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一个房里住着2任丈夫,女子崩溃大哭:前夫强行住进来的

subtitle
野离离

2022-01-25 20:15

关注

文|众生纪事

01

两个有着特殊关系的男人坐在一起商议住房的事情。

穿白衣服的是何文秀的现任丈夫,叫李宏,对面坐着的那个穿着条纹短袖的男人是何文秀的前夫王全治。

说到动情处,李宏红了眼,哭了起来。

他说自己对王全治从来都没有敌意,也没有在她女儿面前说过他的坏话,总是劝告女儿小可要对他的爸爸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如今,因为房子的问题,两个男人都在为自己争取更有利的局面。

这套房是何文秀跟前夫王全治的共同财产。

当年他们离婚时签了一个协议,协议中写明:年底之前,王全治把抚养女儿的费用全部支付,那他依旧享有房屋一半的使用权。

王全治在离婚伊始没有正式的工作,自己都养不活,就没有给抚养费。

但是后来,他挣了钱后一次性就给了3万的抚养费,女儿小可上大学后他每年都掏了1万,这样算下来,他一共给了女儿七八万的抚养费。

虽然没有严格按照协议履行,但王全治对女儿也尽了抚养义务,因此按照协议,他应该享有这套房子一半的使用权。

如今,王全治因为脑梗导致瘫痪,手脚不灵便,丧失了劳动能力,也没有了经济来源,又没地方吃饭,甚至没有容身之处,因此他才想到了这套房子。

但是房子只有两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是何文秀跟李宏住着,另一个房间原本是女儿小可住的,但她去上大学了,房间便空着当了杂物间。

面对王全治的到来,何文秀当然是不同意的,但王全治没想跟她商量,不由分说就把被子衣服强行搬过来,还把年迈的老母亲也一起带了过来。

逼仄的杂物间,不仅要住两个人,还要在这里煮饭,使得一到饭点,满屋子的烟味呛得不行。

劝又劝不走,赶也赶不了,何文秀束手无策,李宏也毫无办法,因为王全治确实有一半的使用权。

虽然合住很尴尬,也有诸多的不方便,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但王全治顾不上这些,走投无路的他只能来到这里。

02

其实要说他一点办法没有也并非如此。

王全治的姐姐在旁边也有一套房空着,以前何文绣刚结婚没地方住,住的就是大姑姐的那套房。

后来买了房才搬了出来,但之所以王全治没去住那套房,一是因为房子在一楼,破旧不堪,阴暗潮湿,到处都发霉了,不适合人居住。

再者大姑姐如今已经把这套房子租出去了,给别人当仓库。

思来想去,只能是把王全治往何文秀这里送。

但王全治来处可以理解,为何要带上老母亲呢?

据悉,老母亲生育了四个子女,王全治的条件比较差,但其他几个子女可以把她接过去住,没有必要挤在这里。

何文秀一语道破了这个策略的真相。

她直言这是大姑姐的主意,只有把年迈的前婆婆带过来一起居住,才能更顺利地要到房,也使得何文秀没法暴力驱赶。

大姑姐说,她自己也有难处,这么多年来,老母亲都是她管着,她也有自己的家庭负担,如今弟弟又是这个样子,她只能这样了。

但何文秀反驳了她,只见她拿出了一张协议,说其实前婆婆名下也有一套房,可以让她住到百年,如今也被其他的几个姊妹给租出去了。

何文秀之所以不愿收留落魄的前夫,一是考虑到不方便,二来他们唯一的女儿小可也支持母亲的决定。

在小可看来,父亲的这种做法相当自私。

她承认父亲有付过她的生活费,对父亲也怀有感恩之情,曾经她看父亲一个人在外面很心疼,当父亲生病时,还没毕业的她便打工赚钱给爸爸治病。

但相比之下,带着她一起生活的母亲何文秀更不容易。

自嫁给王全治开始,何文秀就没过过好日子。

王全治眼高手低,一心想创业却屡屡失败,没有做生意的头脑,却又固执己见,一次次创业失败,将这个家推向了下坡之路。

何文秀举例,王全治曾经开家政公司,印广告一印就是1000多块钱,但印了又不发。

后来家政公司没搞好倒闭了,他便把那个花1500块买来的纸以50块卖掉了,这一进一出就直接损失了1000多块钱。

后来两人婚姻破裂,何文秀便带着女儿相依为命。

03

因为没有钱,何文秀只能去卖菜。

晚上12点多去进菜,然后早上拿去卖,卖到中午回来做饭给女儿吃,下午又接着去卖,到了晚上又要回来做饭。

每天如此,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日子过得煎熬又难捱。

何文秀说着说着就哭了,那段日子太苦了,她不忍回忆。

后来,她遇到了现在的丈夫李宏,李宏因为小时候的一场大病留下了残疾,使得他手脚不灵活,也干不了什么重活,如今在一家超市守车,月薪1312块钱。

挣得不多,但他是一个随遇而安且非常会过日子的男人。

他对何文秀母女俩非常好,家务活基本全包,但凡是他能干的,都轮不到何文秀动手。

对于这个知冷知热的男人,何文秀相当满意,前半生动荡不安,如今平淡而幸福,她很满足。

如今女儿也上了大学,不久就可以出来工作,家里压力也就没那么大,正当日子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时,王全治的到来打破了这种平静。

经过多次沟通交涉后,王全治心里也有那么一点过意不去,周围都是批评他的人,邻居认为他这个时候来不合适,女儿小可也指责他太自私。

思考再三,他提出让何文秀要么给他1万块钱拿去治病,治好后他可以继续赚钱养活自己,要不把这套房租出去,他拿个3万块钱去看病。

本就薪资微薄的何文秀夫妇听到他这样讲,又开始犯难,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积蓄。

李宏甚至说要是对方给他钱,他情愿走的人是他,让王全治留下来。

最后,通过调解员的一番沟通,王全治同意何文秀拿一万一买断他的那一半使用权,也同意何文秀以分期的方式付款。

双方达成一致,走出调解室,李宏跟王全治握了握手,两人就像朋友一样,互相勉励,互相支持,互相加油。

其实,抛开这次的房产之争,两人都是善良而美好的人,彼此尊重,彼此宽容,彼此理解。

若不是生活所迫,命运的施压,或许两人还能称兄道弟,坐下来喝一杯。

如今整件事情也算是得到了圆满的解决。

在此希望王全治能早日康复。

有这份情谊在,日后他们也可能会成为互相扶持的一家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063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