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女儿因婆媳矛盾自杀,父母要求婆婆“背尸认错”,向女婿索赔24万

subtitle
狄飞惊

2022-01-25 12:27

关注

老婆,老妈,女儿,是一个男人最爱的三个女人,但处理好三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却不是一件容易事。尤其是婆媳矛盾,简直就是数千年来的误解难题。

处理恰当,则家庭和谐,温暖幸福;处理不当,轻则鸡飞狗跳,重则人命关天。

四川成都的张锴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因为婆媳矛盾,老婆跳楼自杀,岳父岳母为此不依不饶,和自己母亲几乎成敌,闹得两个家庭鸡犬不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遗书风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9年3月6日下午,家住四川成都的张锴下班之后,匆匆赶回家中。因为家里最近不太平,他想跟妻子康三霞好好谈一谈,把家里的矛盾化解开。

吃过晚饭,妻子一头扎到房间里闭门不出。事实上,夫妻俩之间这种冷战已经一段时间了,张锴没觉出什么异常,就在书房加了会儿班,准备过会再沟通。

突然,岳父打来电话,急促地告诉张锴说,女儿康三霞刚刚给自己的哥哥打电话,让他好好照顾爸爸妈妈,感觉好像想不开,要自杀一样。

张锴和母亲大惊失色,过去敲门,却怎么也敲不开,妻子也没回应。

张锴“哐当”一脚踹开房门,发现妻子已经站在窗台上,威胁着不让他们靠近。

无奈之下,张锴的母亲跪在地上,请求儿媳不要做傻事,而张锴和康三霞3岁的孩子就站在一旁,不明所以地看着这一切。

康三霞凄然一笑,什么也没说,纵身一跃,跳了下去,她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这一天。

康三霞生前的照片

康三霞突然跳楼自杀,震惊了整个家庭,也留给家人无尽的悲痛。但死者已逝,生活还要继续,张锴将妻子的遗体送到殡仪馆,准备火化,处理后事。

这个时候,康三霞的父母不干了,坚决不同意火化女儿的遗体。

他们觉得女儿性格活泼开朗,孩子才3岁,怎么会突然想不开,放弃自己的生命,放弃自己的孩子和父母呢?女儿死得蹊跷,在没搞清楚死因之前,肯定不能火化遗体。

岳父母一家人都想要答案,可这个答案张锴给不了,因为他也不清楚妻子为何自杀。

就在这个时候,张锴意外发现妻子留下了一封遗书,终于揭开了康三霞自杀的秘密。

这封遗书是写给年仅3岁的孩子的,有一段话说:

“孩子,我惭愧于自己自私的离开,但生活让我看不到希望,因为爸爸不会保护妈妈,家里没有人爱她。爸爸永远不知道如何去平衡两个女人之间的矛盾,他总是选择他的母亲,总认为他的母亲是对的。”

康三霞的遗书

这封遗书让康三霞的父母震怒了,原来女儿是长期受到丈夫和婆婆的不公正对待,才如此绝望,愤而自杀,可张锴却在揣着明白装糊涂,着急将女儿火化,这个男人太可恶了!

于是在女儿去世的第三天,康三霞的父母和哥哥等一行人来到张锴家中,公然在屋内烧起了纸,祭奠冤死的女儿。

张锴一看对方就是来兴师问罪的,但也不能这么在我家里烧纸呀,双方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起了冲突。争执中,女方人多势众,把张锴家砸了个稀巴烂。

岳父母走后,张锴逐渐冷静下来,觉得婆媳矛盾客观存在,但回顾自己和康三霞的婚姻历程,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妻子会绝望到这一步。

康三霞出生在四川省南充市蓬安县,是康家里最小的孩子,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

9岁那年,康三霞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但她没有放弃希望,而是一路勤奋好学,读到大学本科毕业,毕业后在四川遂宁找了一份工作。

工作后不久,康三霞结识了张锴。张锴话不多,性格有些内向,康三霞却开朗活泼,两人性格相反,却彼此吸引,很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张锴和康三霞的结婚照

康三霞的父母却不看好这桩婚事,他们认为张锴性格孤僻,并且出身于单亲家庭,缺少父爱,和母亲相依为命长大,你们成家以后婆媳关系肯定不好处。

听了父母的话,康三霞也有一些感触,但她还是觉得问题不大,而这个时候她又意外怀孕了,便不顾父母的反对,做出了跟张锴结婚的决定。为此,康三霞还辞去工作,跟张锴来到成都,安顿下来。

结婚之初的四年是张锴和康三霞最幸福的时光,小两口没有负担,没有心事,工作之余到处旅游,生活简单而幸福。

然而,随着孩子的出生,张锴的母亲住了过来,帮他们照顾孩子,变故发生了。

因为生活习惯和育儿观念的差异,婆媳俩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些摩擦,这种现象几乎在所有婆媳之间都有,算不得什么大矛盾,而张锴在两个女人之间,自然要出面居中调停。

这种夹在中间两头受气的经历,想必所有结婚成家的男性有过,而几乎所有男人都知道,想让婆媳两个女人都开心,几乎是不可能的。

处理好婆媳矛盾,除了非常考验男人的耐心和情商外,当事双方的心态也很重要,不管婆婆还是媳妇,都要互相理解包容,甚至容忍让步,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张锴也明白这一点,他尽量保持中立公正,但效果却不好。尤其是妻子康三霞,总觉得丈夫在偏疼,每次婆媳俩发生冲突,张锴总是批评自己,偏袒婆婆,这让她很不高兴。

张锴感到很冤枉,因为他觉得康三霞在家是老小,从小就很受宠,有些“公主”脾气,平时总是无缘无故挑自己母亲的毛病,说他妈怎么怎么样,但张锴了解自己的母亲,觉得妻子对母亲有误解,就劝妻子少说几句。

张锴的表现让康三霞更加不满,不时和张锴冷战。

在张锴看来,自己确实有点维护母亲,但这是有原因的。父亲早年病逝,是母亲一个人含辛茹苦打零工,把自己养大,还供自己读完大学,大学刚毕业,母亲又患上了癌症,现在还拖着病体给带孩子,自己要是再不孝顺,天理难容。

这样看,张锴和康三霞都有苦衷,而康三霞确实有些“小气”,硬要把自己和婆婆放在对立面,她只考虑自己“受气”,却不考虑张锴左右为难的压力,以及婆婆带孩子的辛苦。

其实,我们都知道,在一起生活容易造成婆媳矛盾升级。处理婆媳矛盾,最根本有效的办法还是分开住,见面少了,摩擦自然也会少。

但是张锴做不到这一点,夫妻俩都要上班,照顾孩子只能靠母亲。

当然,如果狠心牺牲一下,夫妻俩其中一个人辞职,全职在家带孩子,也可以不需要母亲,可现在生活压力这么大,两口子工资都不高,谁有能力一个人养家呀?

除了日常摩擦外,还有一件事也加深了夫妻间的矛盾。

张锴的母亲患有癌症,有一次住院花了不少钱,再加上购买车位也要用钱,张锴的手头不宽裕了,便跟妻子商量,向康三霞的父母借点钱,妻子答应了。

在张锴看来,这是夫妻间的相互支援,但妻子却要求张锴给自己打欠条。一开始,张锴以为妻子在开玩笑,可康三霞的态度却很认真,不依不饶,必须打欠条。

因为着急用钱,张锴无奈之下,只好给岳父母打了欠条。

欠条打了,钱的问题解决了,妻子的做法却让张锴寒心了。两人结婚以来,所有的家庭开支都是他一个人支付,妻子的钱却是她一个人支配,并且认为这是男人应该承担的责任。对此,张锴从来没有怨言,可在借钱这件事上,他无法理解妻子的做法。

康三霞的父母也表示,女婿张锴是传统男人,确实愿意一个人承担整个家庭的经济负担,但他又有些大男子主义,平时很少做家务劳动,也很少带孩子,觉得这些是女人应该做的事,这让女儿感到很难过。

康三霞留下的遗书

女儿不止一次对父母讲过,她在这段婚姻里找不到“成就感”和“受宠感”,只要向丈夫提出任何对婆婆的意见,都会被张锴认为是主动找茬,她觉得自己很委屈,孤立无援。

康三霞也提出过离婚,可不管是哪一方,甚至亲戚朋友都觉得她不可理喻:不就是婆媳矛盾吗,多大一点事,谁家没婆媳矛盾,还能每家每户都闹离婚?

其实,就这一点而言,张锴也有些不以为然,他并未意识到妻子的情绪已经变得不正常,甚至有些抑郁,他只是感觉妻子变得越来越暴躁,越来越难以沟通了,任何一点小事都有可能激起她的怒火,转身就不理人。

就在出事前一天,婆媳俩因为孩子做手工作业的事,又吵了起来,康三霞冲着婆婆大吼道:“你带不了孩子,你就给我走!”让张锴的母亲很伤心,很尬尴。

为了缓和事态,张锴让康三霞向母亲当面道歉,没想到这成为压垮妻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妻子自杀后,张锴很伤心很后悔,如果自己处理婆媳矛盾更艺术一些,或许悲剧不会发生。但与此同时,他对妻子的决定也有一丝怨言和不解:如果就是为了报复自己和母亲,就彻底舍弃自己年轻的生命,不是太过脆弱了吗?留下年仅3岁的孩子,值得吗?

而对于康三霞的父母来说,女儿的自杀成为他们心头永远的痛。

爱若珍宝的女儿就这么没了,死因竟是遭到丈夫婆婆“欺压”,老两口失去了理智,急切地想要为女儿找回公道,于是便有了闯入女婿家中,砸掉家具和电器的这一幕。

被康三霞父母砸坏的张锴家

面对岳父母的举动,张锴报了警。

警方了解情况后,觉得女方一家确实是违法了,给个行政处罚并不为过,可当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他们又觉得事情不能简单处置,于是找到居委会,想要居中调停,解决掉两个家庭之间的争端。

2020年3月11日,在街道调解委员会的调解下,双方签订了一份协议,内容如下:

1,张锴自愿付清女方亲属办理后事的食宿费用,并承诺愿意完成死者未尽的赡养事宜,每月向岳父母支付生活费500元,并一次性支付精神抚慰金10000元。

2,康三霞的遗体火化必须由康三霞父母签字同意。

3,协议签订之后,双方按约履行,不再发生纠纷。

张锴之所以签订这个协议,是因为他和母亲确实有悔,也理解岳父母的情绪,尽力补偿他们。可在这之后,岳父母一连串的反应,却让张锴觉得越来越无法忍受。

协议签订后,张锴觉得不能总把妻子的遗体放在殡仪馆,准备将遗体火化,但这需要康三霞的父母签字,可当他找到岳父母时,对方居然反悔了,不同意签字。

双方达成的调解协议

妻子是跳楼自杀,岳父母为何还让女儿早点入土为安呢?这样让妻子的遗体躺在冰冷的殡仪馆,不仅要承担高额费用,还要承受街头巷尾的非议。张锴想不通。

过了没多久,岳父母找到张锴,要求张锴签订另一份补偿承诺书。

这是一份承诺书,由张锴单方面做出,内容是:

由于家庭关系处理不当,导致妻子康三霞轻生,我(张锴)愿意补偿其父母康定桂、李琼英现金24万元,并承诺每年补偿两位老人12000元,时效为20年。签订日期:2020年4月5日。

张锴明白了,岳父母为何不同意火化女儿的遗体,归根结底就是为了钱。

张锴觉得岳父母动机不纯,但他还是违心地签下了补充承诺书,死者为大,他还等着赶紧给妻子下葬,如果不签这承诺书,岳父母就不同意他火化妻子的遗体。

让张锴没想到的是,承诺书签了,岳父母还是不同意火化,他们对女儿的墓地如何选址,丧礼如何筹办,此前的欠款怎么归还……等一系列问题提出各种意见。

张锴的补偿承诺书

时间一拖就是将近两个月,妻子康三霞的遗体还存放在殡仪馆的冷柜里,任凭张锴如何努力,岳父母就是不同意火化。

2020年4月底,岳父母又提出了一个更加荒唐的要求:要张锴的母亲背尸认错!

岳父康定桂认为自己女儿死得太冤,你张锴的母亲不是后悔了吗,那不能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咱们要用“古老的办法”来讲道理。所谓“古老的办法”,就是让张锴的母亲背着自己女儿康三霞的遗体,公开在大街上游行一圈,表现出你的诚意。

这样一来,我们就能原谅你们“逼死”我女儿了。

张锴一听,让自己母亲背尸认错?这可是底线中的底线,绝对不可能!

岳父母的行为让张锴出离愤怒,退无可退了,因为他自己也撑不下去了。

自从张锴家的房子被岳父母砸坏,他只好租了一套简陋的住房,张锴和母亲、3岁的孩子挤在一起住,本就艰辛,岳父母层出不穷的奇葩要求,更让全家人身心俱疲。

张锴不肯答应“背尸认错”,岳父母的态度也很强硬,那就一切免谈,康三霞的遗体也就只能这样继续躺在冷柜里,火化的事只能继续耽搁下去了。

康三霞的父亲要求张锴母亲“背尸认错”

不知道康三霞在九泉之下,对自己父母的这些举动,会有什么样的评价呢?是觉得父母宠爱自己,为自己伸冤找面子,心怀感恩之情,还是更加复杂的感受呢?

时间一天天过去,张锴终于等不了了。

2020年7月,张锴一纸诉状,将岳父母康定桂、李琼英起诉到了当地法院,要求撤销此前双方签订的所有合同。

在张锴看来,自己的岳父母根本就不爱惜女儿,事发半年多还不让火化,口口声声都在谈钱,甚至要求自己的母亲“背尸认错”,令人愤慨,这种动机不纯,咄咄逼人的举动早已消磨了他曾经的歉疚之情,自己仁至义尽,只能对簿公堂。

张锴认为,此前所有的合同都是在岳父母的胁迫之下签订的,违背了本人的真实意愿,要求撤销,于法有据,合情合理。

张锴的岳父母则针锋相对,声称所有的合同都是张锴自己亲手签的,没有任何人逼迫,白纸黑字,不承认都不行。

法院经审理做出了一审判决:

1,双方签订的第一份调解书是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协议,具有法律效力,应该予以维持。

2,张锴欠岳父母的债务也客观存在,还款协议应该维持。

3,2020年4月5日单方面出具的补偿承诺书,是张锴在受到胁迫的情况下做出的不真实的意思表示,应该予以撤销。

对于这个判决,张锴不服,提出了上诉,他坚持认为所有的协议、合同和承诺书,都是自己被胁迫才签订的,应当全部予以撤销。

而张锴的岳父母呢,坚持认为所有合同都是自愿的,你张锴说受到了胁迫,拿出证据来。

双方剑拔弩张,互不相让,张锴认为岳父母满心算计,迟迟不让女儿火化,已经从最初的受害者变成了如今的加害者,实在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本案的二审法官罗晓翠

这一次,二审的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没有轻易做出判决。

主审法官罗晓翠认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法律问题,根本而言是道德问题,一纸判决非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有可能进一步激化矛盾,只有找到问题的突破口,深入进行调解,才能真正化解双方的矛盾,促进两个家庭的和谐稳定。

想来想去,罗晓翠找到了化解矛盾的关键点:感情。

不管是丈夫,还是父母,双方都经历了失去至亲的巨大伤痛,他们对康三霞的感情是真挚的,之所以争来争去,表面看是为了钱,实质上都是在谈感情,只是采取了不同的方式:

张锴想让已逝的妻子早日入土为安,岳父母想让女儿得到死后的公正对待。

抱着这种的想法,罗晓翠带了一位经验丰富的心理咨询师,和双方坐在一起进行调解。

很快,双方的情绪又开始激动,眼看调解面临中断,心理咨询师果断介入,先不讲是非对错,让他们尽情宣泄自己的感情,两边的人都各自哭成一片。

康三霞的母亲痛哭失声

释放过后,症结终于出现了。

康三霞的父母无法接受女儿去世的事实,从而把女婿当作了一个具象的仇恨对象和泄愤目标,但这样做法伤人伤己,也无济于事,自杀是女儿自己的选择,他们必须试着接受,试着尊重对方的父母。

张锴出身于单亲家庭,特别想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妻子在他心目中远比其他人想象的都重要,老婆也好,母亲也好,都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一个部分,但他也要尝试理解岳父母,他们过激举动的出发点与张锴没有区别,都是出自对女儿的爱。

说一千道一万,对立的双方都片面强调自己的痛苦,却完全无视了对方的创伤。

如何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个症结呢?

解铃还须系铃人。罗晓翠找到了双方情感上的共鸣点:3岁的孩子。

当双方打得不可开交时,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个可怜的孩子。

康三霞的父亲与外孙合影

孩子亲眼目睹了母亲的自杀,随后又见证了那一场打砸,后来又亲历了双方无休止的争执,他表现地一直很乖很听话,好像没有受到惊吓,但他的内心其实已经受到重创,只是所有人都活在他们自己的悲伤和恐惧中,不停地指责别人,对这个孩子的恐惧视而不见。

孩子的存在软化了大人们麻木冰封的心,他们终于冷静下来,反思自己的问题。

最终,经过调解,双方达成一纸协议:

1,康三霞的母亲出具特别授权委托书,委托张锴全权处理康三霞的遗体火化等丧葬事宜。

2,自2020年8月起,每月月底之前,张锴向康三霞的父母支付抚养费500元,共计支付20年。

3,张锴向康三霞的父母归还此前的全部欠款。

4,孩子由张锴抚养,每逢孩子生日和节假日,康三霞的父母拥有探视权。

法官主持双方调解

协议签订后,双方冰释前嫌,重归于好,拥抱在了一起。

2021年1月4日,康三霞的遗体得以火化,入土为安,而这个时候,距离康三霞自杀身亡,已经过去将近9个月,她终于可以享受彻底的宁静了。

张锴出身于单亲家庭,从小缺失父爱,特别想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更希望孩子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但不幸的是,由于家庭内部矛盾,他的孩子遭遇了和他一样的不幸,年仅3岁便失去了自己的母亲,从此家庭再也不能完整。

回顾这纷争的始末,包括死者康三霞在内,所有人都不是无辜的,甚至可以说所有人都是自私的,只有失去母亲的孩子才是真正无辜的。

张锴与岳父母拥抱

在此提醒大家:当遭遇巨大的变故和痛苦,人必须从自己的内在寻找问题的根源,而不是一味指责别人的过错。我们要接纳自己的不完美,更要体谅他人的不容易,让自己柔软下来,安静下来的时候,才可能回归理性,从灾难中找到救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4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