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贪7000万,与女友住10万一晚套房!90后们贪污,有啥不一样?

subtitle
大江看潮

2022-01-26 11:36

关注

贪腐没有年龄之分,

一些看似 “年轻有为”的党员干部,

同样存在不可忽视的腐败风险。

“90后”们贪污,

还真有些不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1年6月,一场司法拍卖引爆网络。

安徽省滁州市中院拍卖的一桩贪污案涉案财物,其中一张“青眼白龙”游戏卡,80元起拍。

据说,这是一款网络游戏的纪念品,并没有任何实际功能。

但是,开拍仅半小时,竞价就被抬升到了8700万元。

这张游戏卡曾经的主人张雨杰,由此吸引了高度关注。

上周播出的反腐专题片《零容忍》第五集,披露了“95后”小伙张雨杰贪污巨额公款案的细节。

张雨杰,1995年3月23日生于安徽滁州市。

2014年6月24日,张雨杰与滁州市劳务合作中心签订聘用合同,被派遣到滁州市房地产交易监理处(后更名为不动产登记中心)工作。

只有25岁年纪,还是临时工的张雨杰,产生侵吞公款的念头,与玩网游有关。

张雨杰是个游戏迷,除了那张被炒到8700万元的“青眼白龙卡”,他还有游戏金卡、黄金手柄,能镶金镶钻的游戏机,和二次元模型等,摆了整整一面墙。

2016年的一天,一买房人带着数万元现金前来办理资金托管。由于按规定只能刷卡付款,张雨杰就先为他办理了手续,将现金存到自己卡里,打算第二天帮他刷卡支付。

当晚打游戏时,为了充值买装备,他控制不住把这几万元花光了。

这个缺漏,张雨杰本来计划攒钱慢慢补上。可是缺漏一直没人发现,他开始胆大妄为起来。

“这个时候就开始觉得,我再弄一点儿,应该也没事儿,后面就是真的跟雪崩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在游戏里充值后的体验,让张雨杰欲罢不能。

他贪污的数额一直上升到近7000万。

张雨杰贪污的巨额赃款,到案发时差不多被霍霍光了。

钱去了哪里?少数花在游戏上,大多数花在了高端消费上。

张雨杰先后交了三个女友,为女友们购买各种奢侈品,服饰、手表、首饰。还带她们各地旅游,体验各种奢华享受。

他在上海租了一套月租3万8的房子,白天在滁州上班,下班后坐高铁到上海,享受上海的奢华生活。

10万元一晚的海南亚特兰蒂斯最贵的海底套房,他带着女友,一连住了4晚。

只要缺钱花,张雨杰就把手伸向公款。三年间,他贪了400多次。

2019年,打算结婚的张雨杰,以女友的名义购买了一套二手别墅。

这次,他上演了一出空手套白狼的好戏:

利用职务虚开一套资金托管手续,从资金池里直接支付购房款。自己没花一分钱,房子到手!

事发三年后,因为疫情,二手房交易减少,房地产交易中心资金池里,钱只出钱不进,快光了,才发现空账。

连张雨杰自己都不敢相信:

“漏洞其实很好堵,只要真的想对账,不用半个小时就对出来了。”

经查,2016年到2019年,张雨杰采取收款不入账、伪造收款事实等方式,陆续侵吞公款6900多万元,用于打网游和消费挥霍。

2020年11月,张雨杰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20年3月,杭州余杭区纪委监委网站公布了一则通报:

余杭区余杭分中心不动产交易窗口工作人员田琦浩,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国家税款,数额特别巨大,涉嫌贪污犯罪。

编外人员田琦浩,是一名95后。

在11个月的时间内,他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国家税款多达595万元!

此案在余杭创下了“三最一巨大”纪录:

年龄最小、职务最低、时间最短,贪污数额巨大。

95后的年龄, 也就刚出大学校门没多久,竟然与“贪污595万”划上了等号。

以田琦浩编外人员身份,根本就“无职无权”,竟能贪污巨款,每月平均入账多达54万元!

那么,田琦浩贪污的钱款都花在什么地方?

一是奢侈消费,二是购买豪车,三是网游充值。

一件衣服6.4万元,一个包超过20万元……这个不到10平方的房间,满满的各式各样奢侈品。

它们的主人叫王雪。

王雪1990年出生,是北京市东城区某离退休干部休养所小小的出纳员。

2017年,王雪以第一名的成绩顺利考入这家事业单位。

从上班的第一个月,她就动起了歪心思。

开始时,她通过假的银行对账单,模仿领导签字,用现金支票把49.4万元公款提现到了自己的账户。

因为这家单位只有出纳,没有会计,日常财务毫无监管,复审复核也只是走过场而已。

她认为,上述操作过于“复杂”。

她干脆走捷径,直接伪造离退休干部们的医疗报销费用申请,就这样一次性从单位拨款中,转给自己670.65万元。

比田琦浩的时间稍长,王雪仅一年多时间,侵吞、骗取公款720余万元。

这些钱怎么挥霍的?全部用于奢侈消费。

据报道,在工作、生活和网络游戏中,王雪结交了许多“出手阔绰”的朋友,养成了畸形的消费观念。

有了钱的王雪,盯上了奢侈品牌,不停地逛逛逛、买买买,甚至不考虑价格。

一件衣服价值6.4万元,一个包超过20万元。

而且东西买到后,王雪就拍照发朋友圈炫耀。众多的“追捧”,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同时,网游也是王雪的爱好,先后投入70余万元。

最终,王雪被开除公职。

2019年12月,王雪获刑十二年,并处一百万元罚金。

出生于1990年的王红梅,案发时任贵州织金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和城市建设管理局房屋征收股股长。

2018年10月19日,王红梅被提起公诉。

经法院审理查明,王红梅涉案金额高达1500余万元

她利用自己担任织金经开区管委会财政局、织金新区建设公司出纳等便利,贪污手段包括——

私刻相关单位印章

伪造领导签字

伪造相关虚假票据

虚列支出

伪造虚假银行对账单

虚列现金收支账

挪用公款

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王红梅贪污钱款干什么?原来,仅购买彩票这一项,她就挪用公款171万多元。

据王红梅交代,她犯错误有“反面榜样”。这个“反面榜样”就是她的领导原局长谭建珐。

有一次,谭建珐竟然指使王红梅私刻一个居委会的公章。谭建珐还多次从出纳处借走大量现金,年终再要求出纳虚列办公开支来冲平借款。

生于1992年的罗覃柱,曾任成都高新区国家税务局协税员。2016年4月至2017年4月期间,他违规帮助他人提高建材商贸等新企业首次批票的发票份数,违规帮助他人进行改卡审批等,共受贿27万余元。2017年,罗获刑三年。

2018年,镇江有个90年出生的28岁王姓会计,月工资只有3000多,却挪用了公司930万来打赏主播,每周会借口出差,瞒着妻子家人去上海约会女主播,其中最知名的是某冯姓女主播,还活跃在各大平台。

2019年5月至11月,嘉善某大型食品有限公司的90后出纳员,私自将公司账户内的900多万元转到私人账户,并疯狂购置名车、奢侈品:YSL圆管口红190支,估值4.18万元,萧邦机械女表一块,估值3万元,LV、香奈儿、Gucci……

综合分析以上案例,至少存在两点共性。

其一,普通工作人员,基层普通岗位,贪污数额巨大。

其二,贪污之后,立刻挥霍,及时行乐。

曾经,在人们印象中,以前贪污的人都是把钱藏起来,不敢花、舍不得花。很多新闻甚至影视剧中,都有被查之后,藏着大量现金,点坏了几台点钞机。

而年轻人,特别是90后,他们贪污,就是为了及时行乐。

各种花样:买奢侈品,豪车豪宅,奢华旅游,奢靡生活,网络游戏充值,打赏女主播……

再看,其中大多是普通基层岗位,有的只是临时工。他们走“极简式”贪污的路子。手法简单。只要稍作查核,就必然败露。

如张雨杰所说,“上瘾了,收不住了,最后辞职跑路”

可是,即便辞职了,想跑?能跑掉吗!

这些普通的年轻人,为了过上许多人一辈子也过不上的生活,利用工作中的漏洞,大肆贪污,说白了就是:

过把瘾就死!

再过瘾也不是才“一把”或“几把”而已。

可是结局,从贪污第一笔钱款开始,就已经注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