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机长与乘务长“高空互殴”后被控危及飞行安全,检方两次退侦案件陷僵局!

subtitle
上游新闻

2022-01-27 16:54

关注

2021年2月20日,东海航空一架南通飞往西安的航班上,发生一起罕见的机组成员间高空斗殴,令这家航空公司遭遇了一场监管风暴,不仅日常运营受到严格限制,民航局更是派出了安全整顿督导组进驻东海航空,对这家总部位于深圳的民营航空公司进行严厉整顿。

“高空斗殴”事件发生后,东海航空公司对当事双方迅速作出了处理,涉事机长与乘务员二人被终身停飞,并被移送属地警方立案侦查。

2022年1月25日,涉事航班当班机长张君(化名)向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表示,他并不认同民航局和东海航空对于该起事件的认定,自己与涉事乘务长二人并非相互殴打,“是自己单方面被打”,民航局与东海航空仓促作出处罚,“没有事实依据,对我进行了错误处理”。

民航局对东海航空以及张君等人作出严厉处罚后,属地的陕西警方便以张君涉嫌暴力危及飞行安全罪将其传唤询问,并以暴力危及飞行安全罪进行了立案调查。张君提供给记者的部分鉴定意见显示,涉事乘务长所受的手掌伤势“不符合被他人直接打击形成,不宜评定伤情”,案件调查一时陷入了僵局。

DZ6297航班上罕见的万米高空冲突后,不仅民航界刮起了一场空勤人员作风整顿风暴,在法律与行业规范上也开启了一场争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东海航空在“2·20”事件发生后,引入了至少8名外部高级管理人员。图片来源/民航资源网

万米高空上机长乘务员互殴

2021年3月6日,有网络自媒体发出一篇帖文,称2月20日东海航空DZ6297南通兴东—西安咸阳的航班上,机长与一男性乘务员发生争执,并在飞行过程中互相殴打,文章称“机长将乘务长手打骨折,乘务长把机长门牙敲掉半颗”,“二人打斗的时间发生在飞机落地前50分钟,严重影响了飞行安全”,“公司还压着,不让乘务报警”,帖文发出后随即引发舆论关注。

时隔近一年,作为当事人之一的涉事机长张君对上游新闻记者讲述了他所经历的事件过程,针对网传的因上厕所引发矛盾的说法,他极力否认,“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按照相关飞行规定,在起飞以及落地等飞行关键阶段,驾驶机组都必须在驾驶舱内,所以机长与副驾按惯例都需要在飞机下降前使用卫生间等。相关调查认定,2月20日事发当天,张君与副驾都提出飞机下降前需要上厕所,但经过和乘务组沟通,乘务组表示前舱卫生间有乘客正在使用不能立即安排,二人表示理解,同时称时间紧急,请乘务长尽快安排相关事宜。

随后,DZ6297航班当班女性乘务长打铃进入驾驶舱,告知机组二人前舱卫生间已经可以使用, 且餐车已挡好并无外来人员。机长张君先行走出驾驶舱前往卫生间,但发现本该在前舱的三号女乘务员与后舱的二号男乘务员杨某“擅自调换了执勤位”,同时本应遮挡在头等舱与前服务舱通道口门帘内侧主通道的餐车,没有挡好通往客舱的通道,仍有前舱旅客进入卫生间。张君对记者说,发现这一情况后,他对男性乘务员杨某进行了批评,“他违反了相关的安保规定”。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东海航空根据民航局相关空防安全规章,在该公司客舱乘务员手册中明确制定了机组协作的相关规定,明确驾驶舱内人员出驾驶舱时,乘务员需在确认驾驶舱门区域无机组以外人员,前卫生间内无乘客后,使用餐车横向阻挡至头等舱与前服务间通道口的门帘内侧主通道上。

张君说,自己对乘务员杨某进行批评后,杨某与自己进行了争执,并表示“头等舱乘客有优先权,机长无权管理我们”。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张君将自己的行为描述为了自卫性质的“阻拦”,他说为了保证飞行安全,自己以机长的身份要求该乘务员返回后舱的工作岗位,但杨某没有理会这一要求,“杨某情绪激动,怕他闯驾驶舱,自己在阻拦他的推搡时,他突然大打出手。”

张君表示,杨某第一拳打在了自己鼻子上,紧接着一拳又打在了嘴上,之后就一拳接着一拳地打自己的脑袋。在自己被打倒在地板的情况下,对方仍未停手,继续进行殴打行为,直到张君将其推搡至头等舱,飞机上的乘客才将缠斗之中的二人拉开。

▲2021年3月18日,陕西警方以暴力危及飞行安全罪对张君(化名)进行传唤。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DZ6297航班落地后,张君向东海航空多个部门报告了此事,还有后续回程航班任务的张君得到指示,放弃后续航班任务,自己想办法返回公司总部深圳。

张君提供的病历显示,2021年2月22日,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颌面外科将其伤情诊断为“牙釉质折断,牙震荡,面部挫伤,下唇创伤性溃疡”,在耳鼻喉科门诊的诊断显示“鼻骨CT示鼻骨未见异常,左侧软组织稍肿胀”,初步诊断为“鼻外伤”。

采访中,张君向上游新闻记者提供了陕西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就DZ6297航班冲突纠纷作出的部分信息经过隐藏处理的鉴定意见通知书。警方文书显示,陕西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聘请有关人员对张某和杨某在2021年2月20日在DZ6297航班上发生冲突形成的伤情进行了人体损伤程度和致伤方式推断鉴定,“被鉴定人杨某的右手第一掌骨基底部粉碎性骨折的成伤机制符合掌骨头处遭受沿掌骨长轴方向的钝性外力作用所致,不符合被他人直接打击形成,不宜评定伤情”。张君拒绝向记者提供完整鉴定意见文书。

张君据此表示,警方的鉴定结论支持了自己并未殴打涉事乘务员的说法,“杨某手掌骨折是他殴打我导致的,没有监控,他怎么说都可以”。

2022年1月,上游新闻记者多次通过东海航空以及其他相关渠道,尝试联系涉事的乘务员杨某,但均未能成功。

记者注意到,网络上最开始发表的帖文中对于冲突过程表述为:DZ6297航班原本的乘务长同后舱区域乘务长调换了执勤舱位后,需要上厕所的旅客未理会乘务员劝阻其回座位的请求,张君机长从厕所出来看到旅客站在前面,“就说了头等舱的乘务长,确切地说是骂了”,“然后机长先动手把头等舱的乘务长(男)手打骨折了,乘务长(男)把机长门牙敲掉半颗”。

涉事飞行员张君(化名)向上游新闻记者提供的经过处理的伤情鉴定意见。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民航局对东海航空及涉事人员作出严厉处罚

自从2021年3月6日高空互殴事件被披露之后,事件热度迅速升温。次日下午,东海航空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航空公司立即严格进行了内部核查,为确保安全运行,涉及人员已第一时间停止工作,并在公司全面开展安全整顿工作。3月8日,东海航空再度致歉,称涉及人员无论位置多高、岗位多重要,公司将依规依纪落实责任、严肃处理。

同年3月15日,民航局宣布对东海航空就高空互殴事件进行严厉处罚,采取包括暂停受理新增航线等申请以及限制运行总量的处罚措施;对涉事机长张君撤销航线运输驾驶员执照权利及商用驾驶员执照权利;对涉事乘务员采取相应行政处罚等。

东海航空当天也宣布,决定对涉事机长与乘务员二人终身停飞处理,并对其涉及违法行为进行依法依规处理。

民航内部人士对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张君不仅在东海航空无法飞行了,民航局撤销了其飞行执照也意味着他无法再在中国境内任何一家航空公司从事飞行员工作,“与乘务员相比,飞行员的培养成本高、风险大,张君因为这件事受到的损失较乘务员杨某来说更大”。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除了监管机构公开表态外,在民航系统内部对于此事也进行了深刻的反省,组织了空勤人员作风建设专项整顿,对恶性违规违章行为保持高压严打态势,“要让铁规发力、让禁令生威”。民航局一内部会议上也曾要求全国民航单位汲取东海航空“2·20”事件教训,及时开展安全警示教育,“对恶性违规违章行为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切实解决作风‘抓不实管不住’问题”。

2021年10月21日,中国民航局局长冯正霖前往东海航空总部召开了安全整顿座谈会。会议上披露,东海航空展开安全整顿期间,统一划转了380余名党员组织关系,从包括南航团队在内的外界补充了高层干部8名、中层管理干部24名、基层管理人员24名,开展全员资质排查1343人,通过率93.7%,加大安全培训力度,组织全员培训5次,覆盖1万余人次。冯正霖在会议上提出要求,民航界要按照“脑要紧起来、心要细起来、眼要亮起来、脚要勤起来、脸要红起来、手要硬起来”的“六个起来”要求,大力开展“问题隐患清单清零”行动,确保航空安全万无一失。

DZ6297航班上的一场冲突,刮起了中国民航界的一场安全整顿风暴,然而张君和乘务员杨某还面临着一场法律风暴。

2021年10月19日,民航局局长冯正霖在东海航空出席安全整顿座谈会。图片来源/民航局

机组高空斗殴是否涉嫌犯罪

民航局宣布对该事件的处罚结果三天后的2021年3月18日,DZ6297航班降落地属地警方陕西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以涉嫌暴力危及飞行安全罪,传唤了张君前往公安局接受询问,随后对其作出了取保候审的刑事强制措施决定。

张君的代理律师通过媒体表示,此案目前已经被公安机关移交给西安市莲池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但检察机关尚未起诉到法院,且已经两次将案件退回到公安机关进行补充侦查。《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规定,检方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以二次为限,退侦两次后应当依法作出是否起诉的决定。

四川鼎尺律师事务所主任万淼焱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民航法》对于飞行器运营中的职责划分有明确的规定,该法第44条明确,“机长在其职权范围内发布的命令,民用航空器所载人员都应当执行”。万淼焱表示,从《民航法》的规定来说,东海航空乘务员杨某应当执行机长张君返回后舱的命令,“航空公司实际运行中,飞行机组和乘务组归属于两个部门管理,行政管理体系上来说的确互不隶属,但具体到飞行情境中,根据法律和行业规定,乘务组在关系安全的问题上,肯定应当听从机长这一最高权威的命令。”

上游新闻记者曾联系负责案件办理的相关单位,但对方婉拒了采访。

公安机关前期调查中以“暴力危及飞行安全罪”对张君进行了调查,万淼焱说这一罪名是一个侵犯了公共秩序安全法益的刑事罪名,是指在飞行中的航空器内使用暴力、对航空器的安全构成极大威胁的行为,行为人必须满足使用暴力、危及飞行安全等客观要件才能入罪,“这里所说的使用暴力,较劫持航空器罪的范围要宽,包括乘客之间、乘客与机组之间甚至本案之中的机组与机组之间的暴力事件”。

万淼焱表示,法律界有观点认为,飞行中的航空器上,任何使用暴力的情况都会危及飞行安全,无论是故意还是过失的主观心态都不影响罪名成立,但此案特殊情况在于张君的机长身份,“从公开信息来说,两人发生了肢体冲突,但冲突是如何开始的、是否构成了互殴等尚不明确,外界也无法了解检方是如何认定张君行为时的主观故意,虽然张君和杨某的斗殴行为在客观上都对飞行安全造成了影响,但这一结果是否构成犯罪,需要进一步的证据支撑。”

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延伸阅读

乘客:晚点半小时了。机长:坐稳喽,准时到达算我延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乘客:晚点半小时了。机长:坐稳喽,准时到达算我延误!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何越_NBJS17577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9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