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1年肖永银到朝鲜参战,进展不顺,彭德怀:刘伯承不是讲究战术吗

subtitle
兴衰五千年

2022-01-23 17:34

关注

肖永银少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言

在肖永银的心里,自己的得失,他看得很轻。但有一件事情,却是十分在意的,那就是将士们的功劳,尤其是烈士的功劳

在一次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馆长对肖永银的访问中,提到抗美援朝战争时,肖永银在沉默了很久后,抬起头说:

“我是军长,我代表十二军,应该替他们说句话,十二军4500人的血,洒在上甘岭上,请你们给死者留一笔!”

王近山:等打完仗再说

194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二军在安徽蒙城成立,隶属于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王近山被任命为首任军长兼政治委员。

王近山将军

熟悉王近山的人,都知道王近山打仗勇猛、果断,以敢打硬仗、恶仗著称。连毛主席都说:

“我早就听说有个红四方面军的王疯子,现在成了吴下阿蒙了,了不起啊……人家说你是‘王疯子’,我看那不叫疯,那叫革命的英雄主义!你这一仗,把那位胡宗南打得可快要疯了啊……太岳有个王近山,敢打没有命令的仗。王近山勇敢、果断、有胆略,能抓住战机打漂亮仗!”

很自然,在王近山的带领下,第十二军发扬了他勇猛的作战风格,成为了刘邓麾下的王牌部队,随着刘邓大军参加了渡江战役和进军四川,又协同兄弟部队解放了重庆,后来又参加了成都战役。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悍然出兵朝鲜,将战火烧到我国的东北边境安东,并不断派出战机轰炸安东,造成大量平民伤亡。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决定,排除万难,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毛主席

10月,毛主席任命彭德怀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率领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

12月,第十二军改称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二军,曾绍山被任命为军长,归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三兵团建制。随后,志愿军第十二军奉命从四川出发,开赴河北进行整训、改装。

在此过程中,作为第十二军副军长的肖永银,和王近山等人,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习。部队都要开拔了,肖永银却一直没有得到入朝参战的命令。不愿落在后面的肖永银,找到老上级刘伯承,并把自己的请战报告交给这位老上级。在请战报告中,肖永银说:

“刘院长:我们十二军去抗美援朝,请你批准我去。学习,回来再学。”

刘伯承综合考虑了各方面的因素后,提笔在报告上批示:“同意!”

刘伯承

1951年3月下旬,第十二军奉命入朝,参加抗美援朝作战。

入朝后,志愿军第十二军参加了第五次战役的第一、第二阶段战役。在战斗中,打得不是很顺利,特别是在第二阶段的战役中,第31师91团被敌军重兵包围在三八线以南将近100公里的地方,后来在十分困难的情况下,第91团表现出了机智和勇敢,竟然成建制地突围,并胜利归来。

第十二军战斗进展不顺,让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十分恼火,大着嗓门喊:“人家是权威,咱是丘八,你们不是刘伯承带出来的吗?刘伯承不是讲究战术吗?你们怎么不讲究?”

彭德怀的话,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便传到了十二军官兵们的耳中。由于战斗不顺利,大家的心里本来就窝着火,彭德怀司令员的话,就像是一颗火星,掉进了十二军这堆干柴里,一下子就烧了起来。大家都群情激昂,嚷嚷着说:“把我们的手捆起来,让我们怎么打?”

彭德怀在朝前

就这样,第十二军的士气被彻底燃烧起来,这也正是彭德怀司令员希望看到的。彭德怀用的是激将法。多年带兵的经验,让他知道在部队中,大都是很有血性的汉子,彭德怀的激将法也是屡试不爽,梁大牙(梁兴初)不也是这样被点燃的吗?

后来,彭德怀在志愿军总部召开作战会议。

会上,第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拍着桌子,对彭德怀司令员说:“这是什么打法,什么指导思想,这样打下去,还有多少人填不进去?”

不久后,第十二军联名写了一封五千字电文,发到中央军委、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各兵种等,表达了自己的作战愿望。

彭德怀看到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嘿嘿一笑。在他的心里,显然这件事情的发展,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换句话说,是彭总愿意看到的。在见到第十二军副军长肖永银的时候,彭德怀笑着说:“你们十二军火气不小呀!”

彭德怀在朝鲜和战友们在一起

果然,在后来的战斗中,第十二军的将士们把窝在心里的火,一股脑地发泄在敌人的身上,一仗比一仗打得漂亮,继续书写了第十二军辉煌的战史。

1952年初,秦基伟奉彭德怀司令员的命令,带着第十五军的将士们,接替第二十六军,在“铁三角”地区,担任正面防御的作战任务。

在部署部队的时候,彭德怀指出:

“五圣山是朝鲜的中线门户,一旦失掉,我们将后退200公里无险可守。谁丢了五圣山,谁就要对朝鲜的历史负责。”

8月后,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兼“联合国军”地面部队总司令范佛里特,三次前往鸡雄山视察,并选择了五圣山,作为“摊牌作战”计划的目标地。

秦基伟(左二)在上甘岭战役指挥所

10月14日,范佛里特调集了6万余人的兵力,300余门大炮,170多辆坦克,出动了3000多架次飞机,对志愿军第十五军两个连防守地约3.7平方公里的上甘岭阵地发起猛攻,每天投下几十万发炮弹和成百上干吨炸弹。

志愿军第十五军,在军长秦基伟的指挥下,进行了顽强抵抗,阵地多次失而复得。 在给对方大量杀伤的同时,第十五军也有很大的伤亡。

10月23日,秦基伟把战场前沿的情况,汇报给了第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一向以战斗作风勇猛、敢打硬仗恶仗狠仗著称的王近山将军,在看到战报后,没有像往常一样果断,而是打电话给秦基伟,提出了“撤”和“打”的两种方案,让秦基伟自己选择。

在考虑了两天后,秦基伟于25日在指挥所召开作战会议。会上,鉴于当前的战场形势,有人主张撤退,秦基伟说:

“上甘岭战斗要坚持打下去,我们就是要和美国人比这个狠劲凶劲,这是朝鲜战场全局的需要。我们要坚决打下去,直到赢得最后胜利。目前,整个朝鲜的仗都集中在上甘岭打,这是十五军的光荣。我们已经打出了很硬的作风,咬着牙再挺一挺,敌人比不了这个硬劲。上甘岭打胜了,能把美国军队的士气打下一大截。”

秦基伟(右)在上甘岭听取汇报

志愿军代司令员邓华也打来电话,向秦基伟询问:“对这场战役的发展,你是如何考虑的?”

在电话里,秦基伟把战场的情况,简要地向邓华代司令员作了汇报。最后,秦基伟坚定地说:“暂停反击,把前沿部队转入坑道,以小分队活动和敌人进行周旋,把敌人抓住,牵住他的牛鼻子。同时,调整作战部署,整补部队,研究战术,抓紧准备进行决定性反击。”

对于秦基伟的意见,邓华表示支持。放下电话后,秦基伟立即作出部署,把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的守备部队,全部退守进坑道里,进行坚守。

上甘岭上的第十二军

此时,投入新的兵力与敌人决战,对志愿军的阵地来说,十分重要。然而,第三兵团指挥部考虑了所有能调动的部队,最后定格在第十二军的身上。

这个时候的第十二军,刚刚结束了一年的金城防御,换防后准备休整。值得一提的是,志愿军后期的坑道作战经验,就是第十二军在金城防御中创造出来后,被推广至整个朝鲜战场上的志愿军部队的。

坑道作战

虽然第十二军刚刚换防下来,但是由于作战需要,第三兵团的副政委杜义德,不得不打电话给肖永银,希望第十二军尽快投入战斗。

接到电话后,十二军代军长肖永银和副政委李震,来到第三兵团的指挥所。

看到肖永银和李震后,第十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便说:“你们上,把十五军接替下来!”

听到王近山的话后,肖永银和李震相互看了一眼,感到十分为难。并不是说第十二军刚刚从金城下来,就不能参加战斗。而是部队拉上去后,军事指挥权归谁的问题。

肖永银和李震都知道,在战斗中,部队的指挥必须统一协调,这一点非常重要。如果令出多门,那将会给部队带来巨大的损失!

此时,按照志愿军司令部的部署,上甘岭属于第十五军的防区,第十二军上去后,该如何协调,是非常棘手的问题。

右二为肖永银

在和李震交换了意见后,肖永银向杜政委提议说:“这样吧,我们出部队,不指挥。”杜义德听后,点了点头说:“这样也好。”由于着急前方战事,王近山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哪来那么多事!你们按这个弄,先打仗,打完仗再说!

对于王近山的话,肖永银没有反驳,只是坚持了自己的意见,他说:“王司令,我认为,十二军归十五军指挥,既打好仗,又搞好团结挺好,这样处理好一些。”王近山看着肖永银,思考了一下,说:“好吧,好吧,就按你们的意见,31师交由十五军指挥。”

随即,在王近山和肖永银的命令下,第十二军副军长李德生奉命抽出部队精锐力量,作为第十五军的预备队,准备参加上甘岭战斗。同时,李德生奉命立即前往兵团接受任务。

到达兵团指挥部后,王近山亲自向他交代了作战任务,并要求李德生将战役情况,直接向兵团汇报,同时也要向秦基伟汇报。

10月30日和31日,第十五军在秦基伟的领导下,组织了13个连队,对597.9高地进行了反击,夺回了除11号阵地以外的全部阵地。

正在冲锋的志愿军战士

11月1日,第十二军31师91团奉命接替第十五军的阵地,换防了597.9高地主峰。次日,敌人便向志愿军阵地上倾泻了10万余发炮弹,同时出动了百余架次的飞机,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的轮番狂轰滥炸,阵地上硝烟弥漫,地面工事基本被炸毁。

轰炸刚刚结束,敌人的地面部队便像潮水一般,扑了上来。志愿军第91团在纵深强大炮火的密切配合和有力支援下,灵活运用了金城防御依托坑道坚守的经验,与敌激战7小时,坚决打退了敌人20余次冲击。

此战,歼灭了1500余敌人,炮兵击毁了3辆敌人的坦克,击落4架敌机,第91团牢牢地把阵地掌控在手里,展现了英勇顽强的战斗意志。

同时,坚守在9号阵地的志愿军战士,也巧妙地利用弹坑、岩缝和残存工事,以轻伤3人的微弱代价,重创了来犯之敌。此战,志愿军歼敌400 余人,创造了以少胜多,小兵群作战的范例,受到了中朝联合司令部的嘉奖。

对这次战斗,《人民日报》以《志愿军某部在上甘岭创光辉战例》为题,宣扬了志愿军英雄的战斗事迹,让他们的光荣形象,出现在了祖国人民的面前。

坚持在上甘岭的战士们

经过连续4天的激战,第十二军31师91团与友邻部队协同,先后打败了美31团、空降187团、南朝鲜军30和31团等4个团的104次冲击,击毙、击伤和俘虏了近5000名敌人,将接防的阵地,牢牢地掌握在手里,做到了寸土未丢。最终,志愿军第31师的顽强战斗,迫使敌人停止了对该阵地的进攻。

11月5日,第31师获得了中朝联合司令部的通令嘉奖。就在美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亲自到金化视察后,美联社于6日发布了“到现在为止,联军在三角形山是被打败了”的消息。

不久后,兵团司令部根据战场形势的变化,适时地作出了对敌人的反击的战略部署:

“第十五军45师撤离阵地到后方整补;第十二军集中兵力对537.7高地北山实施反击,彻底粉碎敌攻势,夺取上甘岭战役的最后胜利。”

接到命令后,在第十二军副军长李德生的指挥下,在上甘岭的所有志愿军部队,迅速作出了战斗计划,并将战斗计划上报兵团指挥部,并报第十五军军长秦基伟。

李德生(左)在上甘岭战役指挥

11月10日,第31师第92团突击队利用夜暗,隐蔽运动到537.7高地北山友邻部队坚守的坑道内和前沿的石岩下,做好了反击作战的准备。

11月11日,第31师第92团在志愿军炮火的掩护下,与第93团协同,与敌人展开阵地争夺。在经过多次反复争夺后,志愿军第31师在大量杀伤敌人的基础上,逐渐巩固了阵地。

至11月25日,经近半个月的激战,第十二军在537.7高地北山歼敌7000余人,恢复和巩固了537.7高地北山,彻底粉碎了敌人的战役进攻,上甘岭战役胜利结束。

在上甘岭战役中,第十二军的参战部队,有40个单位和近千名个人立了战功,被授予了光荣称号。同时,涌现出了6名一级战斗英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胡修道以及二级战斗英雄、特等功臣,5名二级战斗英雄、一等功臣,特等功臣4名,一等功臣41名,二等功以上的战斗集体16个。

上甘岭胜利后战士们在欢呼

对于上甘岭战役的失败,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范佛里特不得不承认:

“这次战争是最血腥的、时间拖得最长的一次战役,使联合国军蒙受到重大的损失。”

11月28日,兵团命令,第十二军把阵地移交给第十五军。随后,李德生率领第31师,撤出上甘岭进行休整,胜利地完成了兵团交给十二军的上甘岭作战任务,让在上甘岭的敌人把上甘岭称为“伤心岭”。

资料表明,处在上甘岭最前线的第十二军第31师,在一个月的战斗中,打得全是最艰难的恶仗。在战斗过程中,有4500多名第十二军将士们,把鲜血洒在上甘岭的这片土地上。这让肖永银的心里,对于第十二军将士们在上甘岭的功劳,尤其是烈士们的功劳,不敢有片刻的忘怀

肖永银:我要为他们说句话

1952年12月,第十二军移至元山西北地区,担负了朝鲜东海岸的防御任务;后来,第十二军又参加了1953年春的反登陆作战。

肖永银将军

朝鲜停战后,第十二军没有直接回国,而是以国际主义精神,帮助朝鲜人民重建了家园。直到1954年4月,第十二军才撤离朝鲜,回到祖国的怀抱。

后来,在一次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馆长对肖永银的访问中,提到抗美援朝战争时,肖永银在沉默了很久后,抬起头说:

“我是军长,我代表十二军,应该替他们说句话,十二军4500人的血,洒在上甘岭上,请你们给死者留一笔!”

肖永银所指的留一笔,便是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的抗美援朝战争馆中,留下第十二军的事迹,让4500多名十二军战士的鲜血,不要白流。

1958年10月,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展览大楼动工兴建;1959年3月12日,经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并报请毛主席批准,正式定名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次年7月该博物馆竣工,10月进行了内部预展。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1960年8月1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

其中,“抗美援朝战争馆”经过多次调整和改陈,“抗美援朝战争馆”位于军事博物馆原展览大楼东四楼展厅,陈列面积1300平方米,计有展品720余件,包括文物456件,照片238张,表格9个,作战图9张,油画6幅,硅胶人、雕塑共4个等。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展出的抗美援朝内容,以军事斗争为主线,全面展出了志愿军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的全过程,共有“决策出兵”、“运动歼敌”、“边打边谈”、“胜利归国”四个单元内容。将政治工作、后勤工作、停战谈判、人民支援、中朝友谊等内容,全部涵盖在战役战斗的进行当中。

在展品中,包含了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在战争中使用过的物品,杨根思、黄继光等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的遗物,从上甘岭带回的嵌满弹片的树干,缴获美军第7师31团的团旗,何孔德的油画《前线》、高泉的油画《决策出兵》、孙立新的油画《激战松骨峰》、张庆涛的油画《杨根思》等展品,令观众既感慨万千,又心潮澎湃。

2002年,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抗美援朝战争馆”,荣获中国博物馆“十大精品陈列”奖。

2010年,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重新对观众开放;2017年12月,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入选教育部第一批全国中小学生研学实践教育基地、营地名单。

人民在抗美援朝馆参观

这是国家和人民对抗美援朝战争中,为保家卫国牺牲的将士们付出的认可,也是对他们的纪念。希望有情怀的朋友们,可以前往参观,致敬我们抗美援朝的英雄们!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9赞
大家都在看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