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民国幸福女人:她八九十岁依旧被宠成公主,两人暮年仍似初恋

subtitle
漂江孤影

2022-01-28 09:38

关注

近代民国时期,华夏神州之上,风云动荡,英杰辈出;然而除了在军界政坛上叱咤风云的英才豪杰之外,这一时期也涌现出了许多的巾帼英雄,像是鼎鼎大名的宋氏三姐妹,亦或是长寿绵延的严氏三姐妹等等。在民国时期的知名女名人中,还有一家仅次于“宋氏三姐妹”的传奇姊妹,叶圣陶盛赞她们:“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说的正是合肥张氏四姐妹,而本文要讲述的,就是民国名媛张氏四姐妹中的二女—张允和。

张家是清末民国时期的显赫名门,四姐妹的曾祖父是晚清名臣张树声,父亲是民国著名教育家企业家张武龄,可谓显贵一时;张家家业殷实,富甲一方。

而之所以说张家四姐妹仅次于宋氏三姐妹,是因为这姊妹四人尽皆称得上是学贯中西的才女,书画风雅、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不说,气度学识更是不下宋氏三姐妹,且姐妹四人的夫家也都是当时意气风华的英杰才俊。

张家四姐妹虽然都是民国时上流社会上有名的才女名媛,但若论这四姐妹中哪个的生活最幸福最遂人意的,当属这张二小姐—张允和。

病弱美人,古道侠肠

张允和极美,在以美貌和才华所为人称道的张氏四姐妹中,她的美貌更要略胜三个姊妹一筹;然而张允和的美却不是一般的名门千金们那种贵态而丰硕的美,而是少见的病态的娇柔之美,身体上的先天不足、幼年的病弱,让张允和长成了一个如林黛玉般令人我见犹怜的病弱美人可就是这样一个风吹欲坠的娇弱女子,却出人意料地生了一副侠肝义胆的侠义心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允和生于1909年6月初,出生时由于脐带缠住脖子差点夭折,再加上先天不足,可以说是除了脑子以外,全身都没怎么发育好,所以张允和的幼年,是在一家人的宠爱和汤药罐子里度过的。

张家书香门第,曲艺诗赋,都有底蕴,张家四个姊妹从小就或多或少学习过一些昆曲的曲目,和其他姐妹们喜爱《牡丹亭》等婉约曲风不同,张允和独爱那些赞颂侠肝义胆的曲牌;她不喜欢温文尔雅的儒生文士,倒是喜欢有仗义豪迈的好汉大侠。其实张允和早年间根本就不像几个姐妹一样是端庄大方的大家闺秀,规规矩矩的闺房可束缚不住这个天性活泼的女侠士,年轻时的张允和一直向往着浪迹天涯的侠客生涯。

后来姐妹们都到了求学修业的年纪,大姐张元和的年龄最大,自然读书最早,可是张元和高中毕业正要继续考取大学时,四姐妹的继母韦均一却用学费昂贵拖累家计为理由拒绝让长读大学。张允和知悉此事,勃然大怒,一个小女生,竟然带着乐益女中的同窗们游行反抗,声称“父亲创办乐益女中就是为了让女子接受教育,而校长(韦均一时任乐益女中校长)却不起带头作用。”,将继母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就此才解了大姐张元和的燃眉之急。

试想如果是那个时代其他的女性碰到这样的事情,怕是要逆来顺受,然而梦想着执剑天涯的张允和怎么生受得了这般委屈,撞破头也要讨到一份公平在身。

张允和古道侠肠、开放前卫可不仅仅体现在为姐姐撑腰上,她同时还是姐妹们的“媒人”。张家大姐张元和和大姐夫顾传玠相恋时,碍于顾传玠只是一介名伶,不敢向家里明言,只是私下里曾经向二妹张允和吐露心声;在那个年代,名伶和世家千金相恋,大都不被认可,然而当张元和去信向家里征求意见时,张允和却力排众议,直接回信让大姐听凭自己意愿,若觉得所托良人,即可成婚,故而促成了大姐的姻缘;一个女子却这般“恣意妄为”的作为,在那个年代,不能不说是令人称奇。

后来张家三妹张兆和和沈从文热恋,沈从文自卑于自己的家世,久久不敢向张家提亲,妹妹向张允和说起这件苦恼事,不想张允和居然直接替沈从文向家中父母提了亲,未待沈从文自己攒好家当,就替妹妹妹夫敲定了婚期婚事,让这段才子佳人的佳话板上钉钉。沈从文说起当初和张兆和姻缘,也常戏称张允和是个“侠义的媒婆”;而张允和这个“媒婆”不仅促成姐妹们的幸福,自己的夫妻感情更是情比金坚,令人向往。

夫妻情深,暮年仍似初恋

说起张允和的感情,可谓是民国奇女子中最为美满的一个,初恋即是相伴一生的挚爱。不过当初丈夫周有光追求张允和时,还曾经吃了不小的苦头。

张允和为姐妹们撮合情感时,豪放大气,挥斥方遒,轮到了自己的儿女情长,反倒是婉约朦胧,欲拒还迎。周有光曾经在乐益中学读书,是张允和的学长,那时候已经对张允和倾慕许久,后来读大学时亦经常以各种理由去中学校舍邀请张允和同游,却不料十次求见,有八九次都会落空;因为张允和虽然也对周有光芳心暗许,却不想一向侠义豪迈的自己竟然害羞得说不出话,就找各种理由躲着却不拒绝周有光;长此以往,连学校的同窗们都给张允和起了一个“防浪石堤”的雅称。

后来二人婚后,情笃伉俪令所有人都艳羡不已。相敬如宾,举案齐眉不说,夫妻二人还共同培养了许多充满了温馨和乐趣的生活习惯,例如二人每日要碰两次杯,上午沏红茶,下午泡咖啡,数十年如一日,雷打不动。

如果说谁是民国最幸福的女人,当属张允和

86岁时,张允和突然对家里的中英文打字机产生了兴趣,想试试用电脑打字机写作的感觉,这位连任何输入方法都不会的老太太坐到了电脑桌前,可谓是两眼一抹黑;不过,张允和有一位现成的老师,就是周有光,于是这位时年已经90岁当了一辈子语言学家的汉语拼音之父,就这样成了一位教授打字机用法的小教员,每天只要张允和一声慢悠悠的招呼,就从书房办公桌一路小跑到张允和身边指点迷津,把八九十岁的小老太婆宠得像公主一样。这对伉俪之深情,行将就木,不减半点。

2002年,93岁的张允和去世了。亲友做最后的告别时,她还是着紫衣一袭,盘着长发,遗容安祥和蔼,像在做一个甜美的梦。这个幸福了了一个世纪的女人,离世的时候依旧是幸福美满的,人们望着她的遗容,想象她年轻时的容貌,有人说“年轻时她的美,怎么想像也不会过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