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原华为智能驾驶负责人苏箐离职 曾因“特斯拉杀人”过激言论免职

subtitle
第一财经资讯

2022-01-26 20:09

关注

1月26日,针对华为原智能驾驶产品线总裁苏箐离职的消息,华为方面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苏箐确已离开华为车BU。“我们感谢苏箐对车BU所做的贡献,祝福苏箐。”

公开资料显示,苏箐是华为研发体系的一名“老将”,曾领导开发了华为达芬奇AI芯片架构,后来担任华为汽车BU智能驾驶产品线总裁、首席架构师。但在去年7月27日,华为内部发文对车业务进行了人事调整任命,免去苏箐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职务,转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卞红林接任苏箐为新任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

关于免职的原因,华为回应称:“我公司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苏箐在参加外部活动谈及自动驾驶技术与安全时,针对特斯拉,发表了不当言论,苏箐已就其个人不当言论进行了深刻检讨,但鉴于其言论造成的不良影响,我公司决定免去苏箐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职务。苏箐将去战略预备队接受训战和分配。”

在去年7月的一场活动中,苏箐公开表示,“特斯拉这几年下来,它的事故率还是挺高的,而且是从杀第一个人到最近杀的人,它的事故类型非常像。”

从当时的语境可以看到,苏箐希望对外释放的是人对技术需要有敬畏之心,但该言论经过不断解读后逐渐发酵。“听说该言论甚至影响了华为与特斯拉之间的专利协议谈判。”接近华为人士对记者表示,对于华为寄予众望的汽车赛道,承担着生态迁移以及火车头的重任,过于激进以及树敌的言论并不利于当下的发展,上述言论在华为内部也引起了争议。

接替苏箐职位的也是华为的一名老员工卞红林。记者从华为内部了解到,卞红林此前的职位是消费者BG硬件工程与产品开发管理部总裁兼任消费者BG CTO。除了卞红林外,华为消费者BG手机产品线副总裁李文广也到岗车BU,被任命为智能驾驶产品部副部长。

“从去年开始得调动来看,多出自消费者BG的核心骨干群,也是老余(余承东)的左膀右臂。”上述接近华为人士说。

人事变动之际,原华为车BU的部分关键岗位也有流失现象,包括华为自动驾驶研发部原部长陈奇、华为车BU首席功能安全专家佘晓丽等在内的多名管理人员在去年纷纷离职加入极氪、蔚来等车企。曾有消息称苏箐离职后将加入蔚来,但遭到苏箐本人辟谣。在最新的传闻中,苏箐将与华为原车BU的部分团队入职大众合资公司,但目前这一消息也未得到证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汽车产业是未来十年最具颠覆性的产业之一,也是华为目前最为重视的业务。

2019年5月,华为成立智能汽车事业部,即智能汽车BU。汽车BU的定位是为车企提供增量部件,帮助车企造好车,归纳起来,汽车BU提供几大类产品方案,既有“全家桶”inside方案,包含智能电控、智能驾驶和智能座舱等,也有自动驾驶软硬件系统方案ADS,以及单个零部件等。

目前,华为已推出两款与小康赛力斯合作的新能源汽车赛力斯华为智选SF5和AITO问界M5,分别于2021年4月和12月发布。

对于车BU的业务,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去年4月的全球分析师大会对记者表示,中国每年3000万台车,未来会更多,即便只做中国市场,每年能从每台车上平均获得1万元的收入也足够了。

而对于“卖车的业务”,华为常务董事、消费者业务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业务单元CEO余承东在今年1月的一次采访中表示,2022年华为将挑战年销量30万辆汽车的销售目标,合作车企一年的销售额将达到1000亿元。

“华为为什么要卖车?”余承东表示有三点原因:一方面,华为被制裁以后,由于缺乏5G芯片,高端手机的发货量急剧下跌,卖车可以帮助零售店活下来,帮助零售商挣钱;另一方面,目前零售业态变成了以商场以及线上为中心的零售网络,若车企完全从零开始建设以商场为核心的零售体系,租金费用、人力成本非常昂贵,而借助华为已有的零售体系和服务网络,可以帮助车厂节省大量铺设零售渠道网络的费用,也会带动车BU零部件的大规模销售,实现双赢。

余承东也表示,目前华为品牌营销能力、零售渠道能力、产品竞争力等可以支撑起30万台的销售目标,但考虑到产品刚刚爬坡,供应链存在巨大风险,行业缺货严重等问题不容小觑,30万台仍存在不小挑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