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0岁老头二婚,阿姨一张嘴就是二十万,老头二话没说拿了二十万

subtitle
妖精绣舞

2022-01-27 16:04

关注

8月份的连续雨天,把这个村子变得安安静静的。

天气一晴下来,李桂兰就会坐在村东头儿大树底下乘凉,几个妇女也会凑过来和她聊着天、偶尔看看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秀云在村里开个小卖部,经常去县里进货,这天刚晌午赵秀云就骑着自行车急匆匆地回来了,直接扎到了李桂兰的面前,气

喘吁吁的

说道:桂兰大姐,你的好事到了。

李桂兰看了看赵秀云:我好事?你可别闹了。

赵秀云接着问道:桂兰大姐,前几天你跳大秧歌的时候穿了一个粉红色的衣服,我表哥看上你了,这不托我给你们牵个线。

一旁的妇女:呦呦,桂兰你这是要嫁到城里了,以后你就享福了。

李桂兰用手杵了一下妇女:瞎说啥呢,我嫁啥嫁啊,都多大岁数了。

妇女用手杵了回去:多大岁数咋地,你单身人家也是单身,合法的。

赵秀云双手把着车把手:可不是咋地,我表哥可说了,你要你嫁过去,啥都不用管,桂兰大姐你就享清福吧。

李桂兰摇摇头小声道:算了吧,你问问别人。

一旁妇女一听,立刻站了起来,用手拍拍裤子上的灰:真的啊,那我嫁,我可是在这农村待够了。

赵秀云斜睨妇女一眼,也没搭理她,放下手里的车,蹲在李桂兰的面前:你有啥要求就说。

一旁妇女生气地用手八楞赵秀云:我可以离婚,真的。

赵秀云站起来指着妇女:我说你点啥好呢,你说离婚这事,不害臊吗?

一旁妇女说道:追求幸福,有啥可害臊的?拉着赵秀云的衣服:你给我问问,要是行,我真离,明个就离。

李桂兰许久没有吱声,然后站了起来:你表哥要是真想娶我的话,给20万彩礼,给20万我就嫁。

李桂兰转身就跑,渐渐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说起这个李桂兰,今年52岁,是外村子的,嫁到这个村子的一个老酒鬼,婚后不久生育有一个男孩,孩子还没上小学的时候,丈夫就去世了。

李桂兰一个人辛辛苦苦把这个孩子拉扯大,可谁能想到这个孩子天生就不是很聪明。

在农村人眼里,他就是个十足的愣头青,方圆十里没有人愿意把姑娘嫁给他。

李桂兰因为此事头发都愁白了,儿子眼见就三十好几的人了,没有一个愿意上门保媒的。

据说前些天,李桂兰托人给儿子找了一门亲事,对方是残疾人,其实就是腿脚不是很好,农村人都叫瘸子,可对方还是嫌弃他的儿子,因为是托人关系,人家不好意思说不同意就开口要了20万的彩礼。

李桂兰儿子结婚几个月后,冯阿坤和李桂兰领了证,紧接着李桂兰就搬到了县城。

村子里炸开了锅,赵秀云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表哥会拿出20万,可是现实却是摆在了眼前,他的表哥就是拿出20万,娶了这个52岁中年的妇女,都说夕阳无限红,夕阳到底有多红?年轻人的爱情观和老年人的爱情观,其实有时候和金钱确实无关。

赵秀云去县城订货,遇到了表哥问道:哥,你咋这么傻啊,花二十万都能娶大姑娘了。

冯阿坤憨笑道:妹子,你不知道李桂兰要这20万是为自己的儿子要的,她说只有自己的儿子成了家,她自己才能安心地嫁给我。

赵秀云一甩袖子:那你也是糊涂啊,二十万呢。

冯阿坤又笑了:妹子,你个拿二十万娶回来一个大活人,你说我都到了这个年龄了,要钱有啥用啊,不就是需要一个伴嘛。

其实啊,她要是不管儿子,我倒还真心不想和她结婚,她一个母亲为了儿子,要这钱我觉得不过分,反倒让我觉得她心眼好,这钱值得。

说完话,冯安坤倔哒倔哒地走了。

世间的母亲都是这么的伟大,如果自己的孩子没有安定下来,又怎么能放心得下一个人过好日子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