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拜登刚对华表态,140多名美国议员“逼宫”?释放强烈信号!

subtitle
视频妙妙屋

2022-01-25 09:40

关注

据环球网报道,1月21日,美国一百四十多位国会议员在给美国贸易代表戴琪的信件中说,“必须迅速地扩大对中国产品的关税减免范围,因提高关税伤害了美国企业和劳动者。”

这些议员声称,此举是出于对国外的竞争以及美国内部的高通货膨胀的担心。因此,美国政府必须马上重新启动和扩展针对中国产品的关税排除程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致戴琪的信中,美国议员们表示,现在提议对中国进口的少量商品实行“301条款”的豁免权太狭窄,并且美国在一年前就已经取消了更多的豁免权,从而使美国公司和劳动者蒙受损失。

在信中,这些美国议员说出了事实:不断上涨的费用使美国的制造业失去了竞争力,而提高关税使得他们的产品价格高于国外竞争者。此外,“令人遗憾的是,301条款对美国制造业,农业,渔业,零售,能源,科技和服务行业都有很大的影响。”

那么,为何说这些美国议员的行动在“逼宫”拜登?

因为1月20日,拜登在公开场合表示,取消中国产品的额外关税还为时尚早。此外,拜登还抨击中国没有完成承诺。

对此,中国商务部指出,取消关税对中国,美国,乃至整个世界都是有益的,“尤其是在当前通货膨胀的情况下,中美两国的消费者和生产商都能得到最大的好处,而且对全球经济复苏也有好处。”

但分析人士表示,拜登现在的处境非常尴尬。

首先,拜登政府在控制疫情方面并没有比特朗普政府更好,这让很多美国民众后悔在2020年大选中将选票投给他。

其次,就贸易而言,尽管从数据上来看,美国的经济已经有所复苏,但通货膨胀仍然处于历史高位,这对美国而言非常危险,美国人也难以长期忍受。

这对拜登政府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其三,如果取消对华高额关税,拜登政府就会害怕共和党的强硬分子抓住把柄,大肆宣扬其“对华软弱”,使其在美国国内的保守气氛中陷入被动。

考虑到以上三点,加上今年正值美国中期大选,拜登当局担心改变对中国的政策,会对大选产生不利的影响,因此采取了“拖延”的策略。

甚至拜登本人也表示,他了解到一些企业组织正在敦促他削减特朗普对中国数以万亿计的货物的25%的关税。

然而,拜登想要拖延,美国商界已经等不下去了。

中国海关于1月14日发布的统计数字表明,去年12月份中国外贸顺差达到了944.6亿美元,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

路透社称,12月中国对美贸易逆差达到392.3亿美元,而中国全年贸易顺差为3965.8亿美元。

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这主要是因为中美两国在抗击疫情的能力和效率上的巨大差异。

如今,美国政客思考的是政治问题,而美国企业集团却从自身生存的角度思考问题,因为只有废除了高额的关税,他们的经济才会复苏。

美国政客希望在全球供应链上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性,甚至放弃对中国的依赖,因此他们设置了很高的关税。然而,美国将会为破坏目前的全球供应链均衡而付出沉重的代价。同时,美国的经济也很难承担这样的成本。

事实上,取消关税对双方都有好处,特别是美国的通货膨胀指数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然而,美国政客仍然将关税视为其在中国政策上的“筹码”。

然而,这无法改变中美经贸的紧密联系。

因此,美国商界一直在等待拜登政府取消对中国产品的高额关税,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劝说国会议员们表达自己的不满。

而且,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目标没有完成,责任完全不在中方。事实上,美国根本没有足够的生产力。

例如能源购买677美元承诺,中国在十月份的时候,仅购买了34%的原油量。但实际上,彭博社很早就指出,美国的能源产业没有足够产能,提供677亿美元的能源产品。

分析人士指出,在2021年,中国用于向美国运送货物的集装箱,大部分都是空手而归。“美国港口的货物不多,我们只能空手而归。这个问题很实际。”

换而言之,拜登政府出于政治上的考虑,用一项不可能达成的交易来搪塞对华关税问题,这自然引起美国企业和民众的愤怒。

中方则明确表示,希望美国创造条件,扩大双方经贸合作。

除了美国议员联合“逼宫”外,中美高级官员可能还会继续接触,在国家安全方面进行洽谈。

《南华日报》称,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将和白宫安全顾问沙利文会晤。

目前,中美两国在会谈日程和议题仍然有不同意见。美方起初建议杨洁篪与沙利文在罗马举行第二次会晤,但是美国方面却“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还再次炒作中国内政问题,使得会谈氛围受到严重影响。

据知情人透露,中国最终推迟了会谈。

另外,虽然中美两国都想避免两国间的矛盾升级为冲突,但是,双方就会谈的议题和应该由哪些人参与这一问题上意见不一。

例如,美国提议,中美两国都要派遣军队的代表,但是中国有自己的观点,并不想让军事控制问题成为谈判的焦点。

有分析人士表示,当前美国正面临着与中俄两国“双线角力”的双重压力。在俄乌边界,俄罗斯和美国和北约之间的三次安全对话都没有取得任何成效,莫斯科采取了强硬的态度,以保护其自身的安全利益,这使得美国“迅速在俄乌边界上解决军事冲突”的设想成为泡影。拜登表示,俄罗斯将采取“小入侵”打击乌克兰的行动。布林肯随后宣布,美国及其盟国会在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时使俄罗斯遭受“快速且沉重的”损失。但另一方面,他也劝说俄罗斯通过外交手段来缓和欧洲东部地区的紧张局势。

很明显,美国现在除了对俄罗斯大喊大叫,已经没有其他的好办法了。拜登政府的遏华战略,“雷声大,不下雨”。

美国人表面上搞得声势浩大,鼓动着盟友和“战略棋子”在亚太展现自己的实力,或是摆出武力干涉中国内政的架势。

然而,中国在这一战略竞赛中表现出了足够的耐心。一方面,中方有条不紊地应对美国,另一方面,中国也在稳步发展自己的经济,积累自己的力量。

美国在拜登执政一年期间未能控制疫情和经济发展,导致中美力量的差距进一步拉近。因此,美国企业界以及代表他们利益的国会议员们想要发出“对华缓和”的信号,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这一事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8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