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佳能撤离珠海,不宜说成“恶意赔偿” 新京报快评

subtitle
新京报

2022-01-24 00:29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佳能珠海近年来员工人数变动趋势。新京报资料图

前段时间,佳能宣布关闭经营了32年的珠海工厂,引发网络关注。而更引人关注的,则是佳能珠海对员工十分优厚的经济补偿。

根据佳能珠海的公告,补偿金分为五部分:经济补偿金、特别慰劳金、就业支援金、感怀铭记奖金以及春节慰问金。

关于企业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劳动合同法》规定的计算标准是,员工月平均工资高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3倍的,以3倍数额作为上限计算,且计算工龄的最高年限为12年,但佳能珠海本次优待方案不设定该上限。

这份补偿收获了不少好评,有网友评价是“分手快乐”的典范。不过,也有不同的声音出现,说这是“恶意赔偿”,故意拉高了国内企业的补偿标准,“扰乱”市场环境,似乎佳能不怀好意。一时间,“恶意赔偿”的论调传播甚广,但这种违背常识的论调显然站不住脚。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企业兴衰成败是很正常的。因为智能手机对卡片相机市场的冲击,佳能选择关闭珠海工厂,这是基于市场的选择与企业经营状况决定的,而优厚的补偿,也是佳能自愿选择的“体面离开”。

图源:视觉中国

佳能的补偿标准或许高于法律标准,但这并不难理解。法律规定的是底线,企业在这个标准上自我加码,原因可能是多元的,或是因为企业文化,或是财力雄厚,当然功利地想,也可能是通过塑造企业信誉和企业形象获得长远回报。

但无论如何,企业更厚道地善待员工,双方和平分手,这是值得鼓励的。而用诛心之论来评判佳能的遣散补偿,这显然是不合适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如果把自己代入成即将离职的员工,谁又不希望自己的劳动有充分的补偿,谁又不希望多一份安全感呢?

客观来看,佳能的补偿标准确实高于同行,这可能会给其他企业造成一定的“压力”。但也不用多虑,佳能自觉自愿,但不会也不可能强制其他企业“抄作业”。

其实,我国法律法规对劳动者的经济补偿规定是很细致的,计算金额并不低,相当多的规定都是偏向劳动者权益保护的。

图源:视觉中国

比如离职时员工在本单位“六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六个月的,向劳动者支付半个月工资的经济补偿”等等,都更有利于劳动者。

如果企业都能按照法律规定足额补偿,即便不如佳能那般优厚,那也是尽到了企业责任,同样是体面的。

因此,公众应该乐见佳能的表现,诋毁显然不是合适的评判姿势。同时,该事件也是个提醒,佳能补偿比法律规定更多,并不是要求状况不同、财力不一的企业都对标超高标准,而是更应该盯住“法律规定”四个字。这四个字,就是企业绝不能突破的底线要求。

延伸阅读:

佳能尼康中国关厂裁员 有工作30年员工获150万补偿

相机终将被手机替代吗?

近日,一份署名为佳能珠海有限公司(下称“佳能珠海”)的《关于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优待方案的公告》在网络流传。

公告给出的补偿方案中,包括经济补偿金、特别慰劳金、就业支援金、感怀铭记奖金以及春节慰问金等五大部分,被不少网友评价为“良心企业”。

“公告给出的方案是一个标准,每个员工的情况又有所不同,目前正在跟每个员工进行商谈。”1月20日,佳能中国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确认了上述赔偿方案的真实性。

次日,刚拿到补偿款的前珠海佳能员工李青(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厂子决定关停前,他的月工资是7千元到1万元,如今拿到约25万元的补偿,他有个同事在这边工作30年,最终拿到150余万元的补偿。

在此之前,佳能珠海因经营面临困难,决定终止小型数码相机(又称卡片机)的生产。佳能中国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关停上述产品线主要受到全球疫情影响,上游芯片供应限制,以及智能手机的冲击。

在专业相机市场,最为中国消费者所熟知的两个品牌当属尼康和佳能。5年前,尼康已经关闭位于无锡的工厂,给出的理由同样是受智能手机冲击,小型数码相机市场已逐渐萎靡。

智能手机兴起,一代人的数码相机记忆正逐渐远去。

图源:视觉中国

手机影像技术崛起

“17岁读书出来就进了佳能,在这里一干就是12年,中间经历厂房搬迁,从市区的黄金地段搬到现在的金鼎工业区。”李青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拿到赔偿后准备离开珠海,回老家去发展。

佳能珠海成立于1990年,产品主要包括镜片、数码照相机、数码摄像机等。佳能中国相关人士介绍,目前,小型数码相机产品线正在做关停前的准备。此次关停后,珠海工厂仍会保留一小部分零部件产线。

佳能珠海则在此前的公告中表示:因近年来全球照相机市场急剧萎缩,及新冠肺炎病毒长期肆虐,公司经营面临空前困难,决定终止公司生产。

与卡片机显现出的颓势相比,智能手机影像功能日益强大。TrendForce集邦咨询数据显示,三镜头在2020年超越双镜头成为主流,带动智能手机相机模组出货量持续成长,预估2022年智能手机相机模组出货量有望达49.2亿颗,同比增长2%。

在硬件方面,智能手机集成越来越多的光学技术,软件方面,AI算法调教多枚摄像头实现良好协同,拍照效果已达到甚至远超普通数码相机。

1月22日,一名手机厂商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07年前后,手机的像素仅为200万,到2020年,手机摄像头突破1亿像素。光圈、变焦和图像处理能力等也变得尤为重要。手机的摄影功能已经越来越接近单反相机。”

如今,包括徕卡、哈苏、蔡司在内的高端光学镜头制造商齐聚手机市场,与国内手机品牌开展各种形式的合作。例如徕卡与华为联名,蔡司和vivo X系列联名,一加10 Pro手机更新哈苏2.0版本的镜头,OPPO与索尼联合开发旗舰级前置传感器IMX709。

佳能尼康辉煌不再

佳能珠海工厂生产线的关停,成为数码相机时代终结的一个缩影。

21世纪初期,数码相机开始流行,带动卡片机销量爆发。“当时数码相机柜台前是排着长队抢购的,每个人还要限购。”一名从事相机销售的人士回忆。

这也是卡片机生产厂商的辉煌时代。曾在珠海佳能工作10年的傅常俊(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最高峰时期,珠海佳能有一万多名员工,因生产线上年轻女工居多,又被成为“女儿国”,“在当时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那时候,厂区周边的日语培训班非常火热,公司也日语课程,员工们可以自愿参加,学好日语公司会发补助,对升职加薪也有帮助。”傅常俊说。

因福利、待遇好,管理较为人性化,佳能珠海成为了打工人的梦想之地。1990年成立时,佳能珠海员工100多名、年销售额200万美元,鼎盛时期,该企业员工超过1万人、年销售额达到13亿美元,生产的卡片数码相机占佳能全球卡片数码相机销售量的一半。

1月21日,一名佳能珠海的供应商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最高的时候,我们每个月做他们几百万元的货,前三四年就降到每个月只有两三万元。”

该供应商提到,佳能珠海只做卡片机,主要销往东南亚国家。“咱们中国人现在谁还买卡片机?”该供应商反问道。

身处其中的员工最先感受到行业冷暖。李青回忆,2018年就明显感觉到智能手机的打压,后来疫情更是雪上加霜,许多员工在2020年后陆续离职,如今产线剩下近千人,预计春节前会被全部遣散。

CIPA(日本相机映像机器工业会)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数码相机产量仅为873.7万台,较2019年下降41.2%;数码相机出货量888.6万台,较2019年下降41.6%。该协会的成员包括佳能、尼康、索尼、富士等几乎所有主流相机与镜头厂商,其数据在国际影像行业有权威地位。

数码相机时代渐行渐远,尼康等影像巨头亦未能独善其身。2017年,尼康宣布停止位于江苏无锡的子公司的运营,理由是智能手机的崛起使得小型数码相机市场急剧缩小。

2021年,尼康又关闭2家日本本土相机镜头工厂,山形县长井市和福岛县只见町的两个工厂停止生产,仅保留生产高端尼克尔镜头的尼康栃木县大田原市工厂,同时相机生产业务移至泰国。

转型医疗影像谋变

卡片机受智能手机影响,单反和微单业务又如何?

“本次决定关停的产品线,跟单反和微单业务没有关系。”佳能中国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单反和微单相机仍有较大市场,中国也是佳能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目前,中国摄影家协会拥有个人在册会员23900余人,是世界上人数最多的国家摄影家协会之一。

“现实中,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远超这个数字,就拿无锡来说,摄影师和摄影爱好者已经超过10000人。”1月23日,中国企业家摄影学会副会长、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沈洵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专业摄影师来说,尼康、佳能是最常用的品牌。

沈洵进一步分析称,“手机有体积小携带方便,操作简单易于传播,价格适中等优点。但专业相机拍出的照片画质更清晰,细节更丰富,在光线等外在条件不佳的情况下,也可以拍出更优的画面,且可以在后期进行处理,拥有好器材就意味着具备了拍出好作品的基本条件”。

即便如此,佳能、尼康的影像业务依然呈现出连年下滑的趋势。2016-2020年,佳能以相机、镜头、影像设备为核心的影像系统业务实现营业额分别为10953亿日元、10991亿日元、9704亿日元、8074亿日元、5413亿日元。

回顾近10年,尼康影像业务的顶峰还要追溯到2013年。当年,尼康总营收额达10104亿日元,是2020年财年的近30倍。其中,影像业务实现销售额7512亿日元,占总销售额的七成以上,是2020年财年的21倍。

“佳能现有影像业务、办公设备、医疗业务、半导体及其他产业等四大业务板块,目前占比最大的是办公设备业务板块。”佳能中国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医疗影像也是佳能近年发力的重点。

尼康同样在影像、半导体、医疗诊断设备和工业设备等方面均有涉足。目前,影像业务仍是其支柱业务。与佳能一样,尼康也在向医疗成像技术等方向做多元化拓展,已低调布局多年。

如今,成立于1917年的尼康已经105岁,创立于1937年的佳能也走过85个春秋,两大巨头经历战乱、自然灾害、经济危机、产业变革等时代考验走到今天,站在新的路口,还能再续辉煌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于晶晶_B7341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11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