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故事:捕快捉贼时掉入山涧,醒后发现双耳剪,阴差:此乃困魂咒

subtitle
聊斋仙生

2022-01-23 22:56

关注

清代年间,湖州有个年轻的捕快,名叫段子羽,此人才思敏捷,正直勇敢,曾破获过许多大案要案,逮捕过许多穷凶极恶的歹徒,在当地颇有名气。

段子羽有过多次升迁的机会,可他都拒绝了,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留在一线,惩奸除恶,保护好一方百姓。可没多久,他就遇到了一件怪事。

这天傍晚,段子羽正和几个同僚在酒馆喝酒。忽然,酒馆的后院传来了一声惨叫,段子羽等人见状,立马赶了过去,只见酒馆老板瘫坐在地,一脸惊恐地看着酿酒的大水缸。

段子羽上前一看,水缸里居然泡着一个光着身子的女尸,女尸的身子都已经泡胀了,看起来应该死去良久了。段子羽等人立马封锁现场,扣留了酒馆老板进行谈话。酒馆老板名叫白构,是个年过四十,为人和善的中年男人,段子羽跟他也算老相识了,县衙里的捕快也总喜欢来他这喝酒。

白构的妻子是个渔夫的女儿,从小在河边长大,可两年前,她嫌弃白构木讷,没能耐,就跟着一个野男人跑了,这事还是段子羽出面解决的,还帮他追回了被带走的财务。县衙里,白构告诉段子羽,他的老父亲前不久去世了,他便关了酒馆回了老家,这两天才刚刚回来,这些情况邻居们都能帮他证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外,白构作为凶案的第一发现人,基本也被排除了嫌疑,不过能够将尸体放入酒馆内部的凶手,应该是白构的朋友,或是在他酒馆里干过活的杂役。为此,段子羽立马扩大了搜查范围,调查了所有和白构有交往的人。

就在这时,在现场勘查的官兵前来报告,他们发现了新的线索。段子羽赶到现场后,在大酒缸的侧面,发现了一把倒挂的双耳剪,剪子的一头被一根铁丝钩住,另一头则绑着一根丝线,丝线下面则吊着一个锈迹斑斑的小秤砣。如此诡异的摆设,段子羽还是第一次见,可这些东西跟案件好像没什么太大的联系。

经过三天的排查,和白构有过往来的人都被查遍了,可并未发现可疑之人,死者的身份则查出来,是个外乡来的流民,无牵无挂,孑然一身。死者没有家属,现场又没留下什么线索,案件顿时没了调查方向,就在段子羽束手无策之际,第二起案件发生了。

死者也是个年轻的女性,且是在村外的一座小桥下发现的,其身体已经开始腐烂,看起来已经死去很久了。另外,段子羽又在现场发现了那把双耳剪和秤砣,摆放的方式也和第一次案发现场的一样。由此来看,这东西定是凶手留下的,可这到底有什么含义?

日子一天天过去,案件却始终没有进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段子羽等人已经发现了七具尸体,这些死者的遇害情况都不相同,且凶手从未留下过任何线索,除了现场的双耳剪和秤砣。

由于牵扯太大,知县只好向上级求助,上级也很重视此事,并派来了一个名叫胡福的仵作帮忙为其验尸。段子羽起初十分不理解,毕竟他们县衙也有自己的仵作,那些尸体也都被检查过很多次了,也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如今不加派人手,为何派来个仵作?

可知县却告诉他,这个胡福并不简单。据说胡家祖上都是验尸人,他们由于常年和死人打交道,且干的都是惩恶扬善的好事,因此每过七代,胡家都会出一个拥有阴阳眼的神童。据说只要有了阴阳眼,便可以沟通鬼神,有了鬼魂的指认,还怕破不了案?

不过阴阳眼对身体的危害也很大,据说持有者使用超过十次后就会瞎掉,且胡家每呆拥有阴阳眼的人,都活不过三十岁。也正是如此,胡家一直被朝廷保护,不到万不得已的大案,他们都不会派出胡家人前来帮忙。而这个胡福,就是胡家这一代继承阴阳眼的人,而这也是他第一次参与办案。

段子羽听后半信半疑,可知县说的有鼻子有眼,他也不好反驳。很快,胡福便在几个官兵的护送下来到了官府,可一下马车段子羽就发现,这个胡福居然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胡福下车后,径直走进了验尸房,看着那些被开膛破肚的尸体,胡福非但没有害怕,反而主动凑上去查看,眼神中没有一丝波澜,这倒让跟在他身后的段子羽对其刮目相看。

胡福在查看过后,淡淡道:“今天夜里,我会问清真相!”

当天夜里子时,胡福在段子羽的陪伴下来到了停尸房,二人径直来到其中一具女尸面前,只见胡福轻轻将手指放在女尸的额头处,下一秒,胡福的整个眼睛都被眼白占据,身体也剧烈地颤抖起来。段子羽并未看到,女尸的灵魂已经缓缓从尸体中飘了出来,可她看起来却十分木讷、呆滞,无论胡福问她什么,她都不会开口。

就在胡福感到疑惑之际,女尸的魂魄忽然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并指向了验尸房一侧的窗户。

胡福立马顺着其手指的方向看去,居然有个黑影正站在窗外,仿佛在偷窥他们。段子羽虽看不到鬼魂,可他注意到了胡福转头的动作,并顺着其目光看去,也发现了那道黑影,并立马提刀追了上去。

贼人见状,扭头便跑,段子羽则在后面紧追不舍。二人很快跑出了村子,并钻进了村外的后山。夜里能见度很低,段子羽只能通过声音判别贼人的位置。最后他被贼人引到了一个山崖旁,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隐匿在一旁草丛里的贼人给推下了山涧,慌乱之际,段子羽猛地拽住了贼人的一只袖子,可他一袭黑衣,又蒙着面,段子羽根本看不出来他是谁。就在段子羽准备爬上去的时候,贼人直接抽刀割断了袖子……。

不知过了多久,段子羽迷迷糊糊醒来,却发现四周一片荒芜,可他明明记得自己掉下了山涧,莫非自己没死?

就在他疑惑之际,一个身穿官府的年轻男人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段大人,别想了,这里是阳间和地府的交界处,你看!”

说这,男人伸出手指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巷口,段子羽抬头看去,发现一群人正在排队登船,人群中居然还有那七个被杀死的女人。段子羽一脸落寞:“看来,我已经死了,真是可惜,还以为能够抓住凶手!”

男人听后微微一笑:“段大人不必多虑,我此番前来就是要送你回去,捉住这个叫两界头疼的杀人犯!”

原来,男人的真实身份是地府的阴差,他奉判官之命前来帮助段子羽,并将其晋升为阳间阴差,以后专门协助地府阴差,捉拿让两界头疼的罪犯。

言罢,阴差递给段子羽一个木牌,不等段子羽反应过来,眼前的世界瞬间消失,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完好无损地躺在山涧之下,他挣扎着起身,居然在自己的身旁发现了双耳剪,以及那个小秤砣。

“此乃困魂咒,我们找你帮忙,也是被此咒困扰!”说话的正是那个阴差,如今段子羽也得到了阴阳眼,有了和鬼魂交谈的能力,不过他的能力更完全,对身体也没有负担。

阴差告诉段子羽,双耳剪,秤砣心,这就是用来封住死人嘴巴,困住死人灵魂的困魂咒。被此咒束缚的灵魂,无法投胎转世,也无法诉说自己死前所遭遇的一切,地府也无法断案。因此,必须找到设下此咒的凶手。

段子羽的身边有这个,就说明他刚刚追的贼人就是凶手,看来他就是担心自己罪行暴露,才特意设下了此咒,就连胡福都没有办法。

就在这时,段子羽伸出右手,发现手里除了被贼人割断的袖子外,还有一根被拽断的项链,那是一根用贝壳做成的项链,十分精致,莫非凶手是个女人?

这时,身后的阴差告诉他,如今凶手认为他已经摔死了,他可以将计就计,暗中调查此事。既然这个项链被凶手随身携带,那一定是他对他很重要的东西,他只需调查最近谁在寻找这根项链即可。

段子羽一听顿觉有理,便跟着阴差一起藏在了山里,夜里则在阴差的帮助下改变身形,到村子里调查。

段子羽的失踪对县衙的人打击很大,调查也被迫中断,胡福也认为是自己害了他。好在没多久,喜讯便传来了。

半个月后,失踪的段子羽终于回来了,而他也逮住了那个连环杀人犯,居然是酒馆的老板,白构。而那条贝壳项链,居然是他的媳妇在结婚时亲手给他做的。

段子羽就是靠着这根项链,找出了白构。原来白构在两年前就开始杀人了,由于妻子的背叛,叫他的心理发生了扭曲,而他杀的第一个人就是媳妇的情人。从那一刻起,他便喜欢上了杀人的感觉,可他又害怕死者的鬼魂回来报复,这才偷偷跟一个云游道士学习了困魂咒。而那日主动暴露,一方面是为了挑衅官府,一方面则是为了洗刷身上的嫌疑。

白构被段子羽抓获时,被吓得屁滚尿流,毕竟他亲手将段子羽推下了山涧,如今还以为是鬼魂回来复仇的,很快便承认了罪行。看着昔日朝夕相处的朋友,成为了杀人犯,段子羽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律法无情,犯了错就要接受惩罚。

后来,白构被打入死牢,秋后问斩。胡福则得知了段子羽的遭遇,他决定留在此处,跟着段子羽一起探案。自那以后,两人合作无间,配合默契,破获了许多大案要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