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为什么哈贝马斯的思想如此重要?“交往”两个字背后的深层次内涵

subtitle
小播读书

2022-01-28 15:50

关注

大家好,这里是小播读书,今天我们继续介绍当代著名哲学家,哈贝马斯的哲学思想。前面我们对哈贝马斯的生平做了简要介绍,也提到了哈贝马斯哲学中的两个关键词:交往和理性。今天我们就从“交往”讲起,今天我们介绍两点:为什么哈贝马斯要突出交往行为的重要性,以及哈贝马斯交往理论的思想起点是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首先,我们看看,为什么哈贝马斯要突出“交往行为”的重要性呢?在哈贝马斯看来,交往的行为是为了增进理解,增进理解的目的是为了达成一致,形成共识。所以,我们反过来看,哈贝马斯之所以重视“交往”,其背后的原因是因为人们达成“共识”越来越难。

前面我们介绍了,哈贝马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环境中长大,在二战结束后,经过了两次战争的洗礼,人们还没有从战争的阴霾中走出来,紧接着的美苏冷战又给世界蒙上了一层不安的阴影。而且哈贝马斯就生活在美苏斗争的核心,当时的德国。在这种大背景下,很多人对人生失去了希望,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嬉皮士运动、摇滚成为了年轻人的精神寄托。以哲学家萨特为代表的存在主义受到了人们的追捧。以霍克海默和阿多诺为代表的法兰克福学派,也对当时的西方资本主义进行了激烈的批判,以福柯德里达为代表的解构主义开始流行。

在这些看似不同哲学思潮的背后,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对单一价值体系的否定,对普遍共识的瓦解,对集权主义的批判。存在主义提出了“存在先于本质”的口号,确立了人的主体地位和第一性位置,每个人都被赋予了解释和构建意义的权力,存在主义强调个体的权力和自由。法兰克福学派哲学家阿多诺借用“否定的辩证法”激烈批判“同一性”,对普遍价值追求进行瓦解,对启蒙理性进行批判。

以福柯和德里达为代表的解构主义,则批判了西方2000多年的哲学传统“逻各斯中心主义”。在这些哲学思想的背后,我们都可以看到早一批非理性主义哲学家,尼采和叔本华的影子,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一时期的西方哲学都继承和发扬了尼采的非理性主义哲学,自从尼采喊出“上帝死了”,提出“超人哲学”之后,西方人共同的价值追求被逐渐瓦解,统一在上帝之上的精神纽带被解开,共识变得越来越难,冲突变得越来越频繁。

在这种背景下,哈贝马斯提出了“交往行为理论”,突出“形成共识”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这可以说为当时灰暗的西方社会来了一抹亮色。分裂和对抗没有出路,合作和共识才是我们应该追求和努力的方向。这就是哈贝马斯交往行为理论越来越被重视的一个原因,也是哈贝马斯哲学理论独树一帜的地方。其实,世界正在走向分裂和对抗,这种趋势其实在今天也并没有停止。今天在全球范围内,各种经济、文化、政治和军事冲突依然不断,自说自话变成了常态,共识越来越难以达成,而这或许就是,我们这个时代非常需要哈贝马斯哲学思想的原因。

好了,我们用一点时间大致介绍了哈贝马斯交往行为理论提出的背景和意义。接着我们来看今天第二个要点,哈贝马斯交往理论的起点。其实哈贝马斯早期的哲学并没有直接聚焦于“交往”这个词,他出版的《交往行为理论》也是上个世纪80年代,当时福柯和德里达的解构主义比较流行。

我们要深入理解哈贝马斯的交往行为理论,需要从他的教授资格论文《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讲起。这是哈贝马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作品,也是他的早期代表作。这本书发表于1962年,内容主要是对当时霍克海默和阿多诺批判理论的建设性批判。这本书里面,哈贝马斯就把焦点放到“公共领域”,在哈贝马斯看来,“公共领域”就是一个相互交流和达成共识的空间,这里就是哈贝马斯交往理论的起点。

我们前面介绍过阿多诺的批判理论,他的批判理论核心关键是对“同一性”的批判,阿多诺批判了自启蒙运动,西方哲学对“同一性”的偏爱和对理性的崇拜,而哈贝马斯则相反,对启蒙理性进行了肯定。在书中,哈贝马斯分析理性的公共领域是如何产生的,它们是从沙龙、俱乐部、咖啡馆这些18世纪欧洲文艺性公共团体中诞生的,在书中哈贝马斯也描述了公共领域,逐步走向衰落和瓦解的过程。

在哈贝马斯这里,公共领域是一个概念也是一种意识形态。公共领域是一个提供给人们参与理性讨论,以求得真理和共同善的空间,是一个充满理性、开放、包容、平等和自由的空间。通过公共领域这个概念,哈贝马斯其实也提出了一种平等开放包容的交往理念,只是当时还没有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

但从19世纪到20世纪,这个美好的乌托邦式的“公共领域”逐渐走向了衰落和瓦解,主要是由于资本主义不断发展,资本主义大公司逐渐垄断了报刊杂志的发行,掌握了话语权,真正开放平等和自由的公共领域,开始失去了批判的功能。

按哈贝马斯的说法,“公共领域”不再是孕育理性观念和可靠信仰的温床,而是变成了被操纵、支配民意的舞台。虽然在启蒙理性上哈贝马斯和阿多诺有巨大的分歧,但是他们对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是一致的。哈贝马斯继承了法兰克福学派的观点,认为美国的垄断资本主义和福利国家自由主义最终会导致个人自由的萎缩,最终会让整个社会变得越来越脆弱。

早期哈贝马斯对公共领域之所以感兴趣,一方面是当时社会环境的影响,一方面是当时法兰克福学派的影响,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哈贝马斯把公共领域视为民主政治的母体,视为道德价值观与认识价值观的基础,这些价值观能够培育理性、思辨、自由、平等和追求真理的精神。哈贝马斯推崇的是:在公共领域中,在平等主体之间展开自由而理性的对话和交往,并且哈贝马斯认为这是完全可能的。这其实是哈贝马斯和阿多诺,以及和福柯和德里达解构主义思想的主要区别。

阿多诺对美好的社会前景持悲观态度,阿多诺批判理论的目的,是想赋予每一个一种能力,一种完全彻底的“否定”的能力,让他们避免被整合到资本主义社会必然出现的“同质化”趋势中。而福柯则好像对所有制度都持高度怀疑的态度,他们的哲学虽然极具批判性,但是他们的哲学是极度悲观和消极的。而相反,哈贝马斯虽然也批判社会现实,但他对人类社会的未来是保有信心的。虽然在当时普遍悲观的大环境中,哈贝马斯的哲学显得有些另类,但这或许也是他的哲学重要的原因。

好了,今天的内容就是这些,下一篇文章我们开始介绍哈贝马斯著名的“交往行为理论”究竟讲了什么。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关注小播读书,我们下一篇文章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