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重温一周年旧文:“武汉封城”两周年,“武汉经验”今犹在

升子山2

2022-01-23 20:36

关注

2020年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今天是两周年的日子,重发一周年旧文,重温那段日子,瞬间拉回到“人人参战不见硝烟”的情境记忆,虽然防疫战线仍在,但是人们已经能够从容应对了,生活能够平稳继续下去,对当下还是有治愈作用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

01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抗疫战打响,满世界“武汉加油、中国挺住”的号子声,让我堵住耳朵想不听都不行。小弟当年在武汉同济医院治疗后痛苦离去的阴影,伴随着对新冠病毒的茫然而产生的恐惧,在我脑子里总是若隐若现。直到从新闻30秒上看到一个消息:“华中科大附属同济医院林正斌教授因新冠肺炎去世”!报告称,“林正斌医生一生勤勤恳恳,淡泊名利,任劳任怨,在教学过程中关爱学生,师德高尚,为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林正斌教授,正是当年准备给我弟做肝移植的专家!我没有想到这位华科大的栋梁级教授、这位著名的器官移植专家,退休后被返聘,居然会被新冠夺走了宝贵的生命!如果放在平时,一定是爆炸性的消息;可是在那种特定的情境中,在武汉战疫的医学专家和医务人员陆续有人感染离去,人们还来不及悲伤,这个消息很快被湮没在抗疫的海量信息中。我彻夜难眠。犹记得小弟治疗时,全家人近乎崩溃的情绪,是林教授种种鼓励和安慰,才让我强打精神来应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只是想不到如此一位德艺双馨的专家,医者仁心,治愈了无数病人,自己却被病毒无情击倒,年仅62岁就匆匆走了,这对国家、对医界是何等巨大的损失?我默默燃起一束心香,心想,也许是林教授怜悯如同小弟那样英年早逝的病患,匆匆赶到那个世界去救死扶伤了吧。只是这些医学泰斗知道自己病了,谁来治愈他们呢?不敢细想,心里不由得对被封城的武汉人们多了几丝牵挂,却无能为力,只能在大后方全力以赴做好防疫志愿者工作,想想大后方稳定了,最前沿的武汉战疫才能减少压力。因对疫情的无知而造成的恐慌情绪,迅速蔓延到人们的心头。在战疫最激烈的初期,人们几乎谈鄂色变,演绎出不少事后看来近乎荒诞的闹剧。我生活的城市离武汉有千里之遥,但是每年毕业季,都要去武汉各高校引进人才,来自湖北武汉的新市民多了起来,春节回湖北和武汉探亲的自然也不少。疫情一爆发,他们和武汉一起被“封”在城里,久久不能返岗。城里的出不来,城外的进不去,夫妻分离,母子隔开,上演了不少现实版的相思苦情戏。文友月就是典型的一个。十几年前,她和丈夫双双从武汉被人才引进,在这里落地生根,已经多年没有返乡。因为外甥女结婚,两年前丈夫匆匆返回老家,她要照顾补习的儿子留了下来。没想到丈夫这一回去,就被“封”住了,一“封”就是大半年。她和丈夫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长时间,丈夫不在身边的日子,她每天除了上班、照顾儿子,就是和丈夫在视频里相互安慰。这个娇小的湖北籍女人,在漫长的等待和茫然中,精神变得近乎崩溃。眼看各地解封了,被“冻结”的人们也陆续返岗了,她的丈夫还是遥遥无期。她幽怨地说,“我想我老公了”,让人听了心里发酸。我鼓励她去找丈夫单位的领导,请求出具“接收单”,那边就能“放人”,她有点胆怯,问我,“这行得通吗?”“有什么行不通?妻子想丈夫,渴望丈夫早日归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要不,你就继续安心等待,哀怨很伤身体啊。”我安慰她说。月心到底还是鼓足勇气去找丈夫的顶头上司,女领导见到哭哭啼啼的月心,挺善解人意,二话不说就开出“接收单”来。没有几天,终日愁眉不展的月心兴奋地告诉我,丈夫已经返回了,只需隔离14天,夫妻就可以团聚,儿子也可以看到爸爸了,好开心啊!停放在地下车库的那辆鄂牌照小车,也终于敢明目张胆地开到街上了。在疫情初期,这辆鄂牌照小车,曾经被恐慌的邻居们数次报警110,向举报社区,警察过来调查后才知道,车主是三年前来此做生意,已经好几年没有回武汉了,人和车都是无毒的。但是从此以后,惶恐不安的车主怕引起不良围观,只好把车子停在地下车库最隐蔽的位置,不敢挪动。回望为抗疫“封城”76天的武汉,在举国同仇敌忾、万众一心的阶段性抗疫成功后,在如雷贯耳“武汉加油、中国加油”的声音中慢慢复苏,我那颗曾怕揭开伤疤的小心眼,也开始慢慢靠近这座英雄的城市,试着去了解同济医院之外的武汉。虽然写文章还是下意识用“疫区”来替代“武汉”,不仅仅是痛失亲弟的后遗症,更多的是怕触痛武汉人们集体尘封的痛楚,也许用“疫区”可以避免读者对“武汉”产生的应激反应,一如我当年只想逃避不敢面对的同理心。

图片来自网络

02

“封城”一周年推文不少,“星球研究所”俯瞰武汉的视野独到。所长站在汉水之北,龟山之南,看武汉千年纵横,165条江河、166处湖泊、600处桥梁、400组动车,是“百湖之城”,也是“九省通衢”,所长眼里的武汉,是纵横的江湖,快意的人间。这里是千生万灵的乐园。长江北三峡诞生后,携手汉水共赴大海,史称“江汉朝宗”。生机勃勃的武汉水世界,养肥了中华鲟、武昌鱼和胭脂鱼等70多种珍稀鱼类,吸引了343种鸟类迁徙来此生息,形成“一围烟浪六十里,几队寒鸥千百雏”的壮美。这里是文人墨客的舞台。伯牙和子期在此琴瑟和鸣,“高山流水遇知音”千古流芳;王维、王昌龄、芩参、杜牧在这里送别,喝酒观景、赋诗;崔浩的《黄鹤楼》还在余音绕梁,李白又去“黄鹤楼送孟浩然去广陵”;苏轼、陆游和黄庭坚等干脆长居,迎来送往,好不热闹。黄鹤楼无愧“天下江山第一楼”,尽管历尽沧桑、屡毁屡建,却一直在唐诗宋词的长卷中巍然屹立、万古常青。这里是天赋异禀的江湖。武汉的江湖不仅刀光剑影,还一鸣惊人。商王据点建“盘龙城”,运锡矿,铸青铜、充盈军事实力;孔子周游列国,迷失方向,问路渡口,生出了“指点迷津”;楚庄王在此问鼎中原,楚虽三户,亡秦必楚,霸气外露;孙权据点修筑了军事瞭望台、黄鹤楼,成为了三国争霸的最前线;岳飞驻扎武昌八年,从这里兴师北伐;辛亥革命第一枪在武昌打响的,从此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走向......这里是举世瞩目的国际大都市。京汉、粤汉两条铁路贯穿南北铁路大动;武汉长江大桥赢来了“设计之都”的桂冠;万吨海轮可以从上海直达武汉,高铁直达大半个中国,地铁位列全国第五,300余条民用航线覆盖全世界;外贸排名全国第二,与“大上海”并列称为“大武汉”;科研能力位列全球第19位、中国第4位;汉口不仅是中国内陆最大的港口,还位列四大商业都会;是中国光通信领域最强的科研基地,四大世界级产业集群闪闪发亮;在校大学生世界最多,拥有89所高校、100多万学子......如果把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武汉称为“江湖”,武汉的江湖是古龙的“江湖”,那是贩夫走卒的江湖,无关庙堂,且观食客们在餐馆拿凳子当餐桌,快速吃完热干面抹嘴就走的随性,如同”歌女的歌、舞者的舞、剑客的剑、文人的笔”一样,快意恩仇;武汉的江湖也是金庸的“江湖”,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有道义,有国家,有民族,家国天下,儿女情长,不信请看今朝,“封城”战疫,壮士断腕。这样的江湖武汉,黄鹤楼上的楹联诠释得非常到位:爽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寒大江东去,波涛洗净古今愁不知清朝九品芝麻小官符秉忠,有没有预料到红色伟人毛泽东,三次游畅长江抒豪情,“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有没有预料到就算武汉今朝“封城”,十四万万同胞一定能守望相助,助力治愈,阴霾散尽,阳光普照。大武汉呀大武汉,原来你是如此英雄,这般江湖!疫情来袭,党中央当机立断做出“封城”的英明决断,武汉顿时“风雨锁三镇、龟蛇困九蛇”,在山川异域相陪下,终于等到“疾风苦雨散尽时”。我党这种临危不乱的大气魄,武汉这种舍生取义的大气度,把我那点因痛失亲弟而闭目锁心的小狭隘,彻底治愈了,也深感羞愧啊!

致敬武汉,壮士断腕;憧憬武汉,江湖情长。武汉经验,源远流长。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