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99年丁盛患上肺炎,请钟南山院士来医院会诊,丁盛:我可能要走了

subtitle
兴衰五千年

2022-01-24 17:54

关注

丁盛少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1998年8月,在广州的丁盛收到信息,他的老首长黄火青,要在北京见他。这让丁盛十分高兴,立即和爱人一起前往北京。

在北京,丁盛见到了已经98岁的老首长黄火青,心情格外激动。黄火青热情地接待了他,并问了他一些近况。

毛主席:你和许世友换换吧

1973年12月,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决定,将八大军区的司令员进行对调。

毛主席

命令宣布后,毛主席在北京召见了各大军区的司令员。在与丁盛握手时,毛泽东说:“你到广州不久,把你换换吧……你有心脏病,要注意休息。”此后,丁盛与许世友互换位置,出任南京军区司令员。

对于丁盛,毛主席还是了解的,能打仗,还很大胆。

1913年,丁盛出生于江西省于都县。在17岁的时候,丁盛加入中国工农红军,于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了连指导员、科长和第三十三团政委,是我军的一名非常出色的政工干部。

1945年8月,中共中央决定“向北发展”。这时,第三十三团接到命令,团长留下,由丁盛带领第三十三团前往锦州。11月,在三十三团的基础上,整合了一些部队,组成第二十七旅,丁盛被任命为第二十七旅旅长。从此,丁盛由一名政工干部,成为了军事主官。

1946年4月,第二十七旅和热东军区合并,组成冀察热辽军区第十八军分区,丁盛被任命为司令员。10月,丁盛率部解放了建昌。建昌解放后,国民党军不甘心失败,进行了两次反扑,均被丁盛打退。

黄永胜

1947年4月,第十八军分区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八纵队第二十四师,丁盛被任命为该师师长。

9月,丁盛率领第二十四师,在包围与反包围的复杂情况下,于兴城县与敌人战斗。战斗开始后,丁盛命人将外围的制高点迅速占领,取得先机,经过九个小时的激战,歼灭了国民党暂编第五十师的两个团。

一天后,丁盛又率领部队与兄弟部队协同作战,在锦西杨杖子消灭了国民党暂编第二十二师。

不久后,国民党军队组织了反扑,不料被八纵包围在杨杖子。在八纵的命令下,丁盛率领第二十四师,仅用了不到两个小时,便将外围扫清。随后,丁盛率部直奔国民党的指挥部,杀敌1500多人,受到了纵队的通令嘉奖。

10月,第二十二师在丁盛的指挥下,趁夜出击,歼灭了国民党军390余人,占领了锦州机场西面的制高点。这一仗,作为锦州战役中的一个典型战例,被广泛推广。

1948年9月,辽沈战役打响。10月,丁盛奉命攻击锦州北大营北大梁的地堡群。在锦州突破后,丁盛亲自带领部队主力入城,一路猛打,生俘了国民党九十三军军长盛家兴。

第一三五师领导合影,左三为丁盛

11月,第八纵队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五军。第二十二师改为第一三五师,丁盛被任命为师长。

1949年1月,在天津战役中,丁盛率领第一三五师,仅用了三分钟,便攻破了天津的工事,占领了天津城内的金汤、金刚桥,给了国民党军一记沉重打击。战斗结束后,第一三五师受到了第四野战军的表扬。

平津战役后,第一三五师奉命休整。两个月后,在丁盛的带领下,部队随第四野战军南下。

10月,在经过了河北、山东、安徽、河南、湖北和江西六省后,部队到达湖南的衡宝地区,参加对国民党军白崇禧集团的围歼。

虽然,按照毛主席的命令,解放军第四、第二野战军组织了左、中、右三路大军,包围了国民党白崇禧集团的近30万部队。但是对于这个号称“小诸葛”的国民党将军白崇禧,林彪深知他不按常理出牌的指挥风格,便命令部队暂停进攻,在原地集结待命。

丁盛

在这期间,丁盛率领的第一三五师,却没有停止前进。据史料记载:

“10月2日,一三五师向衡宝公路以南穿插,在永丰、青树坪一带与敌接触,迅即突破桂军一线阵地,继续向衡宝公路猛插;4日晚,先头部队四零三团占领衡宝公路上的水东江。因急行军途中顾不上架设电台,没有接到‘停止前进’命令,继续向衡宝公路以南挺进;5日凌晨,一三五师全部通过衡宝公路,前卫进至衡宝公路以南的沙坪、灵官殿地区,犹如一把尖刀,直插白崇禧集团的心脏。”

10月5日,在第一三五师到达灵官殿,架好电台后,丁盛将第一三五师的情况,向四野指挥部作了汇报。

在接到报告后,四野指挥部的参谋人员,立即在地图上找到了第一三五师所在的灵官殿。看到灵官殿所处的位置时,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参谋长萧克说:

“好一个丁大胆,哪里不好去,却偏要钻到牛魔王的肚皮里去!”

林彪接到报告后,也是吓了一跳。随即,他便想到了第一三五师会不会进入得太深,万一让白崇禧感到威胁,下令撤退,对于就地解决白崇禧集团,会产生不利影响。另外,第一三五师相当于是孤军深入,万一被白崇禧发现,感觉到威胁,派重兵围攻,那第一三五师的处境将会非常不妙。

林彪

当日,经过考虑后,林彪立即发电,指示丁盛:

“一、你师明日上午应在原地休息和待命,准备下午向湘桂路前进,于6日12时左右,突然进至洪桥、大营市一线翻毁铁路;二、你们暂时归我们直接指挥,望告电台特别注意联络我们;三、目前敌后甚空虚,你们须采取机动灵活的独立行动,袭歼小敌,截击退敌。”

果然,在获悉解放军的一个师大胆进入他的地盘后,白崇禧疑惑了,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呢?很快,白崇禧便想到了湘桂铁路是实施部队机动的命脉,一旦被切断,后果不堪设想!想到此,白崇禧害怕了,惊出了一身冷汗。

但,作为“小诸葛”的白崇禧,也不是没有动作。他立即调整了部署,将一个师抽出来,命令他们绕到解放军第一三五师的后面,进行包抄。同时,白崇禧又命令王牌部队第七军两个师和第四十八军两个师,在正面堵截解放军第一三五师。

很快,侦察员便传来了最新消息,丁盛发现自己被包围了。经过冷静思考,丁盛认为白崇禧一定在他的后面布置了埋伏,正等着他往里钻呢,绝对不能后撤!想到狭路相逢勇者胜,丁盛决定进攻。

丁盛旧照

突然,丁盛抬起头,向部队发布命令:“全师向前猛冲!

战斗的突然性,往往会在局部产生优势,这一仗便是。第一三五师敢在这种情况下,主动发起攻击,这一点是白崇禧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这就造成了白崇禧的被动。

果然,第一三五师发起攻击后,白崇禧的五个师被打懵了,连建制都被丁盛冲乱了!

此时,在四野指挥部里,林彪正伏在地图上思考对策,想着把第一三五师解救出来的办法。林彪的电文刚刚拟好,便收到了丁盛发来的急电,第一三五师的前后都有强敌,他正全力指挥部队向敌人猛冲!

林彪转而一想:“丁盛的这一行动,不正好把白崇禧‘调动’了吗?这样一来,白崇禧这个‘小诸葛’精心设计好的圈套,不就破了吗?”想到此时,林彪脸上露出了笑容,他自言自语说:“对,就是这时候。”于是,林彪立即向部队下令,全线发起总攻!

随后,林彪提高了嗓门,说:“给丁盛专门发电,要他不惜战至最后一人,绝不能后撤,坚决挡住敌人!”

林彪在指挥作战

在一旁的萧克也明白了林彪的意思,趁机说:“是不是给一三五师发一个嘉奖令,表彰他们一下?”林彪说:“可以,但一定要让他们顶住!”

收到嘉奖令后,为了鼓舞士气,丁盛向参谋交代:“把野司嘉奖的消息,迅速通知到全师的每个连队,一定要告诉大家,在我大部队打击下,敌人正在夺路溃逃,全师各部队,要坚守住交通要道,堵住敌人退路,打一个大的歼灭战!”

10月9日早,第一三五师在丁盛的率领下,已经攻击至鹿门以西的官家嘴地区,后又到界岭堵截南撤的国民党军。下午,国民党军队战败,向西撤退。丁盛又命令部队向撤退的国民党部队发起攻击,将其全歼。

10月10日晚,白崇禧集团北线溃败,第七军副军长凌云被俘。

毛主席在地图前

毛主席看到战况汇报后,直夸丁盛的胆子大。后来,在接见丁盛的时候,毛主席还称他为“丁大胆”呢。

王平:我会把好差事给你

1950年4月,丁盛被任命为四十五军副军长。

6月,朝鲜战争爆发。不久后,美国悍然出兵朝鲜,并将战火烧到我国的东北边境安东,不断派出战机轰炸安东,造成大量平民伤亡。

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决定,排除万难,抗美援朝,保家卫国。10月,毛主席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

11月,丁盛被任命为四十五军代理军长。

右一为丁盛

在抗美援朝战争进行的过程中,中央军委决定,让部队轮换作战。后来,军委命令第四十四军和第四十五军各一部,组成一个军,入朝参战。

部队的合编非常顺利,但在决定部队番号的时候,出现了分歧。究竟是用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四军,还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五军,成了争议的焦点。

当然对于第四十四军的将士们来说,自然是希望用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四军的。但是,第四十五军的将士们,也希望部队能用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五军的番号。就这样,争议被逐级报到了周恩来总理面前。

周恩来总理把第四十四军军长张才干、政委谭甫仁和第四十五军的代理军长丁盛、代理政委谢明,召到北京。

在会上,周恩来总理充分听取了他们的意见后,笑着说:“你们说的,是有道理的,都希望自己军的番号保留嘛,这个问题不难解决.两个军的番号都可以保留!”

周恩来总理

四人听了周恩来总理的话后,十分疑惑,一个军,两个军的番号,怎么可能全部保留呢?大家看着周恩来总理,脸上分明写着“愿听赐教”四个大字。

看到大家都疑惑的表情,周恩来总理说:“我看可以这样嘛,从四十四军和四十五军番号中,各选一个数出来,组成一个新的番号‘五十四军’,这不是两个军的番号都保留了吗?”

听了周恩来总理的解惑,大家都对周恩来总理超高的智慧,十分佩服。四人口里说着好,八只手不由地鼓起掌来。

1952年,根据中央军委命令,第四十五军与第四十四军各一部,合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十四军。第五十四军成立后,丁盛被任命为军长。

1953年1月,第五十四军在丁盛的率领下,由广东惠阳北上,正式入朝作战。

6月下旬,第五十四军奉命开赴金城前线,参加金城战役。

丁盛和战友们在一起

在前往兵团参加作战会议的路上,丁盛对谢明说:“我们部队入朝有一段时间了,这次才捞到打仗的机会啊!”谢明说:“是啊!部队请战的情绪很高,我们部队是一支有光荣传统的老部队,一定能打好的!”丁盛说:“从年初入朝开始,我们还没打过正儿八经的仗呢,打不好这一仗,对不起总理为咱们起的这个五十四军番号啊!”

接着,丁盛又说:“听说,金城战役打的都是伪军,我看敌人就有点儿松劲了,但‘首都师’是敌人的主力,不能小看啊!我们争取打这个‘首都师’,看看这个‘首都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谢明说:“这个任务分配给我们更好,如果没轮到,咱们就争取呗!”

在到达兵团部的时候,作战会议已经开始了,丁盛和谢明赶紧一步跨了进去。

进来后,丁盛喘着气说:“紧赶慢赶,总算赶上了!”兵团政委王平幽默地说:“就是赶不上,我也会把好差事给你们啊!”

会上,兵团司令员杨勇对丁盛说:“你们军的一三五师和六十八军二零二师、六十七军全部组成中集团军,对面之敌是第八师和第六师一部;你们的一三零师和六十八军组成西集团军,对面敌人是‘首都师’,你看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问题?”

杨勇和战友

听到‘首都师’后,丁盛十分兴奋,拍了拍胸脯,说:“没有问题,一定要打好这一仗!”

7月13日,金城战役正式开始。经过激战,中、西集团军全线突破。仅用了不到两天的时间,便歼灭了南朝鲜军“首都师”、第六师和第八师1万4千多人。

得到战报后,南朝鲜总统李承晚十分震惊,亲自赶到前线督战。他让部队每天组成三个团,在400余架飞机、30多辆坦克掩护下,进行反扑。

在志愿军的顽强坚守下,南朝鲜的部队被打退了很多次,直到7月27日,停战协议签订时,阵地仍牢牢掌握在志愿军将士们的手中。

1954年4月中旬,奉志愿军总部命令,第五十四军将金城地区的防务,移交给朝鲜人民军。

1955年,丁盛被授予少将军衔。

丁盛少将和爱人在一起

1958年7月,丁盛率五十四军回国;1962年,丁盛率五十四军,又参加了中印边境战争,全歼印度主力第4军。

1964年9月,丁盛被任命为新疆军区副司令员,兼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1968年2月,丁盛调任广州军区任副司令员;次年7月,丁盛接替黄永胜,担任了广州军区的司令员。

1973年12月,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丁盛调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调任前,毛主席还特意找丁盛谈了话,希望他在新岗位上作出新的贡献。

丁盛:如果不参加革命,我就是一个放牛娃

到了晚年,丁盛在南京定居,在每月150元工资的支撑下,住着简陋的房屋,吃着粗茶淡饭。期间,他的许多老战友前来探望,时而也会给他接济一些,让他的生活过得宽裕一点。

左二为丁盛

在闲暇的时候,丁盛喜欢和邻家的老人,以及来看他的老战友们下象棋。下象棋的时候,也是丁盛最高兴的时候。在他的心中,只有在下象棋时,才能够放空自己,不再为尘事烦扰。

在开棋的时候,丁盛像领军作战一样,先来一个当头炮,接着便是把马跳,把“车”路打通。对于“车”这个棋子,丁盛十分善用,只见他右手拿起“车”,长驱直入,进入敌营,一通辗轧后,卡住要害部位。要不就从侧面攻击,让人防不胜防。棋友们以为,只要防住他的“车”,便好办了,没成想,当正面和侧面都堵住的时候,丁盛来却从对角横扫出去,大杀四方。

赢棋后,丁盛站起来,离开棋盘。在回家的路上,丁盛说:“人生如棋,棋如人生。时时有关口,处处有险道啊!”

后来,丁盛因子女在广州,便于照顾,移居到广州。来到广州后,由于户口问题,丁盛感到在生活上多有不便,便写信给聂荣臻元帅,要求在广州落户。

聂荣臻留影

聂荣臻元帅接到信后,认为丁盛的要求是合理的,便批示让刘华清和杨白冰办理。最终,丁盛的愿望得以满足,在广州落了户,过着平凡而又简单的生活。

1998年,由于看病花钱较大,生活出现了困难,丁盛只好给中央军委写了一封信,在信中,丁盛写道:

“今年85岁了,右眼失明,又患有严重的心脏病、甲亢病,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老伴又是一个老病号,动过5次手术。多年来,全靠子女和战友们接济生活。”

不久后,军委收到了丁盛写来的信件,并作了“生活可以适当改善”的批示。很快,丁盛的生活待遇,得到了相应的提高。

8月,丁盛突然病倒,高烧不退。随后,丁盛被送往军区总医院。经医院诊断,丁盛患上了肺炎。好在丁盛的女儿丁力,是他所在科室的负责人之一,照顾起来方便点儿。为了给丁盛治病,医院方面对他给予了力所能及的照顾,这也让丁盛在心理上很是欣慰。

9月,丁盛的体温虽然一直没有降下来,但是精神很好。在和女儿丁力聊天的时候,说:“我知道,我就要走了。当年,朱老总就是得这种病去世的……

在战友们来看他的时候,丁盛对战友们说如果不参加革命,他只不过是一个放牛娃。所以,他对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无怨无悔。

丁盛与战友在一起

晚年,令丁盛感到宽慰的是,过去的战友们都很关心他,信任他。来到军区干休所后,工作人员也都很尊敬他,照顾他;自己的子女也很争气,没有什么后顾之忧。

9月22日,丁盛的病情恶化。为了给他治病,医院特意邀请了钟南山院士,以及在广州的几位著名专家,为丁盛会诊。但是,因为病情严重,没能挽救他的生命。

1999年9月25日,丁盛在广州病逝。丁盛去世后,他的许多老战友和老部下前来吊唁,向丁盛作了最后的告别……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36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