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莫干山车站

subtitle
爱德清

2022-01-24 20:08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百年莫干】第五期

“道路者,文明之母也,财富之脉也。”现代交通的便利使得人人的出行变得轻而易举,活动半径开始扩大,联想到百年前那些费尽心力去莫干山的游人,突然觉得这何尝不是一次“到灯塔去”。去莫干山之路,有车后,三桥埠车站、庾村车站一度是莫干山麓最热闹的地方,在车站前留影的人也多。在车站前驻足,这时候就希望从遥远之处开来一辆汽车。

莫干山新马路

▲1910年《图画日报》上的莫干山

《图画日报》1910年5月12日推介莫干山,配了一幅想象中的莫干山道路图。“民国后,督军卢永祥以山路崎岖,命工辟广大之路,盘旋而上。自庾村至荫山,可十里,与旧日山径相接,更北趋而达塔山,即莫干之顶。”周庆云纂《莫干山志》记载的正是1920年浙江督军卢永祥下令修筑从庾村盘曲至莫干山荫山街的新马路,由武康县知事曹有成实施,取名永祥路,俗呼新马路。全长6527米,宽3至5米。这年7月25日,永祥路竣工典礼在莫干山铁路旅馆举行。当时《人民周报》记者还撰文批评,百姓生活于水火,政府却用大量公帑修建专供外国人以及官僚集团使用的道路。事实不完全如是。

所谓新马路,其实基狭坡陡,急弯多,主要用于行人、抬轿。原武康县经费拮据,该路旋售予沪杭甬铁路局。与此同时,沪杭甬铁路局派出工程队到三桥埠测绘,修了一条从三桥埠连接庾村,直达莫干山上铁路旅馆的砂石路,全长10余里,地质坚实,红砂石底,仅两三处石潭用炸药爆破和筑多处涵洞以泄山水外,工程顺利而迅速地完成,除水泥外,其他用料都是就地取材。

“武康三桥埠商务繁盛,达莫干山绵亘二十里,道路崎岖,行旅不便”,1923年《申报》载三桥埠人王筱安等发起改筑马路,惟需费浩大,联名呈请有司设法补助以利交通的启事。1928年莫干山管理局成立后,改永祥路名为莫干山路。今在莫干山“清凉世界”摩崖石刻旁,还能见到“莫干山路”路名石。

▲莫干山路路名石

而从三桥埠到庾村的这一段则称三莫支线。丰子恺1935年撰《半篇莫干山游记》并绘插图《旷野中的病车》,虽记述的是三莫支线上的一次车子抛锚,但不影响它作为湖州市境内最有味道的梧桐路。

这条从莫干山上通到京杭国道的路,后期被不断拓宽,无限延伸,贯通杭州主城,又通到南京,成为中国近代意义上首条省际国道,称杭宁路。1964年,莫干山路正式更名,延续使用至今,长度达12公里。

三桥埠车站

杭州到湖州走京杭国道,三桥埠既是一个著名市镇,也曾是莫干山避暑区极东之界址。殊不知,首届西湖博览会特种陈列所里有一件建字14号模型,名为三桥埠车场:主体是一个开老虎窗且带长廊的圆形中西合璧的建筑,上挂钟表并有灯;前有中英文指路牌,由此处往莫干山7公里,往湖州39公里,往杭州60公里。今三桥记忆馆就是按此仿建的。

▲三桥埠车站

首届西博会开幕第二日,杭州至莫干山通车,时任浙江省主席张静江提前向蔡元培、于右任、陈立夫、朱家骅等80多位名流发出试车请柬。浙江省公路局备了30辆小轿车和2辆公共汽车,车务处处长吴琢之亲自驾车引路,所有车子衔接行驶,宛如车龙。是日,沿途都是观众,人山人海。尤其是湖墅、小河、良渚、瓶窑、武康等处,听到消息的人们纷纷赶到路旁,期望能一睹名流们的风采。一个半小时车程后,经三桥埠车站到达庾村车站,一行人改坐藤轿上莫干山。《黄膺白日记》1929年6月7日载,“因是日为杭武新汽车路开通之第一日,而昨日又为西湖博览会开幕之日”,黄膺白特至莫干山上横张宅晤张静江,以示祝贺。

三个月后,京杭国道浙江段杭长公路竣工通车,张静江再次发帖邀请嘉宾参加通车典礼,9月29日,浙江省公路局车务处处长吴琢之率二十辆小汽车,五辆客车先行,10点15分至三桥埠,已行102里,乃在三桥埠车站休整,由该站备茶点招待。须臾,张静江等十余人共乘三辆小汽车赶到,到站后亦下车略事休息15分钟,后一行人同往湖州。据悉,浙江省公路局曾安排上虞人徐志祥由余杭百丈车站站长调任三桥埠车站站长,管理站务。

▲三桥埠车站

奈何1937年12月22日,日军从湖州方向沿京杭国道长驱直入,三桥埠车站变成日军守备队驻地。

▲三桥埠车站

1938年正月某夜,国军朱希部第二支队下莫干山,探明庾村通往三桥埠的公路上有十多辆日军军车在三桥埠车站过夜,摸近敌车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战术打得日军晕头转向,日军乱放照明弹、小钢炮,激战一小时后胜利返回。此故事在三桥埠一带流传甚广。

▲三桥埠至武康车票

20世纪80年代,三桥埠车站进行了改建,德清县档案馆保存了一张旧照,玻璃上的《黄河大侠》电影海报给人留下了强大的记忆点。

▲20世纪80年代的三桥埠车站

庾村车站

京杭国道三莫支线通车,杭州方向来的汽车可直达莫干山麓庾村,庾村遂为杭莫汽车道路终点。余武省道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在此承建了一个车站,平房五间,东边是候车室,西边是售票和管理用房,对外称“莫干山车站”,是进山的标志。车站前有一个极具民国风的车棚和一个大邮筒,并设电话代办所,管理方式亦与上海接轨。

▲庾村车站

1930年,《浙江省公路汇刊》刊登三桥埠车站与莫干山车站的照片。沪杭铁路局与浙江省公路局商定实行火车、汽车、山轿联运。从此,庾村车轿相接,许多人的“几载莫干梦,于今发轫游”。夏令杭莫联运车每日往返各两次,掀起新一轮莫干山避暑热。非夏令的5、6、10月每星期逢双各一次,自11月1日起至翌年4月30日止每星期二、六各一次,余则为杭长通车,杭莫间每日往返约两三次。为维持山中秩序及保护周密起见,庾村车站有专人负责登记上山旅客信息。

▲庾村车站

庾村车站旁还可提供停车兼洗车服务。1931年,安庆人王有芳在庾村车站旁沿河地块上造了一间大停车库、四间小停车库。当时从京杭国道驶来的客车只能到达庾村,加之公路皆为泥土路,汽车免不了灰土的污染。因此,王有芳的停车洗车生意很是不错。凡汽车进场停放时由该场填发停车凭单,商务印书馆版《莫干山指南》附有《莫干山王有芳汽车停留场停车规则(附价目表)》。抗战中,停车场被炸为一片瓦砾,独车站幸存,记录历史晴雨。

抗战胜利后,《现代公路》杂志刊登记者洪都的《假期旅行莫干山》,提到“在莫干山脚下,像战前一样的停车场还未恢复,不过几处马厩都可利用,只要锁好车子,便可在那里大胆停放。熟悉那里情形的说:到现在为止,莫干山还未发现过专偷车子零件的小偷。”

▲庾村车站

庾村车站有路灯、邮筒,有穿着制服的站务人员。1948年夏,蒋介石最后一次上莫干山,就是坐车至庾村车站。车过三桥埠,公路旁每一公里就有一个大的指路标钉于树上,上写莫干山[7]、莫干山[6]、莫干山[5]直到莫干山[1]。庾村车站周围设置了一公尺高的绿色木栏杆,当地人和游客站在栏杆外争相围观。

▲庾村车站

1951年,莫干山登山公路筑成后,可驱车直达莫干山上。迟至1956年,吾师张炜从庾村前往庙前村小任教,看到庾村车站这么好(当时的武康车站、上柏车站是小小的草棚),很是震撼,后来当他被调往莫干山上教书,每星期都要下山到庾村的莫干小学开会,庾村车站是常去的,时隔六七年仍觉这是一个很不错的车站。

几为沧桑纪废兴。20世纪90年代初,庾村车站停用,退出了历史舞台。2014年,老车站改建为莫干山交通历史馆,向来往的游客展示百年来我们与莫干山的时空距离以及故事。2020年,莫干山交通历史馆内新开了一家老车站咖啡,馆前老汽车圆圆的大灯和咖啡豆巧妙结合,年轻人都爱来此喝上一杯有故事的咖啡。

▲莫干山老车站咖啡

从三桥记忆馆到莫干山交通历史馆,不经意间发现,无论交通方式如何在变,莫干山于我们一直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莫干山路上的汽车

-END-

作者:朱 炜

编辑:陈羽然

执行主编:归李喆

分享一段故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5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