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带娃上班”的杭州尝试:滨江嵌入式幼儿园,孩子楼下玩耍,父母楼上工作下班接娃回家

subtitle
钱江晚报

2022-01-26 15:14

关注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通讯员 季俊豪

怀抱中,一岁半的女儿咿咿呀呀,不断扑腾着,哭闹着,喊着“妈妈,妈妈……”奶声奶气的吵闹声几度盖过张丽与我的低声交谈。

做了三年的全职妈妈,特别是二孩到来后,32岁的张丽少有空闲。张丽站起身,一只手托抱着女儿,另一只手不时抚拍着她的后背,女儿的哭声才短暂放缓。

幼儿园最不缺乏的就是哭闹声。距离海康威视幼儿园大堂的不远处,另一重喧哗接踵而来,张丽4岁的儿子正在这里读中班。操持两个孩子张丽有点疲惫,但令人欣慰的是,她丈夫刘军的办公室就在幼儿园楼上,中间只隔着19层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海康威视幼儿园。

这是杭州首家产业园区嵌入式幼儿园,2020年10月,它在滨江区海康威视产业园区内正式开园,张丽的儿子成为首批入园儿童之一。而一年之前,正是这家幼儿园即将开园的消息,消除了张丽生育二孩的顾虑。

在钱塘区的中策橡胶集团,另一家产业园区嵌入式幼儿园——朝阳幼儿园的出现,则让轮胎生产流水线上的“70后”女工万凤云,得以和原本留守老家安徽的女儿团聚。

朝阳幼儿园。

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出生人口1062万人,人口出生率为7.52‰,创历史新低。对此,国家卫健委分析称,出生人口下降是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包括育龄妇女规模下降、婚育观念变化,以及生育养育教育成本偏高加重了生育顾虑等。

在高速运转的现代社会,那些奔忙在职场和流水线上的年轻父母,一直在接送孩子和上下班打卡之间煎熬。而杭州尝试推出的产业园区嵌入式幼儿园,为他们工作与带娃兼得提供了一种可能,解决了部分外来务工家庭生育养育的后顾之忧。

在走访多家幼儿园,并与多个外来务工的二孩家庭深度交流后,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发现,产业园区嵌入式幼儿园深受欢迎且“供不应求”。与此同时,企业自办职工幼托风潮再起之时,新模式下的幼儿园面临新的挑战。

楼下的孩子和楼上的父母

海康威视幼儿园。

走入海康威视二期园区,一幢极具现代感的双子楼迎面而来,波纹状的蓝色玻璃幕墙反射着耀眼的晨光。

早上8点半,上班族从四面八方步履匆匆地汇集,一些人还手牵着幼小的孩子,背着各式花色的小书包。

穿过郁郁葱葱的绿化园林,左侧大楼一层银白色的立柱间,正是海康威视幼儿园的入口。过去,这里曾是空阔而气派的办公楼大堂,2020年10月,它连同园区内的小广场共近7000平方米的场地,被改造为杭州首家产业园区嵌入式幼儿园。

海康威视幼儿园。

“早上好!”刘军准时把儿子送入园,和其他家长、自己的同事打着招呼。此前,刘军刚带儿子在公司二楼的食堂吃过早餐,还共度了一段绘本阅读时光。“8点多吃完早餐,时间还很充裕,我和三个同事每天轮流给孩子们讲一会儿绘本。”工作繁忙的刘军很珍惜这样的亲子时光。

2013年大学毕业后,刘军就一直在海康威视工作,负责技术支持与服务,周末是大小周,忙起来的时候,平时也要加班到晚上11点。海康威视幼儿园的出现,让刘军在每日的忙碌间隙,也能找到一丝陪伴孩子的机会。

即便是电梯拥堵的上班早高峰,刘军送完儿子入园,只要不到10分钟时间,就能抵达自己位于19楼的办公桌前。有时,在疲惫的工作间隙,或在匆忙的午饭时间,无论是从19楼的办公室,还是2楼的员工食堂,透过巨型玻璃幕墙,刘军都能望见儿子所在的幼儿园,看见孩子们在小广场上玩耍、欢笑。尽管,刘军往往难以在模糊的人群中识别出儿子,但那些小小的身影已足以成为繁忙工作后的温柔与安心。

相对于下午三四点就放学的普通幼儿园,海康威视幼儿园的放学时间更晚——下午5点半。如果准时下班,刘军就能带着儿子一起回家,但有时,他也会把儿子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陪自己加会儿班,“办公室里,同事们放了很多小朋友的书。”

海康威视幼儿园。

每周一和周二,孩子放学后,刘军的同事、担任产品经理的丁俊,往往选择带儿子到公司食堂一起吃个晚饭,再把儿子送回家。

“他平时工作非常忙,长期在外地出差,一般只有周一周二会留在杭州。”27岁的倪玲玲说,“儿子三岁以前,和爸爸的交流非常少。经常是爸爸出门了,他还在睡,爸爸回来了,他已经睡着了。”但过去一年多,随着儿子入园,倪玲玲明显感觉到,曾经缺席亲子时间的孩子爸爸回归了,“在接送儿子的路上,儿子和爸爸的感情增进了不少。”

从事软件开发的李维,则让5岁的女儿享受了海康威视幼儿园的晚托服务。“爸爸加班多,一般都要晚上九十点下班,我又要照顾小宝。”李维的妻子周琳说,晚托服务按天数计费,幼儿园会把孩子照顾到下午6点半,“而且,公司里有儿童玩耍区,孩子们放学后可以在一起玩一会儿,那里有监控设备保障他们的安全。”

海康威视幼儿园。

孕育二孩时,从事设计工作的周琳曾和张丽一样万般纠结,“生,还是不生?生下来,谁来带?”

周琳夫妻俩老家都在绍兴,双方父母帮不上带娃的忙,“单是大宝,双职工带娃已经很辛苦了,没有任何空余的时间,遇到突发情况需要加班,还得硬着头皮跟领导协调。”查出怀孕时,30岁的周琳曾连续一周睡不着觉,每晚都陷入惆怅。

“二胎是个意外。”2019年,发现自己再次怀孕时,张丽的第一想法本是“不想要”,“两边父母都在老家甘肃帮不上忙,两个孩子怎么带?我已经为儿子辞职了,孩子爸爸一个人工作,还有房贷、车贷的压力。”

只是,看着宝宝的B超照,两位母亲都不忍心地犹豫了,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熬也就再熬三年”的无奈心态,她们在崩溃与妥协中摇摆。

海康威视幼儿园。

海康威视幼儿园。

直到海康威视幼儿园的消息传来,让丈夫带儿子去上班成为可能,张丽可以腾出了一只手去养育二孩,心绪才放松下来。周琳则在大宝入园后欣喜地发现,孩子的大多突发状况,临近的丈夫通常都会在不耽误工作的前提下及时处理掉。

“人家都说带两个娃很累,但我家,老公负责一个,我负责一个,比原先预想的要好很多。”张丽感慨说,妹妹的出现也让哥哥变得懂事,减少了自己的负担,“他们关系很和睦,哥哥会给妹妹读绘本,还会主动喂妹妹吃饭。”如今,张丽由衷庆幸,当初自己把二宝生了下来。

自发的抱团接娃和各种贴心的困难班

朝阳幼儿园。

在中策橡胶集团住宿区,利用两幢七层建筑的一楼架空层和楼间空地,钱塘区首家嵌入式幼儿园——朝阳幼儿园应运而生。在这家幼儿园内,中策橡胶集团自产的轮胎随处可见,甚至成为孩子们游戏、运动中的必备道具。

下午4点半,一些身穿蓝色工作服的家长陆续抵达。他们从一墙之隔或两公里外的厂区下班赶来,在幼儿园门口等待着孩子放学。

但每天,在此等待6岁女孩优优的面孔都并不相同。有时,是当天白天休息、晚上值班的爸爸;有时,是刚下班的妈妈;还有些时候,是爸爸或妈妈的同事。“我们就是这点好,同事间抱个团,谁当天有事,就互相帮忙把孩子先接到自己家。”41岁的万凤云感慨道。

接送的距离其实很短,万凤云一家居住的出租屋和幼儿园只相隔十分钟步程,而她的很多同事则住在幼儿园所在的住宿区内。

优优是万凤云的第二个女儿,大女儿如今已17岁,两个女儿小时候都曾是待在老家安徽合肥的留守儿童。

自2006年来到杭州,万凤云和丈夫已在中策橡胶集团的轮胎生产流水线上工作了15年,但入园问题一度困扰着他们,“房子和户口都没有解决,公办幼儿园进不去,私立幼儿园学费又贵。”

朝阳幼儿园。

此前,万凤云夫妻俩只能把女儿托付给老家的父母,每隔一个多月回一趟合肥看望,两地相隔400多公里,“以前是绿皮火车,后来坐高铁,只要两小时。”路程不算远,但每次分别,万凤云都免不了心痛,“还是舍不得。”

后来,从同事的口中听说朝阳幼儿园就在公司园区内,且专门接收集团员工的子女,优优才被接回杭州。万凤云夫妻俩搬出宿舍单间,在离幼儿园不远的地方租下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终于和两个女儿在杭州团聚。

万凤云说,现在自己都成了被老乡羡慕的对象,“他们有的在商场做销售,有的在其他公司打工,孩子如果想留在身边,只能送去收费贵的私立幼儿园。”

万凤云的同事、31岁的洪美霞同样觉得幸运。4岁的女儿茜茜正在朝阳幼儿园读中班,这家幼儿园开设的各种困难班解决了她带娃的大难题。

朝阳幼儿园。

负责工艺的洪美霞和身为职工班车司机的丈夫都是“做六休一”。洪美霞通常从早上8点工作到下午4点,但如果忙起来,有时也要守到晚上8点。丈夫每天早上6点多就匆匆出门,直到晚上七八点才回到家。

“一开始,爷爷奶奶还没退休,也帮不了忙。”洪美霞说,有段时间她给女儿报名了各种困难班,“晚上困难班,下午5点正常放学后,可以再延长到6点半;周六困难班,从早上7点半到下午4点半。”

洪美霞说,除了这些,这家幼儿园为家长考虑,还开设早困难班(7点15分到7点半)、小长假和寒暑假困难班。

把家长请进来和带孩子进园区

“产业园区嵌入式幼儿园实现了幼儿园和企业的无缝对接,让接送时间能尽量契合员工的上下班时间。”朝阳幼儿园园长黄冬梅进一步解释说,“我们集团员工有的两班倒,有的三班倒,还有的是单休,开设这么多困难班,就是为了满足员工的不同需求。”

在黄冬梅看来,这种无缝对接带来的另一重好处是帮助孩子充分理解父母的工作,并将企业优势内化为幼儿园的特色。

朝阳幼儿园。

钱塘江畔,中策橡胶集团的“船型巨舰”建筑旁,一座绿意盎然的公园是黄冬梅常带孩子们去春游的地方。“孩子们总是很开心。”黄冬梅回忆说,每次孩子们都高高仰起脖子,指着旁边的那幢办公大楼兴奋地说,自己的爸爸妈妈就在这里工作,为全世界造轮胎,“他们都是一脸自豪,不管社会怎么看待制造业工人,但在孩子们的心里,父母是天。”这正是黄冬梅期望传达给孩子的——职业没有贵贱之分。

黄冬梅还打算,未来会邀请一些孩子家长走进幼儿园,开设各岗位的小课堂,“比如,做设计的家长,可以带孩子们一起绘制设计轮胎;生产线上的家长,可以给孩子们讲讲一个轮胎诞生的过程。”黄冬梅期望,通过“请进来、走出去”的各种尝试,让家长们在生产线上用勤奋与创新炼成的“海潮精神”,浇灌孩子们的心灵,埋下一颗希望的种子。

海康威视幼儿园党支部书记洪霞也有类似的想法。在海康威视幼儿园,从入口的门禁系统到每个教室、每片活动区域,遍布海康威视的各种智能设备,比如,既可全屏粉笔或水笔书写,又具备多媒体互动教学功能的纳米黑板;创造多感官沉浸式游戏体验的多面体LED屏;提供互动式体验的机器人和多功能观察车等。

海康威视幼儿园。

海康威视幼儿园。

海康威视幼儿园。

“企业的各种技术支持,为我们开展科幻家课程提供了很多可能性。”洪霞说,海康威视幼儿园日常会开展家长助教活动,邀请家长们发挥个人特长,带孩子们开展各种拓展活动。

供不应求的矛盾和优质师资的流失

近几年,随着“全面放开二孩”、“全面放开三孩”生育政策相继落地,“要几个孩子”几乎成为每个小家庭都要面临的抉择。但“照护难”也随之成为大多数家庭无法回避的顾虑。在身处繁华都市的外来务工者面前,这个难题更是无限放大。

在现实需求的驱动下,上世纪流行的大型企事业单位附属托儿所似乎开始回归。在杭州,以海康威视、中策橡胶集团为代表的一些企业,已开始探索用新模式解决员工子女托育问题。

目前,杭州已建成的嵌入式幼儿园探索了多元的举办和运营方式:在举办方式上,嵌入式幼儿园创新了民建公营、公建民营的混合模式;在运营方式上,为适应园区职工外地户籍多、流动性大的特点,改变了原有的按户籍招生模式,而是面向产业园区职工招生。

目前,海康威视幼儿园开设9个班,共招收了240名幼儿,但依旧供不应求。洪霞记得,2020年10月海康威视幼儿园刚开园时,招收90个孩子,但当时有超过160个员工家庭报名。

海康威视幼儿园小班招生时,家长用乒乓球抽签方式选取入园资格。

而朝阳幼儿园有237名在园儿童,其中,九成以上的孩子户籍不在杭州,他们的父母来自安徽、河南、江西、甘肃、山东等全国各地。

除了供需矛盾,这两家幼儿园的教职工也比普通幼儿园在客观上承担了更多的工作量。

“我们的教职工上下班时间和普通幼儿园不一样。傍晚,一些人要留下来提供晚托服务,他们的付出比在其他幼儿园更多。”洪霞说。

这些嵌入式幼儿园提供了全新的服务,因而在运营过程中也遭遇了不少新的困难。

朝阳幼儿园。

相对于由企业自建、教育局管理运营的海康威视幼儿园,企业自建自营的朝阳幼儿园则面临着更严峻的师资困难。

“非编教师和在编教师待遇有差异,像我们园的老师基本上都是非编的,他们的薪资和工作量不匹配,导致优秀的教职工流失速度很快。”黄冬梅叹气道,“如果师资不稳定,教学质量怎么保证?”

“自办嵌入式幼儿园高投入、低收益、责任大,公司其实已经投入了不少。”在黄冬梅看来,这类幼儿园解决的不只是企业员工的困难,也在助力化解社会难题,“希望政府、社会层面能给予更多的支持。”

【新闻+】

杭州5家嵌入式幼儿园已开园,还有8家正在谋划和建设中

“带娃上班”的尝试正在逐步推开。目前,杭州已开园5家产业园区嵌入式幼儿园(含托育),2家完成主体施工,还有6家正谋划建设。

“2019年下半年,我们在走访产业园区时了解到,产业园区内的学前教育,尤其是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供需不足,企业员工子女存在‘入园难’‘接送难’‘看护难’问题。”杭州市发改委社会处工作人员胡小波介绍说,为了解决产业园区广大职工的后顾之忧,2020年,杭州以滨江区和余杭区为样本,创新开展产业园区嵌入式幼儿园(含托育)试点工作。

2020年5月,杭州正式发布《关于推进产业园区嵌入式幼儿园(含托育)发展的实施意见》。产业园区嵌入式幼儿园的最大特点是鼓励产业园区利用存量工业配套用地改建成为园区企业员工服务的普惠性幼儿园,突破入园时限、在园时间和寒暑缺口等问题。

2001年3月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关于产业园区嵌入式幼儿园(含托育)建设的实施细则(试行)》在杭州出台,进一步明确了嵌入式幼儿园在哪办、怎么办、如何办三个问题。

朝阳幼儿园。

摸着石头过河,一些政策瓶颈已逐步得到解决。“首先是在哪办,怎么在工业用地上打造出符合安全标准的幼儿园,存量建筑的改造是共同难题;还有怎么运营,各家幼儿园都面临不同的情况。”胡小波介绍说,嵌入式幼儿园在开办模式上,创新了民建公营、公建民营的混合模式;在招生模式上,改变原先按户籍招生的模式,面向产业园区职工招生。

已开园的5家嵌入式幼儿园(托育)就呈现了多元的举办和运营方式:其中,海康威视幼儿园是民建公营,初本幼园是公建民营,钱江湾幼儿园海创分园是公建公营,美纶幼儿园和朝阳幼儿园则是民建民营;海康威视幼儿园和朝阳幼儿园优先面向自建企业职工招生,初本幼园、钱江湾幼儿园海创分园和美纶幼儿园则优先面向所在产业园区职工招生。

“这些幼儿园先行先试,还有一些问题会动态显现。接下来,我们会协同各方力量去解决。”胡小波说。

海康威视幼儿园。

针对供需矛盾,杭州市将通过对各城区人口流入数量、产业园区员工子女入园需求的动态分析,进一步扩大嵌入式幼儿园建设数量。比如,在人才流入较多的滨江区,今年计划布局多家嵌入式幼儿园。其中,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员工子女入园需求较多,计划建设18个班的大华幼儿园,目前,该幼儿园已在装修中;物联网小镇幼儿园也已进行主体施工阶段。同时,为解决海康威视幼儿园学位供不应求问题,海康威视二期幼儿园已在谋划建设。“欢迎更多园区和企业,根据实际需求申报建设。作为嵌入式幼儿园,我们鼓励支持普惠性办学,而不是以盈利为目的。所以,这也意味着,园区和企业将会有一定的投入。”胡小波说,当婴幼儿的托育责任由政府、社会及家庭等多方共同承担时,杭州会成为更有温度的城市。

(张丽、刘军、李维、周琳、洪美霞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