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小伙注射药物被家人误会吸毒,报警牵出黑产业链

subtitle
现代快报

2022-01-27 14:39

关注

现代快报讯(通讯员 李钰 周静 记者 毛晓华)看到儿子小李在家往身体内注射药物,父亲以为其吸毒愤而报警。结果警方到场后,发现小李注射的一种类固醇类药物,用来达到辅助健身效果。而小李告诉民警,这些药物均从一健身达人处购买,注射后身体出现不适症状。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民警随即将药物样本鉴定,发现这些药物均属于法律限制买卖兴奋剂目录所列物质。通过几个月侦查,警方锁定了一个以杨某、祝某等人为首的生产销售违禁药品的犯罪团伙,并将嫌疑人抓获。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主要犯罪嫌疑人祝某竟是通过网络自学的方式学会生产这些违禁药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警方查获大量违禁药品

注射健身“辅助药”,家人以为吸毒报警

2021年5月中旬,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接到市民李先生报警,称其儿子小李在家自行注射药物,怀疑是在吸毒,希望警方帮忙教育。

接到报警后,民警立即上门对小李进行询问,经过验证,警方确认小李注射的并不是毒品,而是一种类固醇类药物,小李声称这类药物可以辅助健身,让肌肉更有型。

经了解,小李平时是一名健身爱好者,在一次网络直播认识了一位健身达人,“达人”称使用类固醇类药品能提升健身效果。由于这位“达人”在健身圈内有一定名气,小李便添加了对方的微信,并多次向其购买“PC”“OP”牌类固醇类药品。

但小李随后也告诉民警,尽管使用药物后锻炼效果确实增强,但没过多久,他就感觉到心脏出现异样,经常无故疼痛。细心的民警根据小李的述说,当即产生怀疑:这些药物是否合规?

生产销售违禁药品,警方抓获嫌疑人

根据掌握的情况,民警随即要求小李停止使用药物,并将药品样本送至相关部门进行专业鉴定。经鉴定,小李购买的几种口服、注射用类固醇类药品均属于法律明文规定限制买卖的兴奋剂目录所列物质,此类药物的背后可能有一条生产销售违禁药品的黑色产业链。

随后,通过几个月的深挖细查,警方锁定了一个以杨某、祝某等人为首的生产销售违禁药品的犯罪团伙。

1月13日,在摸清该团伙的基本情况和仓储、藏匿窝点后,姜堰警方抽调警力分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牡丹江市,在当地警方的帮助下,成功抓获杨某、祝某、关某等5名犯罪嫌疑人,捣毁生产、仓储窝点4处,现场扣押违禁注射剂500余瓶、成品药片10000余片、工具数十件以及包装材料若干。

面对民警讯问,杨某、祝某等人均对生产销售违禁药品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网络自学自产自销,两年多获利200余万元

据祝某交代,自己和杨某是好朋友,都爱好健身,平时为了增强肌肉效果会购买、使用类固醇类药品。尽管这类药物通过正常渠道无法购买,但在他们的健身圈里却很受欢迎,祝某、杨某二人看中商机,也开始从国外网站购入“PC”牌类固醇,再对外出售赚取差价。

然而经营一段时间后,二人发现“PC”牌类固醇药物价格偏高,自己能赚取的差价有限,祝某便开始在网络上学习制作类固醇类药物的方法。经过多次试验后,祝某发现自制的药品与“PC”牌药物效果相同,但成本价格却只有该品牌药物的一半,这让祝某激动不已。

△嫌疑人自制的违禁药品

随后,祝某联合杨某等人购入原材料、压片机、封口机、消毒器等工具,开始生产国家禁止使用的丙酸睾酮、庚酸睾酮等类固醇类药品,并贴签、包装成“OP”牌药物对外出售。而即便知道自己的行为已触犯法律,但因自制的药物销量很好,祝某等人逐渐“深陷”其中,直到被公安机关抓获。

据统计,自2019年6月以来,该团伙通过生产、销售类固醇类药物已非法获利200余万元。目前,祝某等5人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分别被姜堰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通讯员供图)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