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从杜新枝的三个第一句中,我们听不出错换应该为偷换的韵调吗?

subtitle
希望星晨

2022-01-28 10:28

关注

虽然错换人生28年事件时隔久远,但是并不复杂 ,要弄清来龙去脉,只要各方都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 是完全可以水落石出的。

尤其是,经过918庭审后,我们得知当事人还健在——四朵金花活得非常滋润,语言表达能力、记忆能力并没有丧失,而且非常强;什么“已经过世了',"逃到了国外无法联系",“得了重症不能出庭”都是假话,她们应该是知情者,她们健在,在就容易破案——如果民转刑 了的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再者,现在科技高度发达,已经进入了大数据时代,想在茫茫人海中查到任何一个当事人、知情者易如反掌,“找不到人证”根本不能当借口了;可以说除了受害者之一的姚策撒手人寰了,其他人都可以找到,比喻我们都知道与案件有重要关系却没有出席庭审的郑引,目前在北京等!

人证并没有灭失。

虽然物证不齐全,尤其“病历”存在缺失、篡改现象,但是一旦立案了,运用科学侦探手段、稍加推理进行复原并不是什么难事;如手环的问题,纵使真的找不到同年同医院的手环,但是,只要同时期在这个 医院的产妇都有手环,那么可以肯定,姚策、郭威当年也佩戴了手环——因为,谁也不敢违反国家的规定。

而犯罪嫌疑人并非法力无边的妖魔鬼怪,既不是财大气粗、富可敌国的商界巨子,也不是权势倾天、红极一时的“父母官”;比喻,按理说认亲难度是非常大的,但是,经过DNA检证后,没有人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公开明显白撒泼了,几乎是报告出来后 ,姚策、郭威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谁也不敢通过行政手段干预此案!

只是,犯罪嫌疑人肯定会干扰调查进程,但是其手段无非是耍无赖、搞恐怖活动罢了,而在法治社会这种方式生发的力量微乎其微、极其有限!

元旦以后开封大舅妈节莉母女罹难,有人认为与许妈追查真相有关,许大舅本人也说与错杀案有联系;他们的意思无非是说有人想通过谋杀手段来恐吓、威胁许妈,阻碍28事件的调查进程,我是不敢苟同这个 说法的。

如果要恐吓许敏,人家肯定会在姚家、田家、郭威家人身上下手,这样才有明显效果;李莉与许大舅分手后,在法律上讲,与许妈已经没有任何亲情关系了;人家铤而走险、赔上自己的性命谋杀她来震慑许敏显得非常愚蠢——反正自己 是要赔偿上性命的,为什么不找打掉“出头鸟”呢?

尤其是,我国的社会秩序稳定,治安环境良好,此类的阻止方式以前不并多见;所以,是没有人能够真正运用任何手段来阻止调查28事件真相的——哪怕孤注一掷、赔上性命。

918开封庭审后,错换28案的真相几乎呼之欲出了,目前只缺少官方的权威性定论;可以说并不缺少人证、物证——也就是说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在经济发达、科技先进、法制井然的中国并不是难事!

纵观整个28案发展过程,淮河医院、郭家都是想以错换就是错抱来定案的;一审时开封鼓楼区法院也是这样的态度;因为把错抱归结为管理混乱、制度不完善、工作失误就可以息事宁人了。

这样一来,淮河医院的“太子勇”、“四朵金花”和杜鹃鸟都可以不担责或者少担责了,官方也省事多了——只要淮河医院再拿一笔钱安慰好许妈姚爸,这事就尘埃落定了。

但,许敏不容易搞定,在9.18庭审后,她发了一篇博文,对那些隐藏在黑暗角落,无端造谣、诽谤、污蔑和伤害自己与家人的魑魅魍魉给予了警告,她在文中写道:

我虽柔弱,为母则刚。追寻我儿子被换的真相是我的合法权利和应尽责任,无意于侵犯任何人的利益。是谁在害怕?是谁在阻挠?是谁在设置一道又一道障碍?路虽远,道且长,我将用生命去丈量!

表达了自己追求真相的勇气与坚强决心,以她后来的举动看,赔偿金钱是不能让许敏放弃追求真相的行动的。

开封大舅到杭州维权遭受了金果儿的暴力,浔阳云昊守护许妈的九江房产被打进了医院,国民好儿媳田静近来突遇人为车祸,联想到这些,我才真正明白许妈文章的深意与她所处环境的险恶;她绝对不是无病呻吟,也能说明确实有那么一小撮人在阻止调查真相,更说明了许妈调查真相有其必要性。

当年,李圣律师提出错换应该为偷换的论断后,杜鹃鸟上蹿下跳,在网上大骂李圣律师,简直把自己当小偷了,甚至明显 地在对号入座,似乎自己的末日就要到,从此我们认识了一个善于制造金句的杜大娘。

回过头来看,纵使李圣律师不率先提出来“错换非人为不可能,应该为偷换”的论断,我们从杜鹃鸟的三个第一句的回话中也能看出端倪。

许敏夫妇要割肝救子才发现姚策并非亲骨肉,于是姚爸去淮河医院查找当年同病房的产妇信息,希望能为姚策找到亲生父母,为他的生命延续提供可能。

许敏夫妇当时的想法是淮河医院可能将两个孩子搞混了,没有人往“偷换”方面去想,

如果淮河医院一清二白、问心无愧,那么他们就会积极配合,不会刻意去阻拦姚爸,更不会派出一个行政官员来搪塞姚爸。尤其是约定三天以后再去调取病历时,淮河医院不会以任何理由不向姚爸出示当年的病历,并让姚爸去报警。

事实上,姚爸把当年自己与许大舅的寻亲历程公布于众时,字字句句都带有质疑,应该说淮河医院对错换就是偷换的事实一清二楚了,为了避免担负刑事责任才会演绎出这样的离奇情节。

许敏联系到杜新枝后,两人的电话记录颇耐人寻味:许敏:“你好,您的孩子是不是在淮河医院生的,有没有发现孩子抱错的事情,我们能见面谈谈吗?”,杜新枝的第一句话是:“我有病了,你们不要来找我,等我死了再来找我”,随后挂掉了电话,这不能说明杜鹃鸟做贼心虚吗,不敢回忆过往和直面许敏吗?

杜新枝与姚策相见时第一句是:“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亲生儿子,这么多年我一直牵挂着你”,这说明,自己的亲生儿子在江西九江生活的事实杜鹃鸟是了若指掌、一刻没忘!

在与许敏相见时杜鹃鸟的第一句话是:“我对郭威一直视如己出”,翻译过来就是虽然郭威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对他很好,一直把他当自己的孩子来抚养。

我们重视证据,法律强调完整的证据链,但是对于办案人员来讲合理的质疑与推理是十分必要的,从杜鹃鸟的三个第一句中,我们还不能明白偷换就是错换的韵调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6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