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6岁男孩照顾残疾父母,凌晨5点起床帮妈妈打针,背后故事让人心疼

subtitle
益美传媒

2022-01-26 10:14

关注

居民楼里,一个小男孩正在给妈妈打针。

他先用皮筋捆在妈妈的手腕上方,再用小手轻轻拍打,直到血管显露出来,然后是棉签消毒、针管穿刺、粘胶带......

小男孩那双瘦弱的手,连勒皮筋都很费力,但打针的整个过程却熟练地让人心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叫周宗松,正是这小小的身躯,支撑起一个飘摇的家。

3岁那年,爸爸病逝,妈妈患有心脏病、痛风,四肢严重变形,几乎失去劳动力。

4岁那年,他有了继父,但也是个残疾人,一只眼睛看不见。

6岁那年,年仅15岁的哥哥辍学去打工了,周宗松成了家里唯一的“顶梁柱”。

当同龄人在游乐园玩耍时,他在买菜、做饭、洗衣,给妈妈打针,照顾妈妈大小便......

01▼重病的妈妈,离世的生父

最初,周宗松一家生活在云南会泽老家,大山里穷苦的农村。

从周宗松记事起,妈妈就一直在生病,每天用很多药,还是治不好。

他当然不懂,妈妈张发翠身患痛风、心脏病、支气管炎,已经被病痛折磨了快20年。

张发翠年轻时,曾是村里的兽医,平时会帮动物配药、扎针。病倒之后,这些技能,都用在了自己身上。

山里的医院很远,张发翠行动不便,只能在家自行治疗。

“何况我是超剂量用药,医院和社区不可能违规给我用药”。

“更重要的是,这样能省钱。”

家里有一个药柜,密密麻麻地摆满了百余种药物,全是张翠发购置的各种针剂。

她的病每两天要打一次点滴,每次三四瓶。刚开始她自己给自己打针,后来双手变形,叫大儿子周宗磊帮忙打针。

妈妈的病,使周宗磊过早地长大,也使小小的周宗松失去了撒娇的权利。

可厄运专找苦命人,命运的一个巨浪几乎掀翻了这个家。

爸爸突发心脏病,撒手离去,甚至没来得及交代一句话。

那一年,周宗松3岁,周宗磊12岁。

重病在身的妈妈张翠发,不得不艰难地下床,去地里干农活,去找亲戚借钱。

尽量不让孩子饿着、冷着。

风雨飘摇的家,母子三人相依为命,苦苦撑了一年多。

02▼为风雨飘摇的家,每个人都在苦苦支撑

周宗松一家,一直在等一个希望。

爸爸离世的第二年,继父张明才出现了。

这个勤快踏实的男人,很快就接过家里的重担,一天干两份活,夜以继日地努力。

可张明才也是个残疾人,右眼失明的他,最终还是没能撑起这个破碎的家庭。

2018年,张明才因为视网膜脱落进了医院,而张发翠病情加重,几近瘫痪。

为了治病,夫妻俩欠下8万债务,一家人的生存举步维艰。

15岁的周宗磊辍了学,只身去到昆明一家餐厅打工。每月工资2500元,其中2000拿回家。

哥哥走后,家里剩下残疾的父母,和6岁的周宗松。

周宗松接过哥哥的班,成了药柜的管理员。

4层的药柜,比他个子还高。他踩着板凳,为妈妈取药、兑药,用颤抖的小手将针管刺进妈妈的手腕。

瘦弱的他,看上去比大人都还坚强独立;可帮妈妈打完针后,他只是个需要妈妈的孩子。

记者问他:帮妈妈打针害怕吗?

周宗松:害怕。

记者:为什么害怕

周宗松:怕她疼。

一句轻轻的“怕她疼”后,小小的周宗松再也忍不住,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在他身后,药柜上挂着数百根输液管,那都是他为妈妈“战斗”的过去。

在爱妈妈这件事上,他比谁都懂。

03▼6岁的他,成为这个家的“男人”

难以置信,6岁的周宗松,最终成了这个家的“希望”。

他做了继父的“眼睛”,也做了妈妈的“手脚”。

小学第一年,周宗松每天在家和学校之间奔波,山路和晨光见证他数不尽的脚步。

早晨5点,他起床为妈妈烧开水、准备药品,把一切所需都放在妈妈的床头后,才放心地去上学。

从家到学校,他要步行1个多小时。山路漫长,只有星辰作伴。

放学铃声一响,他又要急匆匆赶回家,为妈妈和继父做饭。

饭菜只有那老三样:青菜、豆腐、白米饭。

饭后,洗碗收拾、照顾卧床的妈妈大小便,忙完全部后,他才得空去完成当天的作业。

尽管日子艰难,周宗松依然很努力地照顾家庭、用心学习。

他的成绩,始终在班上名列前茅。

只有妈妈做手术那一次,他在担惊受怕中考完试,最后得到60多分。

妈妈张发翠说:“他过得苦,心理压力也大,他害怕,怕我不在了”。

曾经,张发翠甚至想过一了百了——假如自己早点死去,这个家或许会解脱吧。

可是看到懂事的儿子,小小的身影独自忙前忙后,张发翠又不忍心了。

在逼仄狭小的屋子里,周宗松好像是雨后天晴的一束光,照亮着整个家。

他弱小的脊背上,正在生出盔甲;他纯真的脸庞,已是男子汉的模样。

张发翠流着泪,笑了:“我要努力地活着。”

“多活几年,至少等到儿子成才的那一天。”

04▼美好新生活,会来的

2019年,周宗松一家离开山区,被安排搬到县城修建的安置区。

生活,才终于变成全新的模样。

周宗松很喜欢“新城”的生活,有干净的街道、漂亮的学校,还有很多友好的人。

在这里,周宗松上学很近,可以更方便地照顾妈妈和继父。他不在的时候,小区里的叔叔阿姨也会去家里帮忙。

周末,他会推着轮椅带妈妈出门。穿出小区,走过街道,推着轮椅走的每一步,周宗松都很费力,却也很坚持。

他说:“以前在农村,妈妈每天只能躺在床上。”

“现在,我想让妈妈快乐一些。”

一路上,周宗松和妈妈说说笑笑,城里的不同的生活和见闻,让他们感到新鲜。

走到菜市场,他们是摊主眼中的老熟人。

摊主们曾私下聊过,“这个小男孩,很了不起。”

于是在这个菜市场,都有一个默认的“规矩”:只要是他们母子俩来买菜,价钱一定最低,量一定最多。

妈妈坐在轮椅上挑好一棵青菜,周宗松就从妈妈手里接过钱,递给摊主,再把找零收好,提上菜道声谢离开。

周宗松已经很熟练了,因为大多数时候,都是他独自买菜。

回家路上,周宗松碰到很多阿姨推着婴儿车散步。

而他,推着轮椅上的妈妈,与之擦肩而过。

他们境遇不同,方向不同,但心中的爱却是一样炙热,一样厚浓。

乌鸦反哺,羊羔跪乳。

父母曾用一切爱孩子,孩子也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你。

在这个脆弱的家庭里,有双双残疾的父母,哥哥周宗磊因此牺牲了学业,弟弟周宗松牺牲了童年。

但孩子们心里,没有怨恨,只有期待。

而今,周宗松已过10岁,被问到将来想做什么时,他说:“想做医生,为病人减轻痛苦。”

这个因妈妈而诞生的梦想,有着世上最坚定最真挚的力量。

小周宗松啊,继续相信未来吧,美好的新生活一定会来的。

注:

文中图片来源于视频账号“中国人的一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4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