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少女被困枯井十五年,两个壮汉轮流看管,书生一泡尿救了她

subtitle
聊斋仙生

2022-01-24 22:09

关注

明朝末年,顺邑以南有个小村子,该村三面环山,前靠水,环境优美,风调雨顺,村民们在此过着男耕女织的平静生活,可这一切却因一个女婴的问世被彻底打乱。

二十年前,顺邑遭遇了百年难遇的大旱,可奇怪的是,这个村子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不过由于交通闭塞,外来人很少能进入村子。直到这天,村里的货郎丁渭外出归来,带回一个奄奄一息的妇人。

村民们心善,将她留了下来,并悉心照顾。交谈中得知,少妇姓柳,本是襄樊人士,家人在旱情中相继饿死,只有她跟着难民一路逃亡活了下来,这才无意间来到了这个村子。

村子已经很久没来过外人了,不过柳氏面容清秀,为人和善,大家很快就接纳了她,村里的许多光棍汉也成了她的追求者。两年后,柳氏嫁给了当年救回她的丁渭,二人婚后相敬如宾,日子过得有声有色,柳氏也在不久后为其生下了一个女儿,名叫玉容。可谁也没想到,这个玉容居然给村子带来了灭顶之灾。

玉容六岁那年,丁渭就在一次外出时不慎掉落悬崖,一命呜呼。本以为只是一场意外,可丁渭下葬后没多久,村里的二流子,田飞虎就发现了一件怪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天傍晚,田飞虎正要回家,刚好路过了村外的坟地。当时月朗星稀,路上一个人都没有,田飞虎却忽然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那声音跟死去的丁渭一模一样。田飞虎被吓得魂飞魄散,想跑却根本使不上力气。

他缓缓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可就在他低下头的那一瞬间,居然看到了紧贴着自己的脚后跟处,有一双鞋子,正是丁渭下葬时穿的那双。田飞虎害怕极了,下一秒,耳边再次传来了丁渭的声音:“田兄,我那女儿有问题,千万不要再让她出门了!”

言罢,身后那双鞋就消失了。田飞虎不敢逗留,立马跑回了家,可到家后他却大病一场,卧床三天才恢复清醒。很快,田飞虎的遭遇就在村子里传来了,与此同时,村子居然遭遇了蝗灾,粮食歉收,很多人都差点在此次蝗灾中饿死,还是田飞虎带着村民到后山挖野菜,才撑了过去。

一时间,所有人都将灾难的发生的矛头指向了只有六岁的玉容,有些好事的村民还偷偷跑到了丁渭的坟前查看情况。诡异的是,丁渭的坟上非但不长草,还总是会渗出水来,坟边的土也总是黏糊糊的。

起初人们并未当回事,可到了第二年,村子居然又发生了旱灾,好在有了上次的教训许多村民都在家中囤积了粮食,这才没过得那么难,可接二连三的天灾,叫人们不得不怀疑起了玉容。毕竟田飞虎在坟地上遇到了丁渭的鬼魂,是他亲口说自己的女儿有问题。

为了弄清事情的真相,田飞虎特意跑出村外,请来了一个道士。道士在看到丁渭坟前的情况后,淡淡道:“坟上不长草,坟头渗水,你们村这是出了旱魃啊!”

所谓旱魃,是一种能够带来灾祸的异兽,据说她走到哪里,哪里就会发生大旱,是一种被诅咒的异兽。

随后,道士和田飞虎带着村民来到了柳氏家,奇怪的是,前一天还好好的玉容,如今居然变成了光头,道士见状惊呼道:“旱魃就是光头,她就是旱魃,快,快把她抓起来!”

村民们听后,全然不顾柳氏的苦苦哀求和解释,直接将七岁的玉容给抓走了。村民们本想直接杀死玉容,可道士却表示:“杀死旱魃没有用,她是被诅咒的生物,死后仍旧会诅咒这片大地,只有把她囚禁起来,使其无法再见天日,就能防止她再次为祸人间!”

村民们听信了道士的话,并将玉容囚禁到了村口的枯井里,并日夜派出两个壮汉看守,其中就有田飞虎。而作为生下旱魃,又是外乡人的柳氏,也遭到了村民们的排挤,为了照顾女儿,她自愿进入枯井。

自那以后,村民们每天夜里都会听到枯井里传来的惨叫声和哭泣神,道士可能是怕她俩饿死,便叫田飞虎每天往井里投放食物。到了第二年,旱情果真消失,村民们的生活又渐渐好了起来,道士也留在了村子里,并成为了村民们的座上宾,受人敬仰,不用工作也能吃饱饭。

眨眼间六年过去了,井里一直没什么异常,可这天清晨,道士和田飞虎来到枯井边,只见道士眯眼年了一通口诀,随即猛地睁眼,指着井口大喊道:“晚了,第二个旱魃即将降世,快,快把柳氏带上来!”

众人听后大吃一惊,田飞虎则立马带着几人下井,把柳氏捉了上来。这么多年过去,柳氏并未发疯,不过她的肚子却高高隆起,一看就是怀孕了。刚一上井,柳氏便猛地扑向了道士,好在田飞虎眼疾手快,将其拦住,并拿出手帕塞在了柳氏的嘴里,并吩咐众人将其绑住。

在枯井里关了六年,柳氏还能怀孕,很明显这肚子里定不是人。道士告诉众人,她肚子里其实是另一只旱魃,一旦降世,村子恐怕会面临灭顶之灾。有人提议将柳氏杀死,可道士却摆摆手:“旱魃无法用物理方法杀死,这样吧,我带她离开,等这只旱魃降世,我来困住他!”

村民们听后极为感动,他们给了道士一大笔钱,又送给他一辆牛车。就这样,道士带着怀孕的柳氏离开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又过去了九年,如今枯井里的玉容应该已经二十二岁了,不过人们已经渐渐忘记了她的存在,只有田飞虎每天都会往经历投放食物和水。

这天傍晚,田飞虎正在枯井旁站岗,见四下无人,他趴在靖边,不断朝里面张望。就在这时,几个同村好友路过,田飞虎赶忙起身。几人邀请田飞虎去酒馆喝酒,毕竟这枯井十五年都没出过什么意外,何必如此紧张。田飞虎思虑良久,只好同意了。

到了半夜,田飞虎迷迷糊糊回到枯井旁,却发现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正站在井边不停向里张望。田飞虎的酒瞬间醒了大半,他立马上前将其拦住,并询问他到底是谁。

男子见状赶忙躬身行礼:“在下名唤正则,是个云游书生,因迷路进入贵地,还望大哥行个方便!”

田飞虎见他身材瘦弱,没什么威胁,便放下了警惕,淡淡道:“这里是禁地,一般不让外人来,这样吧,天马上亮了,等换班的人来了,你就跟我回家吧!”

正则听后连连点头致谢,随后,二人坐在一旁闲聊起来。书生显然对这个枯井禁地十分感兴趣,田飞虎倒也没有隐瞒,将当年的事和盘托出,还说这井里现在还关着一只旱魃呢!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大亮,换班的人也来了,田飞虎便带着书生回了家。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决定让他后悔了一辈子。

之后一连几日,正则都借宿在田飞虎的家里,正则还发现,田飞虎虽然是个光棍,可家里有许多女性用品,甚至还有一些婴儿用品。田飞虎解释说,这些都是他亲戚来这串门留下的,正则倒也没多想。

正则人傻钱多,借宿期间不仅会给田飞虎伙食费,还经常请他到酒馆喝酒,这让田飞虎对他印象大好,而他只是想多听一些十五年前关于旱魃的故事。田飞虎知无不言,有时候去枯井旁站岗时还会带着他一起。

这天傍晚,二人像往常一样在枯井旁边吃边聊,正则却趁着田飞虎不注意,解开裤腰带在枯井里撒了了泡尿。田飞虎见状火冒三丈,怒斥道:“你在干什么!”

正则一脸无辜:“我曾在一本古籍上看过,说旱魃怕童子尿,我就试试!”

话音刚落,井里就传来了一阵尖叫声,田飞虎脸色微变,便让正则在井旁给自己放哨,自己则顺着绳子爬了下去。

可当他到井底的时候却傻眼了,里面除了长大的玉容外,还有两个孩子,以及九年前被道士带走的柳氏。这时,井口的正则缓缓爬了下来,并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匕首,三人恶狠狠地看向田飞虎。

原来,十五年前的一切都是田飞虎的一场阴谋,他看上了貌美的柳氏,奈何被丁渭抢走。为了得到她,他不惜设计害死了丁渭,又编撰了一系列谎言,而那个道士,其实是他花钱雇来的一个老乞丐,旱魃也是谎言,只是村子碰巧遇到了那些灾祸。

可让田飞虎没想到的是,这个假扮的道士也看中了柳氏,甚至威胁田飞虎,若他得不到柳氏,就曝光这一切。田飞虎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决定占有柳氏的女儿玉容。

就这样,二人常常趁着夜色,潜入枯井,折磨母女二人。结果九年前,道士设法带走了怀孕的柳氏,并将其强行娶为妻子,整日锁在家中。好在前不久,她终于找准机会打晕了那个假道士,带着孩子跑了出来,并遇到了正则。

正则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决定帮助母女二人,那日来到村子后,他其实就把柳氏放进了枯井里,之后一步步引诱田飞虎上当,就是希望她们能亲手报仇。

后来,三人杀死了田飞虎,将其尸体留在了井里,正则带着两对母女,离开了村子,再也没有回来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