27岁,却已经是“混道上”十余年的老江湖。他改变了以往直接打砸抢的方式,通过开办企业掩护自己的犯罪行为。

而在获得大量不义之财后,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和出狱人员开始纷纷投靠他。

在出狱后的短短几年间,任爱军已经闯出了名气,成为九十年代山西有名的黑社会老大。

当时山西人总结了这几个黑社会老大,还编了句广为流传的顺口溜:“一丁二伟曹三胖,四毛五拐六和尚”,其中的“四毛”,就是任爱军。

90年代末,山西的黑恶势力头领在公安机关的严厉打击下纷纷落网,没有落网的那些人,也因为仇家的报复或者内部争权夺利而身亡。

而任爱军因为善于隐蔽,加上积极结交某些官员,受到庇护,暂时躲过了这些追查。而因为失去了“竞争对手”,任爱军及其团伙在山西更是肆意妄为。

在2000年左右,任爱军公开设赌场,纵容手下去敲某些老板的“竹杠”,另外还以“入股”为口号,强占了许多酒店、矿山等资产。

另外,任爱军还帮人“解决麻烦”,只要是给他送钱,他就会让手下小弟执行送钱人的指令。无论是殴打还是致残,只要钱到位,任爱军都会解决。

在那个时期,任爱军极为狂妄,他曾放出“踏平山西”的豪言,还声称“能治自己的人还没生出来”。这些狂妄至极的言论,在今天看来让人异常气愤。

通过保护伞 在监狱里横行霸道

通过这些手段,任爱军获得了大量财富,也引起了公安机关的注意。2003年,任爱军再次被抓捕。在经过法院审理后,任爱军被判处无期徒刑。

再次入狱的任爱军依旧我行我素,而在外人看来,他根本不想服刑。

据检察机关的资料显示,任爱军在监狱里住的是单间,这个单间可以自己做饭,还有电脑可以上网。

更让人咋舌的是,任爱军的一些朋友平时可以到单间里一起跟他喝酒。

即便是已经被如此“照顾”,任爱军依然毫不知足,在监狱里的任爱军根本不服从管教,他基本不参加劳动,还经常带着一群小弟在监狱里耀武扬威,谁敢不服就对谁拳脚相加。

曾有一位名为王敏的人,此人曾和任爱军一起在汾阳监狱服刑。

有一天任爱军的马仔翟某因为喝酒在监狱里闹事,王敏出于好心阻止了翟某。

任爱军得知此事后大怒,他觉得王敏此举是打了他的脸。在当天夜里,任爱军在看守人员纵容下,带着一大群人暴打了王敏。

王敏事后觉得委屈,就向汾阳的监狱长反映了此事。

监狱长对王敏表示“一定给他合理的解释”,事后就不了了之。

王敏出狱后不断举报任爱军,依然没有任何结果。觉得投诉无门后,王敏就作出了自焚的过激行为。

然而王敏此举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重视,反而给自己留下了残疾。

被减刑 出狱时场面热闹

任爱军在监狱里不断犯事,还要给他办减刑材料,这让给任爱军当保护伞的某些官员感到非常头疼。

因为减刑需要公示,为了让任爱军减刑的公示不受人非议,这些官员不断调换任爱军的服刑地点。

从2003年至2013年,任爱军不断换监狱,几乎把山西监狱都住了一遍。事后有网友调侃道:“铁打的监狱,流水的任爱军”。

然而就是靠这样的操作,山西监狱局某些官员大量伪造任爱军在服刑期间的“表现优良”材料,因此获得了大量奖励积分。

在这些弄虚作假“立功”材料和奖励积分的基础上,有关方面在10年时间里,竟然让任爱军获得了6次减刑。

这种前所未有的减刑力度,体现出当时山西监狱系统内部让人害怕的腐败程度。

2013年6月,在服刑了10年2个月后,任爱军再次出狱。

在出狱那天,让人惊叹的事情再次出现。

在得知任爱军出狱的消息后,很多流氓都带上了彩带、鞭炮等物品,准备到监狱门口敲锣打鼓“迎接”任爱军。

为了不让任爱军出狱时太过张扬,监狱方面特意在半夜3点才带他出监狱,为了不让任爱军的小弟们挤在监狱门口,监狱的领导亲自带十几个狱警开车将他带上高速,然后在一个高速口把他放了下来。

而任爱军的小弟们开着奔驰、路虎等豪车,早已在高速上等候,当看到任爱军后,这群人敲锣打鼓放鞭炮,场面非常热闹,这种情况甚至让高速路堵车。

再次出狱后,或许受了“高人”点拨,任爱军把主要活动地点从太原转移至吕梁老家和澳门,为人也很少抛头露面。

虽然表面上低调了一些,但任爱军的手下们却在老大出狱的鼓励下,变得更加疯狂。

出狱后变低调 但行为非常“高调”

在出狱后几年后,任爱军除了继续开设赌场,抢占煤铁矿,还将手伸进了房地产和棚户区改造这样的项目。

因此在短短三年间,以任爱军为首的团伙,获利高达10亿元。

虽然任爱军在某些腐败分子的庇护下,又过了几年逍遥的日子,然而山西监察部门一直在关注任爱军团伙的举动,不断收集其犯罪证据。

任爱军第二次出狱后,他觉得自己能够出狱是“神灵保佑,是命硬”,因此他在个人私生活方面更加糜烂。

除了继续黑恶勾当,任爱军还染上了毒瘾,一旦发现身边有姿色的女性,他都想要与之亲近。

任爱军的疯狂,让他的身边人感到反感,连他的妻子对他也是忍无可忍。在被妻子发现与她有染后,任爱军与妻子多次发生争吵。

其实任爱军能多次获得减刑,都是因为妻子在幕后的走动。然而对于一个对自己不离不弃的妻子,任爱军却嫌弃其人老珠黄,甚至跟妻子提出离婚。

通过辛苦调查 “小四毛”终于落网

眼见任爱军如此嚣张跋扈又忘恩负义,任爱军的妻子忍无可忍,她在收集相关材料后,主动赴京向中央举报了任爱军团伙的黑恶行为,还有任爱军被各腐败分子运作减刑的事实。

根据任爱军妻子提供的材料,公安等部门迅速出击,各部门成立了专案组,专案组办案人员在调查之初,却遇到了一些困难。

对于当地老百姓而言,每当提起任爱军名号,都会让人噤若寒蝉,很多人甚至连“小四毛”这三个字都不敢提起,更勿提讲述案情了。

而任爱军在第二次出狱后,多为幕后指挥和电话指挥,因此很多案情的证据也很难采集。

为了铲除任爱军及其团伙,办案人员没有灰心,他们耐心劝说受害者,在办案人员的坚持下,很多受害者最终开了口,这加快了收集证据的进度。

而在另一边的办案人员一直在监控任爱军及其同伙的行踪,等待最佳抓捕时机。

2018年春节前,侦查人员发现,任爱军这段时间似乎发现了什么异样,行踪不再按照寻常轨迹,让侦查人员越来越难捉摸。

很快,侦查人员得知消息,任爱军将前往三亚过年。如果让其去省外活动,很可能会让任爱军趁机脱离监视然后潜逃。

而此时专案组已经掌握任爱军一案的关键物证和人证,此时收网时机已经成熟,因此专案组领导下达了“春节前一定要将任爱军抓捕归案”的命令。

为了惊扰任爱军在山西的同伙,专案组决定等任爱军到达三亚后再行抓捕。专案组扮成游客,分乘2辆车从山西一路跟踪两千里,一直跟着任爱军到达三亚。

2018年2月9日晚,任爱军到达三亚后入住某小区,办案人员随后将该小区进行布控。

到第二天凌晨六点,趁着任爱军睡觉时,民警成功将其抓获。

任爱军完全没有想到办案人员会如此出人意外,在他到达三亚数小时后就将他逮捕。

而在任爱军被捕后不久,山西各地的办案人员分头出击,任爱军团伙的主要成员纷纷落网,这个为霸山西十多年的恶势力团伙在一日之内就被铲除。

这个团伙及其保护伞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在审讯时,任爱军等人依然猖狂,任爱军及其骨干在接受审讯时不仅不配合,很多参与审讯的办案人员都会受到匿名电话的威胁。

即使如此,办案人员顶住了压力,坚持审讯。

在堆积如山的证据面前,任爱军及其团伙骨干只能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而给任爱军团伙提供保护的腐败分子们也都现出了原形。

经过审讯,给任爱军团伙提供帮助的工作人员为91人,这些人多半来自于山西省监狱和公检法系统,其中包括担任过山西监狱系统一把手的王伟,山西省检察院原副巡视员贾文声等四名省级干部。

任爱军最终被判处无期,他的同伙和背后的保护伞都得到了应有的审判。然而任爱军案引发的震荡和思考,依然值得人们思考和警惕。

任爱军案背后是山西公检法系统内部的塌方式腐败,为了不再让这种现象再次发生,需要一套完善的监察监督机制。

参考资料:

山西任爱军案三个小故事 高检网

山西省纪委监委严肃查处任爱军违规违法减刑案涉案人员 黄河新闻网

全国扫黑办:任爱军涉黑案违规减刑出狱涉保护伞93人厅官达7人 南方都市报

刚刚!任爱军等人重大涉黑案一审公开宣判 中国经济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