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刘鑫正式上诉、答应、愿给予三叔妈妈比一审判决更多的钱:钱哪

案件墨森

2022-01-25 08:21

关注

【#刘鑫特别声明#:我不会作恶不会害人,愿做牛做马孝敬江歌妈妈;若江歌在世也不会容忍妈妈对我的网暴】刘鑫在这份特别声明里回忆和回应了江歌案发后的一些关键时间节点所发生的事情,她在声明中仍称江歌为“三叔”,并表示一审判决抹黑了刘鑫与三叔(江歌)的真实感情和真实情况。#刘鑫正式上诉#

内容摘要: “刘鑫认为,假若三叔在世,也不会容忍妈妈对刘鑫的网暴!刘鑫对三叔妈妈不谴责罪犯陈世峰,反而网暴打击三叔生前同室好友、生前惜惜相依、被三叔生前称为之“I Like You少女(我喜欢你少女)”的刘鑫。

这一咄咄怪事,刘鑫完全不可理解!#刘鑫称不理解自己被网暴# 刘鑫崩溃了,卸载了微博,微信也仅限于家人和有限的亲朋。不是好心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通过一审律师鼓励、帮助我,希望我站起来,勇敢面对,我连二审的诉讼都不会请律师参加应诉。 综上所述,三叔妈妈痛失爱女,刘鑫愿做牛做马孝敬三叔妈妈,愿给予三叔妈妈比一审判决更多的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以刘鑫现在的能力,也只能向三叔妈妈说声苍白的:对不起! 然而,一审法院的程序违法、凭空捏造、道德审判,完全抹黑了刘鑫与三叔的真实感情和真实情况。一审法院的判决不但没有化解我和三叔妈妈的矛盾,反而使得三叔妈妈进一步认为我就是一个居心叵测之人!甚至认为就是我把三叔锁在了门外!是我把三叔当成了自己的挡箭牌! 广大不明真相的群众骂我,我可以理解。但我决不能让人民的法院抹黑我与三叔的真实感情!

刘鑫提出上诉的理由中,很多涉及到事实问题,比如她认为一审判决抹黑了真实情况,认定她将江歌锁在门外等。事实问题查明上,一审法院可能比二审法院更专业、细致。 从《关于完善四级法院审级职能定位改革试点的实施办法》最高院要求:“基层人民法院重在准确查明事实、实质化解纠纷;中级人民法院重在二审有效终审、精准定分止争”中也可以看出,准确查明事实,是基层法院的工作重心。 所以,这个案子的事实问题,包括刘鑫上诉中提到的情况,也是调查的重点内容。判决书中也有回应,应该不会遗漏或发生错误。

另外,在司法实践中,绝大部分二审案件的基础事实,是一审法院调查出来的,二审法院的调查非常有限,大部分二审的工作,还是集中于准确适用法律。如果发现事实有重大问题,二审法院一般会发回重审,而不会倾向于亲自调查。所以,在事实查明上,可能一审法官比二审法官更有经验。 这个案件在受理之初,就引起了舆论的普遍关注。因此,相比其他案件,相信一审法院在调查事实的时候,会穷尽所有的情况,尽量还原案件的真相。所以,就事实方面提出上诉,应该是很难推翻一审判决的。 总之,我认为她可以上诉,但是除了浪费一笔上诉费之外,很难实现目的。

我觉得她对事实的认定才有错误。 江歌的大名叫江歌。她通篇三叔三叔的让人感到极度不适。她是不敢面对江歌这个名字吧。 她说没钱赔给江歌妈妈,要给江歌妈妈做牛做马。我希望她现在就变成牛马去服役。而不是嘴上说说。没钱还能请律师。微博上也有不少疑似水军替她转移视线。这些都是钱吧? 不想赔钱直说就是了,还把自己塑造成盛世白莲花。真是令人作呕。 不得不说,刘鑫和她的团队很会选择时间点。刘学州刚刚因网暴去世,正在热搜第一,网友也在批判网暴者。她在这个时机释出上诉的新闻和说明,就是想借机洗白自己,把自己包装成一个网暴的受害者。

这里要说钱哪、江秋莲的独生女儿江歌在日本东京被刘暖曦的前男友陈世峰杀害。刘暖曦是江歌在日本留学时的同乡、好友。案发前两个多月,刘暖曦因陈世峰不同意与其分手产生争执而向江歌求助,江歌同意她与自己同住。2016年11月2日15时许,陈世峰找到刘暖曦与江歌同住的公寓,上门纠缠滋扰,刘暖曦向已外出的江歌求助。江歌提议报警,刘暖曦以合住公寓违反当地法律、不想把事情闹大为由加以劝阻,并请求江歌回来帮助解围。江歌返回公寓将陈世峰劝离。之后,江歌返回学校上课,陈世峰则继续尾随刘暖曦并向其发送恐吓信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暖曦为摆脱其纠缠求助同事充当男友,陈世峰愤而离开并给刘暖曦发信息,称“我会不顾一切”。期间,刘暖曦未将陈世峰纠缠恐吓的相关情况告知江歌。当晚23时许,刘暖曦因感觉害怕,通过微信要求江歌在地铁站等她一同返回公寓。11月3日零时许,二人会合后一同步行返回公寓。二人前后进入公寓二楼过道,事先埋伏在楼上的陈世峰携刀冲至二楼,与走在后面的江歌遭遇并发生争执,期间走在前面的刘暖曦打开房门,先行入室并将门锁闭。陈世峰在公寓门外,手持水果刀捅刺江歌颈部十余刀,随后逃离现场。

刘暖曦在屋内两次拨打报警电话。江歌因左颈总动脉损伤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死亡。此后,江秋莲与刘暖曦因江歌死亡原因等产生争议,刘暖曦还通过网络方式对江秋莲发表过刺激性言语。江秋莲遂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刘暖曦赔偿江秋莲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误工费、交通费、住宿费、签证费等各项经济损失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070609.33元,并承担诉讼费用。

大概在70万左右。那你倒是给啊,我相信如果你给了,江歌的妈妈不会起诉,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后续,在这里写小作文无非就是证明自己有多么的伟大,多么的委屈,这里百度上有一句话:刘鑫作为江歌生前好友,受到过江歌很多照顾,如果刘鑫及其家人在事后能表现出应有的道德和良知去关爱江歌母亲的话,事情也不至于发展到这个地步。

在案发后那个危险阶段已经过去的情况下,在事后将近一年的过程中,刘鑫既没有到江歌家看望江歌的妈妈,也没有去江歌的坟头祭奠,刘鑫的父母也没有给江歌母亲任何善良的回应,甚至当江歌的妈妈打电话向刘鑫了解女儿被害的过程(因为只有刘鑫知道),刘鑫却一直躲着,将微信拉黑,将号码屏蔽,毫无疑问,刘鑫和她的父母都得承担道义上的责任。

刘暖曦作为江歌的好友和被救助者,对于由其引发的侵害危险,没有如实向江歌进行告知和提醒,在面临陈世峰不法侵害的紧迫危险之时,为求自保而置他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将江歌阻挡在自己居所门外被杀害,具有明显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这就是典型的粗糙利己,赤裸裸的眼里唯有利益,随时随地根据利益转向。刘鑫所谓的做牛做马的报答,笑笑就好了,真有这决心,真有这毅力,还能在江歌出事后浓妆艳抹? 不就是想把这阵风躲过去吗,鸽子肉鸭脖那一阵,祝愿丧女的江妈阖家团圆的嚣张气焰哪里去了? 真能做到做牛做马的十分之一,舆论早就反转了,还用得着粗糙利己主义者和你共情鸡蛋挑骨头的给江妈抹黑?生怕别人不知道什么是自私自利!

刘鑫说:若江歌在世,不会容忍妈妈对我网暴。 我真的是已经对刘鑫的这个人格不想再分析下去了。 若江歌在世,为什么江歌妈妈要网暴你? 江歌不在世了,而你又不做人,所以才要用网络舆论来制裁你,而不是网暴你! 所以你到底到什么时候,都是在乎自己,江歌的生死对你来说也可以拿来给自己当托辞的理由,且自己毫无对他人的悲悯之心! 希望法律继续制裁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