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TA名记分析火箭交易:戈登换霍顿-塔克 伍德换PJ-华盛顿

subtitle
直播吧

2022-01-23 19:37

关注

(译者注:本文作者为美国NBA记者Kelly Iko和JohnHollinger,文中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二月将至,常规赛下半程即将开始,NBA各队也开始盘查自己的库存与计划,离交易截止日还有几周,但谈判和前期交易已经开始。谁会是买家?谁又会是卖家?

火箭目前战绩14胜33负,在西部垫底,但这是一支赛季开始前就打定主意要重建的队伍,他们正专注于培养自己的年轻人才,不过他们手中还没有足够的天赋去冲击未来,所以在这个截止日还需要收购一些未来资产。

那他们会怎么做?这支球队的未来又会向着什么方向发展?今天TA特邀火箭专栏作家Kelly Iko与前NBA高管JohnHollinger来就火箭的相关问题进行一次讨论。

Iko:又到了每年的这个时候了,离交易截止日还有几周,正在重建中的火箭应该会将注意力放在如何为年轻人拓展发展空间和累积未来资产上。您以前也做过管理层的工作,也和您的员工一起面对过相似的情况。站在火箭总经理斯通的角度考虑,你对本赛季火箭的后续交易操作有什么想法?

Hollinger:对于球队管理层来说,最大的麻烦就是要顶住外部的压力和诱惑,要诚实地面对自己的现状,明确前进方向。在今年这个年头,这种情况尤其明显,火箭现在虽然战绩西部垫底,但他们其实离附加赛并没有到遥不可及的地步。是要再试一下?还是去拿一个好顺位?我们都知道联盟战绩倒数的六支球队比较容易中奖,但季后赛的诱惑就在那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单就休斯顿来说,我认为还有一层的诚实也很重要,那就是他们需要对自己已投入资源年轻人的真实实力保持诚实。有时候一些球队会太过执着于自己去选秀然后培养,即便这些他们自己选中的人天赋并不能够得上预期,但还是不愿放弃。就算在他们眼前会有一个比自己手中年轻人好得多的同位置新人可供挑选,但他们还是舍不得放弃已经付出一些心血的球员。简单来说,该割肉的时候需要果断,承认自己错了并不是末日。

以休斯顿现有的阵容和状态举例,我认为他们应该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他们知道自己正在重建,在今年不会去挑战任何重要但不切实际的梦想,明年、后年甚至可能几年内这个情况都不会有明显变化,重建永远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在明确了这些后,以一个开放的心态去对待像埃里克-戈登、泰斯和奥古斯丁这样的老兵就很重要,让他们进入球员市场,看看能换回什么。甚至他们也应该认真听听买家对于伍德、泰特这样球员的报价,这两位球员的合同都还有一年半,所以交易价值正在接近巅峰。

老将的问题很简单,休斯顿真正有趣的课题是该怎么处理年轻人,以及如何用合理的交易来配合自己的培养计划。如果他们已经锁定小凯文-波特和杰伦-格林作为未来的后场搭档与核心,那小马丁、加鲁巴、萨古和克里斯托弗这些年轻人还能得到多少资源?如果这时一支球队来电话说想要交易这几位年轻人,报价首轮签(或者其他),火箭会怎么办?他们是否又有明确的心理价位?

最后一点,当然一切的一切还是要归根结底于到底能得到什么。如果有这样一名球员,谁都知道他能在五年内改变你的球队,就像哈登,你肯定会毫不犹豫,但这样真正的基石型球员太过稀缺了。

所以,总体而言,以休斯顿目前的情况而言,他们在这个截止日更有可能会成为卖家。所以现在斯通要明确的是他们想要从几个有价值的球员身上得到什么回报,然后提前做好几个预案,以避免在最后几小时因时间不足而做出一些冲动的交易。

Iko:那我们就将火箭设定在卖家的角色上。火箭的阵容名单上当然有一些非常具有吸引力的球员。你是怎么给他们排序呢?伍德、戈登、大卫-恩瓦巴、泰斯、奥古斯丁?从年龄排?可能我们还得算上泰特。从您的经验看,交易往往是怎么开始的?您能给我们分享一些有趣的故事吗?

Hollinger:大多数情况,在交易真正达成之前都会一番博弈,即便我们看到交易压哨才完成,但前期的故事是少不了的。我将自己设定为休斯顿的管理层,那我现在就会开始给各支球队打电话,对方肯定会问我想做什么,我就会以一种模糊的方式去暗示,如果价格合适,我们愿意合作。

如果对方确实有需求,随后就会跟进,我们会坐下来谈谈他们感兴趣的球员,当然我会强调这些家伙在我这依然能打,然后给出一个价格上的暗示,往往暗示性报价会比我的心理价位高大约50%。

很多时候,交易的谈判都会一直拖延到最后,因为每个团队都在不断互相试探,但只有在交易截止日的钟声即将敲响时,他们才会迫于需求动手,在此之前没人会降低自己的要价。很多球队会喜欢参与一些大交易,就算不是主角,他们也会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因为这样可以让他们获得更多信息和机会。

我以上所说的都是大部分情况,但也不是每笔交易都如此纠结。又一次我只用了一通电话就完成了一笔交易……这真的很有效率。在那笔交易中,最费时间的部分是我去找老板签字。

说得有些偏了,回到火箭,如果要我衡量这些球员的交易价值,我认为伍德是最高的。但我认为有很多竞争对手并不看好他,他们不确定伍德是否能在季后赛的强度下打出防守表现。伍德的背景调查也有些麻烦,他在选秀时被除名,最近又卷入了队内的一些矛盾。他无疑是一位非常有天赋的进攻球员,盖帽能力也不错,但我不确定火箭能否接受大概率会低于他们心理预期的报价。

第二位的是戈登,我认为很多竞争对手会非常喜欢他,尽管他的合同不小,但能力确实非常出众。戈登能拉开空间,也有足够的力量和经验去防守。最重要的是,戈登不只是一个定点射手,他既能突破也能完成单打。戈登今年33岁,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伤病和低迷后,今年他迎来了反弹的一年。如果能腾出薪金空间,签下戈登对大部分季后赛球队来说都绝对大有助益,他可能是湖人和公牛最需要的那类球员。如果要我报价,我会给一个受保护的首轮+一份垃圾合同,我会那么报价,然后看看火箭方面怎么回应。

对于一支需要前场球员的队伍来说,泰斯可能是有价值的。他在休斯顿打得确实不好,但我认为他是那种强队拼图类型的球员,而且泰斯的合同也很经济。考虑到他在休斯顿的水土不服以及略大的年龄,我认为只需给出稍有诚意的报价就能将其带走。

泰特很优秀,他是一位出色的防守者,对于那些不缺乏投射能力的球队来说,泰特是侧翼深度的良好补充。而且他现在拿的是一份底薪合同,这会让他的交易价值大大上升。鉴于火箭现在根本没有成绩上的要求,我认为送走泰特比留下他更有收益,或许两个次轮签是比较合适的价格。

恩瓦巴的吸引力就没那么大了,他的投射能力一般,我认为他的价值撑死也就是一个次轮签了。最后,如果有人愿为奥古斯丁开价的话,我会感到震惊,可能他下赛季价值大约730万美元的到期合同算是一个卖点吧。(译者注:奥古斯丁本赛季薪金700万美元,下赛季733万美元无保障、)

Iko:您认为伍德和球队之间发生的事影响了他的交易价值吗?我相信大部分球队都知道他能在场上带来什么,但他在场下的所作所为确实是缺乏尊重的,您认为这会导致一些对他感兴趣的球队改变主意吗?

然后我想再聊聊火箭能得到什么,前提是他们真的在寻找的话,他们还需要补充年轻的人才吗?您的交易雷达中是否有适合火箭的年轻人?或许他们需要一位有攻击力的年轻侧翼或是一名后卫?

老实说,我认为一切都取决于火箭怎么评估现有的几个年轻人,以及是否应该让更多天赋加入到球队的重建大业。当然任何时候天赋这东西都是不嫌多的。我曾经在文章中报道过,火箭愿意成为本-西蒙斯多方交易中的参与者,但我那时并不确定他们能从这笔交易中收获到什么。

Hollinger: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伍德的所作作为确实影响了他的价值,因为球队管理层很清楚每名球员能带来多少竞技价值。但最后做决定的永远是老板,在赛季中完成交易的不二准则是,你首先得让老板同意,而且要快,赛季中期可不像休赛期时间那么充裕。最近伍德干得事肯定会让老板们觉得犹豫,他们会问许多问题,毕竟老板们最怕的就是球队不稳定,内部出现刺头。

我认为火箭绝对需要继续专注于引入天才球员们,就像他们一年前拿下小凯文-波特那样。他们拿下萨古的操作也很合理。我不确定雷迪什的交易能给纽约带来什么效果,但休斯顿绝对应该考虑也做一下类似的交易。他们可以将目光放在密尔沃基或者布鲁克林身上,交易来这两支球队的未来首轮签,尤其是篮网,不过得将时间线放得长一些。正如你所判断的,火箭还需要一位真正的控球后卫和一位可以打3、4号位的锋线球员。这样的球员在联盟中并不多,本-西蒙斯目前在市场中,我认为火箭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把握住这个机会,至少应该去试试。

Iko:最后一个话题,在交易截止日到来前,您是否能模拟自己就是火箭的管理层,然后推荐三位25岁或者以下的球员,如果您能详细描述每笔交易的内容那就更完美了。

Hollinger:好吧,你这可真是给我出了一道大题,让我试着来解解看。

考虑到火箭目前最需要前锋位置的年轻人,那目标球队就很明显了,首先我们就该先去和奇才队聊聊,华盛顿最近几年连选了三个首轮的大前锋,八村塁、阿夫迪亚和科里-基斯珀特,然后他们阵中还有库兹马,最近他打得很棒。哦对了,他们还给贝尔坦斯开了一份大合同。

休斯顿的目标是带走八村塁、阿夫迪亚和基斯珀特其中的一位,八村塁今夏想要续约,但他已经错过了大半个赛季,我猜他是这三个年轻人中最容易被谈下来的。八村塁今年在奇才的处境很难,到目前为止只打了个位数的比赛,表现也相当糟糕。但考虑到他在来美国之前的篮球经验很初级,对他来说23岁仍有非常大的潜力可挖。

然后问题来了,交易要怎么做,为了得到八村塁,火箭付出戈登吃下贝尔坦斯的大合同是否值得?贝尔坦斯的合同要到24-25赛季才到期,这会成为火箭重建路上的沉重负担。或许火箭应该试试用奥古斯丁、恩瓦巴加上23年雄鹿的首轮签(前14顺位保护)去报价托马斯-布莱恩特和八村塁。如果能成的话,会非常有趣。

在和奇才聊完后,我会拨通雄鹿的电话然后给他们一个简单的提议,只要雄鹿愿意付出迪文岑佐,那么他们就能拿回自己23年的首轮签。迪文岑佐在今夏将成为受限制自由球员,雄鹿现在已经在交奢侈税,所以想留下他会有很多困难。火箭则需要多交点钱以保证自己不会低于穷鬼线。戈登23-24赛季的合同是无保障的,雄鹿在拿下他后会得到许多未来操作的自由度,而且他们可以省下迪文岑佐的工资并且在选秀大会中试试手气。看起来很不错是吧。

但我认为雄鹿不会接受这个提议,除非他们能用这个首轮签再做后续交易并得到一位有价值的球员,毕竟雄鹿是一支要出成绩的球队,戈登对他们来说属性基本和迪文岑佐相似,而且后者还不存在适应性上的问题。

至于我的第三个目标,我会打电话给爵士,问问他们有关贾里德-巴特勒的情况。在选秀大会之前,我给了这个年轻人乐透顺位的评级,但他最后只是掉到了次轮。本赛季他在爵士没有得到太多机会,目前为止只打了113分钟的常规赛,但他在发展联盟和季前赛中的表现相当出色,我理解爵士,他们也在向总决赛甚至总冠军冲刺,所以很难给年轻人太多机会。火箭或许可以用一个次轮签或是帮助爵士吃下一些垃圾合同减轻奢侈税的方案来说服犹他管理层。贾里德-巴特勒会是火箭未来版图中的重要一部分,他既可以打无球也可以打持球。

至于火箭的资产能换回什么,我先从最简单的戈登开始,湖人能提供霍顿-塔克、纳恩和1-2个未来的次轮签,我认为火箭应该认真考虑这个报价,塔克的投射糟糕透顶,但他的天赋上限确实很高,他是现今联盟中被普板看好最有天赋的年轻人之一。纳恩整个赛季都躺在病床上,但上个赛季他在热火的表现相当不错。快船其实也可以提供一套相似的报价,伊巴卡、杰森-普雷斯顿、贾斯蒂斯-温斯洛以及两个来自活塞的次轮签。

相比戈登,我很难为伍德找到一个明确的下家,夏洛特可能是一个选择。黄蜂想要打天赋球,打乱战,和对手对轰,然后需要拉开空间,这些都是伍德的强项。而且黄蜂目前阵中只有普拉姆利一位真正的中锋球员。有消息源告诉我,在伍德被交易来休斯顿前,黄蜂确实对他有意,所以现在他们为了圆梦再冒一次险也并非完全不可能。火箭可以试着向黄蜂要价PJ-华盛顿,他现在是夏洛特的首发,而且在今夏有权得到一份提前续约合同。用伍德去交易华盛顿和伊斯梅尔-史密斯可能会让双方都满意。

至于泰斯,考虑到他的合同还剩3年,所以他并不适合所有球队。而且之前的签换交易让泰斯失去了一个可能的下家(公牛在7月2日之后才能重新通过交易得到泰斯),快船会是不错的下家,火箭用泰斯换回伊巴卡的到期合同,自己减轻薪金的压力,快船得到战斗力。

恩瓦巴和奥古斯丁在市场中几乎不可能有需求,正如我之前所说,奥古斯丁的到期合同会吸引一些注意力,但很难让火箭得到什么重大的回报。那些工资负担较重的球队可能会愿意给一些现金补偿来交易他,然后在截止日后将其裁掉。

最后我要提一下另一位几乎已经被人们忘记了的老将——约翰-沃尔,他几乎肯定不会离开休斯顿,他明年的薪水是4700万美元,对他我完全没办法,祝福火箭能找到解决的方案。

原文:Kelly Iko and John Hollinger

编译:最佳第十五人

讨论&分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