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8岁阿姨坦言:养老院里住了一年,终于明白女人的余生什么最重要

subtitle
蝉吟槐蕊

2022-01-26 13:55

关注

文/蝉吟槐蕊。写最暖心的文字,治愈孤寂的心。关注我,温暖你。

前言:

女人的一生,看似漫长,而关键时期无非就是这四个阶段:读书、工作、嫁人、安享晚年。女人人生中的每一个阶段都充满挑战,每一步都不能出错,因为一步错就会步步错。

刘晓庆曾经说过:“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女人的一生就是二十年的公主,一天的皇后,十个月的贵妃,一辈子的保姆。女人好不容易将孩子拉扯长大,给他们操办完婚事之后,自己也渐渐地老去。

都说人到中年万事休,女人一旦步入了中老年阶段,就意味着身体开始逐步衰老,生命中余下的时光越来越短,留给自己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过了六十岁的女性,她们的人生已经定型,生活不可能再发生大的改变。女人一旦迈过了六十岁这道坎,就意味着她已经正式步入老年。这个年龄段的女人,不再看重名利得失,更加喜欢宁静淡泊的生活。

六十岁的女性会更加注意养生,并且开始为养老做准备。她们会格外地关注自身的身体健康,并且积极地储蓄金钱,为了抵御晚年的血雨腥风做各种的筹谋。

六十八岁的吴阿姨,她为了让自己能够度过一个舒心的晚年,苦心积攒下了三十万块钱的积蓄,并且在身体逐渐变差之时,拿着这些积蓄住进了养老院。

她原本以为自己有积蓄和退休金,就能够在养老院里安心养老,谁知当她住进了养老院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的想法实在是太过天真。

她发现在养老院里养老,并不像她想象中那样的美好,在养老院养老的经历,让她终于明白了女人的余生什么才最重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吴阿姨:

我今年六十八岁,和前夫离异多年,我有一个女儿,女儿今年已经四十岁了。女儿嫁给女婿之后,日子就一直过得不如意,女婿的身体不好,挣不了多少钱,家里全靠女儿的收入支撑,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我恨女儿当初不听话,非要嫁给那么没出息的女婿,导致她如今过着节衣缩食的生活,硬生生地把自己逼成了一个黄脸婆。

当年,女儿和女婿恋爱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女婿,就对他没一点好印象。女婿长得就像是一棵豆芽菜似的,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完全没有男人雄壮的气概。

这样一个没有一点男人味的男人,女儿却喜欢得不得了,吵死吵活地要嫁给他,还背着我做出了未婚先孕的事情。我拗不过女儿,只好答应了他们的婚事。

女儿婚后才发现女婿原来一直患有慢性肾炎,虽然这个病只要不发展,就不会对生命产生威胁。但是慢性肾炎不能有一丁点的劳累,一旦操劳过度,就会病情复发。

女婿这样的身体状态,根本没有办法坚持天天上班,他只要身体不舒服,就要请假休息,他一个月至少要请六七天的假,请的假一多,工资就被扣得所剩无几。

女儿的身体素质很好,又能吃苦,所以她不仅承担起家庭经济的大梁,还包揽了所有的家务。我心疼自己的女儿,很想帮帮她,但我又恨女儿太不争气,于是就狠下心来,对女儿的艰难处境不闻不问。

这么多年以来,我和女儿都是各顾各,女儿在她家过着清贫的日子,有钱有闲的我,在自己家里过着小康生活。

女儿有时候钱不够花,就找我伸手,每次女儿找我要钱,都被我狠心地拒绝,后来女儿就再也不找我开口了。女儿不找我的麻烦,我也就乐得过自己开心的日子。

我每个月的退休金有四千多块钱,一个人根本花不完。虽然我的退休金花不完,也坚决不会拿钱给女儿和女婿花,因为我恨女婿,恨他毁了女儿的一生,所以我宁愿看着自己的女儿受苦,也绝不拿钱贴补女儿的小家。

我认为以女儿的生活现状,她根本帮不了我,即使以后我老得不能动弹,她也指靠不上,于是我就尽量多地存钱,打算老了以后,就用金钱去购买养老服务。

去年的时候,我不幸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患病后的我总是感觉浑身懈怠无力,全身关节红肿,令我疼痛难忍。我这样的身体状况,自然无法照顾好自己,于是我就收拾好自己的随身物品,义无反顾地住进了养老院。

去养老院养老这一步,早就在我的规划之内。既然我不指望女儿给我养老,那么最好的途径就是去养老院养老。

我不仅不排斥去养老院养老,反而特别地期待。在我的想象当中,养老院里冬暖夏凉,每天都有专人伺候,自己不用劳心费力地买菜做饭、收拾屋子。在养老院里我啥事都不用干,日子一定过得悠哉悠哉。

我去的那家养老院,收费还算低廉,像我这样行动能够自理的老年人,每个月只需要缴纳四千块钱的费用就行,我的退休金足够使用,根本不需动用我的积蓄。

我一听说每个月只需要交给养老院四千块钱的费用,感觉实在便宜,就不免有些沾沾自喜,为自己选择去养老院养老,不依靠女儿养老的英明决策而窃喜。

可是,当我在养老院里住过一段时间之后,才发现养老院里的情形和我想象的大相径庭。我缴纳给养老院四千块钱的费用,只不过是满足了我基本的生存需要而已,如果想活得更有质量,就必须加钱。

四千块钱的费用,包含了我住六人间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包含护理员每天打扫房间卫生,清洗我的衣物和床单被褥的费用。

听起来似乎我享受的服务很多,实际上这些基本的服务,根本不可能令我生活舒适。我住的是六人间,里面全都是身体状况很差的老年人,所以房间总是充斥着不间断的咳嗽和吐痰的声音,晚上我还被此起彼伏的鼾声所困扰,根本休息不好。

养老院里的伙食标准也很差,每餐饭虽然都能够吃到两荤一素,但是荤菜里面的肉屈指可数,根本吃不过瘾。如果我想要吃得好一点,就要加钱开小灶,开小灶的费用很高,完全超过了我的消费能力。

护理员虽然帮我清洗衣服和被褥,但是我却宁愿自己清洗。因为我的衣服是和其他老人的衣服一起清洗,总是让我闻到特别难闻的味道,导致心里很膈应。我很想自己洗衣服,但是却没有单独的洗衣机使用,于是乎就只能作罢。

养老院里还约定俗成地将老人分为三六九等,那些有钱的老年人,他们特别地财大气粗,因为不缺钱,他们经常给护理员发红包,这样就能够享受到更好的服务。

没钱的老年人,在养老院里的地位,相比有钱的老年人低了许多。有钱的老人如果有需要,护理员一叫就来,并且马上给老人处理问题。

而对待没钱的老人,护理员是千呼万唤始出来,他们即使来了,对老人也没有好脸色,指责老人给他们增添麻烦,说自己每天忙得很,让老人没事不要总是叫他。

那些有儿女经常看望的老年人,相比没有儿女看望、或者儿女很少来看望的老年人,底气充足了许多。因为有儿女经常来“探班”,意味着被欺负时有儿女撑腰。那些没有儿女“探班”的老年人,即使被欺负也得忍着,因为没人为他们伸张正义。

我就归属于没有儿女撑腰的那一类老人,女儿因为对我有意见,所以她即使知道我住进了养老院,也很少来看望我。

每次我让她来养老院看望我,顺便带一些我需要的吃的和用的,她总是推三阻四的,说自己太忙来不了,必须我三催四请,她才会勉强来一次,久而久之我也就懒得再叫她来了。

由于女儿鲜少来看望我,导致我在养老院里的地位低下,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没有儿女撑腰的老人,所以在我面前特别地肆无忌惮。有一次我患了感冒,导致咳嗽不止,睡在我隔壁床的方老太太就大声地呵斥我,说我不停地咳嗽吵得她睡不着觉。

实际上,我一直被当方老太太的鼾声所困扰,于是就据理力争,我说自己只是偶尔犯咳嗽,她可是天天都鼾声如雷,让我难以入眠,我都没说啥,她也应该闭嘴。

我没想到自己有理有据的回答,居然就捅了马蜂窝,方老太太的儿女们第二天就全部赶了过来,指着我的鼻子就开骂。

他们骂我是一个不讲道理的老太太,明明咳嗽闹得他们的母亲睡不着,不仅不改正错误,还倒打一耙地指责他们的母亲。

他们不顾我正患着重感冒,身体极度不舒适,将我恶狠狠地从床上拖了下来,一直拖到方老太太的床前,逼着我给她道歉。当时我的身上仅仅穿了一件单衣,又冷又气得我浑身哆嗦,几乎站立不稳。

这所有的一切,全都被养老院的工作人员看在眼里,他们虽然假模假式地从中劝和,但是在遭到方老太太儿女们的阻拦之后,就很快作罢,只是站在一边看热闹。

孤立无援的我,在被逼无奈的情形之下,只好向方老太太低头认错,才被同意回到自己的床上休息。看着方老太太得意的眼神,我深深体会到养老院并不是清净之地,养老院里依然有江湖。

第二天我就办理了离院手续,并且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进养老院一步。我回到家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房产中介登了记,我要把自己的房子卖掉。

我之所以要卖掉房子,是因为我要把卖房的钱,全部交给女儿,用来改善女儿窘困的生活现状。我打算余生哪里都不去,就去女儿的家里养老。

当我拿到超过百万的买房款,并且毫无保留地全部交给女儿之后,女儿感激得涕泪双流,她说就冲着我这份情谊,她和我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以后她一定会好好地孝敬我,让我在她的身边颐养天年。

当我在养老院里住过一年之后,终于明白了女人的余生什么最重要。女人的余生,如果没有亲情的守护,无论她拥有多少财富,都买不来幸福的晚年生活。

女人的余生,不仅需要充足的物质储备,更加需要亲情的温暖和保护,只有这两样东西全都具备的女人,她才能幸福地度过人生中的最后时光。

作者:蝉吟槐蕊。一个看淡人间烟火,诉说世间百态的七零后老阿姨。如果您有故事和烦恼,欢迎私信我。喜欢我的文章请点击右上角关注我,每天带您听不一样的故事,感悟不一样的生活,感谢大家!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5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