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特斯拉起诉千万粉丝大V,“刹车失灵”事件后开启维权模式?

新京报

2022-01-26 21:47

关注

特斯拉正式起诉千万粉丝网红,也将“特斯拉刹车失灵”事件延续至2022年。

1月26日,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自特斯拉获悉,特斯拉已经正式起诉自媒体“小刚学长”,诉其侵犯名誉权。

贝壳财经查阅看到,“小刚学长”是抖音汽车领域创作者,截至1月26日发布了572条作品,拥有粉丝近1500万,获得点赞量2.9亿。而其点评特斯拉的作品至今尚未删除。

自上海车展被维权后,特斯拉已经涉数起官司,并成为维权角色。去年,针对温州车主多次在线上平台或媒体采访中称“刹车失灵,自动加速”,特斯拉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侵权损害赔偿金50万。此外,“特斯拉认赔152万,转身起诉车主索赔505万元”的新闻同样跻身热搜。

1月26日,贝壳财经记者就起诉一事联系“小刚学长”以及特斯拉官方,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刚学长”测试视频。

为何起诉大V?

2021年4月上海车展上,一位来自河南安阳的女车主冲上车顶,控诉所购买的特斯拉汽车存在“刹车失灵”问题,特斯拉随之被推至舆论浪尖。近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2021年十大消费维权舆情热点,“特斯拉车顶维权事件”仍位列首位。

也是在那个时候,2021年4月29日至30日,“小刚学长”先后发布了上下两期“特斯拉Model 3自动紧急制动测试”视频,“分别利用纸片车和充气假人对车辆紧急制动功能进行“测试”,最终“测试”结果为特斯拉Model 3“刹不住”撞上了纸片车和假人,而小鹏P7则完美地实现了紧急制动。该视频在网络上传播,获赞量达到16万次。

“小刚学长”2021年4月30日发布视频“特斯拉测试无剪辑实录”,解释称因为第一次测试有人说自己踩油门了,才给特斯拉多一次机会,又测试了一次,结果还是没刹住。他再次强调:都是我自己的车,没有必要踩谁捧谁,很单纯的记录,看看就好。

不过,有网友曝光“小刚学长”私下聊天记录显示,“小刚学长”感叹特斯拉Model 3的操控真好,并表示造谣特斯拉的原因是“关键是还没给我钱”。

1月26日,贝壳财经记者针对此次诉讼请求以及原因采访特斯拉,对方并不愿过多透露。

特斯拉开启维权模式?

早在2021年9月,“特斯拉认赔152万,转身起诉车主索赔505万元”就曾引发讨论。

事情的起源在于,2019年5月,车主韩潮在特斯拉官网购买了一辆特斯拉ModelS P8官方认证二手车,但在用车期间发现数十种安全等问题。通过对车辆进行第三方检测,韩先生认定这是一辆事故车,遂在当年12月将特斯拉告上法庭。法院一审判处特斯拉“退一赔三。此后,全国首例特斯拉“退一赔三”案二审于2021年9月宣判,法院驳回特斯拉上诉,退赔车主韩某共计151万余元。

这起诉讼,本来有望成为消法“退一赔三”在汽车领域落地的示范性个案。不过,2021年9月26日,根据车主韩潮在个人微博账号上展示的一份《民事起诉状》,特斯拉已向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法院对韩潮提起诉讼,主张韩潮实施了侵犯特斯拉名誉权的行为,共索赔505万元。

同时,特斯拉也公布了与韩先生之间发生的五宗诉讼案件:韩先生诉特斯拉二手车纠纷案;特斯拉诉韩先生两辆代步车纠纷案(分别立案);韩先生诉特斯拉名誉权侵害纠纷案,特斯拉诉韩先生名誉权侵害纠纷案。这五宗诉讼里,后面的四件均正在审理中。

特斯拉在起诉书中称该车主“长期发表低级、贬损二原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的相关言论 ”。针对这一指控,该车主表示:" 你们的意思是不是,虽然我欺诈你了,虽然应该赔你一百多万,虽然你是受害者,但是你不能说我不好,只要说我不好,你要付出五六百万的代价。"

不仅仅是韩先生,2021年9月27日,曾在上海车展坐车顶维权的特斯拉女车主也发文称, 收到了上海市青浦区人民法院寄来的诉前调解意见征询书。特斯拉要求其赔礼道歉,并赔偿名誉权损失500万。此外,据该车主称,另有多位特斯拉车主也被特斯拉起诉名誉侵权,要求高额赔偿。

2021年10月,贝壳财经记者获悉,温州特斯拉投诉车主事件又有新进展。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发布的(2021)浙0302民初6783民事判决书显示,被告车主驾驶原告生产的特斯拉Model 3,遇情况操作不当,致使车辆加速失控后碰撞多辆停放车辆和人行道护栏等各类设施。此后,车主多次在线上平台或媒体采访中称“刹车失灵,自动加速”。

特斯拉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支付侵权损害赔偿金50万。法院一审判决要求该车主在抖音平台其使用账户上置顶90天对特斯拉道歉和5万人民币赔偿。彼时,记者向特斯拉求证此事,特斯拉表示对此不作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车展之后的2021年12月24日,特斯拉维权车主张女士诉特斯拉及其副总裁陶琳名誉权纠纷一案在安阳市北关区人民法院开庭,张女士向特斯拉索赔50万元。法院未当庭宣判。

诉状显示,2021年4月19日,陶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近期的负面都是她(指原告)贡献的”, “只愿意高额赔偿”、“一定坚持要高额的赔偿”、“我觉得她很专业,背后应该是有(人)的。”

张女士认为上述言论均不实,起诉对方名誉侵权。张女士的代理律师付建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庭审主要围绕三被告是否侵权,是否应承担侵权责任展开质证与辩论。原告认为被告在接受采访以及微博平台发表的言论,没有事实依据,中伤他人,且造成了损害后果,自己社会名誉受到损害。

在外界看来,特斯拉展开积极维权也并不意外,毕竟上海车展事件余震不小。

2021年4月,刹车失灵舆论漩涡之中,特斯拉在华销量下滑被理解为必然结果。数据显示,当月特斯拉在华销量仅为25845辆,相比于3月的35478辆减少了近万辆,环比减少27.15%。

当时,特斯拉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上海超级工厂Model Y生产线为提升生产效率和品质,在4月份曾停产两周以升级产线设备,销量也因此产生波动。同一时间,特斯拉4月出口车辆14174台,创下单月出口量最高纪录。

特斯拉这一解释未能打消消费者疑虑。随着女车主车展维权持续发酵,与特斯拉相关的交通事故也格外受到关注。

尽管如此,这一下滑趋势并未持续。2021年6月,乘联会公布了5月国内汽车销量数据,其中特斯拉的批发销量为33463辆,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02%,环比增长近30%,再次坐上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宝座。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林子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柳宝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