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心已素闲,岁月安然,时光不可轻,慢舟如拆花

subtitle
小鹿乱撞plus

2022-01-24 17:43

关注

生命,总是一路遇见,一路欣喜,一路离散,一路悲欢。

我始终相信,情怀,是会开花的,有茶香袅袅的闲处相安,有一步一步莲花的自在生风,亦有落梅阵阵的疏影暗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幽幽的情怀,像一封远道而来的信,白纸黑字里,是柔软的情思,明月在心间,风一过,情翩然,雨一落,玉净花明,畅意幽怀,皆在纸上。

落落的情怀,像二十四番花信风,风里清音,是心头悸动,是世间美好对我们的告白声,声声珍贵,句句清心,字字深情,我徜徉,我怀念,我珍惜,我仍然向往。

淡淡的情怀,是一砚浮生的遇见,如秋水瘦减的弦上,清凉,孤意流淌,如淡墨里的枯荷,孤冷,清傲,如西窗的灯花,冷暖落落,又如初。

闲闲的情怀,是时光千年的落笔,在江南,一纸烟雨,一场遇见,在炊烟,拈花微笑,端坐如莲,在流年,品味爱恨,了悟悲欢。

细雨潇潇欲晓天,半床花影伴书眠。

细雨潇潇,仿佛每一声滴落,都长满湿漉漉的韵脚,爬上青瓦黛墙,跌落旧时庭园。

花影成叠,一重重铺上书案,书页里花影一堆,圆转一笔,流丽一笔,写着与花影娴雅相对的光阴。

红叶窗中无俗事,白云乡里有温柔。

烟火人家,有炊烟袅娜;山中寺院,有钟声清音;世外痴人,有手弄流云。

红叶窗下,水墨丹青里,素常光阴,不负韶华东流。

白云乡里,日月笺上,以洁白的念,怀想柔软的念。

宿火时温酒,敲冰自煮茶。夏畦吾久病,小笑索梅花。

屠隆《茶说》:明窗净几,花喷柳舒,饮于春也。凉亭水阁,松风萝月,饮于夏也。金风玉露,蕉畔桐阴,饮于秋也。暖阁红垆,梅开雪积,饮于冬也。

一壶酒,可慰风尘,可对故人,可伤怀,可相思,可送别,可欢聚。酒,是红尘的味道,热烈而落寞,清淡而芬芳。

一盏茶,可怡情,可清欢,可洗尘,可酌墨,禅茶一杯,茶禅一味。茶,是红尘的青莲,带着佛的慈悲,与烟火的温暖。

一个人的红尘,有聚,有散,有悲,有欢,但心有情怀,走进的每一处风光里,都能走出一串美丽的韵脚。

诗成流水上,梦尽落花间。

流水曲觞,梦里落花,多少情意,多少故人,都在时间里渐行渐远渐无声。

思之又念,寂之又寞,多少人,一转身便是永恒;多少人,终是相思相望不相亲。

慵对客,缓开门。梅花闲伴老来身。

闲闲的光阴,懒懒的客身,与时光对坐,闲插梅花,相伴老来身。

淡处守真,安处修心,不必急着赶路,不改慌于奔波,只在平常的流年里,闲度光阴。

人生该有点闲情,不必丝竹管弦,不必觥筹交错,不必诗酒琴茶美少年,不必亭台楼阁,笙歌繁华,就是某个清夜,清风挂满篱落,柏绿椒红,西窗剪烛,灯影摇曳,一瓶梅花,一片小景,一分襟怀,足够美了。

醉依香枕坐,慵傍煖炉眠。

酒微醺,人初醉,情思悠悠,睡意亦悠悠。

岁暮天寒,身老体弱,懒倚香枕,慵傍暖炉,睡昏昏的眸子里,映着刀光剑影的从前;沉甸甸的梦境里,也许还住着荒乱的岁月。

年华迟暮了红颜,岁月沧桑了梦想,而今身老,唯闲情相伴,唯回忆喂养。

袅袅过水桥,微微入林路。幽境深谁知,老身闲独步。

且将闲身寄闲岁,哪怕只是寻常风物,普通光阴,心有一片闲情,总总出深意,美意,禅意。

闲,是劳碌奔波者之清凉剂,是居士隐逸者之高情逸兴。

过水桥,入林路,青盘石,绿阴树,一素琴,双草屦,三乐处,闲独步。几处闲景闲闲地看,一种行走的姿态。

或许这世间,许许多多事,不过是守得闲身,走得闲路,寄得闲情,看得了闲花烟树中。

推窗且对梅花月,便觉尘襟一晌清。

月色落满梅花的夜,清绝无尘,净雅幽独,在一片温柔里,有月的疏冷,梅的暗香与秀逸。

红尘易老,岁月易更,一岁梅花开,一岁人渐老,白首为功名,红尘般般事,倦了心颜,乱了浮生。

将那些庸常的生活抛于脑后,指尖拂一枝初开的梅,任月色披肩,仍梅香盈袖,只在这一刻,让我们都做回诗人,做一场唐朝的初雪,做一枝宋朝的照水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0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