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贪污1.7亿的“大老虎”,在外抽几块钱的烟,被抓时同事难以置信

subtitle
萧关历史

2022-01-27 11:05

关注

“大老虎”李云忠

“我是灵魂深处不干净。”

被捕后,“大老虎”李云忠,用懊悔的语气将这句话写进了忏悔录。

他从工人的儿子,一步步提升,最后成为了云南省曲靖市委副书记,在任4年间,任人唯钱,日均受贿1.7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他在人前却表现得廉洁奉公,平时抽烟只抽几块钱,是同事们心中的好榜样。

同事得知他因贪污1.7亿被捕后,根本不相信,还以为抓错了人。

从廉洁奉公的“好榜样”,到日均受贿1.7万的“大老虎”,李云忠究竟是如何一步步走上不归之路的呢?

从“笔杆子”到“大老虎”

在2014年被查办之前,李云忠同时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是伪装极好的双面人。

他是工人的孩子,年轻时也曾有过一段艰苦奋斗的经历。

最初,李云忠勤奋好学,得到了组织的栽培,并在1976年当上了云南昆明市盘龙区的一名小警察。此时的李云忠还是能够体谅百姓感受,认真为辖区人民办事的好警察。

或许正是因为这份真心实意为百姓办事的行动,李云忠受到上级领导的看好,不断获得提升,一步步从小警察成为了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处长,曲靖市委组织部长,直到当上曲靖市委副书记。

李云忠文笔很不错,在他去到组织部工作时,就以“笔杆子”著称,写出了不少受领导赏识的好文章。

随着职务的提升,李云忠“爬格子”的时间少了很多,但是与那些有钱的大老板们接触的机会却变多了,晕晕乎乎跟着老板们出入灯红酒绿场所的机会也不断增加,不够坚定的李云忠很快就产生了“轻飘飘”的感觉。

他看到那些大老板们频频发财,手握巨款,不自觉地产生了攀比之心,心中十分不平衡,每天都在想:“为什么他们可以,我不可以?”

“眼界”被打开的李云忠变了,首先是变得忐忑不安,十分煎熬,想做又不敢真的迈步。

接着,一位经常与李云忠来往的老板“朋友”有求于他,本就摇摇欲坠的李云忠立刻答应了,以买房手头比较紧作为借口,从这位“朋友”手中“借”走了70万元,之后绝口不提还钱。

李云忠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违规违纪之事,在事成后每天忧心忡忡,上班遇上的每一个人看向自己时,他都怀疑对方发现了自己的小秘密。结果他忐忑不安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却始终平安无事。

李云忠原本因为忐忑而缩的小小的心,就像吸了水的海绵,瞬间膨胀起来。他觉得这条发财之路非常好走,只要他小心谨慎一点,不要被抓住把柄,“发家致富”还不手到擒来。

每当回忆起这第一次收受贿赂,李云忠都懊悔不已:“感觉就是从那时起,我的人生底线就开始坍塌了。”

在省委组织部工作期间,李云忠不断摸索着尝试索贿、受贿,等到2008年当上曲靖市委组织部长后,他的心再次膨胀,有了更大的贪念。

按理说,李云忠是组织部长,管理的是组织人事工作,而不是工程项目方面的工作,本应在这一方面没有太多话语权才是,但李云忠从不这样认为。他觉得自己虽然没办法直接接管工程,但是却管着管工程的干部。

于是,李云忠经常利用职务之便,越位乱权,为自己谋取私利。

他手中积攒的见不得光的财富越来越多,整个人也在满是暗影的堕落之路上越走越远,但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样的李云忠在身边同事眼中,却是人人学习的“好榜样”。

人前人后两幅面孔

同事们不知道李云忠人前一副面孔,人后还有一副面孔,向他学习的当然也不是他奸诈贪婪。

事实上,在同事们眼中,李云忠是个廉洁奉公的绝对清官。

李云忠也将这份伪装贯彻到底,时不时就表演一番带病提拔、带病上岗的戏码,还会将“选人用人公平公正”这样的话挂在嘴边,偶尔透露一下自己挣的钱买不起房,让自己那温和坚韧,又十分低调的印象深入人心。

大家都知道李云忠的烟瘾很大,有时想要只是出于同事间的情谊,想要送他几条烟,李云忠却都拒绝了。

平时,他在外面只会抽那些一盒只有几块钱的劣质烟,有一位同事见他喜欢抽烟,就在饭局上当众送了他一条,也不是很贵,结果没想到李云忠坚决不肯收。

李云忠“贯彻到底”的清廉作风深深打动了同事们,他们都对他敬佩不已,这才会将他视为自己学习的“好榜样”。

然而这些敬佩李云忠的同事们不清楚的是,阳光下清正廉洁的李云忠,在走到无光之处时,却会变成了一个极其贪婪的人,平时总是说着“公平公正”,实际上却做着“论价封官、以价议岗”这样的卖官勾当。

寻常人不知道李云忠的真面目,那些有求于此的大老板们却早就嗅到了味道。很多有心人通过各种途径成功与李云忠“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因为李云忠在家排行老三,因此那些大老板们都喊他“三哥”。

因为先后有10多次收受了大老板徐某多达1370多万元的贿赂,李云忠在徐某面前尊严尽失。只要是徐某要求李云忠做的事,李云忠只能有求必应。

这位徐老板的胃口可不小,不是几个工程就能填满的。他每给一次钱,就要李云忠提拔一下他“推荐”的干部,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李云忠只能乖乖听他的话。

这就使得这位徐老板一度成为了当地响当当的“地下组织部长”。

有位做房地产的老板周某知道李云忠的“神通广大”后,多次向李云忠行贿多达300多万。李云忠也没有辜负,每次都尽可能地帮周某办事,利用职权帮他承揽了好几个工程。

有一次,李云忠在弄到一个项目后,转给了周某。作为好处费,周某给了李云忠90万人民币,但是转手他就将这个项目转给了别人,赚取了500万人民币。

这件事李云忠很快就从别的老板那里听说了。90万对500万,小孩子也知道李云忠“亏”了,这让他气得大发雷霆,不停跳脚,还痛骂周老板是在“打发叫花子”。

之后,李云忠再帮老板们办事,竟然要先与老板们签好“分赃协议”,完全忘记了自己身为干部的本分。

锒铛入狱

索贿受贿这样的事干得多了,李云忠渐渐生出一种危机感。为了能继续“安全”快捷地敛财,李云忠便另想他法,在昆明投资开了一家“金兰茶室”

那些大老板们想要找李云忠办事,就要带着丰厚的礼物来到这家茶室。而茶室中的茶水清单,最便宜的也要一壶上千元。

在通过这家“金兰茶室”捞到不少钱后,李云忠又感到不满意了,觉得“茶室”这个名字不能体现他的身份地位,于是便将其改成了更有档次感的“金兰会所”。

从“金兰茶室”开始筹建,到正式改名为“金兰会所”,这期间李云忠先是以投资茶室为名,向一些经常往来的老板索要了高达1千万元的贿赂,但是这笔钱他并没有用在茶室上,而是偷偷拿去购买房产,投资放贷。

即便如此,李云忠还是觉得不满足,于是在“茶室”改名为“会所”后,李云忠又以经营不景气,没有办法支付雇员工资为由,连续3个月向某位老板索要了45万。

通过这个“金兰会所”,李云忠可谓是财源滚滚,赚的“盆满钵满”。那些有求于他的老板们都很上道,就算一壶茶能卖几千元,他们也甘之如饴,络绎不绝地向店中涌来,这让李云忠非常得意。

他自认为开办茶室是手法极其高明、隐蔽的一招,殊不知这是他的自欺欺人罢了,这样的茶室会所,反而在后来成为了揭发他罪行的有力证据。

2014年4月,在当地群众的举报下,本就已经发现问题的云南省巡视组赶赴曲靖市,开始核实李云忠的情况,发现他确实涉嫌严重的违纪违法。

李云忠察觉到风声,变得十分警惕,还多次找来与自己来往密切的老板们商量,寻找对策,来对抗这次检查。不过省纪委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2014年8月18日,在收集到足够的情报后,省纪委决定对李云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立案调查。当时李云忠正在外地出席会议,为了不会节外生枝,省纪委的干部们冒着当天的瓢泼大雨,在公安特警的配合下,以迅雷之势将李云忠带走。

李云忠起先根本就不配合调查,觉得自己这些年来做得滴水不漏,就算是省纪委也奈何不了他,但是省纪委手握牢不可破的证据,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击溃了李云忠。

他意识到自己这次逃不掉了,顿时吓得脸色发白,精神萎靡,嘴上还不停地重复着:“是我准备错了,没想到你们查的是这个方向。”

从李云忠立案被捕,到他被移送司法机关,省纪委只用了28天的时间。他的儿子李苏多次利用父亲的职权,为自己谋取私利,李云忠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将自己的“金兰会所”交给儿子打理。

等到父子先后被捕后,李苏将罪责全部推到了父亲头上,还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他只是替父亲收下钱,自己从来都没用过其中一分。李苏还说自己已经悔过,而且非常主动的配合调查,交代了父亲的罪责,应该算是立功表现。

不知李云忠听到儿子这番狡辩,内心会有怎样的感受。

2016年1月26日,法院依法对李云忠父子做出判决。

李云忠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得知判决后,李云忠泪流满面,表示懊悔,只可惜早就为时晚矣。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